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之狼

那一年,我16歲,剛剛考進實踐商專一年級,從小我父母就離婚了,我一直跟著媽媽的身邊長大(偶而也會去爸爸那兒住一段時間)。我小的時候就長得很可愛,人見人愛!而且是愈大愈漂亮,大人都說我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長大後不知會迷倒多少男人哩!

就因為如此,母親從小就管我管得很嚴格,對我的一舉一動都管教得非常繁瑣。於是乎,我被母親調教的非常好,不論在內在外,都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乖女兒。

但是,我和我母親相處的其實並不算融洽,因為每一個人到了青春期,或多或少都有一點莫名的叛逆,對於大多數正在青春期的女孩來說,些許的叛逆並不會在她們的生命裡造成太多的傷害,但是對於我來說,這一點點的叛逆,卻讓我的人生從此改變,將一個小女孩純潔善良的心靈,和一個少女潔身自愛的寶貴貞操,從此留下了難以抹滅的深深污點。

隻希望這段恐怖的回憶,能夠像從不曾發生過一般,在我的生命中消失!

但是,偏偏我又是那種對於隻要曾經發在我身上的往事情景歷歷在目、永難忘懷的那種女孩。追朔其原因的話,第一,可能是我自己本身的個性吧!我是處女座A型的女孩,這一類型的女生,通常記憶力都非常好,這是真的!我的腦中平常確實儲存了太多生活中大大小小瑣碎的事,我很難去判斷,甚麼該去記得,甚麼該去忘掉,我的眼睛就像照像機似的,將所有生活細節照單全收。這其實已經造成我許多困擾,因為我不太會去融會貫通,所以我經常會為了無謂的事情去煩惱,甚至失眠!

第二,也可能是因為我的父母在我七歲那年就因為失和而離婚。父母親的離婚,對於一個正在成長中的小孩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衝擊。也或許如此,在我的幼小心靈中,想要去記得曾經和父母相處過的每一分、每一秒。也因為從小我是被媽媽帶大的,因此,在我的成長過程中,走得非常辛苦。

因為爸爸的離開,從此媽媽心情十分低落,她畢竟隻是個女人,常常還需要我的安慰、鼓勵。畢竟在這世上也隻有我們母女倆相依為命!也因此,我的個性從小就十分地細心、十分地女性化。

但是,上天似乎是有意折磨我們,我的悲劇其實纔剛剛開始。

那一天晚上,我從學校放學後,和同學一起去三重看了一場九點的電影,看完後已經11點多了,這時,我突然想起來,有另一票國中同學昨天打電話告訴我,說她們今天會在西門叮的舞廳裡跳舞,要我今天過去找她們玩。雖然這一票同學平時就很愛玩,我其實也並不太喜歡她們,很少和她們來往,但是那天晚上也不知怎麼搞的,就想去見識見識。第一:是因為我從來沒有去過所謂的「地下舞廳」。第二:是因為她們又都是女生(我從小讀書都是女生班,從沒有和男生同班),所以我可能比較放心吧!

於是乎,我打了一通電話回家,本來打算告訴媽媽我想去跳舞,誰知道她一聽到,劈頭就是一頓痛罵,叫我馬上回家!我當時也不知道是哪來的氣,我說她管我管得太嚴了,再這樣下去,我要搬去和爸爸住。

我媽一聽到我要去爸爸那兒住,她更氣了(當時我媽媽和我爸爸已經沒有來往了,相處得極不愉快),她說:「要去就去!去了就不要回來!」她說完就掛上電話。

我當時又氣又失望,心裡隻想要發洩難過的情緒,所以我跑到路上,很快的叫了一輛原本就好像停在路邊等客的計程車,我跳了上去,急呼呼的說了一句:「西門叮!」那計程車司機看了我一眼,立刻加緊油門,載著我直駛而去。

一路上,我腦子裡都浮現出媽媽責備我的樣子,我愈想愈難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到四周愈來愈荒涼。因為車子的玻璃本來就很暗,加上兩旁的房子也愈來愈少,而且車子好像一直往山上開去(後來我知道是觀音山)。

我愈來愈覺得怪怪的,我隻好開口問:「對不起,司機先生!請問您開的這條路對嗎?」

他回答:「是往這走沒錯啊?不知道路嗎?」

我說:「對不起!我對路很不熟,我隻是覺得好像已經走了很遠了,您別生氣。」

「小妹妹說話好有禮貌噢!別擔心,還早的呢!我看穿著制服,讀哪裡的啊?」

我說:「實踐商專一年級。」

「一年級?那不是國中剛畢業?今年幾歲啊?」

「16歲。」

「16歲?這麼幼齒!那這麼晚還跑出來玩,有沒有被男人玩過了?」

我聽不太懂他話,猶豫了一會,發現他從後照鏡中一直盯著我看。他又說:「怎麼不回答?我問還是處女嗎?」

我嚇了一跳!我說:「為甚麼要這樣問?」

我話還沒講完,我旁邊的座椅突然間翻開來,然後從後面的行李箱中鑽出一個人來!我嚇得還來不及叫,這個男的馬上用手住我的嘴!然後說:「最好不要叫,反正叫啞了也沒人聽得見。乖乖聽話!不想被我們輪奸然後棄尸在荒山上吧?」我嚇得隻好點點頭。

他又說:「小妹妹真乖!好漂亮,皮膚好嫩ㄡ!奶子又大!看,都快把制服撐爆了哩!」他說完就對著我的嘴猛親,另一隻手趁機對我的胸部又搓又揉的。

我羞紅了臉,全身不停的顫抖。因為這竟然是我的初吻,【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它竟然是給了一個滿嘴檳榔味的陌生男人!

這時,前面的司機開口問我:「小妹妹!我剛纔問還是不是處女,還沒回答呢!到底是不是?」我的眼淚當場流了下來。

架著我的男人說:「沒關繫,讓我來驗一驗就知道了。」說完就掀起我的裙子,將手伸進我的內褲裡撫摸我的私處;另一隻手開始解開我上衣的扣子,接著脫去我的制服,然後用力扯開我的奶罩,用他的口含咬著我的乳頭。

我哭著向他們求饒,但是他們不但完全不理我,動作還愈來愈粗暴。

接著,旁邊這個男人更扯下了我的內褲,用他的手掌緊緊貼住我裸露出的下體,更過份的是,他的手指竟然用力插進我的肛門!我嚇得膀胱失禁,不自禁的尿了出來,尿了滿座椅都是。

他們兩個見狀,竟然看著我,大聲的淫笑了起來。我隻知道接下來我失去意識,似乎嚇昏了過去。

當我醒來時,發現我身在一個大房屋裡,髒髒舊舊的,而且有一股很重的霉味,房間頂上垂掛著一盞黃色的電燈,四周牆上貼滿了類似牛肉場宣傳的猥褻海報。而且我發現我平躺在一張床上,四肢都被繩子綁住固定著,呈現一個「大」字,而且頭發凌亂、衣衫不整。這還不要緊,我竟然發現,在我的周圍站滿了一群男人,正在虎視眈眈的直盯著我的身上瞧!

有人開口說話了:「小妹妹醒了啊?長得真正是水哩!讓我們大家直直流口水哩!」

另一人說:「小姑娘有沒有交男朋友?有沒有干過炮?還是不是處女?」

我哭著,一直不斷的發抖。

「我們來檢查看看。」說完後,一群人爬到我身旁開始脫我的衣服、扯斷我的胸罩、撕裂我的內褲。

「你們看,這個妹妹的小奶頭和陰戶都還是淡淡的粉紅色哩!我看她還是在室的不會有錯啦!」

「哇!干他娘!處女的奶子有這麼豐滿的我還第一次看到呢!」

「她長得真漂亮!長得好像金瑞瑤呢!我們實在是卯死了!」

當時金瑞瑤在臺灣很紅,很多人說我長得很像她,而且比她還要漂亮許多。

「對啊!而且還是在室的金瑞瑤哩!花錢也干不到哩!現在就躺在這裡隨便你干,愛怎麼干就怎麼干,被我們輪奸到死也沒有人知道呢!」

我聽了當場嚇得哭了出來,我苦苦哀求著:「求求你們不要傷害我!我從來沒有做錯事,為甚麼要欺侮我?讓我回去好不好?我發誓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好不好?」

有人說:「能不能回去要看看的表現嘍!讓我們每個人洩完欲、我們操操到滿意了,就會成為真正的女人了。到時候根本不想走了呢!」

我哭著,繼續哀求著:「我求求你們行行好!放了我。我從來沒有和男生做過,我從來不敢想,我還是處女。求求你們大家放了我好不好?」

我哭紅著雙眼望著他們,而這群男人卻更加色瞇瞇的直盯著我赤裸裸的身體瞧。

突然間有一個男人開口說:「要不然這樣好了!我給兩條路,在我們之間挑一個男人,將的初夜奉獻給他,如果不選,我們就全部一起輪奸!」

我當場獃在那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其中一人等的不耐煩,開口說:「我看這個小姑娘是注定要做大家的公共廁所了,我們就來好好享用吧!」

我大叫:「等一下!我選!我選!」我羞著臉看著他們。

而每個男人都紅了眼,露出淫穢的笑臉:「還是要選老二最大的勒?」接著他們都掏出他們的那話兒對著我。我漲紅了臉,緊閉著雙眼,不敢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