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朋友的老婆

第一次見到莉莉是在她的婚禮上。我那位朋友是當地政府部門的官員,他在上海一家飯店擺酒宴客,三十九桌的宴席,佔了大飯店的整個大廳。

在熱鬧的婚禮上,有許多即興表演節目。當莉莉被大家的掌聲請上台的時候,我眼前出現的是一位留著披肩長發的姑娘,她那黑色的頭發像瀑布似的,烏亮地閃著亮光,她穿著乳白色的連衣裙,丰滿的乳房把低胸的連衣裙塞得滿滿的,脖子上戴著金燦燦的項鏈,足登一雙黑白相間的高跟鞋,走起路來,“咯吱咯吱”地響著。她的十指細長,染著紅指甲,眉毛描得又彎又細,下面是一對顧盼生輝的杏核大眼。她瓜子臉形,膚色細潤白淨,性感的嘴唇涂著一層淡紅,體態妖嬌,動作風騷。

她的歌聲一起,立刻驚倒了四座。動听的懷舊小曲,使得宴席上的賓客忘記了身在何處。莉莉連唱三曲,仍然下不了場,最後還是我上去幫她解了圍。

兩個月以後,我回到澳洲,因為在生意上幫了香港商人王先生的忙,使他成功了一筆盈利丰碩的生意。好客的王先生請我吃完飯後,一定要我到泰式按摩院去輕鬆一下,我生性風流,當然一口答應,于是結伴欣然前往。

當我和王生來到雪梨中央火車站附近的泰式按摩院時,祇見客廳裡坐著十幾位年青的姑娘,領班小姐向我們逐一介紹。這時,我突然發現坐在角落裡的莉莉,祇見她另有一番打扮,她穿著幾乎透明的黑上衣和祇遮到大腿一半的短裙,看上去性感無比。尤其是她那渾圓丰滿的玉臀,配著細細的柳腰,再加上胸脯雙峰高挺入雲,看了令人都想咽下一口水。她的臉兒也美艷极了,那小腿又均勻,又修長,整個胴體若隱若現,看得我下面的家伙一下子怒發衝冠。我馬上用手一指,要莉莉為我做按摩,領班笑著說我真會選,莉莉是第一次上班哩!

隨即,莉莉起身帶我到了一間擺設別致、有著落地玻璃鏡的房間。房中間是一張大床。莉莉把門關上,然後低著頭小聲對我說:“我同別的姑娘不一樣,價錢要比一般姑娘高一些。”

我很驚喜,看來她并沒有認出我來。我拿出肉金給了莉莉,并笑著對她說道:“我們可以開始了!”

莉莉向前移動了一步,我立刻聞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體香。入鼻熏人,我的慾火熊熊地燃燒起來,我不客氣地伸手摟住她的腰,她微一掙扎,像是有點怕我。我一不做二不休,伸出另一隻手穿過扣子与扣子間的空隙,摸著她的小腹。但覺入手如紙如絨,果然是陰毛,我高興極了,用力把她拉入懷中,嘴唇猛地壓在了她的櫻桃小口上。

原來,她的櫻唇已火燙了,也春心蕩漾了。我用一隻手按在她的臀部,用力把她那肥滿的陰戶緊貼自己又硬又豎起的大炮上,舌頭也伸進了她的口中。

我一邊摟著、吻著,一邊把她抱上床。她款擺柳腰、臀閣輕搖,雙腳亂踢著,像是在掙扎,也像是在興奮中。

我不敢怠慢,馬上躺在她身旁,嘴唇仍然如雨點般地吻著她的粉臉,我的手已毫不客氣地解開了她衣裙的鈕扣。她如玉如瑩,潔白如雪的胴體,已活色生香地呈現在我的眼前。我退下她的乳罩。粉團似的兩個肉球,透著幽香。我急忙伸出雙手,緊緊握著溫香丰滿而又有彈性的乳房。莉莉的兩個乳球不但大、圓,而且挺脹的,粉紅色的乳暈、如小葡萄般大的乳頭、白裡透紅,誘人極了!

我那裡還忍得住,馬上含住一個乳頭吮吻起來,另一隻手則摸捏著另一個乳房,又揉、又搓、又搖。她的乳房實在壯觀,沉甸甸的非常飽滿。

這時,我听到了她沉重的喘氣和激烈的心跳聲,那領班果然沒有騙我,莉莉一定是初出道的雌兒。

我撤離火熱的嘴唇,抽開了在她嫩滑乳房上的手,使她仰臥地躺著,我自己也脫光了全身。在明亮的光線下,她那雪白細嫩的肉體,一覽無遺,尤其是小腹下面蔓生著濃密蓬亂的黑色陰毛,及隆起如小山丘似的陰戶,下面有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濕淋淋的已經有些水漬。

我突然地一個猛撲,大肉莖已抵住了她的小穴口,龜頭向前微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的一雙秀眉已皺了起來。但漸漸地,我覺得龜頭鬆動了,我猛然用力一撞,“吱”的一聲,大肉棒已經滑進她溫暖的小穴中。龜頭被緊緊地包住,我感到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感由下體傳遍全身,刺激使我爆發了原始的野性,摟起她的玉臀,大陽具對著一張一合的小穴口,猛力地向裡插。我越幹越猛烈,她夢幻似的呻吟起來,不久便香汗淋漓,嬌喘如牛,全身不住地顫抖著。我也像發了狂似的,用足氣力急插猛送,大龜頭雨點般地打擊在她子宮頸上,突然,祇見她猛地一陣抽搐。而此刻我也達到興奮的高峰,遍身酥麻,一股熱流直衝她的小穴深處。兩人不由自主地把對方摟得緊之又緊,顫抖著、抽搐著,直到過了很久才喘過氣來,而半小時早已過去了。

莉莉陪我到浴室,替我把渾身上下塗上香皂,我當然也投桃報李,趁機在她身上大肆手足之慾。當她握住我的陽具時,她低聲說道:“你這裡好利害,又粗又長,又那麼硬,剛才幾乎被你插死了!”

我回答道:“誰叫你這麼漂亮,這麼迷人,我也是身不由己呀!”

莉莉說道:“你們男人最壞了,把女人弄得要死,還說是人家的錯。”

莉莉替我沖洗抹身,然後讓我先到床上休息,自己則仔細再沖洗。

當她替我穿衣服的時候,我告訴她說:“你是莉莉吧!我們在朋友的婚禮上見過面哩!你還記得嗎?”

莉莉想了想,頓時粉臉嫣紅,含羞怯怯,要我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她在幹這一行。她說她回去結婚,幾乎花光了她和丈夫的積蓄。現在她老公仍在大陸做政府工,她自己正在上大學,為了支付昂貴的學費和生活開銷,才選擇做按摩女。因為做按摩女辛苦一年就可以賺二十万澳元。她決定做到畢業就收手不幹。

我憐香惜玉之情一下湧上心頭,一口答應她不告訴任何一個熟悉的朋友。她也高興地表示要陪我過夜。我立刻要再拿錢給她,但是她說不用了,因為是她和我也是朋友,但我還是硬給了她,理由是朋友也有通財之義。

于是,我身上剛穿上的衣服又被她脫下,我們赤條條地抱在一起。她問我:“你一定玩過不少女人,你告訴我啦!我剛才的表現如何呢?”

我回答說:“都算中規中矩。”

莉莉說道:“剛才我緊張死了,幸虧你對我還算溫柔體貼。不過你搞人家時是那麼勁,我真有點兒招架不住哩!”

我笑著說道:“是嗎?那麼,我們還繼續玩不?”

莉莉低聲說道:“你還不累嗎?如果你還要,我當然陪你玩的。”

我說道:“不累!美人當前,怎可言累!不過,這次我可要把你這一身美麗的肉體慢慢地、仔細地品嘗了。”

莉莉笑著說道:“看你說的,好想要把我吃下去似的。”

我把手摸到她的陰戶,說道:“男人那會吃女人呢?這裡才會吃男人哩!”

莉莉道:“你是不是又要了?我讓你怎麼弄都行的,你怎樣玩其他的女人,就怎樣玩我,順便教我一些床上的技巧嘛!”

我笑著說道:“那可不敢,把你教得好像小淫娃,怎麼對得起你老公,再說,你剛才也說過,你和別的姑娘是不同的。”

莉莉道:“我那是指初次出來做而已,我也祇不過是一名普通的女人嘛!”

我說道:“才不是哩!你是美女,你的肉體,就像冰雕玉砌,無論你的手、腳、你身體的每一部份,都是一种藝術品,我要慢慢來欣賞!”

莉莉嘆了口氣說道:“你別折騰我了,我那會是甚麼藝術品,你剛才也給過我錢,我無非是一名花街神女罷了。”

我說道:“因為你選擇這條路,我才和你有緣啊!我給你的錢也祇不過是尊重你的職業罷了。你的天生麗質,是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的。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就已驚為天人,還記得你的婚宴上,眾人纏住你唱歌時,我跳上台為你排解嗎?那是我都不知多麼仰慕你,可惜你已經成為朋友的新娘。”

莉莉笑著說道:“現在我雖然也身為人妻,但也是你懷中的女人。”

我說道:“是的,這一刻你屬于我,再也沒法躲,我要好好享受你了!”

從那以後,我們就再也沒有遇見過。但我總是忘不了那機會難逢的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