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秘史(二)~母女情深

趙穎在土產品進出口公司工作,於一個叫陸華的同事處得特別好。陸華今年四十歲,去年丈夫病故,身下有一女孩,名叫婷婷,今年十九歲。陸華雖然四十了,但由於個高,漂亮,豐滿,保養的好,看起來像三十歲一樣。

由於昨天趙穎與丈夫同歐陽和陳娜一頓換妻性交,所以今天上班臉上春光明媚。

陸華見了道:「阿穎,昨天碰到什麼事了,把妳樂成這樣?」

趙穎笑道:「太刺激了。」

陸華道:「什麼刺激?」

趙穎便把昨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說給陸華,陸華聽了,春心激蕩,欲火中燒。因為陸華去年死了丈夫,一年多沒和人操過穴,平時急了,就用橡膠棒自己解解癢,所以聽了趙穎的話,只覺陰道中流出了水,穴中癢了起來。

兩人又說笑一會,陸華道:「我去廁所。」便來到廁所。

她們單位的廁所很高級,是大單間式的。陸華鑽進一間,扣好門上的暗鎖,急忙把褲子退了下去,從皮包裡拿出兩個橡膠棒,把一個橡膠棒對準自己的屁眼,一使勁,扑哧一聲,橡膠棒就捅進去了,又將另一個橡膠棒從前面捅進自己的陰道。

陸華的性欲特別大,每回只捅穴陸華覺得不過癮,所以陸華又弄了一個橡膠棒捅自己的屁眼,前後一起來,陸華才覺過癮。只見陸華半蹲著,躬著腰,兩手一前一後握著兩個橡膠棒,將橡膠棒在自己的穴和屁眼裡抽動起來。這一抽動,把個陸華刺激得渾身發抖,忍不住呻吟起來。

這時,廁所門被人用鑰匙無聲的打開了,飛快地閃進一個人,門又被鎖上了。等陸華發覺時,那人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陸華一時竟呆住了。來人是公司的副經理吳剛,也就是吳敏的哥哥。

吳剛笑道:「大姐,妳在幹什麼?」

陸華的臉頓時紅了,急忙拔出了橡膠棒,彎腰要提褲子,被吳剛一把抱住,一頓親吻。陸華開始還掙扎了兩下,後來就停止了。

陸華道:「你怎麼進來的?」

吳剛道:「我對妳一直很注意,廁所的鑰匙是我配的,我實在太喜歡妳了。」

說著,一支手便放在陸華的陰戶上,一陣揉搓。陸華因為剛才的事被他看見,也沒有反抗,任吳剛一陣揉搓,而吳剛竟將手指頭插進陸華的陰道裡,捅了起來。

吳剛道:「大姐,能讓我操妳的穴嗎?」

陸華道:「只求你別把剛才的事說出去。」

吳剛道:「一定一定。」說著便脫下褲子。

陸華道:「怎麼,就在這?」

吳剛道:「我實在是等不及了。」

便讓陸華坐在便器上,分開陸華的兩腿,露出濕潤粉紅的陰道,吳剛則跪在陸華的兩腿之間。

陸華見吳剛的陰莖又粗又大,道:「我已經一年多沒有操穴了,你的雞巴這麼大,可得輕點。」

吳剛點頭稱是。吳剛把陸華一拉,使陸華就屁股尖搭在了便器上,陸華也就自覺地叉開兩腿,兩手在後面扶著便器,將穴向前挺著。吳剛一挺身,扑哧一聲,將陰莖一下子就全部捅進陸華的陰道裡去了。

吳剛一邊抽插一邊道:「大姐,妳的穴還這麼緊。」

陸華哼道:「那是你的雞巴太粗了。」

由於陸華很長時間沒有操穴,吳剛的陰莖一插進來,只覺將穴撐的滿滿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吳剛的每下操穴都捅到陸華的陰道深處,並且使勁的摩擦陰道帶來了很大快感。

吳剛一邊慢捅快抽,一邊問:「怎麼樣,好受嗎?」

陸華呻吟道:「哎呦,舒服,你放心地操吧。」

說著說著,只覺一陣快感從穴裡蔓延到全身,身體一抖,穴口大開,陰精狂涌而出,忍不住啊了一聲。

吳剛的陰莖被一股熱流一沖,舒服欲死,大膽地狂抽迭送。由於陸華泄了不少的精,而吳剛的陰莖在陸華的陰道裡還快速的抽插,使的嘰咕嘰咕的操穴聲很響。

陸華在快感中體味了一會,道:「你慢點操,操穴聲太大,別人會聽見的。」

吳剛依言放慢了速度,道:「大姐,妳也太不經操了,才操了幾下,妳怎麼就泄了?」

陸華一邊挺著屁股迎合著吳剛的操穴一邊道:我這是太長時間沒有操穴的原故。於是兩人也不吱聲,緊緊地摟在一起,吳剛飛快地抽插陰莖,而陸華也將屁股亂擁亂聳。

操了一會,吳剛道:「大姐,來,妳轉過身去,我從後面操妳。」

說著拔出陰莖,陸華站起來,轉過身去,兩手支著便器,撅起屁股,吳剛將陸華穴裡流出的淫水擦了擦,將陰莖又插進陸華的陰道裡抽插起來。由於吳剛抽插幅度太大,一下子將陰莖全抽了出來,使勁往裡一捅,扑哧一聲,竟插進陸華的屁眼裡去了。

陸華哎呦一聲,道:「你怎麼操到屁眼裡去了。」

吳剛笑道:「沒事,只要是眼兒,哪都一樣。」

說著扶著陸華的屁股,在陸華的屁眼裡抽插起來。

陸華哼道:「太好了,太有意思了,哎呦,把我的屁眼操的舒服極了,噢,再狠點操,哎呦。」

聽著陸華的淫聲浪語,吳剛很難想像陸華已經是四十的人了,四十歲的人還這麼淫蕩,真是少見。

吳剛把自己的陰莖在陸華的屁眼裡使勁地抽插,只見陸華的屁眼隨著吳剛陰莖的一出一進,也一開一合。操了半天,吳剛覺得快感來臨,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捅的陸華前仰後合。陸華也知道吳剛快要射精了,急忙把屁股向後猛頂,這時只覺吳剛的陰莖一硬,一股股暖流射進自己的屁眼裡。吳剛也趴在了陸華的背上,將兩手伸進陸華的乳罩,撫摸起陸華的兩個大乳房。

吳剛一邊撫摸一邊道:「大姐怎麼保養的這麼好,孩子都這麼大了,乳房還這麼堅挺。」

陸華笑道:「我就這樣。」

吳剛道:「怎麼樣,大姐,操的舒服嗎?」

陸華道:「一年不知肉味,一下又操的這麼狠,我簡直有點欲仙欲死了。」

吳剛道:「那以後呢?」

陸華道:「以後就隨便你了。」

兩人說著各自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自此以後,吳剛和陸華便經常發生性關係,由於陸華家是兩室一廳的房子,就和女兒住,比較寬敞,所以吳剛經常到陸華家和陸華操穴。

這天晚上,吳剛又來到陸華家,陸華迫不急待地將吳剛領進自己的屋裡,自己先把衣服脫個精光,仰躺在床上,大叉開兩腿,道:快來,解大姐穴中之癢。

吳剛脫光了衣服,爬上床,摸了一把陸華的穴,見陸華的穴裡全是淫水,便笑道:「大姐怎麼急成這樣?」

說著將陰莖在陸華的穴口磨來磨去,就是不插進去。陸華急的用兩手把自己的兩片陰唇扒開,把屁股向上挺起,道:「求你快把雞巴捅進大姐的穴裡吧,大姐受不了了。」

吳剛這才把陰莖對準陸華的陰道口,用力一頂,只聽扑哧一聲,吳剛那粗大的陰莖齊根捅進陸華的穴裡去了。

陸華噢了一聲道:「好爽。」

吳剛道:「那我就開始操大姐的穴了。」

陸華道:「操吧,越狠越好。」

吳剛便聳起屁股抽送起來,因為吳剛的陰莖粗大,把個陸華磨得快活無比,加上陸華的淫水很多,使穴裡滑溜溜的,吳剛抽送起來也不覺費力,只聽摩擦聲嘰咕嘰咕很響。

陸華道:「弟弟緩些抽送,如此聲響,莫叫隔壁的女兒聽見不雅。」

吳剛依言緩了抽送,卻每一抽送都加了些力氣,把個陸華操的哼哼唧唧,盡說一些淫聲浪語:「哎呦,再用些力氣,弟弟,你就使勁地操吧,大姐舒服的很。」

吳剛也火氣直冒,邊操邊道:「大姐,不知妳的穴怎麼如此柔軟,令小弟操起來很順利。」

兩人就邊說著淫話邊用力抽送。陸華也挺起屁股,盡是些向上亂聳。

兩人操了一會,只見陸華突然加快了屁股的亂聳,嘴裡道:「哎呦,弟弟,好舒服,姐姐要泄精了。」

說著又猛聳了幾下,吳剛只覺陸華穴中一股陰精泄出,把個雞巴浸得得勁極了,便也忍不住加快用力抽插,抽送了十幾下也射出了精液。

射完精,吳剛順勢趴在了陸華的身上,兩人都是一陣氣喘。

吳剛道:「想不到大姐如此可人。」

陸華也道:「弟弟的雞巴倒令大姐嘆服。」

吳剛道:「我弟弟的雞巴比我的還粗,大姐有沒有興趣讓我弟弟操一操。」

陸華喜道:「真的?那我可得試試。」

吳剛道:「那我明天就把我弟弟領來,跟妳操一操穴。」

陸華道:「行。」

這時,吳剛用手摸著陸華的乳頭,道:「大姐保養的不錯嗎,如此年紀,乳房竟還如此堅挺,小弟不禁想吮些奶來。」

陸華笑道:「吸吮倒也無妨,只是無奶了。」

吳剛俯身用嘴含起一顆乳頭,在嘴裡一頓狂吮。

陸華嬌笑道:「怎麼樣,有奶嗎?」

吳剛又吸吮了一會,吐出乳頭道:「雖無奶,倒也有趣。」

說著起身抽出已經縮小了的陰莖,躺在陸華身邊。

陸華拿過一塊布在自己的陰戶擦著,道:「小弟怎麼射出這麼多精來。」

吳剛道:「大姐的精也不少嗎。」

兩人一陣淫笑。由於勞累,兩人便摟著睡了。

次日一早,陸華叫醒吳剛道:「趁婷婷沒起來,你先走吧,免得讓婷婷看見。」

吳剛依言而去,約今晚再會。

一日無話,轉眼又到了晚上。

吳剛和吳亮一起來到陸華家,陸華開門將吳剛和吳亮迎進。

吳剛道:「這是我弟弟吳亮,這是大姐陸華。」

吳亮道:「早就聽說過,幸會。」

陸華道:「快進屋吧。」

三人便來到陸華的臥室。

一進屋,吳剛便摟著陸華親起嘴來,道:「來,大姐,把衣服脫了吧。」

陸華還有點不好意思,吳剛便動手把陸華脫得一絲不掛,對吳亮道:「怎麼樣,看大姐夠味吧,看這乳房,看這屁股。」

吳剛邊說邊撫摸著陸華。

陸華臉紅紅的,笑道:「別亂摸。」

這時,吳剛和吳亮也脫光了衣服。

陸華見吳亮的陰莖的確比吳剛的粗一點,也不顧羞恥,上前握住吳亮的陰莖擼了兩下,笑道:「小弟好大的雞巴。」

三人便一同上了床。

吳剛道:「大姐,先讓我弟弟操妳,怎麼樣?」

陸華笑道:「讓我嘗嘗鮮,好吧。」

說著,仰躺下去,叉開兩腿道:「小弟,只管操大姐吧。」

吳亮嗯了一聲,挺起陰莖對準陸華的陰道就捅進去了。

陸華哼道:「哎呦,好粗的雞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