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二)

於是,他一隻手扳著春蘭的雙肩,用嘴含著她的奶頭,沒命的吮服。

另一隻手伸到她的陰戶,用三個手指,插進肉洞一陣攪動﹗

春蘭經不起如此的挑弄,渾身一陣酥麻,淫水隨手指流出。

她更是嬌聲浪語,哼道﹕

「師哥哥!你輕一點吮我的奶頭,還有那手,攪得我的小穴癢死了﹗你看看秘

笈上,我應該用什磨姿勢﹖」

岳劍峽賸出一手,打開秘笈。

見第三章第七節左寫著﹕

女子在妊娠期間,大多都性慾亢進,快情倍增!惟稍不留意!有招來流產之大不幸!」

「師兄,孕婦有什磨好看,再說我又沒懷孕,還是另看別的吧﹗」

春蘭處處表現出任性。

就是因為她過於任性,再加慾念攻心,慧心一泯,才幾乎種下一生的恨事!

岳劍峽望著春蘭,含笑說道:

「師門秘笈,每一付都含無上奧秘,我們傾力參研,尚且不能窺測其萬一,何

況我們再略而不看,實有愧歷代祖師創稅之意!」

「不來了﹗總是把歷代祖師爺搬出來!我又不是叛師,難道你老是用大帽子卡我作甚﹖」

春蘭賭氣,就要起身,表示不再和他合作。

「好妹妹,我那敢用歷代祖師的名義壓妳,我祇是說說,看妳,又生氣了!來吧﹗……」

岳劍峽一面說話,一面用動作使其就範。

一隻手在她的陰戶裏攪、揉、抽、插、頂、五功俱全,弄得春蘭身骨子直打寒顫,也許她真的浪極,她哼哼哎哎的說道﹕

「師兄,你輕一點弄,我吃不消了﹗哎唷……我的親哥!你要看,你就接著往下看吧!看完後快一點給我的小穴插插,我癢得難受啊﹗」

岳劍峽再細看秘笈之上的註解﹕

孕婦在九個月後,按生理因素,性行為應嚴加禁絕,否則,立有引起破水或早產之危險﹗

故本門弟子,應力求避免,如不得巳,亦應審慎行事。

採下列之法,導氣歸陽,免傷精靈。

一﹕孕婦高臥,平始床內,兩腿高舉,左右分開,陰戶自然張開!男的站立,兩手扶其兩股,陽物磨研挑擦,輕進淺入,不可猛撞,頓飯光景,孕婦自然呼叫,淫水流出,此刻,收氣挺胸,納陰氣於丹田,上十二重樓,經二十四週天,通達三花聚頂﹗

二﹕男的乎坐,兩腿伸直,上房微微斜依,孕婦背面相對,兩腿分開,跨於男的腿間,套進陽物,自動抽送。

男的不時吐氣開聲,以接女的陰精﹗

周而復始,即可完成。

岳劍峽看的有勁,突聽師妹浪聲嬌語的說道:

「師哥,你看完沒有﹖妹的小穴實在……吃不消了……行行好!用雞巴給我插插吧﹗哎哎……哎呀……師哥哥……你的手……哎哎……你的雞巴腫脹了……還不快!插我的小穴……我就要洩出身子了……哎哎……師哥……哎唷……嗯……」

岳劍峽被春蘭呼叫的目搖心蕩,慾火狂熾。

但他在心靈中對師妹的一切,卻也已深俱戒心!

他要乘機,展下殺手,使她永遠再不能醬心醋意的約束自己!

誰知岳劍峽這一念之差,造成了武林中無邊殺劫,也給平靜的江湖帶來一片腥風血雨。

岳劍峽在慾火難禁之下,參照上述姿勢,平伸雙腿,挺直陽物,讓師妹音籣坐在他的大腿上,背面相對,套住他的雞巴。

出於岳劍峽以窺秘筮真傳,陽物特別粗大。【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春蘭看見自己的小穴,已完全吞沒了他的陽物,脹得那小穴滿滿的,全身一陣酥麻,淫水汨汨流出。

岳劍峽兩手抱著春蘭的纖腰,幫助她上下的抽送。

春蘭更是施展混身解數,左右搖幌,前後擺動,口裏不住的直叫:

「親師哥哥……這真是大好了……哎唷……你往裏頂一下……攻吸……就是那地方癢……哎哎……頂住它………我在上面磨擦……哎唷……好哥哥……太……太好了﹗我的親哥……你這麼會入……哎呀……爽爽了﹗」

岳劍峽按秘笈所示,一會閉目吸氣,一會吐氣開聲。

春蘭一個勁的在上面抽送!除了嗯嗯哼哼的浪叫,小穴裏的淫水,流了岳劍峽兩大腿,發出卜滋卜磁的響聲!

二人一陣掀騰,足足有兩個時辰。

岳劍峽每次在全身舒暢之際,必行吐納之術,將陽精逼回內腑﹗不使其洩出,故陽物始終堅硬如餓。

春蘭本來也可以按著秘笈所示,所採陽補陰之功。

怎奈小妮子靈慧已失,慾火攻心,祇顧眼前一時快樂,造成終身遺恨。

她沒命的搖動,沒命的抽送,祇待全身酥軟,仍舊顫聲狂呼。

「親哥哥……你入死我吧……我從沒有今天這樣快活……哎……我不行了……流……流了六次水了……哎哎……親哥……我要死……哎哎……你不要再動……讓我自己來吧……卜滋……卜滋……哎哎……太好了……太好了……」

正當春蘭沒命的呼叫,欲仙欲死之際。

岳劍峽伸出右手,朝準她的氣海大穴,輕輕的一點。

春蘭身子猛然一顫,小穴內的淫水,如潰堤之洞,一洩如注。

她雙眼一閉,緊咬嘴唇,身子不住發抖,軟癱在岳劍峽的懷裏,不能動彈。

可憐的春蘭姑娘,正在如痴如醉當兒,那裏料到已遭師兄的毒手﹗

岳劍峽一舉得手,心中狂喜,趕快抽出陽物,放下春蘭,也顧不得陽物上濕淋淋,膩滑滑,舉手就想發功將師妹震斃。

但腦海閃過幾個電,轉念一想﹕

如此一擊,秘笈上許多雙修之術,就無法完成。

反正她的武功巳廢,諒她也不會再生枝節,不如暫時留她一命,待完戚秘笈之後再說﹗

忖念至此,岳劍峽狡猾的看了癱瘓在石床上的春蘭一眼,嘴角上飄過一層得意的微笑,獨自坐在一邊,打坐行功。

俗話說:山中無歲月!

岳劍峽春蘭二人閉關雙修,誰也不知道過去多少時日。

祇是隆乳石像的乳汁巳盡,二人知道閉關期限,當在一二日之間了。

想到出關之後的美麗遠景,心中自是狂喜。

祇可惜春蘭姑娘,此刻祇知陶醉在性交的歡娛中,仍不察覺自己武功,巳被她心愛的人暗中廢去。

依她個性的倔強,一旦知道自己的武功被廢,還不知怎樣傷心欲絕﹗

這邊的岳劍峽紅光滿面,靈台清明,雙眼發出精光四射,顯然他巳習得秘笈上所載真傳了。

再看春蘭!情況卻全然不同。

她雙眸深陷,面頰黃瘦,形同桎梏。

由於虧損陰精大多,致令起坐都感無力,祇是可憐她尚不瞭解目己的武功被廢祇道是貪歡,房事過度﹗

本來春蘭黯慧聰明,伶俐絕頂,武功也在岳劍峽伯仲之間。

怎奈她一時糊塗,迷戀師兄,陷入慾海狂潮之中。

更加個性倔強,皮處都要約束岳劍峽,致岳劍峽對她由愛生厭,由厭變恨、才暗下毒手,造成一場禍患。

後果幾乎至使整個武林為之天翻地覆,這又豈是岳劍峽始料所及?

天地之間,所有事理,一半出於造化,一半實係人為。

「師兄,出關之後,你幾時下山報仇﹖我身子酸軟,恐怕不能與你同行。」

春蘭神情黯然,但仍舊無限溫情的關懷岳劍峽。

岳劍峽聞言,哈哈狂笑,笑得春蘭心頭一震,趕忙抬頭。

一看岳劍峽那副冷傲神情,心知有些不對。

六七年來,自己和師兄影隨形從、寸步不离,從未見他如此冷傲,今日何以出此傲態橫情難道自己有甚不對﹖

故而又向岳劍俠問道﹕

「師兄,怎的突然一陣狂笑﹗可是發現什麼奇跡﹖還是覺得小妹……」

「師妹!」

岳劍峽二目炯炯,神光暴射,截斷春蘭的話語,朗朗說道﹕

「師妹,妳是真心愛我岳劍峽﹖」

「啊﹗難遭師兄不相信﹖」

春蘭那曉得岳劍峽問話的目的。

「那麼,今後為兄行道江湖,如真碰上可愛美女,要和她追歡取樂,師妹,會不會吃醋﹖」

岳劍峽一改善良性格,顯得無比陰險,顯然他是用這話來試探春蘭的真情。

春蘭粉面氣得一陣嬌紅,杏眼圓張,冷冷說道﹕

「師兄如杲真的忘了小妹,去找別的女人,那小妹首先就殺了那淫娃蕩婦,再找你一塊拼命!」

「哈哈哈……」

「你無故發笑什麼﹖難道我講的不對嗎﹖」

春蘭氣勢凌人。

「師妹,此念妳今生休想了。」

「什麼﹖」

「師妹妳可知道妳的武功已全被廢掉了﹖」

這句話聽得春蘭頭腦嗡的一聲。

最初尚且不信,繼之略行運氣,果知他其言不虛﹗

這才銀牙緊咬,破口大罵﹕

「岳劍俠,你這叛師離道,喪心病狂的賊人,先師地下有知,亦將不會饒你,不要說我的武功被你廢掉,就是化成厲鬼、也要向你討還血債,替死去的恩師清理門戶。

春蘭簡直就像瘋了一般,站起身來,長髮披肩,赤身裸體,搖搖幌幌,向岳劍峽撲去。

就在此時,石門隆隆聲起。

岳劍峽回頭一看,洞門業巳啟開。

再看春蘭,淚珠如雨,巳拼命向自己扑來,遂厲聲喝道:

「師妹,若不念妳同師習藝之情,今日定當讓妳一命歸西,且看在恩師份上,留妳一個全屍……」

岳劍峽說罷,五指輕彈,隔空打穴,點了春蘭各處穴道。

春蘭一下栽倒石地。

岳劍峽縱聲狂笑,身形一幌,靈捷無比的騰出洞門,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春蘭素來好強,連恨帶氣,一口氣吐了出來!竟然暈了過去﹗

大約一盞茶工夫、春藺一口黏痰吐出唇邊,見洞內一片黑暗,人雖然清醒,洞門也已大開著,赤裸之身躺臥冰冷的岩石地面卻不能動彈,不覺悲從中生,放聲大哭起來!

哭﹗我們都知道,它並不代表弱者的行為,更不是俗稱的女人專利﹗

可憐的春蘭,此時此地除了等死,還可奈何﹗

就在岳劍峽蹤落九華絕頂不久,天台峰上怪事又生了。

原來,岳劍峽剛展身形,躍落天台峰。

從那青塚旁邊的一棵參天古松之上,飄落一個白髮老僧。

從他落地無聲,點塵不驚的動作上,就可以知道這老僧的輕功巳達上乘境界。

這白髮老僧是誰?

曉星殘月,他來天台峰做什麼﹖

他能否發現困死在秘洞中的春蘭姑娘﹖

一切都令人莫測高深,不過,有一點可以告話諸位,這白髮老僧,確實是武林中有名內家高手,只因時機尚未成熟,這裡只好暫且不提。

且說岳劍峽,蹤下臥龍山天台峰,也不辨認方向,就一陣沒命的狂奔……

至到日巳西偏,額角見汗,他才稍微的放慢腳步。

他一面走,一面低著頭沉思。

六七年來,自己總算學會了水昌派的鎮山秘笈。

今後,天南地北任我行,倒真要找上幾位風華絕代的美娃嬌娘,享樂一番。

只是,自古江湖向來多險,萬一碰到武林中人,自己又以什麼面目和師承與之相見﹖

再說自己這『劍峽』音同『見笑』二字,實在也不太雅觀。

想到這裡,他就禁不住要埋怨了塵師太,過於的庸俗了。

正行之閻,突聞一陣雁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