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女兒的家庭

作者︰mummy

(01)

我來自大陸,很小的時候就離開父母親移民到達爾文,那是澳洲北部的一個小城市,祖父含辛茹苦養大了我。一年前,也就是祖父去世前的兩個月,我和城裡的一個越南裔女子草草地結了婚,她隨父母從越南偷渡而來,母親被海盜殘酷地殺害了,她被她父親藏在甲板下躲過了海盜糟蹋。

現在我和妻子以及她父親住在一起,妻子今年才19歲,越南人的天生嬌小的身材使她看上去猶如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平時呆在家裡替我做家務,因為沒有護照也不敢出去,澳洲當局對偷渡者查得很緊,一旦被發現有可能被遣返或者收容,她父親會講英語,幫助當地的一些越南偷渡者學習英語,賺點小錢。

最後,說說我吧,天生的亂倫狂,可能是繼承了父母的遺傳吧,我夢想有一天可以和母親性交或者鑽入女兒的雙腿間,這兩天老是幻想著妻子和她的父親。

「吃飯了!」妻子慧在叫我。「慧」是我替她起的中文名字。

餐桌上,一家人在吃著飯,看著慧和她的父親,一個計劃已經在我腦子裡盤旋………

*** *** *** ***

在家裡的一些主要地方都安裝上了針孔攝像機,然後連到我的計算機,用硬盤錄下拍攝的東西,硬盤很大,錄一整天都沒有問題。他們父女都是越南來的,對這種新科技的東西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選了一個休息天的早晨,帶著「慧」出去遊樂,讓她父親替我們看家,我把一疊照片「遺忘」在了枕頭下,那是我替慧拍的裸體寫真。

*** *** *** ***

玩了一天回到家,岳父並不在家,可能是去越南朋友那邊拉家常吧,我讓慧先去洗澡,等她一進洗澡間,我立即就來到電腦前,打開我正對我臥室拍攝的錄像,先是一段空白,然後他父親進來替我們整理房間,這已經成習慣了。只見他疊好被子放在一邊,隨即又抖了抖枕頭,露出相片的一角,他呆了一下,隨即把整疊照片抽了出來。

第一幅是慧正面的裸體,他父親的那地方已經支起來了,隨即他放下照片,來到門邊,把門關死,又回來繼續看,在一張慧的陰部特寫面前,他竟然掏出手槍自己打了起來。操!這個老色鬼,平時一副正經的樣子,還不是色咪咪的!我自言自語的,卻也興奮不已。

這時,老色鬼竟然射出來了,還拿著慧的裸照亂舔。我心裡暗想︰有好戲看了。

吃飯的時候,她父親回來了,一進門,我就感覺他的眼神老往慧的胸口瞄,嘻嘻,該給她們創造些機會啊!吃完飯,我就到朋友家去玩撲克。

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慧已經睡覺了,我打開電腦,調出客廳的錄像。只見慧對著鏡子梳理頭髮,他父親坐在沙發上看著她︰「慧,這套睡衣是新買的吧?」

「嗯,爸,好看嗎?」慧轉身笑嘻嘻的問。

「真迷人,我的小天使,來,到這邊來讓爸爸好好瞧瞧!」

慧轉身走到她父親面前,故意挺了挺胸,她父親順勢一摟,老婆一屁股坐到她父親腿上。我操!今晚准出事,想不到老婆平時挺正經的,和她爸爸卻這樣親熱。

「小慧,你現在越來越性感了,快親爸爸一下!」

「爸,你好壞!」慧說著,但還是回轉臉在她父親臉上吻了一下。

她父親一手摟著她腰,一手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搓揉,小慧好像並不介意,兩只手環過去鉤著她父親的頭頸,乳房自然就貼在她父親胸口了。

她父親有些手足無措了,手從下面慢慢伸過去,像是要摸老婆的乳房,慧趕緊推開她父親的手︰「爸,你幹什麼嘛,我要去睡覺了。」留下她父親色咪咪地看著她的背影走進臥室。

我覺得下面有些發硬,通過這件事情,我覺得她父親已經無法自拔了,只是小慧好像還只是和父親稍微親熱一下,對更進一步的事情沒有心理準備,要給她們更多的機會……

(02)

她父親很懂得些醫道,週末我帶妻子去公園騎馬,我存心讓她穿裙子騎,大腿和馬的身體直接接觸。果然第二天,妻子就跟我說,大腿處癢癢的,我一看,都起了一粒粒的小紅點,我說︰「這種東西好像會感洩,處理不好可能會遍佈全身。」她嚇壞了,問我該怎麼辦,我說︰「你沒有護照,無法到醫院去看病,你父親醫術很好,要不叫他給你看看。」妻子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同意了。

於是我們來到她父親房間,把事情跟她父親說了,她父親說︰「那是得趕快治,時間長了可能會留下疤痕。」

她父親讓慧躺在床上,把腿叉開。慧本來穿著睡裙,裡面就只一條內褲,她父親把她裙子撩到腰部以上,在她光滑的大腿上輕輕撫摩︰「嗯,紅斑有些滾膿的跡像,在這邊好像有些擴散。」她父親的手越來越往大腿的根部,我在旁邊看著,假裝不懂︰「那要是擴散會怎樣?」

「很難說,如果擴散到陰部,可能會演變成潰爛。」

「那怎麼辦?爸,你一定要治好她!」

「我要仔細的檢查一下!」她父親拿過一個放大鏡,手已經移到慧的陰部,【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把她的內褲輕輕撥開,露出慧的陰毛和陰唇。用放大鏡照著慧的陰唇,手指輕輕掠過慧的陰蒂,似乎是不經意的按了兩下,我聽到慧發出一聲低沉的呻吟聲,是使勁壓抑過的聲音。

她父親繼續翻弄著慧的陰唇,還跟我說︰「你看,這裡也有些發紅的跡像,不過是早期的,問題不大,我給抹些中草藥膏,看看情況會不會好些?」

「是,是,一定不能讓紅點蔓延開來!」我隨口敷衍著。看著他的手任意在女兒的陰戶上撫摩,我注意到慧的陰唇已經有些濕潤了。

他轉身在從藥箱子裡翻騰了一下,拿出一罐膏藥,擠了些藥膏塗抹在手上,然後把手指伸到慧的陰道口輕輕搓揉,慧的臀部有些扭動。她父親的中指已經突破濕潤的陰戶,慢慢滑入慧的陰道。這時我假裝上廁所,走出房門順便一帶,門被我關上了,要進去等於要重新敲門了。

我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腦,轉到她父親的房間的實況,攝像頭傳回了實況︰她父親的中指已經滑入小慧的陰戶,可以說是全根浸沒了。慧的頭來回擺動,口立已經不自覺的發出「咿咿呀呀」的呻吟。陰戶已經完全濕潤了,粘糊糊的的液體順著她父親的手指被帶出,她父親還問︰「舒服嗎?我幫你好好塗抹一下,就會好得更快。」手指更加用勁的抽插,每一次都深深浸沒。

慧已經陷入崩潰的邊緣,不停搖晃著頭,口裡發出「啊啊」的聲響。我的下身已經硬梆梆的,只想她父親快點插她。

她父親又弄了一會,可能顧忌到我還在家,這樣搞下去也不是樣子,於是把手指抽了出來︰「小慧,今天就這樣吧,看看紅點是不是會消失。」並且把她的裙子整理好,把她扶了起來。

見此情景,我也只好關掉電腦,假裝上完廁所回到她父親門前,敲了敲門,慧過來開了門,她的衣服已經整理好,只是臉上紅卜卜的,稍顯羞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