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債姐償

(一)

一個晴朗的下午,兩個蹺課的學生在校舍屋頂上聊天打屁。

「阿光,或許你可以來干我的女友……」听到小振學長這么說,我還以為是一個低級的玩笑。不過看他一臉嚴肅,我開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頭殼坏去。

「喂!我可是說真的,別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好不好。」

「學長,平時看你小气八拉的,連罐飲料都不曾請過我,現在無緣無故把漂亮的女友白白送給我干,如何讓人相信呢?」

「我沒說要把儀蓁白白送給你干啊……」小振不怀好意地淫笑著:「想干我清純美麗的儀蓁,就把你騷包的姊姊也讓我干一干。」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對姊姊意圖不軌,自從上次在我家看過她后,小振簡直對她著魔了,只是我沒想到他竟然愿意以她的女友來做交換條件!

「我姊姊才不騷包呢!她可是气質高雅的大學生,更何況,她已經有男朋友了。」

「不管怎樣,我就是想要干她……我好想脫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細嫩的肌膚,玲瓏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對驕傲挺立圓翹的雙乳,我好想用我的巨棒抽插她緊湊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听她嬌柔淫媚的叫床聲……啊!不論如何,我就是想要干你漂亮的姊姊,讓我干吧!」小振大概快瘋了。

其實我也對小振的女友蠻有興趣的,她不但長的漂亮,而且据小振所說……她還是個小淫娃!常常和小振嘗試各种刺激的做愛方式,最夸張的是,听說有一次她被兩個陌生人輪暴,還被干到高潮五、六次。不過講歸講,再怎么樣我也不敢說服姊姊讓人干啊!

「學長,不是我小气不愿意幫你,不過我怎么可能要求自己的姊姊和人做愛呢?沒有立場啊!」

「這倒是,那你至少幫我約她出來吧!后面的我自己想辦法。」

「如果人幫你約出來了,但還是干不到呢?」

「那我就認了,儀蓁還是可以讓你干。」

這樣好像不錯,我只是約姊姊出來,并沒有逼她讓人奸淫,能不能守得住,就看她自己了……

「那就這么說定了!」

放學后,小振交給我一條白色的女用內褲和一串鑰匙。「嘿嘿,搞定了。我已經和儀蓁約好了,她正在我的宿舍等我,待會儿你就去告訴她我晚一點才會回去,當然,她現在已經是個沒穿內褲的美麗淫娃了,剩下就看你自己啦,爽完了再打手机給我。」

小振辦事真是超有效率的,看來我今天要走桃花運了!雖然我還沒把握可以把姊姊約出來,但是,這樣的誘惑……還是先干了再說吧!

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小振的宿舍,打開門,美麗的儀蓁果然已經坐在里面了。「嗨!阿光,怎么只有你一個人,小振呢?」儀蓁的聲音好甜美,好像在和人撒嬌似的,我開始想像以這种聲音叫床是多么要人命啊!

「喔!學長他有事,說晚一點才會回來。」

「這樣啊……你坐啊,別站在那里。我去幫你泡杯咖啡。」

「好……好,謝謝。」

儀蓁身上穿著校服,訂做的裙子顯的特別短,露出一雙迷人的雙腿,腳底下還穿著白色短襪。白色半透明的上衣,清楚地勾勒出胸罩的線條,纖瘦的腰身,是那么惹人怜愛……

「你在看什么啊?……」儀蓁紅著臉,端了兩杯咖啡在我面前坐下。她低著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在那眨呀眨的,粉紅色的雙唇自然地閉著,看過去就像是清純嬌羞的小姑娘,真的好美。

我為了避開這尷尬的場面,想從書包里拿本書出來看。但打開書包卻看見儀蓁的內褲,我才意識到在儀蓁的超短校裙底下,只有光溜溜的小屁股。這個小淫娃真是不簡單啊!明明正光著屁股,等著情郎回來干她,卻又裝作一副清純害羞的樣子,實在是淫蕩的最高境界啊!

我一邊看著可愛的儀蓁,一邊無意識地端起杯子,一個不小心,竟打翻了咖啡,熱騰騰的咖啡飛濺到儀蓁的校裙和制服上。

「啊!真……真是對不起,不好意思……」我慌張地拿了桌上的面紙替她擦拭。

「沒……沒關系。」儀蓁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呆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我替儀蓁擦拭的時候,趁机在她露出的白晰雙腿上,以及下腹部的校裙布料上,逗留了許久。我見儀蓁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便開始大膽了起來,用手指隔著裙子逗弄她的私處。不久后,儀蓁身子漸漸軟了下來,無力地倒在我身上,我摟著她,繼續撫弄著。儀蓁的大眼睛半開半閉,無神地看著我,吐气如蘭,不停喘息著。我忍不住靠近她,輕吻了她的柔嫩雙唇,沒想到她閉上眼睛,伸出頑皮的小舌頭,熱情地和我回應。

于是我一邊吻著她,一邊將手伸進她的短裙內。由于儀蓁的內褲早就被小振學長脫下,所以我輕易地就摸到了儀蓁柔軟的陰毛。

「喔?儀蓁是個小淫娃喔,怎么可以不穿內褲呢?」我故意取笑她。

「不……不是啦,那……那是小振他……」她羞紅著臉,亂搖著雙腿,想躲避我的手。

「不要解釋了,我要好好懲罰。」說著我便以手指挖入她的小嫩穴,隨著她越來越無力的掙扎,淫水已經潺潺地流出了。儀蓁把頭埋在我胸口,嬌喘聲逐漸變為輕聲的淫叫。

「啊啊……呀……【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阿……阿光哥哥……儀……儀蓁……受不了……不……不要再摳挖儀蓁了……啊……啊……」

我拉起她的襯衫,并將胸罩往上拉起,儀蓁雪白的乳房便裸露出來了。儀蓁的乳房很大,圓圓的聳立在她胸前,由于年輕,絲毫沒有任何下垂的傾向,反而驕傲地挺起。兩顆粉紅色的小凸起,位在乳房的正中央,嬌嫩的樣子十分惹人怜愛,我忍不住便一口吃了下去。

「啊~」儀蓁一被我舔就嬌呼了一聲,然后乳頭便慢慢地突出翹起,變得略微堅硬一些。我仔細觀察,發現儀蓁的乳頭比一般女孩子更大更翹一些,也許是因為常被小振「照顧」的原因吧。

我發現我的老二已經被儀蓁的淫樣逗的堅硬不堪,龜頭也冒出了几滴液体。平常若是干別的女生,我會再舔一舔她們的陰部后,才開始插入,不過像儀蓁這樣又漂亮又淫蕩的,我根本忍不住,非立刻插入不可。于是我便快速地拉開拉鏈掏出老二,連褲子也沒脫,就抬高儀蓁的右腿,把勃起已久的大肉棒一口气插入儀蓁多水的淫穴中。

儀蓁大叫一聲,小穴肉也顫抖了几下,了一堆液体,從被我插著的穴口緩緩流下,我才發現原來她已經高潮了。

「挖靠!也太夸張了吧,才剛插進去就不行啦?」

儀蓁無力地喘著气,只是用很媚的眼神望著我,雙腿微微顫抖著。此時我們倆的衣服其實都沒脫,只是她穿裙子又沒穿內褲,我拉下拉鏈掏出老二,所以干起來沒什么問題,而且儀蓁的衣服早就被我拉起,她的乳房也能輕易地被我玩弄。

我管她是不是高潮,提起老二便抽插起來,儀蓁幼白的右腿被我扛在肩上,嫩穴也被我瘋狂撞擊著。儀蓁仰臥在地板上,被我插得唉唉叫,小穴一陣一陣地收縮,吸得我的老二好舒服。

「啊……啊啊……啊……哥……哥哥……儀蓁已經……不行了……怎……怎么你還插呀……啊……啊……儀蓁會被你干死的……啊啊……」儀蓁嬌柔的聲音輕輕叫著,我在想可能沒有女人像她叫得這么好听的吧!

被小美人儿這么一叫我怎么受得了,再狂抽個二十多下后,便拔起陰莖,往儀蓁漂亮的臉上射出大量的精液,儀蓁被我射的滿臉都是,倒在地板上無力地喘息。

我休息一陣子之后,看到儀蓁仍然倒地不起,一直喘息著,可愛的乳房不因躺下而倒塌,依舊挺立著,漂亮的臉龐上殘留著乳白未乾的精液……漸漸地,我又勃起了。

我兩三下快速地脫光自己全身的衣物,然后去脫儀蓁的,她雖然想抵抗卻使不上力,任由我扒光她的衣服。

然后我用儀蓁的襯衫輕輕擦拭她臉上的精液,并騎到她身上,把長長熱熱的老二擺在她丰滿的雙乳之間,接著用手扶著她柔軟細嫩的乳房,往中間夾緊,并開始擺動腰部,使陰莖在她的乳溝中「套弄」著。喔!這就是乳交嗎?沒遇到像儀蓁這种巨乳淫娃,還真是玩不起來呢!

弄了五、六分鐘后,我發現儀蓁又開始有力气掙扎起來了,不過与其說是掙扎,不如說是假裝一點嬌羞衿持的樣子,因為她根本就沒有非常用力在抵抗。

于是我便從她身上爬起來,將她擺成趴跪著背對我的姿勢,開始舔弄起她的私處來。原來儀蓁的陰唇也如乳頭一般有著可愛的粉紅色,翻開兩片陰唇后,便有不少液体涌出來,同時儀蓁也在輕聲地叫著。我將舌頭從儀蓁的小屁眼開始舔著,一直往陰核的方向舔,舔到陰核的時候,儀蓁就叫的特別媚。接著我用三只手指同時挖入嫩穴中,由于儀蓁的小穴很緊,所以我必須很用力才能把三只手指同時往里邊推送,這樣儀蓁也被我的手指插得哇哇叫。

挖了十几分鐘后,儀蓁又被我挖到高潮,噴的我滿手淫水,我不給她喘息的机會,立刻從后面把我的老二插入。

「啊……啊……儀蓁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呀……啊……啊啊……怎么……怎么……這樣啊……啊……小穴……好……好脹……頂……頂到底了……啊啊……」儀蓁被我干的一直亂叫,也不怕鄰居听到。

由于剛剛我已了一次,所以這次我干了她半個多小時還不想出,反而儀蓁又被我干到高潮。

「又了呀?儀蓁淫蕩的樣子好可愛喔……」

「阿……阿光哥哥……你……怎么還不啊……儀……儀蓁都快被你插昏了說……」

「儀蓁,阿光哥哥玩玩的小屁屁好不好?」我一邊說一邊摳著她的屁眼。

「嗯,可是不能讓小振哥哥知道喔……」

「好,儀蓁乖,我不會說的。」

「那阿光哥哥要輕一點喔……」

「我知道。」

說著我便抽出泡在儀蓁濕暖嫩穴中的陽具,將巨大龜頭頂在她的屁眼外。由于儀蓁出的大量淫液,使得屁眼和陰莖的潤滑都相當足夠,我輕輕一插,半個龜頭便鑽進了儀蓁的肛門內。

「啊……」儀蓁長長地嬌呼了一聲。

我把陰莖慢慢地往前推送,雖然儀蓁的肛門比陰道更緊,但由于潤滑充足,竟然也可以整支都插進去!

「儀蓁,的小屁屁好緊,哥哥要開始抽插了喔……」

「嗯……哥……哥哥……快插……儀蓁好想大出來……呀……」

「儀蓁乖,哥哥會插很快喔,痛的時候忍著點,知道么?」

我抽出半支陰莖之后便再度插入,然后開始抽抽插插,逐漸加快速度干著儀蓁的屁眼。才干不到几分鐘,儀蓁又在淫叫聲中達到了高潮,而且這次小穴中沒有手指或肉棒的阻塞,淫水直接從穴中狂噴出來,好像小噴泉一般。我對于儀蓁如此容易高潮的敏感体質感到訝异,這种女孩子干起來真有成就感……

我繼續跟儀蓁肛交著,有點不忍心她再繼續被我干了,更何況她的屁眼實在很緊,我也舒服夠了,便使出全力,用力在她后面衝撞,又干了十分鐘之后,一股精液便射在她的肛門里面。

「呼……真是太棒了!」我說。

而儀蓁早就被我干昏而不省人事了。我順手拿了她的胸罩放進書包里,便离開小振的宿舍,用公共電話打他的手机跟他聯絡。

据說小振當晚回去又干了儀蓁一次,而儀蓁則因為連續被我們兩人折磨得陰唇紅腫,隔天請了一天病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