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俠

一、

在江南,這正是草長鶯飛的季節。

清明時節雨紛紛;而現在,濛濛細雨正在這一片竹林中發生了沙沙蠶食的聲音。這種黃梅天氣,對情人是有無限吸引力的,在竹林深處的一個茅屋中,一對青年男女正在對飲。

男的二十上下,虎目劍眉,一臉對任何事都不在乎的神色。女的十七八,也許是幾分酒意,桃頰嫣紅,美眸流盼,真是萬種風流。

「小倩,妳...妳剛才說什麼來?」石奇說話時口角有點歪斜,一看就知道生性憨直,少不更事。

「算了!告訴你也沒用。」柳小倩生起氣來更是惹人生憐,美態橫生。

「我...我知道...妳要我向...。」

小倩以食指按在唇上,發出噓噓聲,後探頭門外望了一陣,小雨還在小著,四周靜極了。

「你就是這麼楞頭楞腦的...」她用指頭在他的額上戳了一下,他趁機抓住她的手一帶,而她往他的懷中一靠,抓向他的腋下鑽心穴。

別看石奇醉眼惺松,卻本能地扭身滑步,反而指向她的氣根穴。本以為她會閃避,沒想到他一把抓住了顫巍巍的肉球,她竟沒有閃避...。

她一抬玉臂,把石奇的頸子摟住,使力往下一扳,櫻唇湊了上去,霸王硬上弓的接了一個熱吻。

春天百物回甦,是慾念最容易衝動的時候,尤其已是十八九歲的成熟年齡,平時各居一家,今天是剛好,雙雙攜手出遊,心中癢的難忍。他們經過了一陣擁抱熱吻之後,心情動搖,如山洪暴發,誰也不能再克制這有生以來的慾焰。兩人由擁抱熱吻,而採起實際的動作,互相寬解衣服、貼身的撫摸。

乳頭是女人最敏感的部門,已成熟的少女,那經得起異性撫摸,小倩春情大動,渾身血脈加速流動,子宮內充滿了熱血,奇癢難忍,恍似千萬螞蟻在裡面爬動。

「啊唷!我受不了啦。」她粉面通紅,呼吸急喘,竟然叫了出來。

石奇聽她出聲浪叫,心中呯呯亂跳,更是加緊動作,刺激得她整個身軀酥麻了,那裡面奇癢的厲害,她突然把雙腿夾住,子宮不自覺的一陣收縮,竟然流出水來。

「我快死了啦,你快點吧!啊唷...啊唷...」

小倩被石奇摸急了,情不自禁的把石奇的褲子拉了下去,抓住那已經挺起的利劍,往自己的裡面塞去。

石奇見她自己的裙子都還未脫下,不禁噗嗤一笑說:「別性急啊!妳的裙子都未脫怎麼插進去?」

小倩發了慌,竟然忘記自己沒脫裙子,聽石奇這麼一說,不禁粉臉一紅,一手握著那支劍,一手解自己的裙褲。

「在這等光天化日之下,不大妥當吧!」

「我等不及了,你做做好事吧!終有一天我們要發生肉體關係。」她迫不及待的說。

「即是這樣的迫切需要,我只好從命,但站著怎麼做呢?而且我還沒有這種經驗。」

小倩就有那麼性急,她纖手握住劍尖,就是不放,她蓮足把落在地下的裙子挑起,說:「這等事用不著人教,你躺下去吧!」

石奇依言躺在她挑開攤在地上的裙子上,放眼向她的胯下一望,但見她那神祕之處,有一叢細毛,花瓣中間一條長長的縫隙,花瓣上還黏著一層液體,好像花朵上的露水。

他小的時候,雖然見過女孩子蹲著撒尿,但沒有這樣的看得清楚,這樣的動人心弦。不但睜著眼晴一瞬不瞬的望著那小小的桃源,而且不斷地嚥口水。

小倩見石奇躺下之後,那又大又長的寶劍,高高的翹起,蹦蹦的跳動,芳心一陣奇癢,兩腿一跨,猛然蹬在石奇的大腿上,扶著他的寶劍,就往她的劍鞘裡塞去,同時身體微微的向前動一下,情不自禁哼出了聲。

「啊唷!【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好痛啊!啊唷...」

石奇是一個心地善良的青年,而且和小倩恩愛情深,聽小倩喊痛,頓起憐愛之心,說道:「即然很痛,就不要玩罷。」他同情的答說。

小倩騷癢太甚,那肯就此停止,捧住那劍不肯鬆手,柔聲說:「聽說第一次有一些痛的,痛過就好了,而後其味無窮,尤其這時我內外奇癢難敖,如何是好,我忍著痛,再試試看罷。」

「妳的那麼的小,又是第一次,我的寶劍這麼粗,又這樣長,就是妳忍著痛,勉強插進去,妳能受得了嗎?不會受傷罷?」

「你不要說傻話了,你挺吧,我裡面癢的難受啊!」

「妳裡面這麼的癢?」

「別問啦,你快點向裡面挺一下。」她說著,臀部又自動的向前衝擊一下。

只見大槍頭又進去一半,她眉頭一皺,兩眼水汪汪的,嘴吧咬得緊緊的,好像很痛似的,不敢叫出聲來。

石奇見她這等痛苦,心中好生過意不去,如是說:「既是這等痛苦,又何必要弄呢?」

「啊唷...不...不...啊...是...裡面...啊...」

「妳別騙我啦,妳看妳的臉上已冒汗珠了。」

小倩雖然是練就一身武功,身體非常結實,但在這長槍急扎之下,仍是奇癢難熬。但是她個性很強,在這春情盪漾之時,豈肯因痛而罷休呢?何況她裡面騷癢得如千萬螞蟻在爬行,癢的難過,比痛苦還難熬,她那肯聽師兄的善意勸告,扭動臀部,又向前猛衝一下。不禁又唷唷的兩聲嬌喚。

但見槍頭,整個的塞進去了,約有四五寸深,這時花膜已被衝破,血液順著石奇的劍柄流了下來。

石奇一見,吃了一驚,失聲叫說:「咦!妳裡面弄破了,出血啦!」

這時,小倩又痛又癢,真是食之又痛,棄之可惜。她正緊閉眼睛,忍受痛苦,想體會這苦中之樂,聽到石奇驚叫,微微張開眼睛,說:「不要大驚小怪,處女膜破了出血,是必然的現象,不要緊的,痛,豈能阻止我兩的愛,不要怕,痛死在這蛇頭棍之下,做鬼也風流!」

石奇這個聰明而又傻的小子,對男女之事,一點也不明白,他不知道小倩是什麼意思,願忍受這般的流血痛苦,於是問說:「妳這是何苦,妳這般的痛苦,我真不忍心,難道苦中還有快樂嗎?」

「這是上帝的旨意,今日雖吃此苦,他日必有意外之樂,大家因小痛而不肯幹,人類的生命,那還能延續下去,等一下你就會知道。」說著,臀部一扭,本想逢迎陰莖入戶,那知道這一扭竟然痛的唷!唷!的連聲叫起來,再也不敢採取主動了。

石奇見此情形,知道苦樂兼而有之,欲戰而怕痛,欲罷則騷癢難熬,槍頭頂在花蕾上,只覺熱熱的,夾的微微生痛。這滋味也有雙重的感覺,於是微微一笑,說:「妳感覺痛苦,還是覺得舒適!」

「裡面騷癢,外面脹痛,但騷癢甚過脹痛。」

「我的插進去,能止妳的癢嗎?」

「會的。」

「好!我就挺進去吧。」於是抱起小倩臀部,使勁一緊,竟然插進去大半截。

只聽小倩嬌聲叫說:「哎唷..哎唷..痛死..痛..死..我了..」

但見她頭上的汗珠唇豆大般的冒了出來,摟著自己的纖手,微微顫抖。

石奇猛然吃了一驚,趕忙把她的嬌軀向前推,把寶劍抽了出來,低頭一望,但見自己寶劍沾滿了血跡,尖聲叫說:「戳破皮啦,妳流血了。」

小倩低垂粉臉,含羞似地答說:「第一次破瓜,是要出血的,別害怕。」說著,纖指捏住石奇的寶劍,又塞到自己的劍鞘內去。

石奇見她流了血,仍然還要把自己的槍頭塞進去,大概她裡面癢的實在難熬,於是吸了一口氣,振起精神,索性插她一個痛快。猛然將她的臀部重新摟住,往自己面前一緊,自己的臀部一扭。只聞吱吱輕響,那根粗大的寶劍,連根插了進去。

小倩處女膜已破,這次連根插入,倒沒有先前那般的如刀割的刺痛,這時只覺脹痛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快樂滋味。她坐在石奇大腿上,沒有採取主動,靜靜體會插入的箇中滋味。

「小倩妹妹妳還感覺痛嗎?」

「微微有些脹,你動一動試試看吧。」

石奇臀部微微一扭,只聽陰戶內傳出來很動聽,很有節奏的吱吱聲。但見她一雙秀眉緊閉,口裡哼出來輕微微的,似是哎唷的痛聲,又晃似快樂的哼聲。石奇聽得悅耳極了,寶劍和劍鞘的磨擦,不覺加快起來,自己也感覺無比的舒適。

好一會,竟然聽到小倩,「哎唷!哎唷!」叫個不停,臀部不停地迎著石奇晃動起來。

石奇突然停止扭動,問說:「妳痛嗎?我還是把它拔了出來吧。」

「傻瓜!她晃動的身子,隨者說話聲,加速的晃動。」

石奇是聰明的人,已知師妹苦盡甘來,於是毫無顧慮的,猛烈抽動。

唷..唷..美..啊..妙..啊..唷..唷..我的好哥哥..真行..唷..想不到上蒼..賜以人生這等的快樂。」

石奇抽動了一會,只覺槍頭在劍鞘內磨擦的妙趣橫生,美感極了,這支武器經穴裡的滋潤,似覺粗大了一些,把子宮塞得滿滿的。一晃一動,都有一種美妙的聲音傳出來。

小倩這時己經到了最快樂最銷魂的時候,只見她不停地晃動嬌軀,哼聲不絕。

「唷..嗯..美呀..唷..好..啊..快..快..」

他兩玩得起勁,興高彩烈,狂風暴雨,忘記了世上的一切。她不住的叫:「唷..啊唷..把我摟緊一些..啊..嗯..好..啊..」

「妳快樂了嗎?」兩臂一使勁,把她的臀部緊緊抱住,自己的臀部一磨動,寶劍在劍鞘內,不停地旋轉,就似鑽螺絲釘一般。

「好啊!好美妙啊!抵緊一點旋轉吧,唷...好舒服啊。」

石奇磨擦得舒適極了,驟覺一陣麻癢,打了一個寒顫,一股漿液竟然射了出來。那小倩的花心上,只覺一陣熱流燙了一下,美不可言。她也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陰水也流了出來,這時,他兩的身體都感覺精疲力歇。

小倩的頭伏在石奇肩上,一動也不動,兩人氣吁連,而心臟跳動急速。石奇和小倩初嘗雲雨之歡,都感覺到非常的快樂,這一番足足耗了兩個時辰,高潮過了之後,仍然互相擁抱一陣,才先後站起,相視一陣,彼此的臉都泛起一陣紅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