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一)

安徽南部的臥龍山,為皖南胜地,風景絕佳,這時正是春光明媚的時侯,山花爭鬥,野鳥聲喧,一陣陣薰風吹在臉上,精神為之一振。

這天正是巳時光景,有一對武林青年兒女,在古庵後一叢玫瑰花前,緊緊地摟抱著,下身都是赤裸裸的,女的不住地哼著叫著,他們在做什麼﹖

讀者是聰明的,不用筆者交待,定巳明白。

這對青年男女,均是十八九歲的年齡。男的英俊瀟洒,女的美絕人寰。

他們不是夫妻,乃是水昌庵了塵尼姑的愛徒,同門師兄妹、男的叫岳劍峽,女的名春蘭。

他們同師學藝,巳有五六年的歲月了,情感早巳萌芽昇華,只是門規森嚴,而且是分別傳授武功的,很少有今天這個好機會。

本來水昌派的弟子,是要合藉雙修的,水昌派不但注重武功,而且有傳派的歡喜秘術,男女弟子合藉雙修之後,都有一套驚人的秘術。

這套秘術的奇奧厲害,勝過頂高武功十倍,不管男女奇人異士,功力如何的深厚,都逃不過水昌派媚人的奇術。

功力深厚的男人,如果遇上水昌派的女弟子,絕難把持得住﹗無不墜入她們媚術之中。

只耍你心精動搖,和她發生關係﹗非叫你大呼痛快脫陽而死不可。

若是女人碰上水昌派的男弟子,他並不需要施放什麼迷魂藥粉,只要他那付惆儻、瀟灑不群的風姿,加上一對如電的神目一照,就叫妳春情盪漾,送香入懷。

一旦交合,他能施展獨特的秘術,令妳高潮迭起,而且他能用陰莖吸取陰精,一直把妳弄得渾身酥軟而死。

好在水昌派開門祖師,是一個俠義之人,訂有特別森嚴的戒規,並且惟恐弟子一多,良莠不齊,每代只傳男女弟子各一,絕不多傳。

為了物色接代之弟子,千百中選一,真是煞費苦心,不是智慧有餘,就是忠厚不足﹗每一代都為了接代的弟子大費心思。

在了塵這一代,就沒有物色到男弟子,只傳了塵一人,如果了塵心地不善,那是最危險,最容易導致危害武林的。

因為水昌派的涕子,練這秘術之後,男女的生殖器,都有驚人的變化。

男的生殖器耍較常人粗長兩三倍之多,女的陰道也較普通女子的子宮深長寬大屈折。

只有他們本門師兄妹相配,才恰到好處,各得至高的樂趣。

岳劍峽和春蘭師妹,武功都得到了水昌派的全部真傳,三天之後,就要開始入禪,參研水昌派的秘術合藉雙修了。

但他們師兄妹,經不起這誘人的春色,竟然違命先行野合起來。

他們師兄妹,初嚐人生最快樂的滋味,樂得死去活來,但卻把傳藝的恩師,活活的害死了。

水昌派為什麼要選擇這人跡罕到之地為流傳之地,這其中大有原因。

他們這種秘術修練告成之後:男的真精永久不洩,並採陰滋陽,能永駐青春長生不老。

女的也是永久不流真水,採陽滋陰,而結成一種聖胎。

但女的結成聖胎之後,就必須所斷慾念,否則﹗若動了慾念,那聖胎就會被慾火焚毀﹗無藥可治,一直到痛苦而死。

合藉雙修,顧名思議,當然是男女台參歡喜禪。

但男女性交,沒有不泄情流淫水的但他們先要把吐納之術練好,而且不能貪圖一時之樂。

不論男女到了最高潮的時侯,要盡情地抑住,使動搖的精水匯聚丹田,經十二重樓,三花聚頂,重返丹田。

如是周而覆始,先行一九之數,逐漸增加到九九之數,再由九九之數降到一九之數。

她們不需以流精水而感覺快惑﹗但用陰陽之氣互相調合,男的不洩精,陽物不倒,可以澈夜插在陰戶裡,互相擁抱陰陽調和,其快樂不亞於互相射精。

但他們這種參禪,不但對身體無害,而且次日清晨起身之後﹗各自精神振奮。

再施吐納之術,全身氣血流暢,神智清明,尤其每日施行吐納,陽物就要隨著粗長一些。

女的子官也因吸氣呼氣之關係,【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子宮漸漸的向裏面收縮。

合藉雙修到一千夜之後,男的陽物收縮就能自如,女的子宮也可收可放。

男女澈夜肉戰,終年不洩﹗事後互相擁抱,各取所需,常人豈能做得到的。

這並不是筆者胡說,若夫婦交合之後,擁抱相臥,次日絕不會因洩精而感到疲勞,反加覺得精神百倍。

了塵尼姑雖末和男性合藉雙修,但她按照歡喜秘笈修練過多年,在她行道江湖時,吸取異性的玄陽滋補,不坦駐顏不老,巳屆五十歲之人,風韻仍然撩人,並且她巳結成聖胎。

本來她巳絕了慾念,心如止水,眼看大功告成,行將白日飛升,知想不到兩個無知的弟子,害得她走火入魔,功虧一簣。

閑話少說,言歸正傳。

岳劍峽師兄妹,武功巳成。定於三日後,入禪合修秘笈﹗奉師命放假一天,兩人好不開心,雙雙攜手走出庵門,向庵後桃林深處行去。

穿出林外,到了一片草地所左,只見有一叢玫瑰花盛開。

春蘭走至那叢盛開的野玟瑰花前站住身形,一雙澄澈的秋水、盯住那枝叢花有傾,回頭一望師兄,幽幽的說:「師兄,這攻瑰花是多麼的嬌艷,多麼的可愛,為什麼沒有人折呢﹖莫不是伯它有刺。」

岳劍峽是一個聰明絕頂句人,聽她這樣一說,巳明白她話中的寓意了。圓張一對神目望著師妹,如佻花的粉臉,微微一笑答說﹕

「師妹,有刺的玫瑰花,才夠刺澈,不個折過了之後,那花就不鮮艷了。」

「師兄,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巳經盛開的花朵你不去折,花也會萎凋謝落的了,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你不耍猶豫了吧﹗」

春蘭幽怨地說,同時嬌軀向師兄面前一靠,緊緊依偎在岳劍峽的懷中。

岳劍峽不愿刺傷師妹的芳心,他沒有把她推開,兩且張開雙臂,把她的纖腰摟住,但下頭望著師妹幽怨的面色,說﹕

「師妹,我們的年齡,都還很年輕,正是練習武功的時侯,師父不是說過,三天後,要送我們到歡喜禪堂﹗共研神功,就怕一旦失錯,要影響我們的進境呢﹗妳快鎮定心神,克制情感的衝動吧。」

「師兄,人生有幾何﹖我們的年齡,都不算小了,家境好的兒女,像我們這等年齡,巳經有了……」

春蘭說此,突然把話頓住。

她一抬玉臂,把岳劍峽的頸子,一把摟住,使勁往下一扳,櫻唇湊了上去,霸王硬上弓的和師兄接了一值熱吻。

春天百物同甦,是慾念最容易衝動的時候。

尢其他們師兄妹,都巳是十八九歲成熟的年齡了。

平時各居一室,每行一次吐納神功,心中慾念也必定要暴露一次,只因師父管得緊,沒有出事,今天是練功剛完,雙雙攜手出遊,心中癢得難忍。

他們師兄妹,經過了這一陣擁抱熱吻之後,心精動搖,如山洪暴發,誰也不能再克制這有生以來的慾焰。

兩人由擁抱熱吻,而採取實際行動,互相寬解衣服‧貼身的撫摸。

岳劍峽這時也是性慾衝動,他一雙粗而有勁的肉掌,按著師妹的乳烙,輕輕地揉撫。

乳頭是女人最敏感的部門,巳成熟的少女,那經得起異性撫摸。

春蘭春情大動,渾身血脈加速流動,子宮內充滿了熱血,奇癢難忍,恍似千萬螞蟻在裡面爬動。

「哎唷,師兄,我受不了了。」

她粉面通紅,呼吸急喘,竟然叫了出來。

岳劍峽聽她出聲淫叫,心中砰砰亂跳,更是加緊動作,刺激得她整個身軀酥麻了,陰道裏奇癢得更是厲害。

她突然把雙腿夾住,子宮不自覺的一陣收縮,淫水竟然流了出來。

「啊師兄﹗我快死了﹗你快點吧。哎唷……哎唷……」

春蘭被師兄摸急了,情不自禁的把岳劍峽的褲子拉了下去,抓住岳劍峽那巳經挺起的又長又大的玉莖,往自己下部塞去。

岳劍峽見她自己的裙子和褲子都還未脫下,不禁卜滋一笑,說:

「師妹,別性急呀,妳的褲子都退末脫下,怎麼能插得進去呢﹖」

春蘭子宮奇癢得發了慌,竟然忘記自己沒有脫去裙子,聽師兄這一說,不禁粉臉一紅,一手握著師兄的龜頭,一手解自己的裙褲。

「師妹,在這等光天白日之下,不太妥當吧﹗若讓師父知道了就不得了啊﹗」

「師兄,我等不及了,你做做好事吧,師父曾經暗地裡告訴我說『本門功夫要合藉雙修,才能達到爐火純青之境』,終有一天我們要發生肉體關係,就是師父知道了,也不會責備我們的。」

春蘭急不及待地說:

「師妹既是這樣的迫切需耍﹗不管師父責備與否,我只好從命,但站著怎麼樣肉呢﹖而且我還沒有這經驗呢。」

春蘭就有那麼的性急,她纖手握住的龜頭,就是不放。她蓮足把落在地上的裙子挑開,說﹕

「師兄,這等的事,用不著人教,你躺下去吧。」

岳劍峽依言躺在她挑開攤在地上的裙子上,放眼向她的跨下一望﹗但見她那神秘之處,短短的陰毛下面,鼓起兩片陰唇,陰唇中問一條長長的縫隙,那陰唇的門口,還黏著一層透明的白色液體。

他小的時侯,雖然見遇女孩子撒尿,但沒有現在這樣的看得清楚,這樣的動人心弦,不但張著眼晴一瞬不瞬的望佳那小小的桃源洞,而且口內不斷地吞口水。

春蘭見師兄躺下之後,那又大又長的陽物。高高的翹起,蹦蹦的跳動,芳心裡一陣奇癢,兩腿一跨,猛然蹬在岳劍峽的大腿上。

扶著他的陽具,就往陰戶塞去,同時臀部微微的向前衝動一下,情不自禁哼出了淫聲浪語。

「哎唷﹗師兄……好痛啊﹗哎唷……」

岳劍峽是一個心地善良的青年,而且和師妹恩愛情深,尤其他身懷血海大仇,他一心想學好功夫,為冤死的父親報仇。

他對於男女性交之學,一向不重視,聽師妹喊痛,頓起憐愛之心,說道:

「師妹既然很痛,就不要玩吧﹗」

他同情地答道。

春蘭穴心騷癢太甚,那肯就此停止,雙手捧住陽物,不肯松手,柔聲說﹕

「聽說第一次,總是曾有一些痛的,痛過就好了,而後其味無窮,尤其這時我陰戶,內外奇癢難熬,如何是好呢﹖我強忍著痛,再試試看吧﹗」

「妳的陰戶那麼的小,又是第一次,我的東西這麼粗,又這樣的長,就是妳忍著痛﹗勉強插進去,妳能受得了嗎﹖不會受傷吧﹗」

「師兄,你不要說傻話了,你挺吧,我裡面癢得難受啊﹗」

「師妹,妳裡面這麼的癢,是不是爬蟲進去了。」

「師兄,別問了,我不知道啊,你快點向裡面挺一下試試吧l」她說著,臀部又自動的向前衝撞了一下。

只見大龜頭巳進去一半,她眉頭一皺,兩眼水汪汪的,嘴巴咬得緊緊的,好像很痛似的,但她不敢叫出聲來。‧

岳劍峽見她這等的痛苦,心中好生個意不去,於是說﹕

「師妹,既是這等的痛苦,又何必硬弄呢﹖」

「哎唷……師兄……我……我痛…不……是癢……是裡面……癢……啊﹗」

「師妹,妳別騙找了,妳看妳的臉上,巳冒汗珠了。」

春蘭雖然是練就一身武功,身體非常結實,但在這鈍刀一割之下,仍是奇痛難熬。

但她個性很強,在這春心盪漾之時,痛,痛,豈肯因痛而罷休呢﹖

何況她陰道攫面騷癢得如千萬螞蟻在爬行,癢得難過,比痛苦還難熬,她那肯聽師兄的善言勸告,扭動臀部,又向前猛衝一下。

不禁又『唷』『唷』的兩聲嬌呼。

但見龜頭,整個的塞進去了,約有四五寸深。

這時處女膜巳被撞破,淫水夾著血液,順著岳劍峽的陽物流了下來。

岳劍峽一見,吃了一驚,失聲叫說﹕

「噫﹗師妹,妳裡面弄破了,出血了﹗」

這時,春蘭又痛又癢,真是肉之又痛,棄之可惜。

她正緊開著眼睛,忍受痛苦,想體會這苦中之樂。

聽到師兄驚叫,微微張開眼晴,說﹕

「師兄,不耍大驚小怪﹗處女膜破了出血,是必然的現象,不要緊的,痛,豈能阻止我兩的愛嗎﹖師兄,不要怕,痛死在你這肉棒之下,做鬼也風流呀﹗」

岳劍峽這個聰明而又傻的小子,封男女之事,一點也不懂,他不知道師妹是什麼意思﹗願忍受這般的流血痛苦,於是問說:

「師妹﹗妳這是何苦呵﹗妳這般的痛苦了,我真不忍心,難道苦中還有快樂嗎﹖」

「師兄,這是上天的旨意,今日雖吃此中苦,他日必宥意外之樂,大家都因小痛而不肯幹,人類的生命,那還能延續下去嗎﹖你現在還沒有嘗到樂趣,等一會你就會知道。」

說著,臀部一扭,本想逢迎陰莖入戶,那知道一扭竟然痛得『唷﹗』的連聲叫起來,再也不敢採取主動了。

岳劍依見此情形,知道苦樂兼而有之,欲戰而又怕痛,欲罷則穴癢難熬,龜頭塞在陰穴口,只覺熱熱的,夾得微微生痛。

這滋味也有雙重的感覺,於是微微一笑,說﹕

「師妹,妳感覺痛苦,遺是覺得舒適﹖」

「裡面騷癢,外面脹痛,但騷癢甚過脹痛。

「我的陽物插進去,能止妳的癢嗎﹖」

「會的。」

「好﹗我就挺進去,止師妹的癢吧。」

如是抱住春蘭臀部,使勁一緊,陽物竟然插進去一大半截,只聽春蘭嬌聲叫說﹕

「哎唷……哎唷……痛死……我了……」

但見她頭上的汗珠,如豆大般的冒了出夾,摟著自己的纖手,微微抖額。

岳劍峽猛然大吃了一驚,趕快把她的嬌軀向前一推,把陽物抽了出來,低頭一望,但見目己的陰莖沾滿了血跡,失聲叫說:

「師妹,戮破了皮了,妳流血了。」

春蘭低垂粉臉,含羞以地答說:

「第一次破瓜,我在家時聽母親說過,是會出血的,別害伯。」

說著,纖指捏住岳劍峽的陽物,又塞到自己的陰戶內去。

岳劍峽見她流了血,仍然還要把自己的龜頭塞進去﹗大概她裡面癢得實在難熬

了,於是吸了一口氣,振起精神,索性給她一個痛抉。

猛然將她的留部重新摟住,往自己面前一緊,同時把自己的臀部也一扭。

只聞滋滋輕響,整根粗大的陽物,連根插了進去。

春蘭處女膜巳破,這次連根插入,倒沒有先前邦般的如刀割的刺痛,這時只覺脹痛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快樂滋味。

她坐在師兄大腿上,沒有採取主動,靜靜體會這陽具插入穴內的個中滋味。

岳劍峽見她沒有再叫痛,柔聲問說﹕

「師妹扣妳還感覺痛嗎﹖」

「微微有些脹痛、但不大要緊。師兄你動一動試試看吧﹗」

岳劍峽臂部微微一扭,只聽陰戶內傳出來很動聽,很有節美的滋滋淫聲。

但見她的師妹,一雙秀眉緊閉,口裡哼出來輕微微的,似是哎唷的痛聲,又似是樂的哼聲。

岳劍峽聽得悅耳極了,龜頭和子宮的磨擦,不覺加快起來,自己也感受到無比的舒適。

好一會,竟然聽到師妹,哎唷﹗哎唷叫個不停,臀部不停地迎著岳劍峽恢的扭動,幌動起來。

岳劍峽突然停止扭動,問說﹕

「師妹:妳痛嗎﹖我還是把它拔了出來吧﹗」

「傻瓜﹗我若是痛苦,那是這種叫聲。」

她幌動的勢子,隨著話聲,加速的幌動。

岳劍峽是聰明人,已知師妹苦盡甘來,於是亳無顧慮的,猛烈抽動。

「唷……唷……美……吶……妙……啊……唷……唷……我的好哥哥……真行唷……想不到上蒼……賜以人生這等的快樂……」

岳劍峽抽動了一會﹗只覺龜頭在子宮內磨擦得妙趣橫生,美感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