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辣妹

1

辣妹的身材稱不上辣,只能夠說是還算有凹有凸。辣妹的穿著也不辣,天熱穿得涼快些自然免不了,真要她穿多暴露的那可免談。辣妹的性格當然也並不潑辣,就是在我們這票狐群狗黨面前會少些淑女氣質,我們就取笑她,給她掛上這麼個外號。她抗議了幾次,沒人理她,她也只好認了。

有個週末夜晚她來我這兒串門子,聊起她年底要嫁人的事。聊著聊著,我突然感覺有點寂寞。『等妳結婚了,我就更無聊了。』『怎麼會呢?大家還是好朋友啊!』『少來!結了婚就得陪老公,不能三不五時抓出來混,又不能太晚回去,讓妳老公覺得妳常跟別的男人出去也不太好。別說妳能不能出來,我沒事也不會想找妳出來。』

她沉默了好一陣子,說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話。『喂!你是不是還是處男?』『請說童子。』『是不是啦?』我不太高興了。『我要是有女朋友了,瞞得過妳嗎?』『也不一定要女朋友啊!誰知道你去哪裏ㄆ……』說著吃吃地笑了起來。

這丫頭!自己幸福美滿了就拿我尋開心,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得髒病不敢花街柳巷去風流快活,連『嫖』字都出口了,那我也不跟她客氣了。『沒女朋友跟誰做啊?妳陪我做啊?』話才出口,就看她頭低下去了。別哭啊!小姐。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好啊!』『啥?』我沒聽錯吧?好的意思是……『我說好啊!』

『妳沒搞錯吧?妳就要結婚了耶!』『就是結婚前才可以嘛!反正他知道我不是處女。』『話是沒錯……』『喂!要不要說一聲,這種是哪有叫女孩子一說再說的!』哇!惹毛了她,好康的沒有,還要沾一身腥,不如乖乖地消受美人恩。『紅豆?』我用不三不四的日語確認著。『紅豆!』『那……~』『去你的!』粉拳猛往我胸膛擂。胸膛是擂不壞的,不過我還是把她的手腕給抓住了。

打打鬧鬧的時候沒什麼,靜下來就尷尬。我放開了她的手,她就那麼閉著眼、抿著嘴,靜靜地坐著,意思是等著我開始了。可是我還不打算就這麼開始。

我伸出雙手緩緩地前進,突然抓住了那兩個顯著的目標!她『哎呀!』的一聲全身縮成了一團。『哪有人一開始就往女孩子……胸部抓的!』『那不然要怎麼辦?妳明知道我沒經驗的。』她遲疑了一會兒,沒好氣地說。『沒聽說過要一壘一壘來嗎?』『喔!』兩手平平地伸出去,手心朝上。『來!』『幹什麼?』『牽牽小手。』她當然知道我在裝傻,可是也真不能指望我這個毛頭小子。『算了!讓我來好了。』

她坐近了些,拉起我的手環住了她的腰,輕輕扶住我的肩頭,將櫻唇靠了過來。我倒是閉上了眼睛,等她自己獻上香吻。

『嗯。』四片唇貼在一起,她小巧的舌尖也探了過來,這個可麻煩了!外功好偷學,這接吻是內功,看A片、逛元元都偷學不到。不管三七二十一舌頭迎上前去,亂攪亂吸一氣。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推開我,大口喘著氣,還皺著眉頭。『你這是什麼式啊?』我只能夠兩手一攤,聳聳肩,不答反問。『接下來呢?』

『接下來……就是剛剛那個……』我雙手成爪凌空抓了兩下,還故意發出『ㄎㄧㄚ!ㄎㄧㄚ!』的怪聲嚇她。『等一下!還是我來好了。』拉著我的右手靠近她的胸部。『溫柔一點。』然後就閉上眼睛不動了。

該我採取主動了,再怎麼樣她也不可能自己騎上來啊!

我把手往前伸,嚮往已久的雙峰再度納入我的版圖。我輕輕地揉著抓著,從她臉上看不出一絲享受,倒是身體在微微顫抖。『摸起來好像還不錯,是真的還是假的啊?』『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自己看啊?』她聽出了我話中的嘲弄之意,臉紅了一紅,緊閉著雙唇再也不肯說話了。

左手攬腰,右手輕推,她也就順勢倒在我的床上。我將她的T恤掀了起來,雪白的肌膚,誘人的肚臍眼,再往上,白色的胸罩掩藏了半對豐乳,使我無法飽窺春色。我懶得費神破解她的防禦,直接把胸罩向上一推,那對乳球就這麼一縮一彈跳了出來!

哇塞!真是看不出來地大!平日只覺得撐得起衣服的胸部,沒想到釋放出來竟然有這麼大,【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難怪連式樣堪稱保守的胸罩也奈何不了她們。那瞬間我完全呆了,只是盯著那兩團白肉,還有點綴在頂端的兩粒可口櫻桃。涼風陣陣吹來,我卻沒有想到要用火熱的手掌去為她們取暖。

『你還看!』她圓睜著杏眼嗔道。我連忙用手蓋住了櫻桃,可是卻無法藏起引人覬覦的白肉,這可不是我的錯啊!

揉著,捏著,那對不因為地心引力而變形的雙乳,現在卻為了逃出我的魔掌而千變萬化著。可是怎麼變化,卻總是逃不出我的天羅地網。尤其是要害始終被我禁錮著,只能夠不斷地抬頭抗議。柔軟而充實的手感,更是方才隔著胸罩在衣服外面滑來滑去所能夠相比的。

『啊……哈……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發出了難耐的呻吟聲。更奇怪的是,怎麼有一團奶肉在我面前招搖呢?原來我的右手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跑到她的桃花源那兒去了。為了不要冷落這隻孤單的奶子,我只好用嘴去包容了。雙唇用力吸住,裏面則交給舌頭去舔弄,甚至還用牙齒輕咬著磨一磨。左手持續地揉弄著她的右乳,右手則隔著三角褲彈起琴來。左手畫方、右手畫圓我不會,左手摸奶、右手撩陰這下子可就大有心得了。

她的身體突然開始激烈地挺動了起來。『啊……怎麼這樣……不行了……啊啊……我……我要丟了~』從濕透了的三角褲裏湧出了一股股的熱湯,把我的右手搞得一把一把黏答答的。她臉泛潮紅,全身軟在床上,只有那對美乳還在搖晃著。

她泄了?我才只彈了幾首曲子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