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少婦

(一)

我和老公省吃減用,終於在鎮上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雜貨店。店雖小,由於小鎮地處三省交界,是南來北往的必經之地,生意做得倒也紅火。但天有不測風雲,老公在一次進貨途中,被一醉酒司機駕車撞倒,住了三個月醫院,總算撿回了一條命,可下肢卻癱瘓了。雖說肇事司機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保險公司也送來了兩萬元傷殘金,但人已經廢了。

在照顧他的那些日子裡,我把小店關了門,守在他身邊。每天吃完飯後,我便幫他做兩小時腿部按摩,希望有一天他能重新站起來,希望他能恢復男性的功能。

我的性要求一直很強,婚後十幾年,只要我們晚上在一起,我總是要求,弄得我老公疲於應付。說也奇怪,自從老公病後,我再也沒有了性的念頭。儘管每天我都用手、用嘴、用乳房,甚至下身用我的陰部去撫摸去接觸老公那死蛇一般的陰莖,但肉體卻沒有性的衝動,我只想讓老公重新站起來,哪怕恢復一點知覺也好。

老公常流著淚對我說︰「我這輩子算完了,你才37歲,還是改嫁吧,不要管我了。」他越這麼勸我,我心裡越難受,哪怕我一輩子不幹那事,我也不會離開他。為了給他治病,我四處尋偏方,什麼羊蛋、狗鞭、豬睪丸,千方百計找來給他吃。就這樣,日復一日,整整一年,連吃帶治病,手頭的錢漸漸用完了,我只得將雜貨店重新開門,掙些錢維持生活。

在門臉裡,常有過往司機買煙買酒,這些跑長途的司機見多識廣,野得很。雖說已近中年,但由於婚後生育早,身體恢復快,乳房還是非常豐滿尖挺的,比起少女來更有一番韻味,所以有時找錢時,他們就把手往我的胸前一擰,笑嘻嘻的說︰「甭找了,讓大哥親一下,再給五元。」

這樣的情形見多了,我也習以為常。也許是太長的時間沒有接觸男人了,每次被他們揩完油,看著他們粗壯的身體,我的下身總是熱得難受,常常一夜睡不好,起床後,內褲總是濕濕的。唉!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

這天,天太熱了,街上一個人也沒有。店裡熱得像一個蒸籠,汗把我的裙子都貼在身上了。中午,也沒什麼客人,我拿了把椅子坐在門口看兩個光著膀子的半大小子在樹陰下踢球。只見其中一人往前追球時被同伴一絆,正摔在一塊石頭上,胳膊頓時流出了血,同伴一看嚇得撒腿跑了,剩下他一人站在那裡捂著胳膊發呆。我趕快跑過去,把他拉回小店,幫他清潔傷口。

「你看看你,這麼不小心,痛不痛?」

「有點。」他低下頭。

「多大了?」

「12。」比我的兒子還小兩歲呢!

看著他那孩子氣的臉和還沒有發育成熟的身體,我心裡一陣心痛︰「別動,阿姨給你找紅藥水,抹上就好。」我爬上梯子,在上排貨架上翻找藥水和繃帶。

「你叫什麼名字?!」我邊找邊和他說話,怎麼沒有回答?我低頭一看,不由一愣,這小子正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裙下。由於天熱,我只穿了一條非常小的三角褲,我的陰毛又非常多,都露在外面。這小子,我只覺得兩腿間一熱,差一點從梯子上摔下來。拿到藥下來後,發現他的短褲中間鼓了起來。

「你剛才看見了什麼?」我開始給他包紮。

他的臉一下子紅了︰「沒什麼。」

「你看,你的臉都紅了,還說沒看見,是不是看見了阿姨的短褲?」

「是。」他的頭低下了。

「還看見了什麼?」我的小穴開始發癢,有些濕了。

「還看見……」他的頭更低了,但短褲卻更鼓了。

「還看見了阿姨的毛毛,對不對?」我的淫水流了下來。

他扭頭就要走,我一把拉住了他︰「跟阿姨說,阿姨漂亮嗎?」

「漂亮。」

「老實說,那你想不想看看阿姨的身體?」

「想。」他低聲道。

我站起來將小店的們關上,上了鎖。「那好,阿姨就讓你看看。」邊說邊脫下了連衣裙。

由於天熱出汗,我的乳房已從乳罩裡滑出一半,三角褲也已濕了一片。那少年瞪大了眼睛,貪婪地看著我的身體。我解開乳罩,拿起他的手,輕輕放在我的乳房上,只覺他渾身一顫。

「來吧孩子,輕輕的撫摸它。」

乳房傳來的感覺,使我想起了我的第一次性經驗,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的小穴又流出了淫水。

「來孩子,讓阿姨看看你的。」說著我已把他的短褲脫了下來。只見約三寸長的雞巴直挺挺的立著,周圍稀稀拉拉長著幾根毛,包皮都沒有完全翻上去。我用手將他的包皮翻起來,上下套弄著,少年開始呻吟起來。突然一陣勃動,他的精液射了出來,弄得我滿手,這大概是他的童子精吧!

少年的臉更紅了︰「對不起,阿姨。」

「沒關係,第一次都是這樣的。」我把三角褲也脫了下來,手上的精液和小穴上的淫水混在一起,沾滿了陰毛。「來,你把手伸到這裡。」我引導著他的手插進我的小穴,同時我的手又開始套弄起他的小雞巴。

不多時,他的雞巴又硬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趴在梯子上撅起了屁股,露出我那濕淋淋的小穴︰「快!用你的雞巴幹阿姨。」我的陰道一陣抽搐。少年站在我的身後不知所措,我忙引導他進入我的沾滿淫水的小穴,只覺微微一漲,他的雞巴滑了進來。

小傢伙在我的身後起勁地抽動著,由於淫水太多,經常滑出去,我不得不一次一次塞回來。就這樣在時斷時續的過程中,我達到了高潮。而小傢伙由於剛洩過精,小雞巴一直挺著,最後我還是用手才幫他完成了一生中的第二次射精。

哦,一年了,我的小穴第一次被充實、被滋潤,儘管它是那麼細小,但我覺得比我的第一次還要刺激,還要滿足。

(二)

我叫淑芬,高中畢業後一直在鎮百貨店工作,直到碰上了我老公。那年我老公從部隊上復員,來到鎮汽修廠。經人介紹我們倆結婚了。婚後很快有了一個兒子,以後我倆都辭了職,自己開了一家雜貨店,日子剛開始好起來,老公就出了車禍。

我獨自一人既要照顧老公兒子,又要照顧店裡生意,還要忍受性的煎熬,我簡直支撐不下去了。直到有一天,一個小傢伙無意中闖進了我的生活,喚醒了我身體內被壓抑的性慾。從這以後,我找到了生活的意義。

是啊,老公的身體雖不行了,但我可以自己想辦法啊!於是我經常用手、用火腿腸,甚至在做飯時用茄子、黃瓜來自慰。一次,我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晚上等兒子睡下後,我來到老公床邊,脫下全身的衣服,上床蹲在老公的臉前。他吃驚的看著我,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用手扒開我的陰毛,開始用舌頭添我的小穴,「啊……」我的淫水又氾濫了。

我像平時尿尿一樣,蹲在老公的臉前,整個屁眼和臊穴都對著老公的嘴巴,「啊……快……使勁,快伸進去……哦……好舒服。」我呻吟著。

老公用手扒開我的陰唇,使勁將舌頭伸了進來,這是一年來老公的身體第一次進入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像被點燃了一樣,只感覺陰道內一陣陣收縮,又癢又麻。

突然,老公的舌頭縮回去了,我不禁輕喊︰「快,快伸進來!」

「你的陰毛太多了,扎得我臉痛。」老公以前從來不替我口交,我的陰毛又密又硬,黑蓬蓬的像一堆草佈滿整個陰部,弄得我夏天穿衣都十分小心。我靈機一動,光著身子跑到廚房,端來一盆熱水,拿起老公的刮臉刀︰「平常都是我幫你刮鬍子,今天我要你幫我刮『鬍子』。」

「我不會。」

「試試就會了。再說,這也幫助你活動身體。來!」邊說我邊把肥皂塗在陰毛上,老公無奈地歎了口氣,小心翼翼地用刀開始從我的下腹剃起來。隨著一撮撮陰毛被剃下,我的陰戶漸漸地露了出來。「沙沙沙」一聲聲像響在我心裡,渾身癢癢的,像無數的小螞蟻在咬我,一股股淫水滲出我的小騷穴。

「好了。」老公用毛巾擦擦光滑的陰部,我低頭一看,只見自己的陰部白蓬蓬的高高鼓起,像個饅頭,中間一條縫,不斷滲出淫水,像個成熟了的桃子裂開了一樣。這還是生完兒子後第一次見到自己的陰部,我的臉有些發熱。老公笑著說︰「你這是饅頭,書上介紹過。」這是老公受傷後我第一次見到他笑。

「你想不想嘗嘗我的饅頭?」我撒嬌道。

「我,我不行了,我太累了。」老公自受傷後從沒有過這麼多活動。

我的小穴又酸又漲,太難受了,我坐在床頭,猛抓起老公的手,使勁塞進我的小洞洞。老公就這麼看著我。「急死我了。」由於抓著他的手使不上勁,我的小穴深處又麻又癢,真想找個搔子伸進去撓一撓。我四處環顧,發現了老公的拐杖。那是他受傷後我化了五百多元給他買的,不 鋼的桿一寸左右粗細,前面套了一個橡膠套,一次都沒有用過。我一把抓過來,用拐杖頭在我的騷穴上使勁摩擦。

「你會弄傷自己的。」老公瞪圓了眼,伸手來搶。

我什麼也聽不見了,在我眼裡,這支拐杖就是一個大雞巴,它那橡膠頭就像一個粗大的龜頭刺激著我。我坐在床上,雙手倒握著它︰「快,進去吧!」我的大雞巴,「噗」的一聲,它進去了約有三寸。

「啊……啊……」太爽了,我來回抽動著,它就像一枝魔杖,帶動了我的肉體、我的思想。我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在我的陰道裡,我的整個人已變成了一個大陰道。

我像瘋了一樣地來回抽動,只覺得一陣陣高潮波濤般從我的「饅頭」裡發出,散遍全身,直至把我淹沒。

我癱軟在床上,而那沾滿淫水的拐杖仍插在我的陰道裡。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只覺兩腿間一震,原來老公已將拐杖拔出。

「哼,還說給我買的呢!原來你自己花五百多元買了一條大雞巴。」老公做生氣狀。

「你壞,你壞嘛……」我用手捶著老公。

拐杖雖被抽走了,但我的陰道仍一陣陣抽搐,彷彿它還在一樣,以後我自慰又有了一種新工具。

當我把一切清洗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幫老公擦身體的時候,發現老公的龜頭上有一滴清亮的液體。

(三)

自從和老公玩上吃饅頭的遊戲後,我發現老公的精神好多了。一到晚上,他就叫著要吃饅頭,弄得兒子直問我︰「爸不是剛吃完飯嗎?怎麼又要吃?」

我笑道︰「你爸爸發現多吃饅頭能幫他恢復身體。」

「那我也吃。」

「吃吧!」我順手拿起一個饅頭給了兒子。難道兒子發現了我們吃饅頭的秘密?這小子,小時候因偷看我洗澡,曾被我痛打過一頓。

老公的臉上笑容多了,身體似乎也有了恢復,常隱隱感覺腳有了知覺,也能坐起來了。看來精神力量也是不可忽視的啊!

老公的身體見好,我又把精力放在了雜貨店上。

這天早晨,我剛進完貨,正在店內收拾,聽到有敲門聲,是誰這麼早就來買東西?我打開門,只見門外站著一個滿臉鬍子的男人。他身材很高,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我看他很面熟,但由於逆光又看不很清,也許是常過往的司機吧!

「你買什麼?」我問道。「我……我不買什麼。」這男人有些不自然。我看著他,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見過。

在我的目光下,他有些驚慌︰「我買包煙。」他交錢拿起煙就要走。「你回來!」他嚇了一跳,回過頭來。就是他,那個該死的撞傷我老公的司機!他留了滿臉鬍子,一時我竟認不出來了。

我跑出櫃台,一把抓住他︰「你……你這個混蛋,你害得我好慘啊!」我一邊罵著,一邊用拳頭打他。他卻一動也不動,直到我打累了扶著牆,他才摘下帽子,慢慢地說︰「是我,我才從監獄出來。」

「你來幹什麼,還嫌害我們不夠嗎?」我氣喘噓噓道。

他打開新買的煙,抽出一根,緩緩點著,深深地吸了一口︰「不是,我對不起你們。一年前我出車回家,發現老婆和村裡的會計睡在一起,我拿起刀就要剁這對狗東西,他們大叫起來,結果被大家攔下,我一肚子火,喝多了酒,結果出了事。」

我重新看著他︰「說下去。」

「我被判了一年,賠了你家兩萬,老婆帶著剩下的家產和我離婚了。我無家可歸,所以出來了先看看你們,然後去結果那對狗男女。」他咬著牙。

「然後呢?」

「再說吧。」

我有些害怕,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不怕被判死刑嗎?」

「一個男人這樣活著有什麼意義。」

不知不覺中,我有些同情起他來,原來他也是個受害者。我拿出一隻燒雞遞給他︰「來,先吃點東西。」又遞給他一聽可樂。他大吃幾口,又拉開可樂猛喝兩口︰「哈哈!做夢吃的都沒這麼香。」

我看著他那粗曠的臉及散發著男人氣息的身材,心裡有些慌亂,正趕上他向我看來,我忙低下頭。由於早晨上貨,出了一身汗,襯衣緊貼在身上,我又沒戴胸罩,只見胸前兩個紅點,順著呼吸上下移動。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我站起來,向外推他道︰「你快走吧,我永遠不想再見到你!」他一伸手,我一下靠在他懷裡,一股男人氣味包圍了我,我的小穴竟微微發熱,我想推開他,卻渾身無力。他那有力的胳膊緊緊摟住我,我的心越跳越快,像要跳出嗓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個男人用腳將門踢上,抽出一隻手鎖上,低頭向我吻來。「天哪!這可是造成我不幸的罪魁禍首。」我心裡這麼想著,可一股熱流卻順著兩腿流下,就像來月經時沒戴衛生巾的感覺一樣。

我左右躲閃,卻反而使奶頭和他的身體摩擦加重,使我渾身更加燥熱。我感覺到他那堅硬的陰莖直挺挺地頂在我的陰戶上,我終於崩潰了,不再反抗。他那毛茸茸的鬍子紮在我臉上、紮在我胸上,使我全身一陣陣顫抖︰「好人,快操我吧!我受不了啦!」

他一把扯下我的褲子,連內褲也撕開了,一雙大手伸向我那光滑的陰戶上。

「啊……啊……」他叫著扯開自己的褲子,就這麼和我面對面,將他的雞巴插了進來。「啊……」由於角度不對,我痛叫起來。接著就有了一種新的感受,那是由於他的雞巴又粗又大,斜插進來,直接刺激我的陰核。我全身像過了電一樣,再也站不住了,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他像瘋了一樣,一下將我推倒,我躺在地上,全身成了一個大字,他跪在我的兩腿間,用手抓著自己的雞巴,一下子送進了我的小穴。我全力配合著他,小穴一癢我就往前一送,一癢又一送。他的大雞巴像一隻靈驗的解癢工具,使我全身舒暢。他用兩隻手抓住我的兩個奶頭,身體大力向我撞擊著。

「啊……啊……」隨著他的叫聲,我只覺一股熱流衝擊著我的花心,我的高潮也同時到來,只覺陰道一陣抽搐緊緊裹住了他的雞巴,我們同時癱在地上。

過了很久,我推推他︰「哎,我問你,在監獄裡你們怎麼辦?」

「有的傢伙就挑那年輕新來的,半夜爬到他們身上操屁眼。」

「真噁心。那你呢?」

「我進去那天正好有個哥們出獄,他是撞死人,判了兩年,臨走時他塞給我一張紙片,我一看是一張鍾×紅的劇照,當時我還納悶,他給我這個幹什麼?過兩天我就明白了。那晚我一手拿著照片,一手打手槍,幻想自己在操大明星。」

「臭美!那張紙呢?」

「出來前給了別人。」

「那你剛才想誰呢?」

「你猜。」

就這樣,我們光著身子坐在地上,聽他講監獄裡的種種怪事,我一點也不恨他了。

「以後找個工作,重新做人吧!」

「我非宰了那小子不行。」

「你看看,你撞傷了我老公,剛才又操了我,我老公應宰了你才對。」

他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他站起來穿上褲子︰「大姐,你真是個好人,我要到南邊去,重新幹,一定混出個人樣來!」

我也站了起來,摟住他︰「以後娶個好媳婦再來見大姐。」

我們穿好衣服,他把剩下的可樂喝了︰「大姐,我永遠忘不了你。」我打開門,門外的陽光開始升了起來。

(四)

一天傍晚,我正在店裡忙,突然聽到一個大嗓門︰「老闆娘,給你帶來點櫻桃。」

不用抬頭,我就知道來的是山東運輸公司的大老李和他的助手小張。他們常往南方跑,每次路過時,除了在這買些必需品,像電池、方便面等,還常帶給我一些南北水果鮮菜。每次要給他錢時,他總是笑著說︰「行啦,老闆娘,讓俺抓一下你的奶子就行。」

「放狗屁。」我一邊說,也一邊有意無意地向他挺挺胸。這些司機就是我們小店的財神,可不能得罪他們。

「呦,是大老李呀!快進來,還有這位小兄弟,來,喝口水。」我打開兩瓶汽水。

小助手提著一袋櫻桃︰「大姐這是師傅給你的。」

「幹嗎這麼客氣,你就把這兒當個家,來回累了歇個腳。」我順手拿了一個櫻桃︰「還真甜。」

「不如老闆娘的櫻桃甜,哈哈哈哈……」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我一面把他們通常要買的東西挑出來,一邊問︰「南邊天氣熱吧?」

「可不是,南邊發大水,路不好走,都耽誤了三天了。」

「那可快走吧,老婆都等急了,47塊2。」

「剛見面就趕我走?來,讓哥親一下。」我往他臉前湊了湊,他的嘴在我臉上發出一個很響的「啵」︰「好妹妹,這是50元,甭找了。」

我目送他們上了車。過了一會兒,小徒弟滿頭大汗跑了回來︰「大姐,還有手電嗎?再來兩個。」

「咦,你們怎麼還沒走?」

「發動機壞了,師傅正在修。」

我一看,天色已晚,估計不會有人上門了︰「走,我跟你去看。」

只見老李光著膀子,渾身是機油,正趴在發動機上,我和小張一人一個手電幫他照著。

「媽的,缸墊壞了。」

「師傅,那怎麼辦?」

「修啊!」老張有些急了。

我忙說︰「天這麼晚了,不如先把車推倒我家,你們哥倆洗個澡,踏踏實實喝二兩、睡一覺,明天一早送修理廠。」

老李點點頭︰「只能這樣了。」

把車推回院裡,打發走幫忙的鄰居後,我和老公說了。「那就讓他們睡西屋吧,你去收拾一下,再給他們燒點洗澡水。」老公道。我忙去收拾房間,燒水做飯,伺候他們洗完吃完,我快累趴下了。

等他們都睡下,我燒了一大鍋水,準備好好洗一洗。自老公受傷後,我托人在東屋安了一個大浴缸,為老公洗澡方便,自己從沒用過。今天我也泡泡解解乏吧!

放了一缸熱水,我脫光衣服躺了進去,水像無數溫柔的小手撫摸我的全身,真舒服!我閉上眼,沉浸在這美好的享受中。

突然,「吧」一聲驚動了我的神經,我從牆上的鏡子看到,原來是小張正趴在窗前偷看。好小子,雞巴毛還沒長全,竟敢來偷看老娘洗澡!我心裡一動︰何不趁機逗逗他?

於是我起來坐在浴缸邊,面對窗外,同時兩腿叉開,登在浴缸另一邊,我的陰戶整個呈現出來。我開始用肥皂輕輕地擦遍全身,當擦到陰戶時,我用中指一圈一圈地摩擦著大陰唇,慢慢地,我沉浸在這被窺的表演中。

我的陰毛已長出一厘米,我拿起老公的剃刀,開始將它們重新剃去。一下一下,鋒利的刀片在陰唇上滑過的感覺真好,難怪很多男人寧願用刀片也不用電動剃刀。

隨著我的「饅頭」越來越乾淨,我聽見窗外的喘息急促起來。我用水清洗了一下光滑整潔的大蜜桃,開始慢慢將剃刀刀柄插入陰道,輕輕抽動著。我斜眼看看窗外,那小子已經掏出雞巴來回套弄起來。隨著淫水的增多,刀柄已不過癮,我拿起一個洗髮水瓶子往小穴裡塞。瓶子太大,只放進瓶蓋,帶螺紋的瓶蓋在陰道口,刺激得我全身一緊一緊的,恨不得將整個瓶子塞進去。

正在我慾火中燒的時候,一個黑影帶著滿身酒氣衝了進來,「大老李!」我驚叫起來。「快,讓俺幫你弄。」我一指窗外,他忙答︰「那小子,讓俺一腳踢回屋了。」

這時,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一把抓住了他那大雞巴。只見老李兩眼噴火,龜頭暴漲,他一把將我推進浴缸,隨即撲了上來,水流了滿地。

他那粗壯有力的大雞巴在水的滋潤下,一下子刺入了我的小穴。啊!好爽!我就像那溺水的人一下抓住一個救生圈一樣,全身有了依靠。他那粗大的龜頭在我的陰道裡滑動,帶給我陣陣熱浪︰「啊……我的大雞巴哥哥……你操得我好爽啊……」

老李一聲不吭,只顧埋頭苦幹。也許是他酒喝多了,也許是水的滋潤減輕了陰道對他的刺激,只見他滿臉通紅,卻射不出來。他的大龜頭像個活塞,在我的陰道裡來回抽動,我像在天上的雲中飄一樣,一起一浮,一個接一個高潮,從我的頭髮到腳趾頭一陣陣發麻。

只聽得「嘿」的一聲,我從空中跌了下來,兩腿間一空,一串水泡從小穴裡冒了出來。只見老李抽出雞巴,用自己的手一陣緊套,一道弧線滑過,直落在我的奶子上。我用手一摸,好熱好滑呀!

由於夜裡太累了,我直到中午才起床,出門一看,院子裡已空了。

「他們人呢?」

「他們去修理廠了。」老公說著拿出300元錢︰「這是他們給的房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