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戀系列(3)

第十一章 羽田明美、羽田徹

我是羽田徹,爸爸是一家國際性企業的董事長,由於公司的分支機構遍佈全世界,所以他每天忙著在各分公司或辦事處視察業務,幾乎不是人在歐美,就是在東南亞,有時候還在國外就直接飛往其他地區,跟本沒有在家的時間。所以他每個月至少有二十多天的時間都在外國渡過,讓我和媽媽明美過著沒有夫妻情份和沒有父愛的家庭生活。

媽媽在十八歲就嫁給了大她二十歲的爸爸,詳細情形我不太清楚,好像是爸爸的前妻死了,但沒有留下一兒半女的,無以傳宗接代,所以在媒人撮合下,媽媽經由相親就嫁給了當時還是鰥夫的爸爸,第二年就生下了我,而往後就沒有再生過第二個孩子了。

我現年十六歲,所以媽媽也才三十四歲,雖說女人一超過三十的關卡,美貌就會開始走下坡,但在媽媽身上這個定律卻被打破了,只見媽媽白玉也似的肌膚,細嫩紅潤,豐滿的嬌軀,纖細的柳腰,迷人的性感小嘴,再加上那銀玲般的聲音,沒有人會相信她已經超過三十歲,都猜她只有二十歲左右,初次見面的人都把我當成是媽媽的弟弟,因為我從媽媽獲得的遺傳較多,除了能分出是男人和女人以外,我們的臉型輪廓都幾乎是完全一樣的,看起來真像是姐弟般呢!所以媽媽有時為了不讓人家知道她的年齡,和她出門時在外頭都要我叫她姐姐,我也以擁有這麼年輕漂亮的媽媽為榮,母子倆的感情好得不得了吶!

由於我是家中的獨生子,爸爸和媽媽疼惜我的程度自然是沒有話說,簡直到了溺愛的地步,爸爸把我視為他將來事業上的繼承人,媽媽就只有我這一個命根子,所以從小我就不曾挨罵過,就算犯了天大的錯誤,只要我撒嬌幾聲,就一定會雨過天青,不會受到任何處罰的。因此我樂得常常在外遊蕩,經常很晚才回到家裡。在以前媽媽還會因為我太晚回家,等在客廳裡對我說教一番,可是奇怪的是從幾個月前開始,她不但沒有再因為我晚歸而生氣,卻反而增加了我每個月零用錢的金額,這更使我如魚得水,在外頭混到三更半夜才躡手躡腳地回家睡覺,而媽媽自己也開始晚上出門,半夜才回來,有時她甚至在外面過夜,第二天才回來吶!

我也曾奇怪地問過原因,她總是支支唔唔地說去朋友家打牌,因為太晚了不敢單獨回來,所以在朋友家裡睡覺。我對這個理由不太相信,懷疑媽媽會不會因為爸爸常年在外,受不了寂寞在外面交男朋友偷情,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家不是就完了?所以我決定暗中偷偷地跟蹤她。

我用一個禮拜的時間擬好跟蹤媽媽的計劃,也準備了一些現金以備運用,再從朋友一個開偵探社的叔叔那裡學了簡單的化裝和跟監的技術後,選了一天吃晚飯時對媽媽說晚上會晚點回家,在公園的廁所裡貼上假鬍子,再改變我的髮型,換上了向朋友借來的衣服和褲子,將我原來的衣物寄存在公共置物箱,躲在我家對面的電線桿後,監視著我家的大門。

約晚上七點的時候,大門忽然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瞼,這時會從我家裡走出來的人應該是除了媽媽外不可能會有別人了,可是我再仔細一看,媽媽的打扮卻不像平時的她,不!這種妝扮根本不像個良家婦女所應有的,只見她把秀髮高高地梳了起來,用黑色的蕾絲髮帶綁了個蝴蝶結,身上穿了一件緊身低胸的晚禮服,大腿邊的開叉很高,把她整條修長白嫩的大腿都暴露了出來,禮服的顏色很鮮豔,腳上穿了一雙很高的鏤空銀色高根鞋。她的臉上也經過仔細地化了很濃的粧,兩道眉毛描得粗黑濃密,眼圈塗得藍藍的一片,讓她原本就很大的媚眼看起來更是又大又圓,長長的眼睫毛也刷得黑黑的,看起來很性感,小嘴上塗著豔紅略帶紫色的唇膏,指甲和腳指甲也都擦上粉紅色的指甲油。

媽媽這付妖豔的模樣,看得我目瞪口呆地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竟會是她,我簡直不敢相信她就是平日穿著樸實,個性溫柔嫻淑的媽媽。媽媽在門內往外張望一下,大概看看有沒有鄰居注意到她,由於這時正是一般家庭吃晚餐的時間,而且大多數都是全家聚在客廳裡看電視的時候,所以街上除了兩、三個不認識的路人之外,空蕩蕩地寧靜得很。媽媽迅速地揮手招來一部計程車鑽進車裡,我見狀也趕緊叫了另外一輛,交待司機先生跟緊前面的車,就這樣兩部計程車一前一後地來到了一間高級的西餐廳前停了下來。我在後面的車子裡眼見媽媽下了車走進餐廳,才付了車資跟著她後面走了進去。

一進門,略一張望,只見媽媽獨自一人坐在靠近窗邊的位置喝著果汁,我也選了她身後的位置坐了下來,隨便點了一杯飲料,用眼角的餘光注視著媽媽的動靜。

媽媽在餐廳裡坐了十幾分鐘,看情形她像是在等著某人,這時進來了一位外表帥氣,穿著也不錯的男人,走到媽媽的桌旁,兩人像是初次見面,彼此交談幾句,媽媽竟然邊談邊對著那個男人拋著媚眼,她沒有注意到我,站了起來,把玉手掛進他的臂彎裡,倆人親熱地走出門去。

我覺得頭部發漲,像被人迎頭擊了一拳那樣難受,心裡也像是流著血,真希望這只是一場夢,一個半夜裡可怕的噩夢,但這又是那麼真實,讓我不得不相信媽媽真的紅杏出牆了,背著爸爸在外面和別的男人胡搞。

我見她們走了出去,趕緊丟下飲料的費用,繼續跟蹤下去,最後來到一家賓館門口,那個男人停好簇新的轎車後,下車摟著媽媽的纖腰走進門去。我等她們進去以後,也跟著走了進去,花了大把的錢買通賓館的侍者,才知道今天已不是第一次媽媽和男人走進這家賓館,每個月都有兩、三次的記錄,而且每次和媽媽一起來的男人都不一樣,換句話說,媽媽已在這家賓館分別和十幾個男人上過床了。賓館的侍者還色瞇瞇地猜著媽媽是一個紅牌舞女或是一個高級的妓女,沒人想到她是一個良家婦女,而且還有我這麼大的兒子了。

我心頭滴著血,那侍者因為我給了他一大筆賄款,以為我是看上媽媽姿色的男人,神密地對我說恰好媽媽今天承租的房間有秘密的監視裝置,如果我要偷窺她們兩人作愛的鏡頭只要再給他一些錢,他就會幫我安排住進她們的隔壁房間,因為那監視裝置要從隔壁房裡才能看得到。我聽得慾念大起,媽媽和別的男人作愛,對我而言雖然是一件很難堪的事,但是能偷窺到這種場面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於是我又給了那侍者所要求的金錢,就這樣跟著他來到一間小套房裡。

進了房門,那侍者開了很微弱的燈光,然後移開牆上的一幅油畫,現出一面鏡子,啊!原來透過這面鏡子可以看見隔壁的一舉一動,那侍者對我解釋這是一面從歐美進口的兩面鏡,從正面看是一面普通的鏡子,而從反面看則可以穿透鏡面看到另一邊的情形,這本來是歐美國家用來讓證人辨識嫌疑犯的道具,可是卻被這家賓館拿來用作窺淫的用途,那侍者又指示鏡子旁一個像醫生聽筒的東西,可以用來聽清楚隔壁房裡的聲響,之後就對我笑了一下,祝我有個很好的夜晚才退了出去。

我趕緊趴到透視鏡前去偷窺隔房的動靜,只見那房裡燈火通明,那個男人無聊地一個人在看著電視,媽媽則不見人影,不知哪兒去了。

一會兒,才見她從浴室裡面走了出來,身穿的低胸晚禮服已經不見了,另外換上一件銀白色的薄浴袍,柔柔的質料,讓人很容易從外面看清楚她裡面不著半縷,顯現出她凹凸分明的胴體曲線。那浴袍的領口開得很低,露出了媽媽胸口一片雪白的肌膚,一條深深凹陷的乳溝,兩座高挺微顫的乳房,頂端凸起兩顆很明顯的小豆豆,那應該是媽媽的兩粒奶頭了,浴袍並不很長,只蓋到媽媽的膝蓋上,下面露出兩條潔白細嫩的修長玉腿,那線條柔美纖細,散發出一種成熟女人的風韻,使媽媽看起來非常性感迷人。

換上浴袍的她,長髮披肩,只在髮稍用原來的黑色蕾絲隨意地綰個蝴蝶結,臉上還是原來的濃妝豔抹,我想她的用意大概是不讓人家在街上碰到時認出她來,因為這時她和平時簡直判若二人。

媽媽蓮步輕移來到床邊,玉手輕解浴袍的帶子,緩緩地將那件銀白色的浴袍脫了下來,啊!不說那個男人在隔房看得目瞪口呆,連我在這邊也看得嘴乾舌燥,驚豔不已,只見媽媽站在床緣,全身肌膚雪白細嫩,欺霜賽雪、微顯光澤柔潤的大乳房,尖挺飽滿地聳立在她的胸前、平滑渾圓的小腹,下面濃密的陰毛中,現出一個鼓蓬蓬的肥嫩陰戶,配著二十四吋的柳腰和約有三十七、八吋高翹肥大的雪白玉臀,下身粗細均勻的白嫩大腿,像是一座性感的女神雕像,看得隔房的男人和我都猛吞著口水,忍不住翹起胯下的大雞巴。

我沒想到媽媽的裸體竟是如此豔麗性感,以她三十四歲的年紀有這麼傲人的身裁,真不愧為我家附近女人中的翹楚,以前聽別人和爸爸都這麼讚美她,今晚我才真正見識到她的美麗究竟到了什麼程度,實在是美得沒有話說,媚得無人可比。

隔房的男人好像被媽媽迷住了,伸出魔手輕輕地撫著媽媽的玉腿,只見她好像很怕癢,玉體一陣閃躲的扭動,臉上也現出一陣媚笑,我注視著媽媽的臉上表情,只見外表年輕的她這時看來更是年輕了好幾歲,幾乎像是我的妹妹了,只有嬌軀閃動中不停晃抖的大乳房不像會是個十幾歲的女孩所擁有的。這時那個男人的膽子也變大了,忽然抱住媽媽的身子,嘟著嘴巴要去吻她,媽媽卻擺著玉首,輕輕地推開他,不讓他吻上她的小嘴,我在這邊看了感到略微舒暢一些。

不過這種舒暢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媽媽雖然推開了她,卻又向他嬌媚地一笑,那男人得到媽媽這笑容的鼓勵,有些失望的表情又回復色瞇瞇的了,他又抬高她的手臂,伸到媽媽的胸前,明目張膽地在她豐肥堅挺的大乳房上輕薄著,我多麼希望媽媽能將那隻無禮的魔手推開,甚至臭罵他一頓,但這是不可能的,媽媽找他來這個賓館闢室幽會,本來就是要玩性愛的遊戲,又怎會拒覺那男人的挑逗?

又見他更過份地一手捏揉著媽媽的一隻肥乳,更將臉伏在她雪白細嫩的胸脯上,用嘴含住了媽媽的另一隻乳房的豔紅色奶頭,我真是氣極了,衝動地想奔到隔房去捅他一刀,但終於忍了下來,覺得報仇的事等將來再說,最好不要在這時當著媽媽的面前和他起衝突,只有慢慢再設法了。我的胸口感到一陣痛苦,最敬愛的媽媽竟要眼看著她被別的男人姦淫,就連爸爸和媽媽是正式夫妻,平常在家兩人親膩的動作都偶而會引起我的嫉妒了,更何況是和那個陌生的野男人呢?

自從我對異性有興趣以後,我對媽媽就有一種很特別的情愫,除了一般兒子對媽媽的敬愛以外,另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來就是男人對女人一種愛慕的心念。

這時在隔壁房間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那男人倒了兩杯香檳酒,給了媽媽一杯,然後兩人一起坐在床上喝起香檳來,媽媽赤裸裸地坐在那男人的身上,和他一邊喝酒一邊調笑著,那男人除了用一隻手拿著酒杯外,另一隻手在媽媽嬌軀上愛撫著。兩人又舉杯相碰,媽媽喝了一口,那男人認為喝太少,自己喝了一大口,把媽媽摟著就堵著她的小嘴餵她喝酒,這樣喝了六、七口,媽媽的嬌靨暈紅一片,看起來更是豔麗無比,那男人這次餵得太急,使她來不急嚥下喉嚨去,香檳酒便從她的嘴角上流了下來,從下顎流到頸部再流到雪白飽滿的胸脯上。

從監聽器裡傳來那男人的聲音道:『哎呀!這樣糟蹋美酒多可惜呀!我來把酒吸乾吧!』說著,俯在媽媽的胸脯上吸吮著,又用舌頭在深深的乳溝和旁邊細嫩的乳肌上舔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