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三)

這一後庭的開苞,祇痛得邢娘娘那初交時的一陣奇漲、悶炸,使她咬緊牙關,裂嘴大叫﹕

「哎呀呀……要人命呀……痛死了……」

邢娘娘聲聲叫著。

南飛雁這一入,感到緊緊的屁眼夾得雞巴怪舒暢的,不由慾火奔騰,狠狠的頂動起來。

但見他十足刺激的,順勢按著女人在地板上。

「啪,啪,啪!」

小腹打在屁眼上的肉響。

「卜滋,卜滋﹗」

大雞巴進進出出那屁眼的抽插聲。

好刺激好過火,

南飛雁按著邢娘娘在地上,就如此過足癮的,狠幹著這邢夫人的後庭花。

這一陣狠幹,只把六名裸體歌舞中的女弟子,看得目瞪口呆。

「三妹,上次我看過你也挨過南哥哥的馬後砲,妳是否就像娘娘這樣子的苦樂法呢﹖」

「呸,去妳的,什麼馬後砲,苦樂法!」

妖艷迷人的三弟子玉仙狠狠瞪了二姐一眼。

玉仙火紅著艷臉說:

「二姐也想挨那後庭之味,可上前請教他。」

說著,浪肉兒一扭,就往南飛雁那裏扭去。

「哎呀,三妹子妳……」

宋翠玉忙啐叫著,緊追上來。

其他四名女子,都吃吃在浪笑著。

那南飛雁正在大嘗谷主夫人邢娘娘的美妙後庭。

那玉仙扭著屁股過來,推著他的屁股,叫道﹕

「稟娘娘,二師姐願代娘娘受教,以解娘娘之苦。」

那邢娘娘一聽,高興的說:

「好翠玉,那麼快來代替一下。」

娘娘之令一下,翠玉羞急萬分,卻不敢違抗。

那玉仙吃吃浪笑著,出具不意猛推她一把。

「哎呀……」

翠玉冷不防,被推向南飛雁背後來。

南飛雁被她一撞,『滋』一聲,插了個盡根而入,但隨即把大雞巴退了出來。

轉身一抱,摟住了羞急的宋翠玉。

邢娘娘自按著火辣辣的後庭口,一扭一扭的走到太師椅坐著,喘著道﹕

「好玉兒,這挨後庭的滋味雖辣辣的,卻也別具奇味,妳就好好的代娘娘受用一陣吧﹗」

邢娘娘直在喘個不休。

那南飛雁正殺得火起,懷抱又一美體,【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早經不住誘惑的,一摸宋翠玉那肥得可愛的白屁股:

「好,好屁眼!」

南飛雁低吼了聲。

立即,雙手抱緊,推著掙扎中的宋姑娘,也伏臥地上。

那大雞巴十足肉癢的就對上了宋姑娘的白屁股。

宋姑娘掙扎的叫著﹕

「不……我不要……」

南飛雁抱緊她那迷人的豐滿屁股,那大雞巴正油滑滑中,並不費勁的就“滋」一聲,塞個盡根。

緊接著就在宋姑娘一聲:

「媽呀……」之後。

南飛雁已全根盡入,承受著乾緊的小屁眼收縮。

「拍拍……」

那大雞巴出出入入的,又是一陣緊幹起來。

「哼哼,哼哼﹗」

宋姑娘苦哼哼的,

好一會——

那小屁眼掙麻了,鬆放多了,這才浪叫道:

「哎……哎……弄得人家……屁眼裂開了……啊呀……不來了……南哥哥壞死了……」

「二丫頭,妳嘗到滋味了吧?」

坐在太師椅上的邢娘娘也怪叫助興的說。

在她的心理,以為讓南飛雁痛快個夠,就能留住他。

於是,她又下了道令說﹕

「佩春,妳們排成一行讓他斡下去。」

這一著——

那其他的女弟子也苦著臉,笑不出來了。

三弟子玉仙,還好,她畢竟已經早先挨完了插。

其他四女可慌了,忙說﹕

「谷主娘娘,我不要弄後面呀﹗」

「住口﹗」

谷主娘娘媚目一瞪,嬌喝一聲。

四女徒嚇了一大跳,互望一眼,只好乖乖的,哭喪著臉兒,一字排開的伏地,露出四個大肥屁股。

「玉仙丫頭妳呢﹖」

邢娘娘又瞪了第三女徒一眼說。

不想那三女徒玉仙,竟吃吃笑道:

「娘娘,妳看著,我先來﹗」

說著,就騷蕩的依近南飛雁去。

那南飛雁回頭一看,滿地的迷人大白屁股,早刺激得慾火狂燃了,一把推開了懷中的宋姑娘。

「好寶貝,好一個迷人後庭陣。」

南飛雁急呼呼叫著。

人已上沖,正好與迎過來的玉仙抱住一團。

那玉仙自動的,回身伏在椅上,高翹起了那渾圓的大屁股。

「大雞巴哥哥,玉仙屁眼癢死了!」

邢娘娘聽得一陣呆呆的。

只見南飛雁的大雞巴一頂,『滋』的一聲,就盡根插入玉仙的屁眼中。

玉仙牙一咬,初入一陣奇漲。

接著,大雞巴便是一陣衝刺。

玉仙浪呼呼的叫著﹕

「好南哥……好雞巴哥……你這一下……正好插中了……癢處…好哥哥……用力……用力吧……」

玉仙瘋了似的狂叫著。

南飛雁也命似的幹著。

「拍拍﹗」

「卜滋﹗卜滋﹗」

一陣陣肉響浪聲,只看得邢娘娘不由不佩服這三女徒的浪勁。

那一旁正翹起大白屁股的四名女徒,也回頭看得呆呆的。

「乖乖,插屁股有味道嗎﹖」

四女呆思著。

那南飛雁的慾火高燒著,狂幹著王仙。

忽的抽出大雞巴來。

就回身刺向一排後庭陣。

那大女徒月里虹首當其衝,咬牙強忍著﹕

南飛雁拼命的盡根而入時,月里虹忍不住大叫一聲:

「娘呀……」

開了後庭花了。

「拍拍泊!」

南飛雁不顧一切的猛插著。

「哎呀……不來了……痛死人了……」

月里虹瘋狂的尖呼著。

然而南飛雁反而更刺激的狂插著。

一會兒,『吧』的一響,那大雞巴又抽出來。

一旁叫陣的四女徙,都屬於後翹型的渾圓大白屁股,來不及避開的,已被男人一把強抓住,拼命的將雞巴頂入。

「哎呀,我的娘呀!屁股開花了。」

單丹姑娘痛苦得大叫。

奈何,南飛雁已完全殺狂了似的,緊抱著一個肥美的大屁股,就狠命的弄、抓、幹、插……‧

女人的屁股,本來就天生性感動人。

尤其天生在美女身上,且那一搖一擺中,更引起男人的慾火。

南飛雁本為獵色而來,當他嘗到了這另一洞的奇趣後,更生出非弄一下的奇想。

如今,他抱著一個大屁股,就沒命似的弄,弄得全身慾火上升,欲罷不能。

『嘖﹗』的又一饗。

單丹人往前伏,小小的屁眼兒毫無展露著。

南飛雁放了她,大雞巴抽出夾,又急急抱住另一個美肉洞兒——

那是眾香谷的第五女徙木梓姑娘。

木梓哭喪著媚眼兒,搖擺屁股,叫說:

「好……好哥哥……求求你別弄屁眼呀……妹妹給你弄前穴時就已經就吃不消了,怎受得了後洞呢……哎呀……」

她的話未說完——

只感覺屁門一裂,一根如鐵的雞巴已直衝而入。

「哎呀……」

她沒命似的狂叫。

南飛雁已十分過癮的,又開了一個後庭花。

自然,木梓姑娘又是一陣叫爹喊娘的叫聲不絕了。

南飛雁乾呼呼的痛快狂插著。

等到輪到那最後一名六女徒葉藝文時,葉藝文旱嚇得三不管的一滾,滾開去。

南飛雁這回已達高潮,這陣子一刺未著,火呼呼的低吼了聲。

「那裏溜,大肉球兒!」

叫著之間,已迅速追刺而上。

葉藝文拼命的掙扎滾動,摸著房門要逃。

當她站著時,南飛雁已追刺而到。

「葉丫頭,妳幹什麼?」

坐在太師椅上的邢娘娘也大怒叱暍著。

葉藝文抓著房門,拼命叫道:

「不……不不,我不要給你弄屁眼呀……」

奈何南飛雁,正斡得十分火急,追上她站著身的後面,那大雞巴就勢對住她屁股後的小屁眼上。

『滋……』的一聲。

大雞巴已拼力一頂中,硬生生的強塞入個大雞巴頭子。

「哎呀……痛死人啦」

葉藝文姑娘是痛得幾乎抓破了門的大哭大叫。

「死丫頭,大伙兒都給搞了,妳竟敢溜﹗」

邢娘娘休息片刻,已回復神態了,這時不由也依了過來。

「碰,碰﹗」

「拍,抽﹗」

「卜滋……卜滋……」

南飛雁拼命的將大雞巴弄進葉藝文的小屁眼去後,這時才感奇趣的,就緊頂著葉藝文伏在門上,猛幹猛頂。

那猛幹中,撞得門聲大響。

混合著一陣肚皮拍著屁股的肉響。

以及大雞巴進出、抽插著屁眼兒的淫聲浪響。

好刺激,好一陣新鮮的肉響聲。

只弄得葉藝文瘋狂的叫個不停。

那迷人的大白屁股扭轉中,南飛雁刺激,加上高潮已逶頂點時,只見他用足力量猛的一插。

「碰……」

「嘩啦!」

一陣異響。

那門兒竟給撞破開來了。

葉藝文伏門而倒臥地上。

那大雞已入得更深、更緊。

這一撞破門而倒下時……

葉藝文驚叫一聲。

邢娘娘看得直搖頭!

其他女徒又是一陣目瞪口呆……

邢娘娘眼尖,看出南飛雁出氣不均,立即也追撲而到。

「死丫頭,別掙,抉快用力縮屁眼,他……他快要出來了……」

「哎呀……娘娘……我完了呀……」

葉藝文呼叫著。

「去你的!快,別亂動!」

邢娘娘急急叫著。

但葉藝文這時反驚慌慌的,又因跌得肉痛中,拼命一掙,掙開了。

南飛雁被翻了個身,仰臥著。

那雞巴抖抖跳跳的。

邢娘娘一咬銀牙,狠叫了一聲:

「死丫頭,妳這一掙,要是被他涼了,放了精,不知又要弄到幾時﹖」

「哎呀……哎呀……」

葉藝文哭喪著媚眼兒,摸著火辣辣發燒的屁股,爬溜到一邊去。

這時幾個女弟子也圍了過來。

南飛雁躺著氣喘著。

邢娘娘,忙示意其他女徒冶南飛雁那雞巴上用布擦了幾遍。

只見這騷婦人浪浪的,小口大張著,就往那雞巴頭子上一含,含住了大半截東西,就拼命的往回吞吐、吸吮。

一會兒,吐出了個大雞巴頭子,一陣香舌舐吮,弄著那馬眼,一面急呼呼的教訓丫頭們,快快一起上,用嘴吸出精來……快……」

那幾名女徒,又羞又不敢抗命的,只好伸出了香舌兒。

一陣『嘖嘖』之聲響遍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