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自白

(1)

以下我要說的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亂倫故事,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但至今仍是一段令我永遠難忘的美麗回憶。

我家有三個小孩:大姊、二姊和我,兩個姊姊分別大我一歲和兩歲。我的姊姊都長得很可愛、很漂亮,皮膚很光滑、潔白、很嫩的感覺,因此我小時候就常常想著她們的裸體自慰,有時一天自慰四、五次也不覺得怎樣。

我國一時家中只有一台冷氣機,當時放暑假,爸爸媽媽去上班,二姊去學彈鋼琴,我和大姊睡午覺時就去冷氣房睡覺。每次要睡覺我就很興奮,因為我都趁大姊睡著時,手偷偷伸到棉被裏去亂摸大姊,一開始很緊張,只敢去摸她大腿,手還會抖,但是摸了好幾次後她都沒醒,而我也更大膽了,漸漸往上移,我倒是沒直接去摸姊姊的陰部,而是摸姊姊的胸部!

當時大姊十五歲,念的是女中,發育得很豐滿,我就面向著她,手在她的乳房上揉,當時感覺好軟好軟,但沒有感覺到乳頭,可能是戴著胸罩的關係吧!

我看見大姊「嗯」了一下後一點都不動,就更加大膽了,我的手伸到她的陰部上,開始揉啊揉的,覺得凸凸的、軟軟的,當時整個人即使是吹冷氣也一直流汗,好緊張!

因為姊姊穿的是寬鬆的短褲,我就想從大腿的褲縫伸入比較不會吵醒她,正當我想把手伸到褲子內的時候,忽然發現大姊張著眼睛看著我!我嚇得將手縮回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大姊竟然伸手進我的棉被裏,往我的胯下移動!

我滿身大汗,動也不動地看著天花板,姊姊的手終於停在我的陰莖部位(當然是隔著短褲),我興奮得陰莖猛跳動,她輕輕一抓,我就興奮得猛烈噴射出來了。射精後我並沒有軟掉,姊姊看著我的臉,慢慢地伸手到我的內褲中,我勃起得更加硬挺了,但我只覺得陰莖剛感受到她嫩嫩軟軟的手,她馬上就抽出去了,我想可能是摸到了黏黏滑滑的精液的關係吧!

事後我們都表現得若無其事,但是每次睡午覺時,我都會在棉被下將手伸到她的內褲裏,玩著她稀疏的陰毛、揉著她的陰核,甚至將手指插到她濕濕滑滑的陰道內。姊姊的陰道一開始會往外彈,慢慢就會收縮,那種軟軟、熱熱的感覺真是美妙,而且還有一直蠕動著的感覺,非常奇妙!而姊姊則閉著雙眼,有時會全身顫抖一下,嘴唇則緊閉,好像怕發出聲音吧!

接著姊姊也會伸手過來握著我的陰莖,此時我會把內褲脫到腳踝,姊姊則握著我的陰莖、看著我的臉上的變化幫我搓揉。她用細細滑滑的手包住我的龜頭,摩擦龜頭的下緣,來來回回套弄,直到酸麻的感覺已經無法再忍耐,我就猛烈噴射出來,再趕快用面紙擦乾淨。

不久後開始暑期輔導,我們就沒有再繼續了。直到有一天我想著姊姊柔嫩的身體,實在受不了了,便晚上趁爸媽睡了覺,跑到大姊的房間,當時大姊正在念書準備明年聯考。

我走進房間看著她的眼睛,她也沒說什麼就躺到床上,我非常興奮,馬上脫掉她的衣服,開始由頭到腳的撫摸,大姊則閉著雙眼,好像很舒服的樣子。摸了她這麼久,我從來沒有親吻過姊姊,此時我就用嘴唇壓在姊姊的嘴唇上,感覺很濕潤、很溫暖,就這樣壓貼了很久。

我大膽地用舌頭頂開姊姊的嘴巴,姊姊沒有反抗,我就在她的嘴巴內到處舔撩,感受那濕滑的觸感。接著我又開始將手伸到姊姊的陰唇間撫摸她的陰核,她第一次明顯因為舒服而發出叫聲,我更興奮了,還好聲音不大,若被發現就糟糕了!

接著我又去揉姊姊那粉紅色的可愛乳頭,感覺它們漸漸地變大,變得好有彈性,我忽然興起含住乳頭的欲念,就這樣把乳頭放在嘴中,用舌頭去輕輕挑逗。姊姊一直都很順從地任由我撫摸玩弄,我則仔細地觀察姊姊雪白勻稱的裸體。

我不斷地刺激姊姊的陰核,用手指輕輕摳,用舌頭去舔,姊姊的身體變得好熱,身體甚至有點粉紅色的感覺,而陰道內則變得好濕、好滑、好熱,一直在收縮,還流出一點乳白色黏黏滑滑的液體,看得我實在受不了,脫下褲子,陰莖立刻彈跳出來。

看見姊姊閉著眼、張著小嘴在微微喘氣……我當時已經理智全無,也顧不了倫常,分開姊姊的白嫩大腿,握著陰莖便插入姊姊的陰道內。姊姊嚇了一跳,張開眼看著我,很緊張的想要推開我,但我用力壓著姊姊不讓她反抗,更用嘴堵住她,怕她叫出來!

但出乎意料的是,姊姊看著我的臉,不但沒有再反抗,反而抱著我,將嫩滑的舌頭主動伸進我的口中與我纏繞。我很興奮,陰莖漲得更大更硬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用力挺進姊姊的陰道時,感覺碰到一塊軟軟的東西,我想應該是處女膜吧?

我大力挺進,輕易地穿過那塊軟膜,感覺姊姊緊緊抓著我,用臉貼著我的臉頰,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之後我開始按照A書上的示範前後抽動,但是姊姊熱熱軟軟的陰道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刺激實在太強烈了,抽動不到五十下,我就在姊姊的陰道內強力噴了出來,當時整個腦海一片空白,有種好累、好舒服的排放感。

我射精後一直沒有把陰莖抽出來,姊姊則繼續吻著我,直到陰莖漸漸變軟,我才離開姊姊的身體。本來我還想再來一次的,但是好像聽到門外有聲音,我非常緊張,便趕快走回自己房間,姊姊則在煩惱床單上的淡紅色血跡。

我後來很擔心,第一次和大姊性交時聽到門外似乎有聲音,如果是媽媽那怎麼辦?嗯,不可能吧,如果是媽媽,她必定會進來阻止。但如果是爸爸又如何?

嗯,如果是,我們就會被吊起來打了吧!我想來想去,如果真的有人,一定是二 姊,我非常非常擔心這件禁忌的事會被發現。

我當時在想:如果直接問她,萬一不是,這不是露出馬腳了嗎?如果真的是她,我又該如何呢?這件事困擾了我很久,我想二姊才十四歲,如果看到我的陰莖插在大姊的陰道裏,她會怎麼想呢?

有一天,我終於趁著大姊去補習、爸媽去喝喜酒,家中只有我和二姊時,鼓起勇氣跑去她房間,我在她面前支支吾吾,不知該怎麼問她。

當時二姊穿著一件寬大的白色T恤,什麼顏色的短褲我忘記了,只記得我幾乎可以從衣領看見她裏面的一對雪白乳房,我當時只顧著看,也忘記了要問她什麼,盡找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問,然後假裝要看她在寫什麼,靠到適當的角度想一飽眼福。

我的二姊比大姊更亮麗,大姊是屬於可愛型,皮膚光滑細緻;而二姊則有雙很美麗的腿,眼睛很亮,好像會說話一般。我透過衣領往裏看,因為她低著頭彎著腰,幾乎能看見粉紅色的乳暈。我好興奮,我忽然聯想到大姊的裸體,就想馬上也摸摸二姊柔嫩的乳房!

我邊說話,邊想像貼著二姊雪白無瑕的乳房摩擦的感覺,想著想著下面就漲了起來。

天呀!我難以忘記二姊忽然抬頭看著我褲襠時,我不知所措的緊張感覺,但是二姊卻沒有很驚奇的反應,取而代之的是比大姊更加大膽的舉動,二姊甚至沒有猶豫,轉眼便以她的雙手握著我的陰莖撐起的帳篷。

我不知道二姊只有十四歲的年齡,為何不會嚇一跳,或是表現出其他我所預期的反應。我反倒被她的大膽舉動嚇了一跳,趕緊後退。二姊此時就告訴我說,她有看見我與大姊做不該做的事,她很想看看我的陰莖,我當時整個臉都紅了。

她笑了笑,把我拉到床邊,慢慢脫去我的褲子,我又紅又熱的陰莖頓時彈了出來,我覺得頭昏腦脹,躺在二姊的床上,而二姊則張大眼睛,仔細地用各個角度觀看。

她用食指和拇指讓我的陰莖彈來彈去,忽然以右手握住我的陰莖,我感受到柔軟的手掌輕輕套弄的舒服感覺,一時間沒忍住酸麻,彈跳著便噴射出來了。二姊嚇了一跳,急忙躲開,但是一部份已經射在她的臉上。

這時聽到玄關有聲音,我整個人都呆掉了,趕忙跳起來穿好褲子。二姊更緊張,快步走到浴室關起門去清洗精液,而我則假裝若無其事地走出去,原來是大姊補習回家。

當天我沒有再去找大姊或二姊,當然是怕爸媽隨時會回家,結果爸媽等我睡 熟了之後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