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的代價

古往今來女人紅杏出牆如過江泥鰍時有耳聞,仔細分析起來原因不外有四:

1. 丈夫房事能力不足。

2. 男人不在身旁,難耐空虛寂寞生活平淡。

3. 基本上女性較具經濟性偏重於物質,那個男人可以滿足虛榮心較具物質供應能力便靠過去。

4. 此女人本性浪蕩水性洋花。

費太太年輕貌美,她是屬於第四種兼具第二種雙重性的女人。

費龍祥的工作很不安定,時常因依工地的更換而南北遊走,收入更是但求溫飽。

為了安頓老婆,費龍祥向周進貸屋而居,不過費龍祥因為遠出工作,很少回家。

周進是個中年男子,四十開外並沒有結婚,他仗著家裡是大地主,在父親的遺產中他分得了不少的地產。這使得日後的周進不愁吃穿,即使每日游手好閒,他依然可以坐擁財庫,光每月房租的收入不少於六位數字。

費龍祥向周進承租可以說是同在屋簷下房客與房東住在一起。

費龍祥昨天甫回來,過了今夜又要離開。

晚上兩人早早洗完澡,也早早上床。原因無他,春宵一刻值千金,如果要等到下一次又要擔擱一些時日,因為明天丈夫又要外出工作啦!

「食色性也」,嬌 的費太太自然希望丈夫能多陪伴她,也好慰藉她空曠的時日費龍祥脫掉自己的衣服後,將老婆按倒在床上。兩人熱烈的親吻著,他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撫摸。

「…..唔…..嗯…..嗯…..」

費太太輕唔著…..嬌嗔著…..急喘著…..不久,她的衣服也被飢渴的丈夫剝去,費龍祥脫掉她僅存的乳罩之後,忍不住埋首狂吻著她的乳房,他用舌尖舐著她的乳頭。

「啊…..哎喲…..死人…..好爽…..啊…..」安太太眉目深鎖,朱唇內露出皓齒,她微伸著香舌。

丈夫的魔手繼續在她的大腿、粉臀上撫慰。

「哎喲…..嗯…..嗯…..嗯…..啊…..」她扭妮著、 動著、呻吟著、淫浪著,淫水在她的嫩穴內溢淌而下。「呵…..啊…..良人…..干我吧…..要…..要…..」費龍祥下面那老二也早已暴跳如棒,雄赳赳的等待著嫩穴,老婆已吩咐他插穴,做丈夫的焉有拒絕之理,於是他將老婆抱至床邊,令其趴著,龍祥則站在地板上。

他把她的兩腿分開,太太的淫水已灘了不少。

他看到下體四周淫水漫漫。

不由分說,龍祥將陽具對準穴戶然後一骨碌的將下體一沈,腰際一頂。

「叼…..叼…..」那條大陽具已登堂入室。

「卜滋!卜滋!」

「嗯…..嗯…..嗯…..好丈夫…..親親…..用力…..乾妹…..妹…..啊…..嗯哼…..」

「呼…..美死…..啦…..快…..快.…干…..」

她瘋狂至極,意亂情迷,垂手頓足似的抓著床單。他的血液加速,卵蛋不停的在空中搖曳。

又是一陣 「卜滋!卜滋!」

費太太禁錮已久,顯得特別浪蕩,陰戶的夾功也特別緊縮,【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夾得老二舒暢無比,費龍祥手按捺在她的浪臀上一味的衝刺。

「卜滋!卜滋!」

「哦!…..啊…..親丈夫…..好丈夫…..妹妹…..啊…..用力.…是…..是…..美…..」

「啊…..妹妹…..來啦…..唔…..」

「啊…..呵…..哥…..也來…..啊…..」

「嗯哼…..給…..妹妹…..要…..丈夫…..給我…..」

兩人你來我往,陶醉在春風裡,兩人同時一陣哆嗦,費龍祥軟弱無力的趴壓在太太

身上,費太太更不知所云嬌喘不已………

這禮拜天,費龍祥並沒有回家團聚,他打電話說,因為工程進度延遲,必須趕工,最快要一個月後才能回家,對費太太來說這早已是習以為常的事了,費龍祥走

後轉眼又是一個星期,她守著空閨寂寞難奈,聽丈夫說還要再一個月後才有可能回家。

今天晚上,房東周進邀費太太一塊共進晚 。

費太太一來難排心中孤寂,二來周先生邀約,同在屋簷下焉有拒絕之理。周進當然知道費太太經常空閨獨守,人同此心心又同此理,周房東向來寡居自然體會得孤獨的滋味。

對他而言,邀約費太太只不過想製造些機會接近她,如果可能的話,他很想跟她上床,他注意她很久了。

果然這一夜,他佔有了她,而且發現到外表端莊的費太太原來是淫蕩絕色美女也!兩人用餐時,雙方都喝了不少酒,飽足思淫慾,周進牽著微醉的費太太回房。

「唔!費太太你丈夫真有福氣…..」

「是嗎?」

「因為你好美…..」

「是嗎?」

周進貼得更近了,他攬著她的腰。

「周先生也好壯…..不錯哩…..」她把身體靠近他,索性讓他抱著。

他血液洶湧,她嬌喘著。

接著費太太以香氣襲人的嬌軀抱他,吻在他額上。

這一吻吻得周進性情衝動,他一把脫下她的睡衣。

脫下她的乳罩、三角褲。

立刻,他也把褲子脫光。

二人於是光裸著身體互視對方。

費太太見他一身古銅膚色,全身毛茸茸。

費太太便見他胯下那只長矛般的大硬陽具,隨著他的呼吸一抖一抖。

至於周進呢?

他早就被費太太那8字形的身體迷住了。

雖然她的陰戶裂縫很開,但一直很紫紅而突出,同時陰毛多而漫到肛門。

尤其她的乳房、乳暈乃至乳頭都引人垂涎。

「哈!嫩穴,你美得如未婚的美女。」

「謝謝親漢子,你的大陽具也壯得如莽蛇。」

周進先分開費太太陰唇一看說:「你的淫水已經氾濫了!」

「哼!還不是你惹起的?」

費太太側看他大如雞蛋的龜頭笑答著。

她覺得他的陽具雖已呈紫黑,可是抖動有律。

「你的陰戶真迷人。」

周進分開她二片陰唇,同時舐舐它的四周。

「輕點兒親漢子,我被你舐得淫水又淌了。」

說時遲那時快,她的淫水如黃河決堤濕了一大片床單。

「你丈夫懂得這樣做嗎?」

周進又輕舐一下她那粒如米粒般的陰核。

「他那裡有你這樣的老經驗?」

周進最厭煩人家說他老,立刻正言:「誰說我老,現在我就讓你試試,我這赤肉棍子的厲害!」

他下床來,並拉她的二腿在床沿垂下,並將她的腿八字分開。

如此一來,她的陰縫閃出淫水的光澤。

周進見迷人的裸體橫陳眼前,那只硬陽具自是更硬漲了。

簡直如一隻大肉棍子,他立即持大龜頭,向她的陰戶插入。

「卜滋!」

一聲,全根陽具潤滑而入。

「啊!有些痛!」

「痛?難道…..你丈夫比我小?」

「是的…..但現在不那麼痛了。」

費太太有些飽滿的舒服,又抱他肩道:「現在,快抽插吧!」

「原來你覺得癢,對吧?」

「嗯…..好癢呀…..」這時,周進忽又拔出陽具,並在陰戶的四周觸動。

這是一招奇特的抽插法,目的在令女性內中空、外酥癢的激將法,可使女人有「迫不及待」的心理以增加性趣!

這時只見費太太全身及二腿不停的幌動,表示她酥癢極至,極需要男人快抽插她,所以這時的費太太,每當他的龜頭觸過她的陰核、陰唇四周,她總是一陣陣淌出淫水。

「哎喲,好人、親漢子,你快干我吧…..」

「好!那我要干你了,準備!」

「快點啊,親漢子,我需要你立刻幹我。」

「那你不要叫痛。」

「不了。」

「真的嗎?」

「真的,長痛已經過去了。」

周進分開她的二片陰唇。

費太太嬌笑閉眼道:「大陽具哥,快插死妹妹吧!」

周進見她淫水直淌,就持大龜頭用勁向她插入。

「卜滋!」

又是一聲,全根到底的插穴聲。

「舒服吧?嫩穴 !」

「嗯!好像塞得好飽。」

費太太望著他寬闊的胸膛、粗厚的臂肌,催道:「親哥哥,可以抽動了。」

只見周進深深一呼吸,立即以九淺一深法淺抽慢插,每當他一抽動,她就輕動腰肢,挺動陰戶迎合他。這種密切配合的反應,使他對她倍加好感。

「嫩穴妹妹,你的嫩穴好溫暖!」

說到這,周進對她逐漸加快加深的抽插起來。

由於這個插穴姿勢對她沒有壓迫感,所以她一見他抽插得快,她也屁股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移動得快。

「嫩穴 妹!我…..插得你舒服嗎?」

漸漸地,周進有些流汗和喘氣了。

「唔…..親哥哥…..哎喲…..我好舒服…..這都是…..親哥哥….你的能幹呀…..」費太太嬌喘吁吁,她的雙唇一漲一合,滿頭烏亮的秀髮,隨著她的頭左右擺動不已。

她這時,已置身於欲死欲仙的至美境界。

「我比你丈夫插得成績如何?」

「哎…..你比他強多…..壯多了…..你的陽具又大又長…..如同….一條大肉棍子…..唔…..美死我呀…..想不到你是這麼壯…..」費太太的這句話,真如對他打了一針興奮劑,周進立即快馬加鞭的對她加強抽插。

其快如閃電。

其落力如打沙包。

這使她大大感到快感,生平第一次享受到如此毛骨暢通的舒服,只覺全身一陣抖顫。

「哎喲…..哥…..你好厲害….. 投降了…..嫩穴永遠讓你插….我要丟了!」

「等等…..哥哥也要丟…..一起去吧…..」她暗想周進也足足抽了她有四五百下了。

她正這麼想,周進忽覺一股熱流直衝他大陽具,使他全身舒暢。於是她 了,他也 了。

二人的陰陽熱精在她陰戶內,互相沖激著。久久,二人軟倒在一起。

過了許久,費太太推開他說:「周先生,你把我壓扁了。」

周進於是拉她提升至床上,二人平躺著。

他隨便摸著她一雙豐滿、又堅挺的乳房。

入手軟中帶硬,好細嫩!

「你得意了吧?」

費太太摸一下他的軟陽具。

「你不也很舒服嗎?」

周進捏一把她的陰毛,道:「哈哈!半斤八兩!」

「你呀,真是風流老劍仙。」

「不!應該不說老字。」

「那要說什麼?」

「該說風流大劍仙。」

費太太捏他一下道:「仙你個頭!」

「哈!我的頭在這裡。」

周進拉她的手去摸自己的陽具龜頭。

「哈哈!真絕!」

費太太笑了起來,同時不忘來回摸他陰根。

過了約一個月,費太太的妹妹來到她家遊玩,她叫紅荔。有一頭馬尾型的秀髮,眼睛水汪汪的十分秀麗。

但令周進動心的是:她乳房高聳、大腿修長,尤其綠色短百摺迷你裙,風吹或下蹲間可看見她粉紅色三角褲。

費太太告知周進,她妹妹跟一個年輕人訂過婚,但末婚夫的房事不太令她滿意,故又退婚了。周進告訴費太太希望能安排一箭雙鵰的機會。

「安啦!一切包在我身上。」

費太太自信滿滿的對周進說。

果然到 上,由周進作東大宴兩位美女。

吃飽後稍作休息,兩女徐稱累了要去睡覺了,不由周進大為緊張。

於是費太太貼著周進的耳朵 嚕一番。

「沒問題,我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錢。」

周進從他的上衣內掏出一疊鈔票,遞到紅荔的手上。

原來紅荔並不忌諱與周進共度魚水之歡,她更大膽的同意與姊姊共侍周進,但她老遠而來想兩姊妹陪周進上床實在不划算,反正他有錢何不投其所好,兩蒙其利,果然周進也同意了。

於是三人喜歡孜孜的走進周進的臥室。

周進開啟那台花了十幾萬組合的 CD 音響。

兩女索性跳起舞來,費太太原本僅著一件單薄的睡袍,舞起來那若隱若現的嬌軀煞是迷人,妹妹紅荔更是率性,她大膽的跳起脫衣舞,不一會身上的衣服盡除,周進一樂更唱著歌也把自己的衣服脫光。

紅荔也跟著唱了…..

周進竟被她附台唱歌後,竟藉酒意一把抱住她接吻,紅荔因聽他是性技高超就馴服的任他強吻,一不做、二不休,周進立即雙手空降於她的乳房。

只覺得它飽圓如瓜,不遜費太太。

接著,他的魔手又突襲她的三角洲。

雖然紅荔此時有一陣掙扎,但卻顯得嬌軟無力,而令他覺得她的三角洲已濕濕一片。

「哇!黃河決堤了。」

周進對費太太說:「令妹也是一片汪洋大海!」

「不理你了,你好壞。」

紅荔嬌嗔的坐正起來,向他瞪一眼。

周進仍笑道:「行,不理我,我倒要看看你能堅忍到何時?」

過了半小時,姐妹已洗淨了嬌軀,回來到臥房。

費太太說:「妹妹今 我先迎戰,中途你再湊一腳才不失小姐身份。」

「好!一切聽你的。」

周進邊吻邊揉捏她的乳房、臀部後道:「方纔我和令妹開開玩笑,你不介意吧?」

「不會的,是我寫信告訴她找到你這根大陽具。」

費太太把周進的屁股向她的陰戶猛壓,隱隱間她感到他的大陽具隔衣刺她陰戶的快感。

「哈哈,你居然在為我宣傳。」

「吃好再相報嘛!」

周進衝著她這句話,把她腰間的繫帶一拉她的睡袍開了。現出了她玲瓏有致的美麗裸體。

費太太也賣弄風騷的用手摸摸後腦,於是又露出黑濃濃的腋毛。

「周哥!」

「喔!情妹!」

「你看我們姐妹,哪一個比較美麗?」

「兩個都美!」

「是嗎!」

她伸手握住他青筋暴露的硬陽具。

「是的,她有股浪漫美,可是皮膚黑了些。」

「我呢?」

「你有成熟美,反應又快。」

「那你插我、干我吧…..:「費太太迫不及待的用他龜頭,磨擦她的陰核。

正當周進把她往床邊抱放下去,要用陽具去觸摸她的陰核,不料紅荔的嬌軀應聲而入。紅荔先向他們說:「周大哥!姐!我也要加入你們的遊戲。」

「好啊!歡迎!歡迎!」

紅荔見他特大號的陽具,好喜歡的叫:「周大哥應該名為周大炮!」

「哈哈…..好說好說…..」

費太太突然說:「情哥你先去沖沖涼,再來玩我們姐 的嫩穴。」

周進就下床搖搖擺擺大肉棒走向浴室。

他走後,她們姐妹就在床上先玩玩磨鏡。

由費太太坐在床頭右腿直伸,左腿向左方曲放的使陰戶張開來,然後紅荔伸舌舐她大陰唇,費太太陰戶被妹妹分開成倒三角形的舐舔著,並爽歪歪的嬌哼。費太太為使妹姝也有樂趣她俯首下來,也捧起妹妹的左方奶房,不停吸吮乳頭她們正互慰時,一陣足音周進已回到房門口。

紅荔精神大振立刻擋住姐姐裸體,二腿分開對他微笑。

「好美麗的尤物呀!」

周進內心吶喊。

當他走近床沿時,紅荔正和他相視而笑,費太太卻搶先一步,就將大陽具含入口中,並上下套弄起來,紅荔見狀儘管也心癢癢,只好改吻姐姐的乳房和乳暈。

含吮了一會,費太太把大陽具吐出來,交 妹妹吮吸,紅荔投給姐姐一個感謝的目光,就拿著大陽具吃套起來。

「紅荔妹,你年紀輕輕的,就好像很懂得玩了。」

周進有感而發的說。

一邊費太太不停吻他右大腿。

周進被姐妹兩「夾攻」,有些心猿意馬了。

恰巧費太太已嬌喘起來,周進知道這是她極需要男人抽插她的訊號,於是按倒費太太,然後蹲下身俯下頭,分開她的陰唇開始舐舔。

他的舌頭頗靈巧,舐得她哼哼哈哈。

有些說不出的爽歪歪感。

「唔…..唔…..好爽呀…..唔…..美死我了…..哎喲…..唔….」這時紅荔從他胯下,直吻他的陽具。並把他的陽具吻得又粗又長!

費太太為拔頭籌就笑道:「周哥!大陽具哥!拜託先躺下。」

周進初戰二女也無主張,就依費太太再觀察動靜。

等他仰躺後,費太太立即二腿張翅般抬高的坐了上去,不!也等於分開陰戶套進他陽具。

由於費太太懸空並不重,在底下的周進就抬下體向上抽插起來。紅荔見狀也跪下看他們套弄,同時以右乳房磨姐姐的腿。

使得費太太爽上加爽!當然,情況不止如此!

他還低下頭吻姐姐的陰核,使她淫水樂得淌個不停。

這一來,紅荔也吸進她的淫液。費太太也同時樂上加樂的嬌叫起來。

她不但前面套!也轉過身和他面對面的套弄。

而每當費太太和周進面對面套弄時,她就舐姐姐屁眼。

這樣套弄了二三百下。

費太太已很滿足了。

她下了馬,扶著紅荔繼承她的位置,紅荔因還是少女,所以陰戶較緊。所以當套進大陽具時,她的臉皺起眉來。

為了消除妹妹的苦楚,她憐惜的吻她的陰核和二粒奶頭。紅荔被她如雨點般吻著敏感地帶,苦楚逐漸消失。

臉上也逐漸露出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