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心經

名作家全庸的式俠小說瘋魔了幾多龍的傳人!尤其是《神鵰俠侶》中楊過和小龍女這對小情侶那動人心弦的愛情波折,更令人為之癡迷嗟歎。本故事的主人公楊明,就因此而走火入魔,浮想聯翩了……

楊明是一個武俠小說迷,特別喜歡金庸的武俠小說。

從《俠客行》開始,《倚天屠龍記》、《笑傲江湖》、《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到《鹿鼎記》,每一部他都讀過兩、三遍。

最近,楊明剛剛完成了公司一個大計劃項目,就開始重新讀一遍《神鵰俠侶》。

這一夜,他睡在床上,看得津津有味……

楊過正在與小龍女練玉女心經。

追段文字雖然絕不色情,但每次都能引起楊明很多幻想。

突然,眼前一片黑暗,所有電燈都在這一刻熄掉,楊明望向窗外,一片漆黑,對面一幢一幢的大廈平時光照通明,現時卻變得一片死寂。

只有天上的星,天上的月,一陣行雷,一陣閃電,風雲變色。

楊明知道一定是停電,真奇怪!已經有好多年沒有有大停電了。

在這一瞬間,有人拍他肩膊,嚇了他一跳。

「誰?誰呀?是誰?」楊明大叫。

「小子,小子,你猜我是誰?」

「你別傷害我,你要錢我給你,你要偷東西儘管偷,我甚麼也看不見。」

「你當然看不見,我卻看得很清楚。」

「你戴了紅外線眼鏡。」

「甚麼紅外線,我練了千里眼,沒有月亮也看得到十里以外。」

「你不要玩我,要錢拿錢,我膽子很小的。」

「嘻!我是周伯通,來帶你走。」

「周伯通?王重陽的師弟?你……你也是武俠小說迷?」

「周伯通就是周伯通,來,我帶你去看小龍女。」

「小龍女?你真會開玩笑,你……」

話未說完,突然一聲響雷,好像打正楊明的住所,楊明感覺地一震,頭一暈,便迷迷糊糊地跟著周伯通走。

走了一會兒,來到一個森林,周伯通走得很快,楊明根本跟他不上,被周伯通抓著背,像飛似的向前奔。

也不知走了多久,周伯通與楊明停了下來,躲在一棵樹後。

楊明問︰「這是甚麼地方?」

周伯通答道︰「活死人墓,你看那邊!」

楊明往周伯通手指之處一看,見到一男一女,穿著古時劇服,互相拉拉扯扯。

楊明心想︰「一定是在拍電影。」

他們再往前面一棵樹走去,偷聽他們說些甚麼。

男的說道︰「不成的,要姑姑脫去全身衣服,太難為你了。」

女的道︰「過兒,怕甚麼?我每天也脫光衣服洗澡,我看不出有甚麼問題。」

男的說︰「姑姑,但你找男女有別……」

女的道︰「男的女的也都是人一個嘛,我就是想看一看男孩子的身體與女孩子有何不同?」

男的望著女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臉紅起來︰「姑姑,你真的想看過兒身體?」

女的好肯定地說︰「對!我要看,難道你不想看看姑姑的乳房、姑姑的大腿、姑姑的肚子及下陰嗎?」

「我想,但我怕忍不住會做出對不起姑姑的事來。」

「過兒,別多心,我們脫光衣服便可以練玉女心經。」

「玉女心經真的可以天下無敵?」

「又沒有人練過,這是祖師婆婆與王重陽祖師爺的心血,他們練成之後,還未曾在江湖上使用過。」

楊明覺得自己已經進入了武俠世界之中,眼前的男女就是楊過與小龍女。

小龍女替楊過脫衣服,楊過首先露出他的陽具。

小龍女見到,便一手抓住小棒道︰「這是甚麼東西?」

楊過大叫︰「姑姑,別太用力,好痛喲!」

小龍女道︰「你不告訴我這是甚麼,我死也不放。」

「我說了,這是陽具。」

「你姓楊,便有這陽具,我沒有姓,所以甚麼具都沒有。」小龍女若有所失地說。

「也不是,先讓我替你脫了褲子再說,你也有好東西呢?」

楊過先把手伸入小龍女褲管裡,輕輕撫摸她的小腿。

小龍女縮一縮腳,說道︰「你幹甚麼摸我小腿好癢!」

「不是很舒服嗎?」楊過手指一直向上游動,摸過膝頭及大腿。

「也挺舒服,從來沒有人摸過我的腳。」

楊過道︰「我要在親眼見到姑姑身體之前,先用手摸清楚。」

「為甚麼?」

「姑姑神聖的身體,過兒要慢慢的品嚐,欣賞。」

「過兒,你對姑姑真好。」

楊過輕輕將小龍女的褲子扯下,楊明和周伯通在旁邊偷看,看得楊明血脈沸騰。

褲子脫去了,小龍女裸體太美了,叫楊明驚歎得不斷喘氣,下身也自然地脹到很大很大,並且滲出了透明的分泌物,弄濕了褲子。

周伯通見到便裝出一個滑稽的鬼臉,在楊明耳邊說︰「別那麼快便出精,更精彩的還在後頭!」

小龍女的身子與其他女子完全不同,她的肌膚白如雪,滑如玉,白玉之中透著淡淡的粉紅,身體裡面像有一個微弱的光源,柔柔的散發著光彩。

在燦爛的星光之下,小龍女就似一尊白玉觀音,神聖得叫人不敢正規。

楊明十分興奮,很想走上前摸一摸,幸好給周伯通拉住。

說回楊過,他呆呆的望著小龍女身體,一動也不動,小龍女等了良久,等得不耐煩了,便說︰「過兒,是不是姑姑的身子不美,比不上其他女孩子了?」

楊過如夢初醒,忙搖頭道︰「不是,不是,姑姑的身子是天下間最美的了。」

小龍女問︰「你要說實話,除了姑姑,你還看過誰人的身子?」

楊過說︰「我甚麼都不瞞姑姑,那次看了李莫愁,是無意中看到的。」

「你說,我的身子與她比較,美在哪裡?」

「這個嘛!姑姑的身子柔若無骨,最美是那個洞洞,外面的毛髮特別幼細,比甚麼都美!」

「嘻嘻!你知道祖師婆婆教過我甚麼?」

「不知道,你說吧。」

「她教我每天在白玉床上,磨擦我的下身及胸部,她說這樣可以保持身段美好,而且……」

「而且甚麼?」

「而且是練成上乘武功的第一步。」

「甚麼上乘武功?」

「就是玉女心經嘛!來,我練一回給你看看。」

小龍女飛身而起,雙腿一開,只見她的恥毛開始變白,而且越變越長。

小龍女擺動身體,仿如仙女散花,突然她向著樹頂一叫︰「我發。」

兩隻小烏分別跌下,跌在楊過跟前。

楊過問道︰「你用甚麼厲害暗器?」

小龍女道︰「就是我的恥毛,可以柔如絲,也可以硬如鐵,你摸一摸看。」

楊過用手指去摸,馬上縮手,說道︰「太硬太尖了,都變成了小針,真厲害!」

小龍女道︰「還有更厲害的,你先拿武器,姑姑跟你過幾招。」

楊過拿了劍,問道︰「姑姑你用甚麼武器?」

小龍女道︰「我用這個!」

小龍女身體轉動,下體的恥毛一扯,便化成一把劍,隨著小龍女身體的擺動而揮動著,與楊過打了起來。

楊過一邊打一邊問︰「姑姑好厲害啊,這一招叫甚麼名堂?」

小龍女道︰「這一招叫女陰弄劍。」

楊過打得無法招架,便把武器丟了,雙手抱住小龍女那把「恥毛劍」。

小龍女道︰「你不打了?」

楊過道︰「不打了,硬打不是你的對手,我要用柔情來今你貼貼服服。」

楊過抱著「恥毛劍」,便用舌頭去舔,用嘴唇去吻。

「過兒,別這樣,好癢的!」

「等一下姑姑便會嘗到好處。」

小龍女的恥毛漸漸回軟,好快就變回正常,圍著小龍女的陰道口飄然垂下。

楊過的舌頭轉移到了小龍女的陰道口,兩片陰唇,在雪白的大腿相映之下,顯得特別紅,份外嬌,份外嫩,份外動人。

楊過輕咬小龍女陰唇,發覺兩片紅唇有一種奇異的香味。這種香味,只有處女才會有,而且,只有小龍女才會如此香濃。

楊過道︰「姑姑的身子好香好甜。」

小龍女道︰「這也是祖師婆婆教我修練而成的。」

「是如何修練法?」

「我從八歲開始,便每日摘新鮮的花朵放在陰戶之內。」

「原來是花香。」

「這也不全是,我每日午睡時,都會裸著身子,張開大腿,讓蜜蜂到來採蜜。」

「你說蜜蜂在你陰戶內採蜜?」

「對呀,蜜蜂就從這裡爬進去。」小龍女張大陰道口。

「你不怕蜜蜂叮你嗎?」

「才不會,蜜蜂都是我的朋友,我還給每一隻蜜蜂起一個名字呢?」

「起甚麼名字?」

「我把名字刺在它們的翅膀上。」

「它們在你的內陰採蜜,是何種感覺?」

「十分快活,它們有的在我陰內振翅,振動我的陰核,有的在裡頭轉動,叫我欲仙欲死。」

「你這是跟蜜蜂交合了?」

「我不管是不是交合,總之,蜜蜂跟我是好朋友,也是情人。」

「怪不得你的陰核有蜂蜜之味。」

楊過舌頭頂著小龍女的陰核,品嚐那種香甜之味。

小龍女畢竟是血肉之軀,兼且未曾人道,如今被楊過如此把弄,身體便起了變化,喊道︰「不得了,我下體要著火了。」

「才不是著火,是快活才真!」

「對了,據玉女心經所載,男女就是要在快活之時,互相合體,然後開始修練。」

「好!那我們便開始合體。」

原來楊過早已興奮萬分,下體有如一支小劍,有隨時出鞘,行刺秦王之勢。

楊過吐出陰核,轉換體位,便與小龍女合體。

兩個器官一經結合,就如電擊,兩人身體震動,小龍女雙手緊緊抱住楊過,喊道︰

「過兒,姑姑快活死了。」

楊過道︰「姑姑,我們開始練功吧!」

小龍女道︰「好!你我先運氣丹田,我要將你任脈打通。」

楊過照做,小龍女雙於緊按楊過靈蓋穴,運起至陰至柔的真氣。

只見她雙手冒煙,貫入楊過靈蓋穴之內,小龍女喊遭︰「吸我乳穴。」

楊過道︰「你要我吸吮你的乳房?」

「對!你不見我乳房比平時大了一倍嗎?」

「對呀!是甚麼原因?」

「我畢生功力,已經集中在一對乳尖之上,你用力吸,水火交融,陰陽相合之時,便可以修練玉女心經的招式了。」

「好,我吸!」楊過抱住小龍女雙乳,吸個不停。

此時,周伯通道︰「這小丫頭年紀小小,功力果然深厚,乳氣吸之不盡。」

楊明道︰「我也想上前吸一口。」

周伯通道︰「切切不可,這時有任何滋擾,他們也會走火入魔。」

楊明道︰「我忍不住了,我的陽具要爆開了!」

在楊明偷窺小龍女,楊過練功之際,一個全真派弟子尹志平亦正在偷看。

尹志平被小龍女雪白的肌膚吸引住,他如癡如醉,不自覺地一步又一步走近他們。

小龍女首先發現了尹志平,這一驚非同小可,那時便血脈倒流。

本來是小龍女將真氣源源輸入楊過體內,這一驚,小龍女身體就似有一股吸力,將楊過的血液吸出來。

這時,楊過正在與小龍女交合,楊過感覺下體不斯有精液流出,卻又流之不完,洩之不盡。

周伯通知漣事態嚴重,馬上搶上前,一掌打發了尹志平走。

接著,周伯通對楊明道︰「小兄弟,我們要合力救一救他們。」

楊明道︰「我又不懂武功,不知如何救法?」

周伯通道︰「我問你,你是不是男人?」

「我是,當然是呀!

「那麼,你有沒有男人的性具?」

楊明好自然地摸一摸自己下體︰「當然有啦!」

「那便可以,你瞧,楊過的陽氣已經被小龍女吸得乾乾淨淨,再下去便要精盡而亡了。」

楊明道︰那麼!我們把他們分開便行,不是嗎?」

「答中了一半,分開之後,小龍女無陽可吸,馬上就會陰氣攻心而亡。」

「那麼如何?」

「先分開他們,你便代替楊過被她吸精。」

「不成!要我當替死鬼?」

「也不是,小龍女一邊從你陽物吸精,我便一邊將陽氣輸入她乳房,很快便會沒事的。」

楊明見到小龍女的肉體,已經慾火難禁,心想︰

「能夠與她一夕風流,做一隻風流鬼又如何?」

於是,楊明便依周伯通之言行事。

小龍女興楊過一分體,小龍女便開始發冷,身體愈來愈冷,眼眉,頸項都薄薄地蓋了一層冰霜。

小龍女的下體比其他女人精緻,不大不小,陰唇嬌嫩,恥毛幼細。

楊明望了一眼,便已衝動不已,呆呆地望著。

周伯通大叫︰「你發甚麼呆?還不進入,她便會死!」

楊明醒一醒,便將陽物插入小龍女身體。

小龍女的身上飄著幽香,楊明摸一摸她兩腿,再摸一模她雙股,小龍女微張媚眼,對楊明笑了一笑。

楊明不敢太用力去抽,深怕會弄痛她的身體,小龍女卻道︰「恩公,你要用點力,插進花心,我才可以吸到你的精氣。」

楊明便試著一刺到底。

龜頭感覺到一個又軟又滑的「小枕頭」在花心迎接著他,他抽出再送,送了幾次,小龍女便開始有點反應。

周伯通雙手按住小龍女乳房,叫道︰「嘩!如此幼滑的奶奶,俺老周也是第一次見到。」

周伯通為人瘋瘋癲癩,但滿身都是上乘武功,他一抓便抓中小龍女乳穴,將陽氣慢慢傳入她的體內。

小龍女很快便恢復了元氣,張眼望一望楊明,見楊明滿頭大汗,說道︰

「真多謝這位大俠相救,小女子無以為報。」

楊明道︰「助人為快樂之本,何必客氣。」

小龍女道︰「我一定要報答你,不如,我教你一兩招玉女心經好嗎?」

「玉女心經?練了有何好處?」

「嘻嘻!練好了可以壯陽健體。」

楊明道︰「那太好了,快快教我。」

小龍女道︰「瞧著!」

她用兩隻手指按著楊明全陰之處,壓著陽物,然後用花心頂住龜頭,說道︰

「大俠,你運氣吧!」

「好!甚麼谷氣、晦氣、歎氣我都運出來了!」

楊明感覺下體愈來愈冷,好似有一股冷氣沿住陽具輸入自己體內一樣。

初時十分難受,但突然間「噗」的一聲。

小龍女道︰「別怕,我已經助你打通性穴。」

楊明不知道什麼是性穴,只覺得下體十分舒暢。

小龍女道︰「下一步就要你射精。」

楊明道︰「你壓住我下體,精液如何能出?」

「且看我吧!你運勁。」

楊明運勁使力,小龍女突然鬆開陽具及會陰要穴,楊明即時便將精液噴出。

這一剎那,小龍女再用力一壓,將精液止如是者一鬆一放,弄得楊明十分興奮。

最後,小龍女大叫︰「射吧!」

此時,會陰輸精之口大開,精子兵團如入無人之境,個個搶先而出。

一下子,白液向外噴出,這一噴可真非同小可,射向五米外的大樹之中。

此大樹已有千年根基,樹幹足有三個人環抱之大,精液如激流將大樹射穿,穿了一個小洞。

周伯通上前一看,嚇了一跳︰「真厲害,這是甚麼武功,我也要學。」

「這是玉女心經的其中一式,也就是精子神功,不過,只怕我不能夠教你。」

楊明道︰「真厲害,以後我自己練可以射得如此勁嗎?」

「你自己如何能弄出精液來?」小龍女問。

楊明道︰「我……我……我可以手淫。」

周伯通回應道︰「我也可以手淫。」

小龍女道︰「找不懂甚麼是手淫……」

楊明道︰「算了吧,不如我們再練。」

此時,雞已鳴,天已白。

周伯通道︰「楊兄弟,天亮了,我要帶你走。」

「我不走。」楊明道。

「你不走便要永遠留在這裡,不能再回去。」

揚明無可奈何,唯有跟周伯通回到家裡。

楊明發覺自巳躺在床上,手裡拿著小說,心想︰「是不是夢呢?」

他無法解開這一個疑團,因為,這一切一切都那麼真實。

一個禮拜以來,楊明每日都在沉思,回味與小龍女修練玉女心經那一刻。

每一晚,他都期望周伯通會再來,把他帶入武俠世界之中。

但,似乎一切都是白等。

這一夜,楊明又在窗前等待,半夜兩點了,仍無半點動靜。

他想到小龍女的裸體,就有一股暖氣湧到他下體周圍。

楊明並沒有經常手淫的習慣,但此一刻,他有這種需要。

他半脫褲子,雙手將陽具掏出,便開始幻想小龍女如何按住他的會陰處。

揚明雙手一上一下,很快,下體已經脹硬起來。

楊明心想︰「自從上次修練玉女心經以來,都沒有射過精,這回一定要為小龍女射得透透徹徹。

他用枕頭壓著陽具,一壓一放,壓得全身肌肉都收縮起來。

他很想射精,但想起修練玉女心經時的步驟,便一一回憶起照做。

他用手指壓住會陰一壓一放,與枕頭的壓放節拍交替著。

直至極之衝動之時,他便將會陰放開,讓精液射出。

精液射得很快,很高,很勁,射到天花及窗門都是。

他累極了,一覺睡到天明。

第二天醒來,他才發現,昨夜精液竟然射穿了玻璃窗,也射穿了天花。

楊明呆住了,原來那不是夢,他的確練成了玉女心經……

但是,將來要和女朋友H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