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姦

(一)

妳們知道男人的眼光吧?是了,沒錯,就是那種!男人看女人的時候,總喜歡瞇起眼,企圖將淫猥的目光,像根針一樣擠進女人最隱密、狹窄的縫隙中。

從小,我就常聽說長「針眼」的傳說,一直不太明白這個含意,如今,當我四顧周遭,所逢都是一道道如針般尖銳的目光,一個勁的想往我可能裸露於他們目光下的身體拼命鑽時,我終於明白了!

我擁有一副傲人的身材,青春亮麗的臉龐,這已經是足夠吸引人了;而我也樂於以我的誘人體段迎接那些充滿各種複雜情慾的目光,所以經常刻意穿著一些令人難免想入非非的衣服。迷妳裙、鏤空絲襪、不扣上面兩鈕扣的襯衣,甚至,我喜歡故意不穿內褲,以便我在蹲坐的場合中,可以不經意式的流洩幾絲春光,讓一些男人意馬心猿。

沒錯,我喜歡被人窺視,每當我刻意引誘男人的淫猥目光時,我的身體總是不由自主的顫動著,那是一種充滿喜悅與刺激的顫動,從男人的目光中一直延伸過來的視線,好像一根巨棒,狠狠搗入我的花蕊深處,讓我一陣陣湧入快感與高潮。

我通常將它名為「視姦」,我可以想像有千百個男人一起姦我的情境,而且每個男人都會以為是單獨地在姦我!

不過,「視姦」通常滿足不了男人,也滿足不了我,因此,「視姦」是個起點,我通常讓他們先感覺在姦我,然後再讓他們真正地姦插!

在我看來,男人簡直是情慾的動物,每一個男人,包含了自己最親的家人,都不會放過任何可以「視姦」我的機會,我也樂於讓他們「視姦」,畢竟,亂倫的罪惡感,是真的非常刺激的。

我今年36歲,18歲奉兒女之命結婚,目前已經有兩個18歲的雙胞胎兒子,一個17歲出落得和我一模一樣的女兒;可是,我不但沒有老態,反而因年紀的關係,豔麗大方,更凸顯出我的魅力——我之所以會發現這點,不僅是因為外面一堆趨之若鶩的男人,更是由於我發現我那兩個兒子,他們也開始視姦他們的老媽了。

起初我很憤怒,覺得他們褻瀆了世間應該是最偉大的母愛。的確,當一個母親從子宮中擠生出她的嬰兒,並飽含著慈愛,將豐滿的乳房及乳頭塞進那張嗷嗷待哺的小嘴時,豈會想到日後他們的目光如此貪婪,富含著情慾,意圖擠壓、揉弄、吸吮這對乳房,並用像徵著他們已經成長的利器,回歸他們原來的地方?

繼而,我感到驚訝,這倒不是由於他們膽敢如此肆無忌憚地窺視他們的老媽(我),而是我發覺到,從他們的目光延伸而來的利劍,居然有如電流一般,立刻流竄在我體內,激蕩起陣陣不歇的熱潮,我下體似乎真的受到磨擦、挑弄,甚至插入!

這感覺是如此的陌生而又熟稔,陌生的是它的新鮮與刺激,是它的來源為自己的子宮所孕育出來的;而熟稔……熟稔嘛,……說到這,我臉上不禁微微泛起紅潮了,因為這來自血族的奇妙感受,竟是我所曾經驗過的,從20年前伊始,直到如今……

最後,我感到釋然了,畢竟,這似乎是家族血液中遺傳下的魔性,我又何須介意於懷呢?

那時的我,不禁笑意盈盈地望著我那兩個兒子,而且故意放低身子,微叉雙腿……我不曉得他們看清楚我那低胸的睡衣下似將脫穎而出的雙乳,或是腿縫間隱隱約約暗藏的妙穴沒有?

然後,我看見老大小晉掩著褲襠,說要上廁所;老二小鈞將手伸進了褲袋,嚷著要進房間作功課……

那晚,是我畢生中最覺得燠熱的夜晚,房間的冷氣儘管仍呼呼作響,我赤裸裸地躺在床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老公子文偏生在最需要他的時候不在家,我拿起臨時替代品——你們知道嗎?這可是我那雖然年近60,卻依然龍馬精神的父親,從瑞典買來送我的「禮物」呢!而我是以一絲不掛的身體、婉轉動人的嬌呼,以及一夜激蕩的熱情,迎接這「禮物」的「非禮」的——想像老公的存在,以最大的速度,最深的探索,進入我饑渴的下體。

我從來沒想到它居然可以讓我如此狂熱,我狠狠地將它吞噬進去,讓它筆直而有力地進出,我一直在迷醉中,想像裡,也分不清它究竟是按摩器、是老公的短槍、是父親的長棍、還是小晉或小鈞那無以名之的利器……

那一晚,我居然一連三次獲得高潮!

當我疲累而滿足地抱著枕頭而睡時,我嘴角裡噙著一抹笑意,因為我知道,想像是有可能化為現實的。以前如此,未來亦復如此。

當夜,我沉沉睡去,一連串的綺思夢想,引領我回到以前的日子……

(二)

*** *** *** *** *** ***

幾經困難,擠出了第二集,頗有後繼無力之感。哪位網友有興趣,來個接力如何?

*** *** *** *** *** ***

那是我正上高二的日子,17歲的年齡,說寂寞也寂寞,但也未必真的寂寞到哪去,我豔如桃李的臉孔,豐盈而流麗的身材,再加上我略顯風騷的舉止,使得我身旁總是圍繞著一群想一親芳澤的男生。

其實,我真是有點早熟的,或者是因為偷看了父親密藏的錄影帶緣故,我早已懂得什麼叫做作愛,更曉得以手指或硬物插入下體時是多麼的快慰。

不瞞你們,我曾經一個人對著錄影帶自慰長達三小時,想像著有如影片中如此粗長的巨棒輪番插入,在狂洩了七、八次之後,才意猶未盡的收拾殘局。

我也懂得如何挑起男生的慾望,高中制服儘管制式而古板,但我卻有辦法讓我自己也引以為傲的身材,吸引許多貪婪的目光,我故意只穿薄薄的內衣,讓奶頭頂著襯衫,以優美而媚惑的渾圓,讓男生眼底冒火;裙子只能到膝上三公分,可是我會刻意站在高處,讓樓下的男生仰首而望,裡面鮮豔的紅光,足以讓他們流出鼻血。

我知道,他們都恨不得來強姦我,恨不得狠狠地將我壓在地上,扯爛我的衣服,撕下我的內褲,然後……

我心裡常想:「來吧,來吧,做你們想做的事吧!」可是,他們不敢,真的不敢!那時代的男生真的是腆靦慣的了,心裡想著,可要他們實際行動,卻又萬分為難,只會在背後議論紛紛,望著我那嬌豔欲滴的身體,意淫一番而已。

我常不自覺地嘲笑他們,用我冷冷的,代有點挑釁意味的目光,盯著他們已微微鼓脹起來的下體直瞧,瞧到他們忍受不了,躲到不知什麼地方去「消腫」為止。

當然,那時候也有一些小太保似的自以為風流瀟灑的男生,這倒比較能夠引起我的興趣。但通常,他們的成績都很差,想做我的男朋友,以我才學兼優的素質,當然是不可能的事,不過,我卻樂於讓他們嚐一些甜頭。

在一些舞會中,我是常客,我喜歡讓他們雙手撫摸著我的臀部,我則環鉤著他們的頸項,將我豐滿的胸乳極力貼近,頂著他們寬闊的胸膛,然後,體驗腿間那逐漸受到硬物磨擦的快感。我依稀可以看見他們慢慢勃起的樣子,甚至,有時候發現到自己的腿上微微濕了一小片。

碰到我所喜歡的對象,我會暗示他們,先走進廁所,等著他們進來後迫不及待地將我頂在牆上,掀開我的襯衣,拉下我的內褲,發狂似的將唇口印在我的豐乳上,用早已燙熱的硬物充實我的下體。

不過,我通常不怎麼主動,只是冷冷然微抬我的臉龐,盯著天花板上的某個定點,等待一切的結束。我不是不喜歡性愛,只是,當他們剛剛插進來時,我就已開始嘆氣,知道回家後還得靠我的方式自行解決。

我絕不跟同一人做兩次,因為沒有一個值得,但也因為這樣,我如穿花蝴蝶般周旋在這些人之間,受盡公主般優沃的待遇。我不跟他們接吻,更不跟他們口交,這使他們恨得牙癢癢的,但卻因為猶抱一絲再親芳澤的希望,他們也都守口如瓶。

高一開始,我就已經不是處女了,但是我在學校裡,依然是尊貴的公主,為眾人所仰望,誰也不敢想像我曾經跟十數個男生發生過關係。

不過,這些男生從來沒有人讓我滿足過,即使是一些田徑、籃、足球的校隊也是一樣,他們在性愛上所能給我的,只是讓我更發現到自己而已——我想,我是那種性慾超強的女子,這些小蘿蔔頭,無論如何是無法滿足我的,尤其是我每次在他們得嚐慾望後,又需回家自力救濟時,感受特別強烈。

升上高二後,我已經不太願意玩這種游戲了,沒的讓自己多難過而已。事實上,我反而覺得,就讓他們用意淫的方式來姦我、插我、入我、幹我,我真的有種說不出的快感,尤其是眾目睽睽下,一天之內,我彷彿被輪姦過上百回一樣,你們能想像幾百根陽具一起擠進我那窄小的妙穴中的滋味嗎?

我在錄影帶上看過七男一女的性交,那女的雙手各把玩一根,口中輪流舔著一根,臀後一根,但是,最多也同時有兩根進入妙穴而已!

當然,兩根齊入的滋味也是挺刺激的,可是,同時幾百根插入,卻也別有一番滋味。每當想到這裡,我整個身體都難免一陣顫抖……

於是,我開始懂得享受這種樂趣。在我周遭的人,從八十歲以下,只要稍懂人事的,大概沒有不幻想過與我交媾的了。我彷彿全身赤裸裸地躺在眾人面前,沉酣著承受著他們目光的凌虐、鞭笞與肢解。真的,我喜歡這種感覺!通常,我將這叫為「視姦」。

我想,大約全校男性的師生都在視姦著我;這絕不是誇張,也不稀奇。事實上,我發現,連我的父親——那時,他正將滿四十歲,修頎而壯碩的成熟男子,嘴上留了一抹髭鬚,風度翩翩,自從母親過世後,雖未續絃,但身邊總少不了女人——居然也會對我,他親生的女兒,感興趣起來。

我在家裡是自由慣的了,一襲輕便的睡衣,連內衣褲也懶得穿,就在家中晃蕩自如。我喜歡斜躺在沙發上,自由地舒伸我修長而渾圓的美腿,隨意架在茶几上,欣賞我喜歡的電視節目,有時候忘形到裙角下透露出一些春光也沒察覺。

最初我很訝異,為何父親——還有我那小我一歲的弟弟,總喜歡坐在另一張離電視較遠的短沙發上,而從不肯坐到這一邊來;而且,看電視時也總是顯得那麼不專心。

直到有一天,我無意間在同一位置,看見父親依我的模式躺著,而我赫然發現他下腹累累然垂下的長條物時,才恍然「驚覺」。說「驚覺」是有道理的,因為一來我發現了那張短沙發的「地利秘密」;二來我真的驚訝,父親的那根東西實在是巍然可觀,連疲軟時都還粗長如芭蕉,不知道堅挺起來後是啥個模樣呢?我看過的也不算少,連錄影帶中天賦異稟的算上,也應該排在前幾名!

我臉微微紅起來了,因為我眼角微瞥,居然想到了難怪他會受女性的歡迎。當然,我也覺得有些怪異,原來父親和其他男人一樣,也在視姦我,我可是他的女兒呀!

不過,這種怪異的感覺似乎更能讓我感到刺激,我的下體突然間淫水如潮,居然順著我的腿流瀉了一片。

從此,我故意擺弄自己,無論有任何裸露我身體的機會,我都不會吝於敞開門戶,期待他們(父親和弟弟)視線的逼凌。

說真的,我覺得我是在挑逗他們、誘惑他們,甚至在洗澡的時候,明知浴室外極可能有不同的眼睛在偷窺——門是我刻意留下縫隙的,卻偏偏賣弄風情,撫摸自己的奶子、摳挖自己的小穴、饑渴地自慰給他們看。

我有時會想,他們看了之後會如何呢?是跑回房間,想像我騷蕩的胴體打手槍?還是趕緊找別的女人煞火?他們在跟別的女人做愛的時候,想的是誰?會不會叫錯名字?還有,他們會不會忍不住衝進來?假如他們真的衝進來了,我會怎樣呢?

老實說,錄影帶中亂倫的劇情我可看多了,其實都是角色扮演而已,幾曾見過真的家族成員親身拍攝的?如今,假如他們闖了進來,這可就是真的了,我會不會像影片中的人一樣?……

我曾經假設過很多種情況,從開口嘲罵到抵死不從都有,可是,卻還數默然承受強暴、欲拒又迎,甚至熱情接納的情況居多,而且,每一想到這情景,我整個人就突然亢奮起來,我想到父親那根累然下垂的巨物,如果它真的進入它所生的女兒的陰戶中,會是怎樣的滋味呢?

不瞞你們,我真的是淫蕩的女人,因為我知道我是很渴望它們闖進來,然後用他們那粗長而有勇猛的陽具,狠狠搗入我的浪穴中的。當然,我一定也會騷浪地加以回應,而且充分感受到其中的情趣與刺激。

試想,一個女人居然會渴盼與她有血緣關係的人來幹她、肏她、姦她,她該有多淫、多蕩、多浪!可我就是喜歡!

我開始幻想著與父親或弟弟交媾的場面,從他們如何撫摸、挑逗我那敏感的身體開始,直到想像他們在我身體內如何的衝擊搗撞,我經常一面手淫自慰,一面叫出爸爸、弟弟的稱謂,然後讓自己陷溺在情慾的想像世界中,一任它氾濫而不可收拾。

我曾經想過很多種他們如何來姦弄我的可能情況,包括了所有我知道的色情小說和電影中的情節,但是……真的,你們萬萬想不到,我的第一次的亂倫經驗居然是這樣展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