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

(一)

我的爸爸樣貌粗獷、做事認真,是一個勤奮的工人,習慣了長期在烈日暴晒下工作,皮膚黝黑,肌肉發達。他個子高高瘦瘦,對接觸的每一件事都認真負責。他也很嚴厲,但並不乏可愛之處。

我的媽媽與爸爸截然相反,身形嬌小,人很溫柔,棕色的頭髮棕色的眼睛,是那種十分傳統的家庭主婦。我們幾個孩子繼承了她的優點,也是棕色的頭髮棕色的眼睛。媽媽人很風趣,但有些隨便,與爸爸直來直去的性格完全兩樣。

他們的性生活一直很和諧。在他們結婚的最初三年,媽媽生過三個孩子。如果不是爸爸後來離開過一段時間,我的兄弟姐妹一定不止現在這個數。

我對媽媽最早的記憶始於一次童年時天真的家庭性遊戲。

我生來砂好動,在我兩歲還在咿呀學語時,就已經能夠到處走動了,對於所接觸的一切事物都很好奇。

有一天,盡管還是大白天,但父母卻躲在自己的房間裡。我想和他們一起玩,於是推開了父母的房間(我家裡的所有房間都不上鎖)走了進去。見到媽媽正躺在床上,睡衣從肩頭滑落,露出胸前的腫起的兩塊東西。

那天爸爸教給我一個新詞匯──乳房。但一直到我十歲為止,我對這個單詞的唯一聯想就是炸雞。媽媽的乳房是世界上最美的,又大又結實,也十分堅挺,而且沒有下垂。乳頭呈櫻紅色,下邊圍繞著銀幣大小的乳暈。

那時爸爸正吮吸著媽媽的乳房。他讓我爬上床來,我好奇地撫摸它,輕輕拍打它,發現媽媽很喜歡這樣。爸爸和我保持了默契,他先低頭吮吸一會媽媽的乳房,然後離開,改由我來撫摸和拍打它們,媽媽則快樂地呻吟。後來我頑皮地重重拍在媽媽雪白的乳房上,盡管打得媽媽生痛,但他們都大笑起來,顯得很開心。

只有一件事令我不解,就是爸爸從不讓我像他那樣吮吸媽媽飽滿的乳房,可我記得一年前我還這樣做過的。我不服氣地爬到媽媽身邊,想要吮吸媽媽的另一邊乳房,但是遊戲結束了,我被爸爸趕下床,他們則繼續那有趣的遊戲。

我不甘於失敗,在以後的二十年裡,我想盡各種各樣的辦法親近媽媽的乳房。就像生活中的各種嘗試一樣,我的努力有成功的時候,也經歷了失敗的挫折。

事實上,我的下一次成功是在一年後。

那時爸爸開始酗酒,脾氣變得很壞。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發火,不僅僅是衝著我們,而且衝著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尤其是本地的警察。這是他們的家族傳統,他的四個哥哥都是這樣。他們五個人經常一起下酒館酗酒,然後大打出手。如果他們找不到其他人,就會自己打起來,直到酒保叫來警察。

最終,爸爸為此付出了代價,由於一次酒後惡意傷人被判入獄兩年,留下媽媽和我們幾個孩子艱難度日。

我們很快發現媽媽很討厭一個人睡,因此我和兩個妹妹就輪流陪媽媽睡覺。大家不要誤會,這裡絕沒有什麼色情的東西在內。媽媽不是變態,她只是喜歡摟著一個人時那種溫暖、舒適的感覺,不論那人是男人、女人,或是男孩和女孩,她只是不想一個人睡。

我一點也不介意。小孩嗎,就像小貓小狗一樣,誰不想舒舒服服地躺在媽媽溫暖的懷抱裡,聽媽媽哼著搖籃曲,哄他入睡呢?但從另一方面說,由於媽媽喜歡穿著透明的睡衣,所以我可以相當清楚地看到媽媽美麗豐滿的乳房。當然,我還小,在我那年紀不可能談及性,那只是我出自天然的愛──一個孩子對媽媽深深的依戀之情。

但是,在輪到妹妹們和媽媽一起睡時,我足足被冷落了幾個星期。媽媽說她厭倦了每一次醒來都是因為我在吮吸她的乳房。通常,媽媽的睡衣總是蓋得嚴嚴實實的,但偶爾我會想辦法將它揭開,露出媽媽赤裸的乳房,然後像爸爸那樣起勁地吮吸。

不和媽媽一起睡的時候,我通常是與另一個還沒輪到的妹妹睡。不過對於我來說沒什麼特別的,她們都比我小,乳房還沒有突起。在我意識裡,她們只是兩個小家伙。我們之間唯一不同之處是她們上廁所時是蹲著的,並且她們不用像我這樣時不時地要理頭髮。

有幾次,我們三個都不用陪媽媽睡,那時她會帶幾個男人回家,住上一晚或一周,說不準。畢竟,媽媽還很年輕,健康,她總是說如果爸爸不知道那他就不會受傷害。那只是她取樂的方法而已,那些家伙在媽媽眼裡只不過是些自動玩具,當媽媽的欲望得到滿足後他們就只有離去的命運。

我五歲時爸爸出獄了,這時我們家的生活才真正開始轉變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爸爸像變了個人似的,信奉起宗教來,為人變得謹慎,還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我們家從此日子一天天好轉起來。

我仍然和兩個妹妹一起睡,一直持續到我十歲為止。我們各睡各的床,但是分開睡後,我又有一種失落感。

我已經走過了討厭女孩的孩提時代,迎來了性衝動急速膨脹的青春期,更糟糕的是我繼承了來自父母的強烈性欲。

由於爸爸的歸來,我對媽媽乳房的渴望只能停留在想念當中,由爸爸繼續去履行他的義務。爸爸喜歡看一本叫《男人們的》雜誌,他把它藏在枕頭下,被我發現了。只要他們不在房間,我就會溜進來欣賞這本雜誌上的女人,那是我最早的性啟蒙刊物。

當然,像現在的《花花公子》、《閣樓》等雜誌可能對這本雜誌的內容不屑一顧。它的圖片是黑白的,圖片裡的姑娘總是用手、手臂或是柵欄等什麼東西遮住乳頭。在我的記憶裡,女人的乳房上面好像還有兩粒尖尖的顆粒,好像還是專門為填充男人的嘴而設計的。還有就是圖片上女人的腿總是並攏的,它們想要隱藏什麼呢?

九歲時,我的一個堂兄讓我見識了這其中的秘密。在獵兔回來的路上,他大談女人身體的奧秘以及男人為什麼喜歡盯著女人看,我又學會了兩個新單詞──陰戶和性交。他告訴我女人的兩腿間沒有小雞雞,但有一道叫做『陰戶』的裂縫,而男人可以把小雞雞放到這小裂縫裡,這就叫『性交』。他還告訴我當男人和女人三十歲時他們可以通過性交來生出小寶寶。

然後我就自豪地向鄰居的孩子們傳授這些知識,儼然一個九歲的性導師。結果我的妹妹和對街我最好的朋友的姐姐被我打動了,想要和我進行所謂的『性交』。我最喜歡對街的大姐,她十二歲,乳房已經開始發育了。

後來我們鄰裡所有的孩子都來玩這個遊戲。在所有女孩中,只有妹妹不讓我碰她的陰戶,我感到很不公平,因為和我一起玩的女孩也都有兄弟,他們都可以玩她們的陰戶和小乳房,為什麼我就不能碰妹妹呢?

我說我們是在玩,是因為堂兄並沒有向我詳細描述當男人扒下女人的內褲時他們是如何『性交』的。

我們只是把它當遊戲來玩。

我們一群男孩競相追逐女孩,捉住一個後就扒下她的內褲,分開她的大腿,掰開她無毛的陰唇,看那個我們都想要進入的小洞,不過所有的洞都很小。堂兄又沒有提及處女膜和女人的洞可以撐開的事,因此我們只是滿足於用小雞雞在陰唇上來回摩擦,認為我們已經『性交』了,而女孩們顯然十分喜歡這樣。每當此時,我都會因自以為做了大人的事而沾沾自喜。

我最喜歡嗅或舔女孩們的陰戶,我喜歡那裡的味道。這一點上堂兄沒有對我說過,我想這也許是天性使然吧。當我舔女孩們的陰戶時,她們總是有些奇怪的舉動,但一次也沒有讓我停下來。

不過好景不長,六個月後,我們搬家了,我的早期『性生活』從某種意義上說結束了。

我們家好像在什麼地方都待不長,這使我沒有足夠的時間說服鄰居的女孩為我脫下內褲,這使我很沮喪,但更糟的是爸爸不再購買少女雜誌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到了遺精的年齡,我驚奇地發現我的小雞雞竟然會變大變硬。我學會了更多的詞匯,比如說陰莖、陰道和肛門等。我常常和弟弟妹妹們打架,也像其他大男孩一樣喜歡欺負比我小的男孩。我從這些打架中學到不少東西,但爸爸總是袒護弟弟妹妹,我只能指望媽媽了。

後來我們一家終於在加州安頓下來,爸爸和媽媽買了一幢小洋房。由於年齡和避忌的關係,男孩和女孩分開來住了,我和兩個小弟弟一起住,兩個妹妹住小一點的房間,爸爸和媽媽則有了一間最大的臥室和一張大床。

到此我有必要澄清一點,在爸爸出獄後的七年裡,他們倆仍然愛得那麼深,他們愛的強烈程度有時讓我感到恐怖,但這也給我以啟示,當你找到你真正愛的人時,歡樂可以是永恆的。爸爸很幸運,他找到了媽媽,我為他們高興。

當然,我仍然迷戀媽媽的乳房,但只是文字意義上的迷戀。

媽媽對爸爸的愛就如同爸爸對媽媽的愛一樣深,但有一點不同的是媽媽有點喜歡賣弄風騷,而我則成了她主要的犧牲品。媽媽喜歡從黃昏時刻就開始穿睡衣,她也喜歡穿著透明暴露、開領的衣服。當她坐下看報紙或電視時,睡衣會落到胸口,此時我甚至可以看到她堅挺的乳頭。我常常會走過去,從上面往下看她突起的乳房和櫻紅的乳頭,那是我童年的夢想。我非常想伸手過去好好地摸一摸,但這是爸爸的專利,沒我的份。

我十五歲時,這種情況更加雪上加霜。媽媽晚上經常穿著睡衣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有時穿得比在床上還少。好幾次半夜我上廁所或是去找水喝,都會在途中碰見媽媽。她穿著很窄的短襯裙(當然是透明的),只遮到腋下,堪堪裹住挺拔豐滿的乳房,向下延伸到大腿的分叉處下面一點,勉強遮住微微墳起的陰戶,但在她走動時,裙子會上擺,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肥碩的乳峰蕩起的漣漪以及體下兩腿之間那黑色卷曲的黑森林。

我開始想知道媽媽是不是對我有『那方面』的興趣。當然那時我已經知道了『亂倫』的含義,也知道這有悖於常理並為世俗所唾棄,但我不在乎。我開始嘗試挑逗媽媽,但她看起來只是覺得我的努力很有趣而已。

到了我十六歲時,爸爸失業了,我們家的經濟景況一下子拮倨起來。當情況更加惡劣難以為繼時,爸爸不得不考慮外出打工。

後來,他在西海岸找到了一份建築工程的工作,那至少可以保証他一年內都可以領薪水。為了我們這個家庭能夠維持下去,爸爸接受了那份工作,這意味著他不得不離開家相當長一段時間。

他臨走前握住我的手說,我現在是這個家的主人了,我應該負起照顧媽媽和弟妹們的責任,因為我已經長大了。

這只是一個父親對兒子的臨別囑托,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他以前也常常這樣對我說,因為我是這個家庭的長男。

我答應著,讓爸爸放心,不過我的注意力卻轉到了媽媽身上。

為什麼當爸爸像往常那樣囑咐我時,媽媽看著我的表情是那樣的奇怪呢?

爸爸走後一星期,媽媽變得更加風騷。

每晚我上廁所,都會碰到不少『奇遇』。媽媽仍然穿著窄小的短襯裙,只不過又變短了,只遮到她的乳頭部位,大半雪白的胸肌暴露在我的面前,露出深深的乳溝,往往看得我雙眼暴突。幾乎只要我半夜爬起來,就會碰上媽媽的這種打扮,好像是媽媽在故意等我似的,我想知道媽媽這樣做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在爸爸走後的第一個星期天,我和媽媽一起坐在起居室,但感覺非常無聊,媽媽看起來有些坐立不安,她說她想教我玩一種雙人紙牌。她穿著一件淺褐色透明的舊睡衣,當她俯下身洗牌時,我可以從領口看到媽媽堅挺的紅色乳頭。每一次我們的手不小心碰到一塊,媽媽的身體就像觸電似的顫抖,胸前的兩塊東西顫巍巍的十分誘人。

我們可以感覺到房間裡彌漫著一種令人緊張躁動的氣氛。

媽媽不停地淌著汗水,盡管房間裡很冷,她身上也穿得很少。我的體溫受到這種氣氛的影響,開始迅速上升。我的生殖器也耐不住寂寞迅速膨脹,脹得比我以前的任何時刻都要大,但由於被牛仔褲緊緊得束縛著,所以頂得我的龜頭生痛。

我開始想其它新遊戲,尋找一種使媽媽可以加入,但只有我們倆的遊戲。媽媽的身上散發出一種成熟女人的誘人的體香,是一種可以激起男人欲望的馨香,這使我產生了下流猥瑣的念頭,對媽媽身體的渴求一下子空前強烈起來。

我想媽媽現在的心情可能和我是一樣的,但礙於旁邊還有其他孩子在,所以不敢輕舉妄動。起居室裡,我的妹妹羅絲正饒有興趣地看我們玩紙牌遊戲,在那樣專注的眼神底下,我怎麼能夠有機會把手伸進媽媽的睡衣裡呢?想起平時她經常和我鬥嘴、打架,我恨不得一腳把她踢出房間。

但另一方面,我又有些害怕。

我才十六歲,而媽媽卻是一個三十二歲的成熟婦女,比我大又是我的親生媽媽,會不會是我自作多情、會錯了媽媽的意思呢?也許她只是出於對孩子的關心,出於天然的母愛呢?

再怎麼說她也是我的媽媽,兒子怎麼能動老子的女人呢?想想教科書上明明白白地指出近親相姦是不對的,近親相姦是不好的,近親相姦後果嚴重,這應該沒有什麼可懷疑的。

想到這些不禁使我洩氣。

這些可怕和混亂的想法強烈地困擾著我,我站起來,告訴媽媽我有點不舒服,想回房睡覺。

「好吧,寶貝。明天早上我們再來看你,今晚好好休息。」媽媽慈愛地說著,向我吻別。但這一次她沒有吻我的臉,而是吻在了我的嘴上,我發誓媽媽的舌頭碰到了我的嘴唇。

這意外的刺激使我不得不打了兩槍,然後才疲倦地睡過去了。

大約凌晨三點時我被尿憋醒了,不得不上廁所解決一番。我有點不情願地爬起來,有點怕上廁所,因為我幾乎可以肯定媽媽一定會像往常那樣埋伏在路上等我。

但我失算了,媽媽居然沒有等在過道上,看來我是神經過敏了,想想也是,三點鐘了,媽媽再有興趣也熬不到這時候。

哦,真好,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輕鬆地上廁所了。

回房的路上,我經過媽媽的臥室,通常這時媽媽會睡在她那張令人羨慕的大床上。

門是開著的,一切如常。

我停下了腳步,因為我聽到從媽媽的臥室裡傳來一些奇怪的碰撞聲音和有節奏的呻吟。

媽媽怎麼了?我想她一定又在做什麼奇怪的舉動,但也許是她生病了呢?或許我該叫大夫來。

房間裡沒有燈光,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媽媽正站在梳妝台前。

她面對著鏡子,左手扶在梳妝台上,右手被梳妝台擋住了,看不清具體在做什麼,但我可以分辨出她的右手在腹股溝附近來回移動,好像在把什麼東西往體內推。碰撞聲來自梳妝台,呻吟來自媽媽,當她的右手移動時,媽媽會發出快樂的呻吟。

我呆呆地看著鏡子,從鏡子裡我看到了媽媽的豐滿的乳房隨著她自慰的動作而震顫的樣子。

哦,真是一個香艷刺激的場面,但我還沒來得及欣賞,就被媽媽的表情吸引住了。

媽媽的眼是開著的,但不是在看自己跳動的豐乳,也不是在看自己的腹股溝,她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著我,顯然在看我的反應。

暗淡的月光透過窗子射了進來,我想我看到了媽媽眼中迫切的懇求和需要。

突然間我感到極度的恐懼和混亂,我逃命似的跑回臥室,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當我醒來時,發現媽媽站在我床前(這次穿著一件合身的浴袍)用手探我的額頭。

「有點熱,看來你燒得不輕呀,我看你今天最好別去學校了。」

其實我很好,也沒有發燒,但十六歲的少年嗎,怎麼可能喜歡上學呢。如果媽媽同意我翹課,誰會傻到一定堅持要去呢?

她做了早餐給我的弟弟妹妹們都吃過後,像往常一樣把他們統統趕去上學。

十分鐘後,弟妹們都出門了,媽媽走了進來。

「你沒病,起來吧,去洗個澡,我有話對你說。」她命令道,但語氣很溫和。

我溜進浴室,把水溫調到合適的程度,然後開始了早上例行的打手槍。

正當我打得高興的時候浴室的門突然打開了,媽媽就站在門口。

——————————————————————————–

(二)

「我告訴過你要你洗澡,不是要你擺弄你那東西,是不是要我站在這裡看你洗?」她生氣道。

「不,不,不!媽媽,不要,請把門關上好嗎?」我乞求道。

經媽媽這麼一打擾,我也沒了興趣,肉棒很快萎縮下來。

我匆匆忙忙洗完澡,正在用毛巾擦身子,門又開了,媽媽走進來。

「嗨,寶貝,讓媽媽幫你。」媽媽說著,用一條又大又軟的毛巾給我擦拭身體。

「我並不想打斷你的好事,寶貝。」她說,「但我們得好好談談昨晚的事,我想那對我們倆都有好處,當然如果你剛才沒有射出來的話。」

擦乾身子後,媽媽手拉著我把我領到她的臥室,一起坐在床上,她仍然穿著剛才的浴袍。

「現在,我們先談談剛才浴室裡發生的事,你每天要自慰多少次呢?不管怎麼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頻繁射精的男孩。」

「哦,媽媽!我沒妳說的那麼多吧!」

她露齒一笑,說:「老實點,不要試圖糊弄你的媽媽,想想是誰幫你洗衣服的。你的短褲總是粘滿乾燥的精液,你的床單總是污漬斑斑,更不用說你妹妹和我的每件內褲都被你當成擦精布了。你的弟弟只有七歲和八歲大,不可能是他們,所以不是你是誰呢?說吧,到底多少次?」

我低頭看著地板,踟躇得說:「通常是五次,有時是七次。」

媽媽眼睛一亮,喃喃道:「太棒了。」

她抬起我的頭,讓我看著她。

「昨晚我看到你在盯著我看,你知道那時我在做什麼嗎?」

「不知道,媽媽。起初我想妳是在捉什麼東西,不過妳看起來很舒服。媽媽,對不起,我不該偷看妳。」

「你不是在偷看,孩子,是我讓你看。我需要你看,這樣我們才能談下去。昨晚我真希望你進房間來,不過這樣也好,現在我們都有話可說了,我們可以看清楚對方在做什麼,在和誰做。那時我在自慰,也就是你說的手淫。」

「媽媽也這樣做嗎?」

「當然了,寶貝。」她說,「當人們不能滿足自己的性需要時就會這樣。好了,現在我們到床上去。」

她讓我躺到床的中央,然後自己走到窗前,拉開窗帘,讓早上的陽光照進臥室。

接著她從壁櫥裡拿出一條黑色布條,走到我身後,突然用布條將我的眼睛蒙上,再打個結。

「別擔心,寶貝,馬上會給你解開的,我只是想讓你大吃一驚。」我正在琢磨媽媽話裡的意思,就聽到有東西滑落的聲音,好像是一條蛇,然後床動了,是媽媽上床了,她挨著我旁邊的枕頭躺了下來。

「好了,我給你解開布條,不過你可別偷看喔,眼睛還要閉著。」她說:「你發誓不偷看。」

「好的,媽媽,我發誓。」

媽媽解開蒙著我眼睛的布條,任其落在我的脖子上,我謹遵諾言,緊閉雙眼。

我又嗅到了媽媽身上淡淡的體香,昨晚打牌時我聞到的那種如蘭似麝的幽香。

我的下體開始變硬,媽媽一定看到了,我很想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

「可以了,孩子,你睜開眼吧。」

上帝,媽媽真美!

剛才『嘶嘶』滑落的聲音原來是浴袍滑落的在地的聲音,此時呈現在我面前媽媽的胴體就像是上帝賜予的最完美的傑作,赤裸著,美得炫目。

自然而然地,我的目光首先集中在了媽媽那我從小就一直渴望攀登的雙峰上。

自從我三歲以後,我就再也沒有機會毫無阻隔地看到過它們。如今它們都大大方方地擺在了我面前,看起來仍是那麼的雪白、挺拔和豐滿,尖尖的乳頭如我記憶中一般是紅色的,現在已經興奮地硬挺起來。

我的目光飛快地從媽媽的陰戶上掠過,不敢稍做停留。我知道我必須這樣,因為我知道媽媽也許又想出了一種新的方法來戲弄我這菜鳥,很快我就會被趕回房間去對著這些記憶打手槍。

媽媽的陰毛烏黑發亮,看起來有些潮濕,濃密的陰毛覆蓋了整個山丘,使我看不到我曾在與我同級的女友處看到的那道裂縫。

媽媽突然骨盆往前一送,身子後仰,露出了她陰部的那道裂縫。媽媽用手將陰唇撐開,我可以看到在裂縫裡的頂部有一個很大的粒狀物,這是不是就是我從一本偷自媽媽女友處的結婚手冊上讀到的所謂『陰蒂』呢?在它的下面,有一個深不可測的洞,看起來似乎能夠毫不費力地吞噬我的肉棒。

想到我的肉棒被媽媽神秘的肉洞吞噬的快感,我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肉棒變得生氣勃勃,完全地硬挺起來,龜頭的小口中流出了透明的液體。

與此同時,媽媽從枕頭下抽出一根長長的白色的塑料假陽具,她告訴我這東西可以使她肌肉放鬆,然後媽媽將它插入自己的肉洞,用力地抽動起來。

「這就是我昨晚做的事。」她說:「我想要真正的肉棒插進來,但我只有這根冰冷的塑料玩具,我只能用它來安慰自己,我多麼希望有人能徹底解救我啊。但昨晚我膽小的兒子卻沒有勇氣這樣做,現在我不再需要它了,我要你,兒子,來吧!」

不知怎麼搞的我竟然理解錯了媽媽的意思,因為她還在用那塑料玩意摩擦她的陰戶。

「妳還是要用這東西來滿足嗎?」我傻乎乎地問。

「不,孩子,我不想自己來,我想我們倆一起來更有趣。」

這回我沒有再誤會了,結結巴巴地說:「媽媽,妳的意思是要我們倆…我們倆…一起…呃…一起…那個…呃…一起用它?」

「不,寶貝,我們不是要用‘它’。我們是要一起做愛!我吸你的雞雞,你舔我的洞洞。你要吸媽媽的乳房,幹媽媽的乳房,而我要吸乾你的每一滴精液,讓你今天再也爬不起來。」

她扳過我的身子,濕潤的雙唇溫柔地吻上了我的嘴。

「不要討厭媽媽,孩子。」她說著,我頭一次看到媽媽流淚,「我還沒有老,我和你一樣有強烈的性欲,但沒有人能真正滿足我,我又不能到街上去隨隨便便找一個男人,那樣的話你爸爸會知道的,我不想傷害他。你爸爸臨走時要你照顧我,我想他沒有這個意思,但現在我真的需要你這樣。」

「喔,媽媽,我從來就沒有討厭過妳,妳不知道我想妳想瘋了,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從來沒有真的和女人做過這種事。」

「我想也是,你甚至還不知道怎麼接吻。」

「教我,媽媽。」

媽媽將身體靠向我,雙唇又吻了上來,我感到她的舌頭輕輕地在我的嘴唇上滑過,然後挑動我的牙齒,想要往裡擠。

「嘴唇張開點,寶貝。」媽媽說。

我感到媽媽柔軟溫熱的舌頭滑進了我嘴裡,和我的舌頭激烈地交纏著,我下意識地抵住媽媽的進攻,但她舌頭突然地一勾,退回了自己嘴裡,卻將我的舌頭勾到了她的嘴裡。

這是多麼香艷的體會呀!我們倆的舌頭抵死纏綿著,互有進退,都在拼命地吮吸對方的唾液。

與此同時,媽媽引我的手到她高聳的乳房上,用力擠壓和揉捏她的乳頭,我感到肉棒的硬度空前地堅硬。

媽媽把頭轉向我說:「你想吮吸它們,是嗎?你還記得你小時候的樣子吧,那時你還和我一起睡呢。」

「我記得,媽媽,那時妳把我趕下了床,因為我老吸妳的乳頭。」

「我趕你走是因為我是那樣地喜歡你那樣做。你還是小寶寶時,你爸爸不同意我餵你奶吃,說是會破壞乳房的形狀,但他何嘗不是天天吸我的奶吃?但只要有機會我都會悄悄地餵你吃奶,你還記得吧。你天生就是個吸奶好手,每一次我都幾乎要洩出來了。」

媽媽的手溫柔地撫在我硬挺、搏動的肉棒上,細長的手指輕輕地點擊著我的龜頭,將龜頭因興奮而流出的透明的潤滑液塗滿龜頭和整根肉棒。感覺真是爽,爽得我不住地吸氣。

「下面我再教你怎樣用嘴,看好。」她說。

媽媽突然低下頭,張嘴含住我的肉棒,溫暖的感覺包圍了我的整個身體,從沒試過口交滋味的我不由地呻吟起來。媽媽存心要讓我難堪,她的頭上下起伏,嘴唇緊緊地吸住我的肉棒,用力吮吸,舌頭則圈住棒身,來回地蠕動,牙齒輕輕地咬住肉棒的根部,擠壓之間令我有一種放射感。

我在一些小說上看到過男人為了取悅女人而在她們的嘴裡射精的描寫,我不想我的第一發如此輕易就浪費,但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感官了。

我感到自己就像一輛老爺車,隨時都要拋錨了。

媽媽似乎沒有意識到我會如此快就射出來,所以要命的舌頭抵住了我的精口,用舌尖輕輕地撩撥,酸麻的感覺從龜頭一下子直衝腦門。

我還沒有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腰部一麻,一股濃精突然激射而出,被媽媽的舌頭一擋,頓時四下飛濺,布滿了媽媽一嘴巴,然後我如釋重負般躺倒在床上,剛才那種放射的快感一時間令我還無法迅速回過神來。

媽媽舔乾淨我的精液,然後大口大口地吞了下去。

「上帝,這滋味太美了,我喜歡。不過下一次我再吮吸你的雞雞時你可不要射這麼快喔,起碼要堅持久一點,讓媽媽可以好好玩玩,不然媽媽要生氣了。」媽媽舔著嘴唇,有點意猶未盡。

「現在,讓媽媽給我的好兒子一些獎賞吧。到這來,讓媽媽餵你奶吃。」

她的話音剛落,我就條件反射似的『噌』一下竄到媽媽身邊,長久以來對媽媽乳房特殊的愛好使我有如此失態的舉動。

媽媽坐起來,她的乳房雪白豐滿,雖然有些下垂,但無可否認地充滿著成熟婦女迷人的魅力。

我伸手托住媽媽的乳房,抬起到我嘴邊,使我伸嘴就可以夠到那兩粒玫瑰色的堅挺的乳頭。

到現在我才明白在色情小說中當男人提及女人的乳房的份量時所代表的意思。媽媽的乳房令人吃驚地非常有份量,而這份量、這色澤以及挺立的乳頭都似乎要宣稱這是一個成熟完美的婦女的乳房,而不是那些所謂的少女硬充肥大的或是涉世未深的少女乾癟的乳房可比。這是真正的乳房,它們顯示了一個真正成熟的婦女的風韻。

當我陶醉地吮吸著它們時,我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是個大人了。

媽媽呻吟著,用手撫摸著我的頭髮。

剛才媽媽用舌頭將我弄出來的情景歷歷在目,我舔著媽媽的右乳,將硬挺的乳頭含在嘴裡,舌尖輕輕地圍繞著乳暈劃圓。從敏感的舌尖上,我可以感覺到媽媽的身體在微微地顫抖,乳頭也滲出了微熱的液體。我用牙齒輕輕地咬住媽媽的乳根,舌尖舔了舔媽媽流出的乳液,淡淡的、甜甜的,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我專心地在媽媽的右乳上游蕩,媽媽的呻吟聲更加急促,終於忍不住說:「我的左邊很糟糕嗎?」

「沒那回事,媽媽。我只是想令妳更快樂罷了,如果妳喜歡,我馬上換過來。」

我換了一邊,在左乳上重復著剛才的努力。

「哦,寶貝,你做得太好了,你爸爸根本比不上你。我真希望在你小的時候我能天天餵你奶吃,真希望你爸爸入獄那會兒,我一直餵你奶吃,我真蠢,我錯過了那麼多的好時光。哦,吸媽媽的奶呀,寶貝,用力吸媽媽的奶呀!」

我記起剛才媽媽吮吸我的肉棒害得我狼狽地射出來的情景,決心讓媽媽也狼狽那麼一次。

我輕咬著媽媽的乳頭,用力地左右拉拽它,同時手揉面團似的起勁地揉搓著媽媽豐滿的乳房。

媽媽不住地吸氣,呻吟著說:「用力…哦…哦…用力…孩子…再重點…」

我就這樣勤奮地大肆蹂躪媽媽的乳房幾分鐘後,媽媽忍不住了,一把將我的頭拉開,按到她的陰戶上,說:「想不到你這麼口齒伶俐,孩子,現在快用你的小淫嘴幹媽媽的騷穴呀。」

媽媽有些手忙腳亂地來回幾次才引導我的臉對正她的陰戶,那裡已經濕成一片,散發出的潮氣溫暖而帶有一絲甜香,這比什麼刺激都要強烈百倍。

「快舔媽媽那裡,孩子。」媽媽怕我不懂,說:「用你的舌頭舔媽媽的肉穴,如果順利的話,我們倆都會很快活的。別害臊,要知道這是你出生的地方,你爸爸把精液射進來,然後你就從這裡出來了,你不過是回老地方看看罷了。快舔吧,把你的舌頭伸進去,舔乾淨裡面的蜜汁,不要管什麼倫理道德,讓它們見鬼去吧。」

有了媽媽的這番話,我放心地用舌頭舔遍媽媽的整個陰部。舌頭深深地插進媽媽的陰戶,用力地在陰壁上刮,將陰壁上源源不斷流出的液體卷出,吞到肚裡。要知道,我只有在吃冰激凌或看到一個特別漂亮的女人時,我才會這樣做。

我留心媽媽的反應,當我的舌頭在陰道內活動時,媽媽會發出短促的呼吸聲,身體顫抖,陰壁上液體的分泌加劇。

我發現當我舔到媽媽陰道內的一個小突起時,媽媽的反應會突然加劇,於是我專門攻擊這個突起。

媽媽呻吟道:「哦…對…孩子…你這小壞蛋…哦…真聰明…知道舔媽媽的小豆豆…弄得媽媽好癢…哦…哦…好舒服…哦…上帝…媽媽要洩了…哦……」

我不停地舔媽媽的陰戶,舌頭深深地插在媽媽的陰道內。

我品味著媽媽陰道的味道,這是一種混雜著不可思議的粘稠的潮濕的溫暖的帶點辛辣的以及略帶鹹味的多種味道的混合。

我感到一種莫明的興奮,因為這過去一直是爸爸最愛的禁區,這是我和我的弟弟妹妹們出生的地方,而且我還知道這也是一會我的肉棒進入的地方。

媽媽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陰壁劇烈收縮,緊緊地纏繞著我的舌頭,彷彿想要將我的舌頭擰斷,塞到最深處般。

媽媽的淫液不斷外流,流到我的臉上,粘滿了我的臉和整個大腿根部,然後流到床上,把床單弄濕了一片。

「哦…寶貝…我最愛的兒子…」媽媽大叫起來:「用力吸呀…好兒子…用力舔媽媽的肉穴呀…哦…哦…媽媽要出來了…乖兒子…你把媽媽弄出來了…哦…好棒…不行了…哦…哦…哦哦…出來了…不行…洩…洩了……」

我退出舌頭,抬頭看媽媽。

媽媽的身體痙攣著,表情十分痛苦,雙手緊緊地捉住我肩膀,手指深陷進我的肌肉。

好一會,媽媽才平靜下來,微笑地看著我,然後說出了最讓我動心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