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秘史(三)~人獸情

一張放下蚊帳的床上吱吱地響著,不斷地傳來男女的呻吟和氣喘聲,這是高芳的丈夫王虎正在和親妹妹王丹兩人亂倫操穴。

只聽王虎道:「看我再使勁操妳幾下能不能操的你泄出陰精來。」

說完就聽床上一陣大響,王丹的高聲呻吟和嘻笑,大響停後,只聽王丹氣喘噓噓的笑道:「這幾下哥還是沒操出妹妹的陰精,只怕哥倒是快射精了吧?」

王虎哼了一聲似在抓撓王丹的癢處,王丹哈哈笑個不停,接著就聽床吱吱地又響了起來。

這樣響了半天,開始王丹還呻吟出聲,一會便呼呼氣喘,又響了一會,只聽肉與肉的撞擊聲越來越響,王丹高呼一聲,似是喜極,床便不動了。

過了片刻,王虎道:「媽了個穴的,這次總算操出來了,累死我了。」

王丹媚聲道:「哥,你看把我操的,淫精流了哪都是,我的屁股都濕了。」

王虎笑道:「還不是妳泄的太多,妳的屁股濕了算啥,妳沒看我的陰毛都濕透了。」

王丹嗤嗤地笑著。

笑著笑著,就聽王丹哎呦一聲,笑道:「妹妹有嘴有奶子的,哥怎麼吃起妹妹的穴來了。」

王虎想是正在吮著王丹的穴,嘴裡含糊著道:這有妹妹流出的淫精,很好吃。王丹被王虎吮了一會穴,也覺得舒服,不禁又呻吟起來。

這時只聽門一響,王虎的妻子高芳回來了。今天高芳身穿絲裙,上穿花格襯衫,更顯得端莊典雅,絲毫沒有幾天前同她姐高潔和任飛、宋明四人淫亂時的淫蕩樣。

高芳一走進屋,便聽見床上的呻吟聲,不禁皺了皺眉,走到床邊,道:「你倆也太不要臉了,這種勾當也是兄妹倆幹得出來的?」

忽見蚊帳掀起,只見王丹背倚著枕頭半躺著,全身一絲不掛,大叉著兩腿,王虎也是光溜溜的,正跪在王丹的兩腿間。

卻見王虎笑嘻嘻一把抓住高芳的手道:「莫非夫人生氣了?」

王丹也坐了起來,拉著高芳的手道:「來,嫂子也不妨一起玩玩。」

高芳哼了一聲,在王丹的臉上輕輕拍了一下,忽又笑道:「好個小騷貨,還有臉說。」

高芳這一笑,竟沒有了端莊,滿臉盡是淫蕩的神色。只見王虎一把把高芳拉上了床,抱在懷裡,高芳笑道:「大白天,怎如此放肆,難道要強姦嗎?」三人一起笑了。

高芳又起身下了床,把門鎖好,又拉上了窗帘,才脫下了裙子,兩條雪白的大腿使床上的王丹不住的讚嘆。

高芳笑著脫光了衣服,施施然地走到床邊,被床上的王虎一把拉上床來,手便在高芳的陰戶摸了起來。

王丹這時也爬了過來,手不斷摸著高芳的乳房和陰戶,高芳笑道:「瞧你們兄妹都是一樣貨色。」

王丹笑道:「我只是想看看咱倆的穴誰的好嘛。」

高芳笑道:「還是妳的穴好,【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要不妳哥怎麼大白天就抱妳上床,又是操穴又是吃穴的,可把妳快活壞了。」

王丹笑道:「妳不也是一樣,大白天就回來,脫光衣服就上床,讓我哥操妳的穴,急的要命。」

說著,在高芳的陰戶上一陣揉搓,把個高芳摸得從陰道裡不時滲出些淫水來,王丹見狀忙將中指順著高芳的肉縫捅進高芳的陰道,使勁地抽插起來。

高芳被王丹捅得哼嘰起來,呻吟道:「哎呦,妳這個小穴養的,手指頭挺長呀,都捅到我的子宮裡去了。」

這時,王虎在高芳的耳邊問:「阿芳,怎麼樣?現在我用大雞巴操妳的小嫩穴了?」

高芳媚眼如絲,微喘道:「現在不操,我的穴不是癢死了,就是被阿丹這個小騷穴給捅壞了。」

王虎聽了,便將高芳放倒在床上,高芳自然而然地叉開了腿。王丹又使勁地用手指在高芳的穴裡捅了兩下,才抽出手指,只見王丹的手指上濕漉漉的全是高芳的淫液。

王丹一邊把手指含在嘴裡,吮著高芳的淫液,一邊道:「我來把你倆的雞巴和穴對上。」

高芳笑道:「今天妳這個小騷穴怎麼不和我爭了,想是剛才被妳哥操夠了吧。」

王丹笑道:「妳還真說對了。」

這時王虎已經跪趴在高芳的兩腿間,用陰莖撞擊著高芳的陰戶,上面兩人嘴對嘴親吻著。

王丹笑道:「哥,你別急嘛,我再給你倆服務服務。」

說著,王丹把頭伸進兩人的下身,用一支手握住王虎的陰莖來回擼了起來,又把嘴靠近高芳的陰戶,伸出舌頭舔起高芳的穴來。

王虎和高芳被王丹弄得都不禁氣喘起來,高芳呻吟道:「這個小騷穴在哪學來的花樣?挺舒服的。」

王虎笑道:「阿丹,妳挺雞巴騷呀,什麼都會。」

王丹笑嘻嘻的道:「這點事情小意思啦。」

說著一口將王虎的雞巴吞進嘴裡,用力吸吮起來,另一邊用手指插進高芳的穴裡,摳弄起來。

弄了一會,王丹從嘴裡吐出哥哥王虎的陰莖,笑道:「差不多了,你倆就大力地幹吧。」

說著,將王虎的陰莖對準高芳的陰道,用力一推王虎的屁股,就聽扑哧一聲,王虎的陰莖齊根插進高芳的陰道裡。

就聽高芳哎呦一聲,叫道:「小穴養的,小騷穴,操你媽的,你想操死老娘呀?」

王丹笑道:「芳姐,妳想操誰?妳是不是短了一段呀?」

王虎也道:「妳他媽的敢罵我老娘,看我操死妳。」

說著,將高芳的兩腿扛在肩頭,高芳的穴自然向上挺起,王虎就大力地抽插起來。只見王虎往外一抽陰莖,高芳的穴就往外一翻,王虎的陰莖只剩個頭在高芳的穴裡。往裡一捅,扑哧一聲,整個雞巴一點不剩地全都插進高芳的穴裡。

只操了幾下,高芳就呻吟起來,哼道:「虎哥,輕點操,小妹的穴要腫了。」

王虎也不答話,只是飛快地聳著屁股,將陰莖在高芳的穴裡狠操著。除了高芳的呻吟聲,就只剩下氣喘聲和操穴時發出的嘰咕聲。王丹把頭靠近兩人的陰部,看著王虎陰莖的抽插和高芳陰戶上的淫液出神。

一時間,三人無語。

王虎的陰莖在高芳的陰道裡抽插了半天,高芳邊向上挺著屁股迎合王虎的抽插邊呻吟著哼道:「阿丹,妳哥的雞巴全操進我的穴裡了嗎?」

王丹笑道:「嗯,全操進去了,妳倆的陰毛都纏在一起了。」

高芳又哼道:「我被妳哥操出來的淫水是不是被妳哥的雞巴帶出來了?」

王丹笑道:「帶出來不少呢,芳姐,妳也挺騷呀,淫水淌出來不少。」

高芳一聽,便更高聲呻吟起來:「虎哥,快點使勁操妹妹的小嫩穴,把我的淫水再操得多一些,哎呦,使勁呀,我快要泄精了。」

高芳邊大呼小叫邊把屁股向上亂挺,王虎也使勁地操了起來。

王丹在一邊看了半天,欲火又起,穴裡又流出不少淫液,看著王虎和高芳猛烈地操穴,再也忍不住了,起身爬到高芳的身上,蹲在高芳的嘴邊,氣喘道:「芳姐,我也受不了,妳給我舔舔我的穴吧。」說著把穴坐在高芳的嘴上。

高芳順勢含住王丹的穴,抱著王丹的屁股,伸出舌頭在王丹的穴上舔了起來。又過了一會,高芳嗷地一聲,推開王丹,挺起上身,屁股拼命地向上聳了幾聳,又重重地落下,穴口一開,陰精狂泄而出。

王虎的雞巴被高芳的陰精一燙,覺得舒服異常,更加沒命地操起高芳的穴來。

高芳在泄精的快感中體味了一會,見王虎還在使勁地操自己的穴,便道:「虎哥,你快點射精吧,妹妹有點受不了了。」

王虎笑道:「妳他媽的就圖自己舒服,不管老子的雞巴能不能受得了。」

高芳呻吟道:「虎哥,妹妹我實在不行了,你操操阿丹吧。」

王虎道:「也好。」

說著把王丹推倒在床上,讓王丹跪趴著撅起屁股,王虎從高芳的穴裡抽出陰莖,只見王虎的陰莖上濕漉漉的全是高芳的淫液。

王虎把雞巴甩了甩,便從王丹的屁股後將粗大的雞巴慢慢地插進王丹的穴裡。

當王虎的雞巴齊根插進王丹的穴裡後,王虎又將雞巴在王丹的穴裡左右磨了兩下,然後兩手摟著王丹的細腰,猛烈地抽插起來。只聽王虎的小腑和王丹的屁股啪啪的撞擊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

王丹兩手支著床,將頭擺得像撥浪鼓一樣,仰起紅潤的臉,幸福地呻吟著:「舒服,真舒服,哥的大雞巴真粗,真硬,操得妹妹的穴裡癢癢的,酸酸的,好過癮,哥,再使勁操,再狠點操,哎呦,我要上天了,我要泄精了。」

說著說著,只見王丹將屁股向後沒命地頂了幾下,嘴裡嗷嗷地叫著,陰精已經狂泄而出。王虎此時也覺得快感來臨,抱著妹妹王丹的小屁股,把個陰莖如搗蒜般在王丹的穴裡抽插著,接著一挺一挺地向妹妹王丹的穴裡射出股股精液。

三人休息了半天,王虎才把陰莖從妹妹王丹的穴裡抽出來,只見從王丹的穴口流出白白湯湯的液體,自然是王虎的精液和王丹的陰精了。

王丹拿了一把衛生紙,先把自己陰戶上的淫液擦了擦,然後又在高芳濕漉漉的陰戶上擦了兩下。

高芳拍著王丹的小屁股笑道:「阿丹今天表現的不錯。」

王丹笑道:「我得拍拍芳姐的馬屁,要不以後妳不讓我和我哥亂倫操穴,我的穴不得癢死。」

高芳笑道:「哎呦,聽聽,聽聽,阿丹多不要臉,這種話也說得出口?」

王丹笑道:「這有什麼?我哥就一個雞巴,咱倆有兩個穴,操誰不是操哇。」

王虎笑道:「我看妳倆都不行,加在一起還差不多,乾脆,以後我要操穴就把妳倆弄在一起,咱們三人同床共操,省得妳倆有意見。」

高芳笑道:「瞧阿丹這樣子,可不止你一個雞巴伺候,妳說是不是,阿丹?」

王丹笑道:「還是芳姐了解我,我的穴還真被不少大雞巴捅過。真還告訴你倆,我的小嫩穴還被大狼狗操過呢。」

高芳驚道:「真的?」

王丹笑道:「那還有假,我不是養個大狼狗嗎?有時,我倆就操一下。」

高芳道:「哇,阿丹,和大狼狗操穴滋味怎麼樣?」

王丹笑道:「味道好極了,芳姐,妳要不要試一試?」

高芳笑道:「試一試就試一試。」

王虎笑道:「不行,妳和狼狗操完穴,我再操妳,我不成狗了嗎?」

三人都笑了起來。又聊了一會淫話,各自穿衣下床。

王丹雖然才二十五歲,但卻極其淫蕩,連兄妹亂倫的事都幹得出來,還有什麼幹不出來的。王丹住著父母給的一室半的房子,整天沒什麼事情,就養了一條叫胖胖的大狼狗。別看胖胖長得又高又大,卻極通人性,被王丹給訓練的特別聽話。

這天,高芳一下夜班,剛背著包出了醫院大門,就見王丹在醫院大門口站著。

高芳迎上去笑問:「阿丹,妳在這兒幹嗎?」

王丹笑道:「芳姐,我在等妳。」

高芳笑道:「等我?什麼事?」

王丹笑道:「前兩天我和妳說過跟我的那條大狼狗操穴的事,妳不也說行嗎。昨晚我又跟我的大狼狗操了穴,真過癮呀!芳姐,妳想不想幹幹?」

高芳笑道:「那行嗎?」

王丹道:「不幹不知道,狗的大雞巴又粗又長,比男人的雞巴好多了,操起來真穴養的過癮。」

高芳道:「那我跟妳去看看,妳先跟你的寶貝大狼狗操操,行不行?」

王丹笑道:「我的穴正癢著,還真想和我的寶貝大狼狗幹幹呢。走,芳姐,妳去看看,和我的寶貝大狼狗操不操穴全隨妳。」

高芳笑道:「阿丹,妳真行,走,我去開開眼。」

兩人來到王丹家,王丹一開門,忽的一聲,只見一只渾身黑毛的大狼狗一下撲到王丹的懷裡,伸出舌頭在王丹的臉上舔著。高芳見那只大狼狗足有半人高,油黑黑的,十分招人喜歡。

只見王丹笑著拍著大狼狗的頭道:「別盡喜歡我,來親近親近姐姐。」

說著將大狼狗的兩個前爪搭在高芳的肩上。大狼狗似通人性,將臉湊上去,伸出舌頭在高芳的臉上舔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