小李飛刀

1.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飛刀小李,就是這樣的一個江湖人物。

平常的日子,不出遠門,倒也逍遙自在,只要有貴重的鏢貨,運送至內陸的某大城市的員外家裹。

他就必須永遠暗地的保護這批貴重貨物,平安到達目的地,他的責任才算盡到,否則身敗名裂永無翻身餘地。

不過只有大風大浪,險惡的場面,他才出頭露面,擺平這段紛爭,當然以他的功夫,能和他打成平平的人少之又少。

他永遠是一副白面書生的打扮,先一天在鏢車的前面大路小徑,踩探消息。普普通通的江湖盜賊,他知道鏢頭和趟子手足可應付,小李絕不露面,不愿讓別人知道他在暗中保護著這批貨物。

他在鏢局子襄沒有什麼名義,算是一個客人的身份地位。小李的三頓飯,都由東家太太伺候著,按時間,分別由老媽子和丫頭送來。

偏院外面是一條胡同,另有一扇門,供小李出入,門上有鎖環,小李出門,上了鎖,不回來吃飯,招呼一聲,就可以了。回來晚了,打開鎖進院,也不必惊動主人。

這天下午,東家王三來到偏院。在廳房中,分賓主坐下。

東家先說了話:“李相公,后天有一批貨物,要走遠鏢,您請辛苦一趟。”

由於小李總是書生打扮,鏢局裡的上上下下的人物,都尊稱他為相公。

“談不上辛苦,到哪呀?”小李說話,倒是很客氣。

“到浙江杭州,送貨到巡撫衙門。”

“路不近啊! 那天起鏢?”

“後天中午起鏢,您得先準備一下。”

“那我后天一大早,就先上路,老東家,您跟手下人吩付一下,好了。”

“那我先謝謝您哪。”

“老東家,您還跟我客氣什麼?”

老東家聲音放低說著:

“今天和明天晚上,有兩個姑娘伺候您,都是一等一的貨色,保您滿意,享受兩天,一出門,辛辛苦苦的,在小鎮小店上,也找不到這種貨色?”

“是哪家的姑娘?”

“王大媽那?,才從揚州弄來的兩個嫩貨,昨天我到她那一提,她願意讓您嘗個新鮮勁,今天晚上來的叫春江,明天晚上來的叫美香,人我是都看過了,保您滿意。”

“是不是從我這個胡同的院子進來呀?”

“老規矩,從胡同的門進來,也從胡同的門走,王大媽會派人接送。”

“那我就承情了,以後再謝。”

“錢都付清了,您玩高興了,給點賞錢好哪!”

“您太費神了,真不敢當!”

“這一趟走遠鏢,您得先痛快的玩兩天,【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小意思,平安順利的回來了,我再給您找好的!”老東家又說了兩三句閒話,告辭走了。

小李已經二十八歲了,還沒有娶老婆,因為他挑選女人很嚴格,從來不肯將就敷衍。再說人在江湖,出一趟遠鏢,就是半年左右,他也不願意留著嬌妻,獨守空房。

更何況江湖風險太大,隨時都可以送掉生命。就這樣,他把婚事,就誤了下來。

從十八歲開始,到今天二十八歲。

在這個整整的十年中:北地胭脂.江南佳麗,兩湖女兒,凡是頂尖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他也玩得不計其數了。

在江湖上,他憑著一把快刀,三把小飛刀,很少遇見對手。在床上,他憑頭三下的銳利攻勢,每一個女人,都要被他征服,稱讚他的床功厲害。

就憑這兩樣功夫。他獲得了飛刀小李的稱號。若從外表上來看,他是文質彬彬,誰也看不出他具有什麼功夫。

五大媽在北京城內,開了一個私窯子,是一個手腕高明的老鴇子,和地面上有交情,這個私窯子,也就始終暗地營業,沒被取締過。

窯子裹的姑娘,都是南方人,除去有一個漂亮的臉蛋,在各方面也都要高人一等,絕對可以保證是個人見人愛的大美人。

王大媽時常給小李送姑娘來,一次住夜,價錢就很貴,小李從來不在乎這些錢。

但是都必須是最漂亮的姑娘,王大媽知道他的脾氣,從來沒叫小李失望過。

九點多鐘,小李聽見有人敲門。他走出去,打開門,從一輛騾車上,走下來一老一少,兩個婦女。老的常送姑娘來,是老張媽。少女無疑問的是春江姑娘了,三寸金蓮,輕盈婀娜。

由老張媽攙扶著春江,走進院門,到了廳房。

“這是春江姑娘,由我送來了,李相公,請多擔待呀!她是第一次出來陪客人住夜”老張媽陪著笑臉,向小李介紹著。

“麻煩妳哪﹗老張媽,明天一早一塊給你賞錢吧﹗”

“那我先謝謝您哪!我走啦﹗”

老張媽又在春江耳邊,說了几句話。小李把老張媽送出院門,把門關好,上了鎖。

走進廳房,看到春江還站著。“姑娘請坐。”

隔著一張方桌,兩個人對面坐下。在煤油燈的燈光下,小李仔細的看著春江。果然不錯:杏臉、桃腮,柳眉,粉頸,三寸金蓮。

天氣熱,僅僅穿著薄薄的紡綢短褂、長褲,翠綠色上下同色,卸又鑲著紅邊,胸部微挺,柳腰細細,清水臉兒,沒有脂粉,卻在臉上有紅有白,櫻桃小嘴,貝齒雪白,十分俏麗。讓小李很感到滿意﹗

春江被小李看得很不好意思,輕輕的說:“相公你怎麼不說話,淨看人家呢﹗”

“看你很中意,就多看一會﹗”“今天晚上,還不是由你看個夠?”

“話說得不錯,現在咱們就先聊聊。”“相公還沒有娶太人呀?”

“還沒有娶老婆,春江!妳來北京多久哪?”“還不到一個月。”

“多大歲數呀?”“十八歲,命苦,幹了這一行。”

“這一行也不錯,碰上我,有樂子﹗”“有什么樂子嗎?”

“在床上有樂子呀﹗”春江聽了,滿臉通紅,含羞著說:

“相公﹗等會上床,你客氣點﹗”小李看到春江說話的神態,知道這是個嫩貨。今天晚上真有樂子了,他就喜歡這種嫩貨。

“我對妳只能有一半客氣。”“那為什麼嗎?”

“到了最後,就不能客氣了,男人的事,妳還不清楚嗎﹖”

“男人的事,我怎麼不清楚,到時候,我多忍著就是了,總伺候得讓您滿意吧”

我也不會不可憐妳,這一點,妳放心,不能支持,就說話,也別強忍著。

“你體恤我,我好高興。現在陪你上床吧?""妳不要洗洗呀﹖”

“我洗過來的,房里還有水和布塊嗎﹖”“都準備著有﹗”

“那在完事後再洗,再用好了﹗”小李又把桌上的油燈端著。

兩個人一同走進臥房。小李把燈放在床前的長條桌上。又把原在長桌上的煤油燈點亮。全屋子裹,顯得非常光明。在燈光晶瑩中,小李抱緊春江。

南方女人天生的,在肉体上,溫柔光滑細嫩,嬌小玲瓏,曲線美妙,自然具有淡淡的香氣。溫香暖玉在抱,小李自然感到非常溫馨。

他把春江抱起,輕輕的,柔若無骨。他知道今天晚上,必須一刀一下留情了。

他向春江說:“春江,今天晚上對妳一定留情。”

圓圓的乳房,細緻柔軟,溫暖滑膩。

“春江﹗這對乳房摸起來很過癮。”“你多摸摸,多過過癮吧﹗”

“春江﹗摸摸我的好嗎﹖”“我好怕﹗”

“怕什麼呢﹖”“怕把它摸大了﹗”

“妳不摸,它也會大,摸幾下吧﹗”春江一雙小手,往下一摸,嚇了一跳。

因為那根大雞巴,已經變得又粗又大了。

“相公,你的那麼大,怎辦嗎﹖”“妳說怎麼辦呀﹖”

“太大了,放不進去呀﹗”她更抱緊著他的背部,撫摸著他的肉體。

小李看她臉上的表情,有一種渴盼的神態,和需要的春意。

大雞巴在洞囗,由於淫水的泛濫,龜頭已經伸進去了一部份。小李起身﹐抱著春江的大腿。只聽見他連叫三聲:殺,殺,殺。

接著大雞巴,連著三下,真是快加飛刀,每下插了進去,用力抵住花心,拔了出來,再插進去。

就是這三下﹐春江連聲叫著:“哎呀﹗哎呀﹗哎….啊﹗我的媽呀﹗”

大雞巴暫時停止進攻,大雞巴仍泡在小穴。小李再趴在春江的身上。

“好厲害呀﹗這三下。”春江畏怯著說。

“春江﹗知道我在江湖上的外號嗎﹖”“那我怎麼會知道﹖”

“江湖上人稱飛刀小李,憑三把飛刀,少遇見對手,在床上玩女人,也是先用三把飛刀,三下又快,又急的入了進去,叫女的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你對每個女的,都是這樣﹖”“沒有例外。”

“以後呢﹖”“以後要看情形,再作決定。”

“對我呢﹖”“就是這三下,以後不會再快,再用力啦﹗”

“你這樣說,我才安心,剛才這三下,真吃不消,我怕你就這樣入下去,那我就要叫救命啦﹗”

那個緊緊的,窄窄的嫩穴,包果著大雞巴。潤滑的陰道,順利的入著,真舒服,真享受。他又一面看著春江,乳房堅挺。雪白的胸部,分泌出微微的香汗。

春江一臉滿意的嬌嬌的神態。最初她不好意思叫,只有哼哼的呻吟著。

她充分享受著大雞巴入小穴的快感。實在入得太舒服了,時間又長。

春江忍不住,嬌媚的叫起來:“哎喲﹗太美了﹗大雞巴真會入穴呀﹗”

“小穴被大雞巴入得好舒服﹗”“好哥哥﹗小穴里入得好痒啊﹗”

“相公﹗你真是個會入穴的大雞巴﹗”

“今天小穴叫你入了,一定會想你這根大雞巴的﹗”

“哎喲﹗我的媽呀﹗真是個好雞巴﹗”“大雞巴哥哥﹗我好愛你呀﹗”

春江一面叫著,同時搖腰擺動屁股往上迎湊。配合著小李的入法,希望雞巴快點,再多用點力往里面入。這是女人挨入的一種生理上的自然反應。

小李知道可以快攻了。他把架著春江雙腿的手,改成按在她的穌胸兩追床上。

支起身子,大雞巴變成直起直落。

先慢後快,可是速度仍有個限制。他不願意傷害春江,叫牠受不住。就這樣,春江也已經感到有點吃不消了。

一陣快攻,她急促的呼吸著,叫著:“相公﹗你又用力啦﹗又快啦﹗”

“哎喲﹗入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春江的小穴,讓你入啦﹗你盡興入吧﹗”

“哎喲﹗我的媽呀﹗真舒服痛快喲﹗”“哎喲﹗我不行啦﹗我要流啦﹗”

春江全身顫抖,陣陣酥麻,達到頂點。她洩出了大股的陰精,頭一偏,斜躺在枕頭上。小李不忍心再用快攻,卻又要再挑逗起她的性慾。

改用旋轉,轉磨的方式。大雞巴不抽不插,就在花心上玩弄著。

春江雖然不再受到大雞巴快入,快攻。大雞巴在花心那里,不斷的磨輾著。卻更難忍受,卻更感需要。究竟牠還年輕,体力很快的恢復。她又變得浪浪的,嘴里不停的叫著﹕

“大雞巴哥哥呀﹗你好會整小妹子呀﹗”“小穴好難受,我要大雞巴入小穴﹗”

“親哥哥﹗浪雞巴﹗你也浪入几下吧﹗”“我好想啊﹗大雞巴用力入我呀﹗”春江撒嬌的叫著,又一面搖擺著屁股。

“春江﹗妳不怕我用力入啊﹗”“我不怕哪﹗我要你這根大雞巴﹗”

“那我下床,老漢推車﹐要用力推呀﹗”

“我讓你用力推,可憐我,別太凶狠﹗”

小李下床,春江很快把身子橫躺過來。自然的分開兩條大腿,抬的高高的。

小李把粉腿扛在肩上。三寸白瘦的小腳,勾在小李的脖子上。小李用手抱緊修長的大腿。大雞巴一滑,就插了進去,全根盡沒。

春江舒服的浪叫:“哎喲﹗都插進去了,頂住花心了。”

小李還是慢慢的輕插了幾下,淫水大量泛濫。這才開始用力,一直快入,但見:

大雞巴如飛刀,飛似的插進去。飛似的拔出來,又快又急,帶出淫水。

帶出微紅的嫩肉,大小陰唇忽合、忽開。隨著大雞巴的快入,洞口也快的開合。

入得春江嫡喘連連,咬牙忍受。又是舒服痛快,又有點吃不消。

究竟舒服超過一切,一臉欣悅神態。女人被入得舒服了,自然會在臉上顯出騷勁。

春江被入得要死不活的,飄飄然如同升天。

她又忍不住叫著:“哎喲﹗這一陣子好痛快﹗”

“大雞巴哥哥呀﹗我愛你這根大雞巴﹗”“哎喲﹗又不行了,又要流了﹗”

春江第二次洩了。大雞巴已經到了欲罷不能的地步。因為小李也動了真情,不願穩固精關。繼續的狠入下去,叫春江受不住。小李怕他受到傷害,因為這是個嫩穴。而且她也太可愛,他不願她發出告饒的聲音。

接著幾十下快入。小李叫著:“春江﹗大妹子,我丟給妳了﹗”

春江感到有一股濃濃的熱熱的陽精流在花心深處。她動也不動,閉著眼睛承受著。

她感到雞巴變軟,變小,她讓大雞巴就泡在肉洞。小李又趴在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