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情未了

我和妻子的結合可以說有一大半是出於偶然。絕非是我病態,我認為只有和她結婚,才能和我親愛的岳母有著一生的關聯,說穿了,也就是能和美艷的岳母保持著長久的性關係。網上的許多色情小說,可以講,那大多是胡亂寫的,這其中並沒有多少人真的亂倫過,我一點也不承認我與岳母的行為是亂倫,她畢竟只是我的岳母。當然,我也絲毫不敢說自己有多麼高尚,否則,我還在這裡談什麼與岳母的情史吶!

寫到這裡,我真的又想與岳母作愛了!可惜,她現在還在南方的那個城市。我想,她也肯定時時記掛著我的,也許,再過三、四個月,她將款款來到我的身邊。在這裡我不得不說︰我真想你啊,我親親的岳母!我已近兩個月沒聞到你的肉味了!我的豐滿雪白、肥嫩緊湊的岳母呵!不知你下面的水還多麼?

(一)

那年高考前夕,我到當時是同學的妻子小怡家借書,上樓時,第一次見到她的母親就被她的美艷所驚歎!我現在的身高是一米七三,算不不得高大,而當時看上去岳母差不多和我一般高,她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六左右吧,丰姿綽約,風騷無比,在以後的作愛中,我曾多次和她調笑過︰『岳母大人啊!我真喜歡你高高大大的樣子,覺得我的那個東西放在你那裡面有溫暖感,好像安全又踏實!』

那時,我的雙手幾乎總是抱著岳母那白玉瓷盤般的屁股,用嘴細細品味著那使我掉魂的的秘洞。那裡實在是太迷人、太白嫩了!再說,當時白裡泛紅的秘洞裡還流著不盡的淫液吶!可以說,我岳母的屁股舉世無雙,也是當初最吸引我、最使我惹火的地方,那裡的肉感,連克林頓夫人希拉裡、性感影星蒙當娜都半點不能比!

當時,她對我望了望,便很快轉身下樓,我卻忍不住回過頭去,只見她那豐腴的屁股結實渾圓、蠢蠢欲動的樣子,我一下子就陷入了想入非非。當然,後來終於夢幻成真,我再也沒想到,我後來能夠與岳母是那樣驚人、那樣緊密地合為一體,我雄壯有力的陽物後來果真 進了她那迷人的秘洞。一切是那樣地出人意料,一切又是那樣地自然,那竟是我十分難忘的好去處,就是現在年輕的妻子小怡也比不得岳母的騷情和她下體的絞動有力。

太年輕有時就是沒經驗,我之所以寫這篇小東西,就是實在難忘我美麗成熟的岳母,我的肥肉肉啊!你是我全方位的性伴侶!你是我床上的最好搭檔!我美麗的岳母!我嫩嫩的岳母啊!

岳母多次私下對我說︰『哪一天你如有新歡,只是要永遠記著我,不要忘記我就行!』我摸著她那迷死人的小洞洞說︰『哪能吶,有你這樣的好東西,我怎麼也捨不得!』一聽這話,她往往又把豐腴白嫩的屁股整個兒的壓在我身上,當然,那時,我是一次又一次地進入。

第一次與岳母發生性關係是在大學一年級,其實,那時我和妻子的戀愛並未完全定下來。妻子比較任性,我有些矛盾,但又有些理虧,因為已與她有了多次的性關係。再說,當時我對她的家庭也有些敬畏,小怡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財會總管,媽媽在文化部門工作,後來才知道她早年還報名參加過報考演員。

其實,我是個比較保守的人,直到現在,我也只有過兩個女人,就是她們娘倆。做愛時,我曾和岳母說過,我之所以和小怡結婚,其實就是為了和你丈母娘上床!說真的,今生今世,我只要擁有我肥嫩雪白、性技巧花樣繁多的岳母,就她一人就足夠了,我不知道這世上,還能有誰比我能在岳母身上享受的性快樂還要多?

那天,我本與小怡約好去看場電影,可巧得很,我到她家時,岳母告訴我,小怡剛被公司召去開緊急會議了,估計要三、四個小時後才能回來,我便準備告辭。岳母笑著說︰『你坐下吧!陪我談會兒,她爸爸又出差了,家中沒人,挺冷清的。』我想也是,反正,說不定小怡很快就會回來的。

岳母去給我倒茶時,我發現,她黑真絲下(也有可能是喬其紗吧)渾圓的乳房清晰可見,可能是剛洗過澡,當她把茶水端到我面前時,身體似乎輕輕一晃,兩顆誘人的乳房也跟著搖擺、抖動起來,當時,我就被她那迷人的乳房所吸引。這可是兩顆與眾不同的迷人乳房啊!可要比小怡的大得多得多啊!當下,我的下身就堅挺翹硬緊頂住褲頭,我只好假裝低頭喝水,目光卻時不時瞄向她豐滿的胸前。

沒有什麼能比這還巨大、還更漂亮的東西了,簡直就是兩座肉做的山峰,更像我手中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著,我暗暗地想。乳頭就像是點綴著的兩顆紫葡萄,在黑色的喬其紗下鼓鼓的突起。我從未與一個如此成熟美艷、身材如此玲剔透,屁股和乳房極度惹火的女人接近;更沒沒想到,小怡會有這樣漂亮的媽媽!

我是一個喜歡高大女人的男人。可以說,我岳母在中國女人當中算是個高個兒,我總覺得,女人的身體太小,上床好像有不能承受、弱不禁風的感覺。我想像著岳母黑喬其紗下那我從未曾見過的碩大的屁股,雪白嗎?肥嫩嗎?手摸上去會是怎樣呢?

『要是能把白嫩的她抱在懷裡,該是怎樣的啊?』我胡思亂想。但再也沒料到,我心目中美麗典雅的岳母竟很快坐在了我的身邊。

我永遠記得岳母家客廳的那件紅色真皮沙發。一坐下,岳母就將豐腴的屁股挨緊在我大腿邊。我穿的是件西裝褲頭,此時,下身早已無遮無掩地頂了起來。她笑了,並看出了我的難堪表現。

『你還沒跟小怡上過床啊?』

我吃了一驚,沒想到她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這時,她已將她細長的手有力地按住了我的襠部。

『上過!上過……』我語無倫次,不知說什麼好。

『不要害怕,讓我來教你,你不是要做我的女婿嗎?家中沒人,小怡要到十點以後才能回來吶!』

這時,我發現,岳母已氣喘吁吁了。緊接著,她一把將我摟住,嘴立即湊了上來,兩人一起倒在了那紅沙發上。當她把我的手牽引到她的陰部時,我發現那裡早已是一片水淋淋的了!小怡可從未有過這樣多的水啊!我感到岳母好像是個不尋常的女人。

紅沙發上,很快瀰漫出一股成熟女人的濃烈體香,岳母那肥白的屁股、那碩大的乳房,是我在小怡身上從見得到過的。整個作愛過程大概只有十來分鐘,可能是我太緊張的原因,白色的精液還沾到了岳母的黑色喬其紗上。

岳母柔聲細氣地說︰『你第一次到我們家來,我就看上你了,我真的好想你啊!做我的女婿吧!你們的事,小怡都跟我說了。她任性,我以後多說說她,行嗎?』她還再一次地摸了摸我的陽物,感歎地說︰『真是小夥子,太有力了!下次你要是想我,你儘管找我 噢!』

我受寵若驚,真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我何樂而不為吶?再說小怡也跟岳母一樣,是個標準的美人胎子,有個這樣將來和我暗地裡有一腿子的漂亮岳母,小怡的任性又算什麼吶!

說真的,要不是道德約束的話,我一定會與我那肉肉性感的岳母同床共枕、結為夫妻的!有時在床上我與岳母作愛說這話時,岳母總是開玩笑說︰『你還不知足啊?天下有幾人能睡上母女倆的?』我總是說︰『有你一個就足夠了!』

事實也是如此,直到現在,妻子小怡的性享受在我眼裡也只是一般的感覺,也許是岳母的床上功夫太驚人、太令我迷戀了吧!

那天紅色沙發上的初遇就這樣注定了我與小怡的姻緣,再說白點,是我那屁股雪白、水澤淋淋的岳母改變了我本有些動搖的念頭。實際上,我當時的真實想法就是什麼時候與岳母再能有上第二次,畢竟第一次太倉促,與我年輕的功夫完全不相稱。因為我岳母雪白高大,我想下次一定要把她抵在牆上,雙手捧著她的屁股,好好吻她的下體、吻她的小穴,那裡面的味道真的好香,看看她到底能流出多少水來?

讀者們千萬不要以為我是個絕頂的色情狂,我也僅僅是個一般的凡夫俗子而已。其實,我非常反對目前網上的一些小說,都是些什麼啊?太假了!有媽媽與兒子作愛時那樣大呼小叫的嗎?那是寫作者胡亂的性發洩,再者是寫作者素養極其低下的表現。

當然,我水平也高不到什麼地方,但絕不會無根據地瞎寫。可以說,我與岳母作愛,直到現在她也從未大聲叫床,只是在這當中她會一個勁地聳動下身,當然,我岳母擺動和絞我陽物的程度也絕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她一聲不吭,只是面色泛紅,低聲本能地哼哼唧唧著,我直覺得舒暢、過癮,覺得今生沒白活,遇見這樣一個好岳母。直到現在,小怡也沒有岳母這樣的本事。

沙發性交後的一星期左右,我要到省城上學的前三天,我到岳母家打招呼,岳母的神情顯得很留戀。那期間,岳父雖然一直不在家,但我畢竟有些心虛不敢上門。其實,我是多麼地想與岳母重溫性愛啊!我是第一次嘗到如此成熟女人的滋味,實在是丟不開的。但我堅信,來日方長,我那陰戶肥嫩、屁股雪白的岳母將來在床上肯定會加倍補償我的,她所積蓄的淫水肯定會淹沒我的相思之苦的!

果不所料,在小怡一家為我送行的那天晚上時,好運來到了我的頭上。

我到陽台的廚房盛飯時,岳母也走進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猜想,她肯定是有意識的。她對我輕聲說︰『你們的學院是在XX路嗎?』我說︰『是的。』她用手急促地摸摸我的前襠,看得出很有力︰『過不了一星期,我一人去找你!』我喜出望外,騰出手來,在她肥嫩的屁股上輕輕搓揉了兩下,她無言地笑了。

在看網上小說時,其實我是比較討厭那些過於色情的字眼的,所以,我也不想在這裡出現這些有礙文明的詞語,但我又非常理解那些寫作者,那是表達了他們的情緒,儘管,這種情緒有時確實下流甚至無恥。我在與岳母十三年的性交史裡,作愛的次數自然是數不勝數,但真正她讓我在床上對她亂說什麼,她是堅決反對的。其實,我內心是很想對她說出的。

就在第二次性交時,岳母說︰『你能不能不說啊?你不說,我反倒能使你更快活!』當時我是一邊抽送,一邊說︰『我 死你啊!我的岳母大人!我 死你啊!我的丈母娘!』其實,我說這話,正是表明我的真正性快樂、討好岳母的,但岳母卻說︰『你把我 死了,你再去找別人啊?』於是,我便不再吱聲了。

這時,我明顯覺得岳母下身的力度開始加大,她極度誘惑而風情地對我說︰『你不要多說話,我保你滿意。』當時,我以為這是在賓館,以為她怕床上的性交聲被別人聽見,可後來的許多性交事實證明,岳母是把切實的性行為落實在了行動上,即不說空話,多干實事。最後,她給我定下了一條規矩︰性交中使勁干活,高潮後可以亂說,這也叫插敘插議了。

在我妻子出差的一段時間裡,家中只有我和岳母時,她與我的多次作愛也是從不吱聲。當然,我家中床上所發出的聲音可能一般的人也達不到,我岳母氣喘吁吁的美妙聲,在這人世間也絕少能有人享受到,還有她那肥白的屁股,鮮嫩的陰戶,和被性快樂帶來的泛紅的臉龐,按照我岳母的說法,我岳父也很少遇見。想到這,我那肉感無比的岳母確實是我命中注定的桃花運,她那白嫩泛紅的秘洞確實就是我的世外桃源。

岳母說過岳父︰『不要提他,他只知道把那個軟不溜秋的東西放進去!』我想,這也許就是岳母要在我身上尋求快樂的真正原因。

故事講到這裡,我不得不告訴你們這樣一些情況︰第一次與岳母在沙發上交歡時,我剛二十歲,岳母那年是四十二歲,可能有人說我那親愛的岳母太老了,那他就大錯特錯了。其實,我岳母這樣的女人最有滋味、最成熟、最性感。

我今年三十歲,近年來與岳母發生性關係的次數更是日漸增多,在一般人眼裡岳母五十二歲,已是老了,可我的岳母仍是那樣年輕、床上的功夫仍是那樣緊湊有力,陰戶裡所流出的水也絲毫不比年輕女子少,相反,還要多得多,因為,小怡的床上表現就可以證明。

噢!交待一下,我岳母的模樣與第一夫人希拉里長得幾乎如出一轍,就是頭發不同,黑髮如瀑,有時披肩,有時還風騷激盪地燙起來,實際的年紀確實看不出來。

上一次,可能是前兩個月吧,我在岳母家的床上作愛時,岳母說︰『小強,我已經老了,你可以找人,媽媽不說你。再說這些年來,你已經給了我非常多的快樂了!』

我說︰『不,不!我將與你一直作愛,直到永遠!』

岳母笑了起來︰『到那時,我下面可能已經沒有水了!』

『是啊!』我也笑了起來︰『沒有水可就太乾澀了!』我說︰『丈母娘,你以後就節約些水吧,細水長流,不要每次流這麼多,女婿還被你淹死了吶!』

岳母的媚笑好色而又煽情︰『不給你這麼多水,你不真的說岳母老了嗎?』那時間,我彷彿受到了感動。是的,我的岳母在每次作愛時,都給了我許多快樂的回憶。那一次,我雙手緊緊端住她雪白肥大的屁股,把她仍然潮濕的陰道再一次插入我的巨大的陽物。

『這麼說,多年來,我下面的水已經把女婿給餵飽了,讓我再多給些你!』岳母的陰道仍是那樣新鮮肥嫩,一點也不像老婦人的寬大,我頓時想起了一個話題︰『媽媽,你為什麼這麼緊湊有力啊?』

『你這個壞女婿,那是你岳父無能,要是天天像你這樣昏天暗地的搞,早就寬大了!』

『難道我也無能嗎?十多年了,你也與我作愛有不少次了,難道就沒給撐大嗎?』

『小強你說說,我們作愛有多少次了?』

我開玩笑道︰『一百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