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婦楊美華

楊美華午睡起來,脹尿脹得受不了,挺著三十五周的大肚子急忙向廁所走去,今天肚子感覺怪怪的,從早上起床就一直有下墜感,下體似乎濕濕的,她邊走還邊回味著剛才的春夢。

走進廁所,拉下孕婦內褲一看,褲襠果然 了一大片。楊美華坐在馬桶上,愣愣地想著:十八周作完產前檢查時,還躺在內診台上,英俊的謝醫師忽然拉開布 ,遞給她這件腹部有一大片鑲空蕾絲的白色孕婦內褲,跟她說:「這件漂亮的褲子送給嬌滴滴的准媽媽穿。」她愣了一下,馬上嬌笑跟他道謝。

二十一周去作五個月產檢時,楊美華特意換上這件內褲,那一天謝醫師和她約了個蠻奇怪的時間。

中午十二點半,平常的休診時間,作完一些問診驗尿的例行檢查,謝醫師問她:「從懷孕到現在,性生活正常嗎?都用那些體位?」

楊美華有點不好意思,告訴他自己的性慾似乎比懷孕前更好,一、兩天就和先生做愛一次,大多用騎乘位或是後背位,但最近先生怕影響小孩,已經禁慾一個多禮拜了。

謝醫師跟她說要作內診,楊美華彎腰拉連身孕婦裝的下擺,看到他仍站在一旁,才發現今天沒有護士小姐跟診。謝醫師察覺了她的疑惑,告訴她今天護士生病,所以沒來。

楊美華在他的目光下拉起孕婦裝,脫下了孕婦內褲,覺得有點怪怪的,然後她跨上內診台,叉開雙腿擱在腳蹬上,謝醫師看到那件內褲,高興地說:「你把它穿來了?」

楊美華回他說:「我今天是第一次穿,蕾絲蠻好看的,又很貼身,穿起來蠻舒服的。」

他笑了笑,那笑容讓楊美華覺得和平常有些不大一樣,他沒拉上布 ,把緊裹在手上的手套潤滑了一下,跟她說:「來,深呼吸,放輕鬆。」

楊美華和他四目相接,發現他注視著自己,覺得有點難為情,一邊深呼吸一邊閉上了眼睛。她感覺到他撥開她的陰唇,手指緩緩地插進她的陰道,熟練地作內診。

楊美華覺得這次和以前作內診差蠻多的,沒有以前那種乾乾澀澀,甚至會疼痛的感覺。她先生從一個多禮拜前就停止和她做愛,怕傷了小孩,之前楊美華和先生幾乎是天天做愛,禁慾使她對在自己身體裡動著的那隻手異常敏感,他手一動她就流水兒。

「怎麼這麼久?」她正這樣想著,忽然她「啊」一聲,觸電似地抖了一下,他的手指竟輕輕按壓著她的陰蒂,楊美華猛地睜開眼,他的臉有點紅,卻還很鎮定地開口跟她說:

「今天要多作個乳房檢查,看有沒有腫瘤。」

楊美華還沒回過神來,他已經飛快地脫下手套,伸手把她的連身孕婦裝掀到肩 上,她還沒開口詢問,謝醫師就搶著說:「這麼巧,你今天穿的是開前扣的胸罩。」

楊美華用右手遮著前扣,問道:「孕婦需要作這種檢查嗎?」

謝醫師回答她:「孕婦還是有可能會得到乳房腫瘤,為了安全起見,我都會例行作這個檢查。」一邊就拿開她的手,熟練地打開她胸罩的前扣,撥開她的罩杯。

楊美華看著,感覺著他的雙手忽重忽輕地捏壓著自己因懷胎而變得肥碩的雙乳,她不自覺輕歎了一口氣:老公連愛撫都不敢,謝醫生的手滿足了她一個多禮拜來的渴求。

忽然他用手掌心輕擦她的乳頭,她驚異地發現自己的乳頭早已堅挺珠硬而渾然不覺,下身不由自主地攣縮了兩下,又流出不少水來。他看到楊美華兩腿之間的肉縫誘人地開閉了幾下,流出亮亮的潤滑液,直流到會陰和肛門,楊美華呼吸急促起來,開始覺得不對,努力平抑呼吸喊出聲:

「不要這樣,不可以,你到底想幹什麼?不要!不要嘛!」

一邊想抬起身,卻被他撫弄乳房的手順勢壓下,動彈不得。謝醫師另一手往她 漉漉的下體探去,楊美華又觸電般抖了一下,放在腳蹬裡的雙腿想夾卻夾不起來,下體不自主收縮起來,體內抽動的感覺升到整個腹部,又流動到肛門而有些便意,她心猿意馬起來,好像好久沒有這樣被摸過了,可她一邊喘著,一邊仍然含糊咕噥著:

「不,不,不好!不要強姦我!」

他開始脫衣服,楊美華兩手摀住一絲不掛的陰部,順手抹了一下, 淋淋一片,他看著她說:「其實你也很想要,對不對?」她扭動著身體,啜泣似地喘著氣回答說:「可是我肚子越來越大,變得好醜。」

他裸身站在楊美華張開的雙腿前,用力分開她的雙手,挺硬的陰莖磨擦著她滑溜的陰戶,一邊告訴她:「才不,我覺得你是越來越性感。」

楊美華再也忍耐不住,放棄僅剩的一點矜持,抱著他的頭,瘋狂地親吻他,手撫著他結實的胸膛、小腹、抓住了他的命根子,囈語般地呻吟著:「喔,喔!愛撫我,唉唷!愛撫我。」他的手在楊美華的胸部,隆凸的大肚子,和兩腿間水淋淋的黑色草地上游竄,楊美華的叫聲越來越大:

「求求你趕快救救我,拜託,趕快進來,干我吧,我的小 快要爆了,行行好,趕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頂死我!干死我!快,快,我受不了了,快插進來!」擱在腳蹬上的兩條腿張得大開,微微顫抖著。

他紅了眼,整個人往躺在內診台上的楊美華撲上去,她潮紅的臉上香汗淋 ,忽然她杏眼圓睜,全身僵直,張大了口重重地喘氣,「啊,啊,啊……」地叫起來,那東西頂開她強力縮放著的陰道,整個衝進來將她塞得滿滿。楊美華奮力將屁股抬了起來,爆出一聲大叫:「老娘一 夾死你!」

他捏著她豐滿的雙乳,使勁抽送著,那東西一下下頂著她陰道深處,甚至頂到了她的子宮頸,楊美華在一陣陣快感的浪潮裡只是高聲尖叫,不可控制地失控哀鳴,兩人終於緊抱著一起達到高潮,他還在她身上趴了十分鐘,出來時楊美華還依依不捨地叫著:「不要拔出來!」

他扶楊美華下內診台,幫她扣好胸罩,擦拭乾淨下體,為她套上有鑲空蕾絲的白色孕婦內褲,還跟她說:「下次要穿這件內褲來作內診喔!」楊美華拉拉孕婦裝,想讓它看起來不會那麼皺,嬌嗔地罵了一聲:「死相!」

她倏地回過神來後,舉起在下身挲揉的右手,站起來穿好內褲,把一手的黏黏滑滑洗乾淨,回房挑了件薄紗的孕婦裝,坐下來仔細打扮。

自從五個月產檢之後,楊美華根本沒辦法忍到一個月之後產檢再去找謝醫師,一星期總要見一、兩次面,有時她喜歡躺在內診台上和他做愛,有時楊美華喜歡騎在他身上採取主動,就會要他來家裡找她,在她閨房裡翻雲覆雨,反正她先生白天都不在家。八個月以後,她更是名正言順地每個禮拜上謝婦產科。

今天她老公到香港出差去了,要四天才回來。楊美華匆匆吃了點午飯,【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搭計程車趕到謝醫師那裡去。他早把護士支開等著,兩人一見面就緊抱著擁吻起來,根本不捨得花時間作產前檢查。他的手不多時便急切撫著她的胸部,順著她圓滾滾的腹部曲線滑下去,伸進去摸到 淋淋一片,另一手伸進她孕婦裝的胸口,撥開裹著楊美華雙乳的開前胸罩,摩娑著她的豐乳,她整個人被抵在牆上,嬌聲呻吟著,喘息著斷斷續續告訴他:「人家流好多水了,啊,愛撫我,愛撫我!」

他笑著罵她:「小花癡,小淫蟲。」將她全身上下脫得只剩一件薄如蟬翼的內褲,抱她上內診台。楊美華跪在上面屁股翹得老高,他的手撥開她黏滑一片的褲襠,伸到她孕婦內褲中,中指按著她 滑柔軟的陰部,他逐漸加快手的動作速度,感覺著她起伏的胸部,感覺她越夾越緊的雙腿,她全身發熱,緊漲的乳房極欲崩裂,腰臀抬高,近乎嘶吼地叫他「不要停!」

楊美華啜泣般地要他:「幫我把內褲脫下來。」他狂暴地扯下了她的孕婦內褲,楊美華用心感受著陰莖推入陰道時,龜頭碰觸到陰道壁的快感,她緊夾住它,身體緩緩下降,用力緊縮陰道,顧不得自己挺著九個月身孕的大肚子,狠命上下摩動,陰莖彷彿深深刺到子宮,她聽著自己歌唱似地吟叫著。他突然扶住她的腰腹,努力往前衝刺,幹得她死去活來,楊美華上身向後仰,發出一陣陣被衝撞的失控哀鳴:「等一下,啊……等一下嘛,啊……啊,好痛,好痛,不要……不要停下來!不要!不要!ㄥ,ㄣ,ㄞㄞㄞㄞㄛㄨ……ㄚㄚㄚ……啊……」

最後她像斷了線的風箏突然靜止,從高空中陡然墜下,楊美華劫後餘生似地大口喘著氣告訴他:「你好棒,今天從後面進去,感覺很不一樣,有兩次高潮,累壞了,肚子有點脹脹的,似乎變硬了,腰好酸。」他看時間還早,才十二點三十五分,就抱她到診察床上,讓她小睡一會。

楊美華是被痛醒的,她抬頭看到他坐在椅子上睡著了,牆上十時鐘指著一點半,她感到子宮收縮比剛剛做愛完時更強,肚子變好硬,而且漲痛起來,有一點便意,膀胱好漲,一泡尿快控制不住滲下來了,她用手撐著酸痛的腰部跨下床,一陣強烈的宮縮使她忍不住手抓著床沿蹲了下來。

過了幾十秒,沒那麼痛了,楊美華才能慢慢站起來,一步一步走向廁所,快到門邊時,她雙手又抱緊肚子,背倚著牆,用力喘息起來。另一次子宮收縮,差一點又讓她蹲了下來。好不容易進去,她的手伸進孕婦裝裡掏了兩下,把內褲褪到兩膝中間,她的臀部還來不及碰到坐墊,一股小便就激射出來。楊美華長舒了一口氣,好舒暢,但當她的目光越過高聳的肚子,落在兩膝之間時,她又赫然倒抽一口冷氣:白色孕婦內褲整片 透的褲襠上,有一灘殷紅的帶血黏液,她不自覺「啊」地叫出聲來。

雖然她是第一胎,也覺得不大對勁,自言自語道:「預產期還有五個禮拜,難道現在就要生了?」她站起來,低頭一看,馬桶裡的小便是粉紅色的,楊美華又皺緊了眉頭,子宮又收縮起來了,她趕緊穿好內褲,走回他的辦公室。他還歪著頭睡,一點三十八分了,楊美華把他搖醒,右手撐住 痛欲裂的腰身,聲音因為腹痛和恐懼有點顫抖:「我肚子好痛,而且好像見紅了!」

謝醫師有些詫異:「真的?」站起來伸手進去,把楊美華的孕婦內褲拉到兩膝間,褲底紅通通一片,真的見紅了。她又痛了,低聲地喘了起來:「嗯……嗯……會馬上,ㄣ……唉唷……會馬上生嗎?」他說:「不一定馬上會生,初產婦產程也沒那麼快,但是也說不定,反正你先生不在家,家裡又沒其他人,在這裡留下來觀察一下。」

楊美華一聲「好」還沒應到嘴邊,肚子一陣絞痛讓她咬住了牙,捧住便便大腹,背向後挺,一手用力撐住了腰部,他扶著她走到產房,讓她在床上躺好,跟她說:「我先幫你剃毛。」楊美華點點頭,順從地抬高屁股,讓他把孕婦內褲褪到腳踝中間,他用溫水將她陰部的帶血黏液洗淨,手指熟練地撥弄著她的大陰唇,剃刀俐落地刮下楊美華的陰毛,只留下恥丘上一撮黑黑的陰毛,然後幫她穿好內褲,要她右側躺,左腿彎起來。

他問她:「你什麼時候開始子宮收縮?」楊美華華叫道:「等一下。」又痛得低低地「ㄣ……ㄣ……」用力呼吸。

過了三十秒才答道:「中午做愛以後肚子就開始規則地發漲變硬,可是那時候太累就睡著了,剛才我是痛醒的。」她看了下手錶,一點四十八分,痛了三十秒,間隔大約五分鐘。

他要她躺平,把她的內褲拉開,戴上手套幫她內診,子宮頸已經開了四公分,他告訴楊美華:「呼吸要慢,陣痛來襲時,才改為稍微急促的呼吸。」她點點頭,反問他:「是不是剛才高潮太劇烈,引發了陣痛?」他笑笑聳聳肩。

時間在楊美華一陣陣的低吟中慢慢過去,她「ㄛㄨ……ㄛㄨ……」的哼著,聲音越來越大,疼痛襲來時她死命抓著頭髮,披散的齊肩長髮被汗水黏在臉上。

兩點三十六分,陣痛間隔縮短到三分鐘,一次持續個四、五十秒,她「唉唷、唉唷」地叫起來,要謝醫師扶她去廁所。他幫她褪了內褲,攙她坐下,楊美華一邊呻吟一邊尿尿,他笑著說:「還好,今天下午我故意休診,要不然就沒有人可以一直陪著你了。」

走回產房,還沒到床邊,楊美華忽然哭叫起來:「喔!好痛,我走不動了,真的走不動了。」他讓她面向一張椅子坐下,手和頭靠在椅背上,上身往前彎,兩腿分得開開的,溫柔地幫她按摩著腰腹。楊美華側過頭,眼裡還噤著淚水,說道:「好多了,謝謝你!」總算躺回床上。

她原本就很怕痛,懷孕期間本來要學拉梅茲生產法,可是先生根本沒法一起上課,只好作罷。

三點零七分,兩分多一點她就要急急地喘息哭叫起來:「好痛啊,ㄏㄥ好痛啊,ㄛㄨ痛死我了!」陣痛拖長到一分鐘了,謝醫師再幫她內診了一次,開了九指幅,楊美華叫道:「謝醫師,我尿又好漲,也想大便,可是我走不動了。」他幫她拿來便盆,她抬起屁股坐在上面小了便,還有一小塊大便,可是她還是覺得肛門那邊有一大塊硬便解不出來,她抬起臀部讓他拿走便盆去廁所倒,正要躺回去,忽然「啊」地叫了一聲,感覺到陰道裡一股暖流無法控制地流出來。

收音機裡正在對時:三點三十分正,他回來看到楊美華雙腿張得大開,屁股底下的床單 了一大塊,她哭著顫聲問他:「是不是破水了?最痛苦的階段是不是要來了?」她看他點了點頭,號淘大哭起來:「我不要生了,好痛啊!幫我剖腹好不好?求求你,我等一下一定會痛死,救我,救救我!」

他抱緊她,吻著她淚珠滾落的臉頰說:「美華是最勇敢的媽媽,美華你一定可以把小baby自己生下來,從中午痛到現在才三個小時,在第一次臨盆的孕婦算是急產了呢,再一下子就生出來了,加油!」

這時楊美華雙腿已經合不攏了,她的頭左右搖擺,尖叫道:「我好想大便,好想用力。」她的外陰往外膨出,臉也漲紅了,疼痛現在幾乎是連續襲來,中間只歇息二、三十秒,他幫她拭淨陰部,教她陣痛來時再深呼吸後嗯地用力推。

三點四十五分,楊美華臉色漲得紫紅,發出嘶號的吼叫,大便一樣用力,她用力時可以看到黑絨絨的兒頭,還有一點剩餘的羊水汨汨地流下來,配合著「ㄥ……ㄥ……」的叫聲,她推了五、六次,肛門慢慢整個鼓脹出來。

三點五十二分時,楊美華覺得張開的兩腿中間好像有個小玉西瓜般巨大的硬物,會陰有燒灼的劇痛感,她的臉因疼痛而漲紅浮腫,雙手拉著兩個膝窩,大腿幾乎貼平在產床上,恍忽地高聲尖叫,謝醫師給她打氣:「美華,低下頭來看看你的小孩。」她低頭看到露出的兒頭,頓時清醒過來,照他的指示,「哈、哈、哈、哈、哈」短促地喘氣,昂首忍耐著胎兒旋轉的疼痛,最後楊美華大叫一聲,下體一陣彷彿被撕裂扯開地劇痛,小孩整個滑了出來。

下午三點五十八分,她筋疲力竭產下一名女嬰,無力地讓自己的上身摔回產床,覺得下半身好像 體一樣,喃喃自語著:「可憐的女娃,以後也要像我一樣經歷臨盆生子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