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淫傳

(一)

羅琦文是S大學日文系大三學生,在班上是公認的大美女,白淨肌膚與艷麗容貌的瓜子臉,配著身高165公分玲瓏有緻的身材,雖沒有波霸級的奶子,但喜歡穿緊身細肩帶上衣的琦文還是能讓許多男人神魂顛倒。

琦文大一大二時家裡經濟狀況還不錯,並不需要她再去打工。但好景不常,琦文升大三暑假時家裡做生意虧損,欠了近千萬債務,雖然債主們人很好並不逼他們馬上還錢,還幫他們介紹客戶,但琦文父母堅持把一個月所賺的錢拿一半去還債,這麼一來琦文就必須自己賺學費和生活費了。所幸琦文的功課不錯,一星期打五天工倒也還能應付,只是期中期末時就要辛苦些了。

新學期一開始,琦文就忙著找工作,最後在學校附近一家餐廳找到了外場服務生的工作,一小時110元,星期一到星期五上三天各四小時,周末周日上八小時,這樣一個月可以賺到一萬多塊,再加上又住家裡,節儉點也可以存下不少錢。

琦文去面試那天就驚艷四座,由於那家餐廳小有名氣,晚上常常客滿,因此需要年輕力壯的男生負責外場,女生就輪流站收銀台或在內場幫忙。炎熱的九月天,琦文不是穿細肩帶上衣就是穿很合身的T恤,配上低腰牛仔褲,讓周圍比她小上數歲的高中男生口水直流,常常藉工作之便有意無意的碰觸琦文的身體,有時是她直挺的背,有時是緊翹的臀部,若更過分還會用手臂頂她的34C的奶子。琦文從高中起就常受到這些騷擾,自己倒也是看的很開,心想這些高中小毛頭也不會幹出多過分的舉動。

某個週末晚上打烊後,琦文與同事道過再見後就騎車回家。本來琦文父母反對她這份工作的,主要因為餐廳十點半才關,打掃後再回家也要十一點多了,一個女孩在那種時間自己騎車總是不太安全,不過琦文十分堅持,而且從餐廳到家騎車也不到十分鐘,最後琦文父母還是答應了。

琦文在夜晚的街道上騎著車,心想回家要快好好洗上一澡,工作一天汗也流的夠多了,最高興的是父母帶哥哥去南部批貨,要明天晚上才回來,這樣明天輪休可以好好睡上一天……才這麼想時,琦文突然想到一件事。

「糟糕!皮夾忘在店裡!」琦文不禁懊惱自己為什麼那麼糊塗,雖然已經快到家了但還是非回去拿不可,誰知道到明天自己的皮夾還在不在?幸好餐廳老闆看她年紀比其他人大而且責任感強,所以把備用鑰匙交給她保管,本來琦文還嫌每天帶它很煩,想不到這個時候反而幫了大忙。

琦文掉頭騎回店裡,到了後門發現廚房燈還開著,裡面隱隱約約還傳出笑聲。

「咦?是誰還沒走?還是有小偷?」想到可能是小偷,琦文緊張起來,本來就要到旁邊的公共電話報警的,後來一想,如果在裡面的是還沒走的同事的話不就糗大?琦文決定先看看再說。

琦文小心翼翼地把還沒鎖的餐廳後門打開一條縫,偷偷地往裡面看了進去。

「呼!原來是他們!」琦文鬆了一口氣,原來在廚房的是琦文的同事英傑和國強,他們都是比琦文小上五歲的高二男生。他們趁大家回去後拿餐廳的啤酒出來喝,琦文看到這樣,心想要嚇嚇他們。

「你們好大膽,敢偷喝餐廳的酒?不怕我去告訴老闆?」琦文衝進去大叫,果然英傑和國強嚇的跳起來。等到他們看清是琦文時,琦文早已經笑的站不直了。

「琦文姐別這樣嘛,我們祇是偷喝一點點而已……」英傑先開口求饒。

「對呀,反正酒那麼多喝一點也沒關係。」國強跟著說,他知道琦文人很好。

「騙你們的,瞧你們嚇的……不過以後別常做這種事,下次如果是被別人看到我就沒辦法囉!」琦文本來就只是想嚇他們,當然不會刁難他們,英傑和國強也鬆了口氣。

「琦文姐,妳怎麼又回來了?」國強問道。

「沒什麼,我的皮包忘了拿而已。」英傑聽到就挪了挪身體讓琦文過去。琦文到自己的櫃子拿了皮夾看了看,幸好錢沒少。

「好險,總算可以回家了……」琦文心頭放下一塊石頭,心想著要快回家休息。

「我要走囉,你們兩個也別太晚回家,小心被臨檢抓去關!」琦文雖然平時討厭他們屌兒啷噹的模樣,但還是會為他們著想的。

「琦文姐妳要走啦?陪我們聊聊天嘛!」國強開始耍無賴,還把身體擋住通道不讓琦文過去。

「我哪像你們那麼精力充沛呀?現在超想睡的,你們也別太晚走。」琦文不是第一次被這樣鬧了,所以也不理國強,伸手就要推開他,國強也只是鬧鬧她而已,看琦文推他,國強也邊笑邊讓開。

沒想到國強採到剛剛自己喝完的啤酒空玻璃瓶,腳底一滑就往琦文身上倒下去,琦文就站在他前面,躲也躲不掉,就被國強壓了下去。所幸英傑在旁邊,見狀馬上伸手撐住他們。英傑是學校的籃球校隊隊員,主打前鋒,體格之好不在話下,而國強與英傑相反,是個矮矮瘦瘦的男生,所以英傑就算是抱住他們兩個也夠力。

「國強你在幹什麼呀?差一點被你壓傷了!」琦文對國強叫著,但她馬上發現到情形不太對勁。因為剛剛英傑伸手抱住他們,所以現在琦文是躺在他懷中,這還算好,最讓琦文臉紅心跳的是國強,因為國強的臉正埋在琦文的乳溝中!

琦文知道情形不對,趕緊要起身把國強推開,但埋在她乳溝中的國強早已神迷意亂,他平常就對琦文大流口水,前陣子還開始想著琦文打手槍,現在自己的臉就埋在琦文的酥胸中,怎麼說也不肯就這樣放開。國強不管三七二十一,雙手抱住琦文的纖腰,頭就在琦文的雙乳上左右搓動著。英傑見狀,心一橫也豁出去了,他扳起琦文的下巴,就強吻上琦文的櫻脣。兩人默契之好速度之快讓琦文連叫的時間也沒有。

「嗯…嗯…」琦文掙扎著,但一個女子的力量又怎能抵的過兩個年輕力壯的大男生?再加上國強在她的乳頭上來回搓動,雖然還隔著衣服和胸罩,但酥麻感仍不斷累積逐漸削弱琦文的力量。

琦文知道自己的身體有多敏感,這是她前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男朋友告訴她的。琦文和他是高中同班同學,兩人曾有著比一般高中生更成熟的感情,而琦文在十八歲的生日體驗到生平第一次性高潮。但成熟歸成熟,畢竟還是個大孩子,琦文的前男友考上中部的大學,在聚少離多的情況下,琦文與他分手了。琦文後來聽當時高中的同學說其實他是移情別戀,從此琦文就不太相信男人,打扮的漂漂亮亮也只是因為自已喜歡。不過琦文雖然把自己的感情封閉,但身體的慾望卻怎樣也封閉不起來,有時在洗澡時不小心撫摸到下體時就無法停止,一定要好好發洩一次才行。現在這種慾望就快被這兩個小男生挑起,但心中卻有另一股聲音,這聲音叫琦文不要反抗,使得琦文迷惘起來了。

英傑女友經驗多,知道吻上女生小嘴就可以去掉她們一半力量,而對琦文的效果又更大。他的舌頭輕易地抵開琦文的嘴唇和牙齒,開始挑逗著琦文。下面的國強也沒閒著,他在琦文的奶子上磨蹭了一陣才依依不捨離開,雙手卻又不甘寂寞的摸上琦文的酥胸,琦文柔軟的奶子在國強的手中被揉成各種形狀,而受到刺激的乳頭也慢慢變硬。國強的手感覺到它,就更努力地搓弄。

「琦文姐的奶子好好摸喔,【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又挺又有彈性。綺文姐,我摸的舒不舒服呀?」國強讚嘆著,嘴上也不饒過琦文。

英傑想聽聽琦文的反應,於是離開琦文的嘴唇。琦文嘴上沒了阻礙,開始「呵呵」地喘氣起來。

「你…你們好壞…我會受…受不了的…別這樣…」琦文嘴上拒絕著,但身體已經不自覺地扭動起來。胸部傳來的快感之強連琦文都很驚訝。

國強摸了一陣覺得不過癮,就開始去扯琦文的拉鍊。琦文穿的上衣是直接用拉鍊拉起來的,這下連脫掉都很方便,琦文當然知道,手就要去阻止國強,沒想到英傑一把把琦文的手拉住,琦文的外衣就這樣被國強拉開了。

國強一拉下琦文的外衣拉鍊,就「哇」地讚嘆一聲,琦文自肩膀到腰的完美線條被國強及英傑兩人盡收眼底,雪白的肌膚配上水藍色的胸罩真是好看極了。國強繼續他的動作,他伸手到琦文背後要解開琦文的胸罩,卻怎麼也弄不開。這暫時的動作停止讓琦文恢復些微的理性,她又繼續掙扎,想掙脫英傑的手。

英傑見到國強笨拙的模樣,不耐煩的大喝:「白癡啊?你不會把琦文姐的奶罩往上推就好?」

「對喔!」國強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手倒是很快,一把就把琦文的胸罩拉了上去。琦文的奶子就這樣暴露在英傑和國強的眼前。這一下,英傑他們幾乎要噴出鼻血來,琦文雖然不是大波霸,但她的奶子又白又挺,漂亮的粉紅色乳尖挺立著,這對奶子反而更能讓男人發狂。

「不要!快放開我!」琦文大叫。只給一個男人看過的胸部這時卻同時暴露在兩個人面前,而且還是高中小毛頭,琦文羞的想找個洞鑽進去,她感到自己的臉已經變的火燙。

「琦文姐的胸部好漂亮喔!比A片的女主角還美!英傑,我就說琦文姐比你搞過的美眉辣吧?」

「拜託,那些小女生哪比的上琦文姐呀?」英傑無恥地說著,手就摸上琦文的奶子了。英傑的大手正好完全蓋住琦文的乳房,他力道適中地把琦文的奶子揉來揉去的,因為練球而略為粗糙的手掌在琦文已經挺起的乳頭上磨來磨去,胸部的快感又讓琦文的力量消失,原來緊閉的雙腿也慢慢張開了,國強當然發現到琦文的反應,他馬上解開琦文牛仔褲的釦子和拉鍊,把褲子連著內褲一起扯了下來,琦文正想阻止時已經來不及了,繼胸部之後女人更隱密的私處也呈現在這兩個高中小鬼頭的面前。

「哇!琦文姐的小穴穴是粉紅色的呀?好漂亮喔!咦?」國強好奇地摸了一下琦文的小穴,弄得琦文又呻吟了起來。

「琦文姐,妳的小穴怎麼已經濕了呀?不會想要做了吧?」國強淫笑著。琦文苦笑,自己從大一後就沒做過了,今天敏感的身體被這兩個小鬼又摸又挑逗著,不濕才奇怪。心中感到無奈的琦文,知道今天很難逃過這一關了,明明清楚不能這樣,但卻任由情勢發展到這步田地,也許自己真的是個淫蕩的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