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母

作者:亂小子

前篇

第一章 重逢

去年夏天,父母親終於結束了長達十八年的婚姻,兩人步上了離婚的道路。其實父母親的離異並非意料之外的事,父親的年紀,整整大了母親十五歲,再加上終日忙於工作,自從結婚以來,爭爭嚷嚷也不知吵了多少年,再加上母親有一張美艷的臉龐,儘管都已年近四十,但身邊仍不乏追求之眾,後來聽說母親和一家建商的老闆走得很近,父親在一氣之下,終於決定和母親提出離婚。

其實母親的外遇是可以被諒解的,追根究底,父親仍要為母親的外遇負最大的責任,在父親眼裡,公司才是家、事業才是真正的老婆。

父母離異之後,父親嚴格禁止我和母親聯絡,就這樣,在這一年的時間裡,母親就像在世上消失了一般。直到有一天下午,我意外的接到母親的電話為止。

我按照母親所說的地址,找到了陽明山下一棟豪華美麗的白色獨棟別墅,當我正在門口猶豫不決的時候,母親從別墅裡滿臉堆歡的出來迎接我。

我們母子雖然一年沒見,但當我再次見到母親的時候,我幾乎認不出她來。母親身穿一襲白色無袖的連身洋裝,輕薄短小的剪裁襯托著母親窈窕的身材,在加上入時的化妝,根本看不出是一個十七歲孩子的媽,倒像個三十出頭的年輕少婦。眼前的這個女人,確實是我的母親,但一個離婚才一年的女人,如何住得起如此奢華的別墅?再說,母親一身野艷俏麗的打扮,也是我所從未見到過的。難道一年的時間,竟會讓人有如此大的變化?

母親緊緊的擁抱著我,親吻我的額頭,不時還激動的要流下淚來,她對我的愛是無庸置疑的。她引著我進到這棟豪華的別墅裡,帶我參觀過整棟房子,從二樓的陽台上,還可以俯瞰整個台北盆地,景色真是美極了。但我滿腹的疑問,面對久別重逢的母親,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母親似乎也看出我滿腹疑問,在一番殷切的詢問之後,主動的將過去這一年的經過全告訴了我。

原來母親在離婚之前,就已經和那名建商有了外遇之實,離婚之後,母親唯一能夠投靠的當然就只剩下這個男人。但他是一個已婚的人,在不願破壞原有家庭的情況下,她將母親安置在這棟豪華的別墅裡,母親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也只能委屈成為她的情婦。

住在豪華的別墅裡,雖然衣食無缺,但建商卻也只把母親當作是打發時間的玩物,經常是一兩個星期才偶爾過來見見母親,母親就像住在皇宮裡的妃子,只能日夜期盼國王的臨幸。

聽完母親的陳述,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捨之心,畢竟是自己的母親,景管物質生活優沃,但精神生活卻十分的空虛,身為人子的我,卻也對眼前的情況無從助力。

「媽……妳生活快樂嗎?」

母親猶豫了一下,然後才勉強的回答一句:「還好。」

「媽,妳放心,我會常來陪妳的。」

母親聽到我的話,高興的摟著我的頸子,並且靠在我的肩上放聲生哭泣。此刻的母親,就像個歷盡滄桑的小女人一般無助,而這時候的我,無疑是母親在汪洋中唯一能抓住的一枝浮木。

依依不捨的告別了母親,在臨走前,母親將別墅的鑰匙交給了我,並且告訴我,這棟房子的大門隨時為我而開,並且還塞給了我一筆為數不少的零用錢。

回到家中,我滿腦子都是母親的影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對我而言,今天母子相會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先是母親幾乎變了個人,年輕貌美得連我這個做兒子的都快認不出來了;再來是母親搖身一變,變成了有錢人的情婦,這是過去我想都不敢想的事,但這一切都已成事實。

突然間,我十分懷念起過去腦中那個樸素和藹的母親形象,過去的母親,一年四季總是身穿簡單樣式的洋裝,鮮少有花俏的衣服,這又讓我想起一件事,母親在離婚後,家中的衣服竟然一件也沒帶走,現在想起來,母親似乎有想要與過去的自己決裂的決心和勇氣。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我總是趁著父親加班的夜晚偷偷前去與母親相聚,母親也總是準備好一桌熱騰騰的飯菜等著我前去共晉晚餐,我彷彿又回到了重前的溫馨快樂的家,母親對我的關懷比起從前有過之無不及,甚是在飯後還放好一池熱水讓我沐浴,母親的親暱舉動,似乎在彌補過去這一年的空白。

但無奈的是,為了不引起父親的疑心,我一直無法留下來過夜,母親也只能眼睜睜的送我離去。一個月下來,我們母子在每晚短暫的相聚後又必須殘酷的分離,實在有說不出的難過。

第二章 酒後

機會終於來了,父親為了大陸的一個工程,必須前去廣州一個多月的時間,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幾乎興奮得想要狂叫,因為將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可以和母親朝夕相處、時刻不分離。

就在父親一上飛機的同時,我已飛奔至母親懷裡,母親得知此事,高興的心情更不亞於我,當晚,為了慶祝我們母子將有一個月的時間相聚,我們在院子裡為自己辦了一個小小的慶祝會。

母親從櫃子裡拿出了一瓶威士忌走了出來。

「來,今晚我們母子就來大醉一場吧!」

「媽……妳什麼時候開始喝酒了?我印象中妳好像是不喝酒的。」

母親有些尷尬的說:「傻孩子,人是會改變的,特別是對一個離了婚的女人而言,人生已經走到了另一條道路上了。」

母親一邊說著,一邊斟著酒,臉上露出茫然與無奈,我看了心中十分不捨,拿起了酒杯就往嘴裡灌。

「媽!我敬妳!不管將來如何,我永遠是你的兒子,也永遠支持妳。」

母親又感動的流下淚來,眼淚從眼角滑落到母親酒後泛紅的臉頰上,真是楚楚動人,怪不得過去有這麼男人拜倒在母親的石榴裙下,而做兒子的我,雖然終日與母親相處,卻也從來沒有注意過母親原來是這麼有魅力的女人。

「媽……你好美……」

母親雖然以帶有七、八分酒意,但對我突如其來的讚美,也有些不好意思。

「媽都老了,還甚麼美不美的,油嘴滑舌!」

「不不不,我說的都是真的,媽越還越年輕、越還越美了。當我那天地一次見到媽媽的時候,我幾乎快認不出妳來了。」

母親撩一撩她披肩的長髮,顯得撫媚動人、風情萬種。再加上酒後搖曳的體態,更有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或許是酒精的催化,亦或是我真的有一股衝動,我突然對母親起了非分的遐想,心跳的好厲害,手已開始冒著冷汗……

「我好想……好想……抱抱媽媽……可以嗎?」

母親微微一笑,主動上前將我摟盡懷中。此刻,母親身上濃濃的酒氣加上濃郁的香水味,混合出一股讓人難以抗拒的味道,我環抱著母親纖細的小蠻腰,母親則將胸脯緊緊的貼在我的臉上,母親的雙峰,柔軟、溫潤的感覺煞時間征服了我,我隔著母親薄薄的上衣猛力親吻著母親的乳房……

或許我們都醉了,母親對我非分的舉動不但沒有加以拒絕,還十分陶醉在其中,她緊閉著雙眼,緩緩的扭動著身軀,享受著從胸前傳來的陣陣酥麻快感……

也不知道經過了多久,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我已經躺在一張水晶大床上,看著窗外,才知道已經是接近中午的時間了。對於昨晚所發生的事,因為一夜的宿醉,我也不太確定是真的發生?還是自己的幻想?

「你醒了!你可醉的厲害,還吐了我一身。」

「媽……昨晚……我們……?」

「我們都喝醉了!」

我不知道母親是在顧左右而言他、還是真的什麼也沒發生,但我可以確定我與母親共同度過了第一個夜晚,且往後還有一個月的時間!

第三章 發現

下午,母親上街買東西去,留下我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大房子裡,無聊之餘,我在屋子裡四處遊走,東看看、西翻翻,我想了解母親是如何一個人在這棟大宅中度過這漫長的一年的。

走到母親的房間,眼前除了一張豪華的大圓床之外,就是滿屋子的衣櫃,信手打開母親的櫃子,琳琅滿目、各式各樣明牌的衣物掛滿了整個衣櫃、其中樣式之新潮、大膽、花俏、艷麗、都是我所從未見過的。怪不得母親在離婚後連一件衣服都不帶走,因為對母親而言,這些衣服才是衣服,過去的衣服都只不過是遮身避體的布塊而已。

再翻開母親別放內衣褲的抽屜,才一拉開抽屜,裡面的衣物立刻緊緊抓住了我的目光,心頭也微之一震!

「天哪……這是……媽媽穿的……內衣……內褲……」

四隻三尺見方的大抽屜,擺滿了各各樣的內衣褲、市面上任何可以找到的款式、顏色、在母親的抽屜中幾乎通通都可以找到。

我隨手拿了幾件在手中把玩,發覺母親的內褲,有薄如蟬翼的、有完全透明的、有滾滿蕾絲花邊的、有小到時麼也遮不住的、有下體開口的、有猥褻不堪入目的,母親的抽屜裡,簡直可以說是一個小型的內衣褲博物館,並且收集的全都是讓人臉紅心跳的情趣內衣。

我知道有些女人有收集內衣褲的嗜好,但如果盡是些猥褻的內衣褲,則應該是男人而非女人的嗜好了。突然間我心中明白了,母親為了討好男人,不惜得每天穿上這些猥褻、淫蕩的內衣褲來吸引男人的注意,也因此,在不知不覺當中已搜羅了滿櫃子的內衣褲!

發現母親的內褲之後,更引發了我的好奇心,我不停的在母親房裡尋找,試圖挖掘更多的秘密。

果不其然,我很快的在母親的床頭櫃找到了一隻皮箱,沉重的皮箱隱約透露出一股神秘的色彩,我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打開皮箱的鎖,只是從皮箱裡釣出來的東西比之母親的內褲更讓我震驚!

是琳瑯滿目的各式淫具!!

假陽具、各式各樣的電動按摩棒、潤滑油、塞肛門用的串珠、震動跳蛋、甚至還有性虐待用的皮鞭和手銬及皮件……多得我數也數不清。

猥褻的內衣褲、淫猥的淫具、我獨自坐在母親柔軟的大床上,想像著在這張床上曾經發生過的一切……。我迷惑了,我的母親,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在這一年當中,母親又是過著怎樣的生活……?這一切,都只能停留在我的想像當中。

第四章 眩惑

自從發現母親的秘密之後,我的腦袋裡全是關於母親猥褻的幻想。在晚餐的桌,母親發覺我的臉色有異,不禁問起了原由。

「小寶,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沒什麼……我很好。」

「還說謊,你臉上明明寫著『我有問題』,難道媽看不出來嗎?」

我想轉移話題,但母親又一直追根究底,我只好和她聊聊。

「媽,你過去這一年來,都是怎麼過的?會不會很寂寞?」

「寂寞是當然的,但我又能怎樣,這都是媽命不好。」

「那妳寂寞的時候……都怎麼打發時間的?」

「你怎麼問這個奇怪的問題?媽不想回答。我只想告訴你,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你又重新回到媽媽身邊,媽媽以後就不會再寂寞了。」

「但是媽,我只是妳的兒子,媽媽還年輕,難道不需要一個男人陪伴嗎?」

「世上沒有一個好男人,現在,全世界媽只相信你一人!」

「可是,那個男人怎麼辦?他還會過來找妳,而且,媽媽現在的一切,不也都是那個男人給的嗎?」

「我遲早會離開這裡,到時候,你願不願意陪著媽媽?」

「媽媽到天涯海角,我都會在你身邊。」

母親的心意我終於明白了,其實母親早想離開這個有如監獄的地方,但是一來無依無靠,二來也沒有勇氣,現在由於我的出現,母親心中似乎有了另一種打算,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也願意和母親到一個沒有人煙的山裡過著隱居的生活。

夜裡,我輾轉難眠,只要一闔眼,眼前就浮現母親身穿猥褻內衣褲遭男人用淫具蹂躪的畫面,幾經努力,我還是無法成眠。

起身到浴室上廁所,浴室裡的洗衣籃內還堆著母親洗澡後剛換下的衣物,我突然突發奇想,隨手翻了翻洗衣籃,無意間發現母親今晚剛換洗的內衣褲正靜靜的躺在洗衣籃裡。一股衝動油然而生,我再也無法克制心中的慾火,順手將母親的內褲塞進口袋裡。

回到自己房裡,我小心翼翼的攤開母親蜷曲成一團的內褲。鮮紅色的小內褲滾著美麗的蕾絲花邊、透明的布料上還繡著一朵朵盛開的玫瑰,我翻看著內褲,內褲上還沾有一層白色的分泌物,散發出一股濃濃的腥臭與尿騷味雜陳的混合氣味,它像一股天然的催情劑,才放在鼻尖嗅了幾下已讓我亢奮到了極點。

「這……這就是媽媽的味道嗎……?」

我一邊掏出陽具手淫、一邊嗅著母親的內褲,還忍不住舔起了內褲上的分泌物,微微的酸味從舌尖傳到了腦門,說不出的古怪味道,也有說不出的神奇,我滿溢的精子早已忍不住噴射淋漓……

第五章 禮物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拿著女人的內褲自慰,但拿著母親的內褲自慰卻還是頭一遭,儘管興奮的心情再射精後一就讓我回味不已,但卻也讓我對母親升起了羞恥之感,感覺上,我已經玷污的母親的身體,在精神上,我已強暴了母親千百回。

「怎麼?昨晚沒睡好嗎?怎麼臉上多了黑眼圈?」

「天氣熱吧……」

「今天陪媽媽到百貨公司逛逛如何?」

母親一身年輕裝扮,緊挽著我的手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不注意看,別人還以為我們是對熱戀中的情侶。母親在百貨公司裡盡挑些時髦的衣服,也好在母親一直保有一副好身材,穿什麼衣服都覺得好看。

經過女性內衣部,我無意間看見了一套樣式性感十分好看的內衣褲,雖然與母親衣櫃中的內衣褲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但對一般女性言,卻已經是十分性感的款式了。

也不知哪來的衝動,我趁著母親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將那套內衣褲買了下來,或許……我是真的迷戀上母親的內衣褲了,我真的很希望能親眼見到母親將它穿戴在身上的模樣。

回到家中,母親一件一件試著剛買回來的新衣服,突然間,母親發現了袋子裡多出了一套女性的內衣褲,還有一張寫著:「給我美麗的母親,希望妳內外皆美!」的紙條。

我在客廳裡著急的等待著,我不敢預期母親看見那套性感的內衣褲之後會有時麼反應,但不久之後,母親穿著一襲緊身的窄裙走了出來。

「小寶,你看看媽買的裙子好不好看?」

「媽媽身材好,穿什麼都好看!」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嘴甜,怪不得媽疼你。」

母親突然轉過身去,要我為她拉上背後的拉鍊,當我正身手去拉的時候,赫然發現母親身上所穿的胸罩,正是我送給她的那件。原來母親早已將它穿戴在身上,這表示母親已欣然的接受了我的這份禮物!

「謝謝你的禮物,媽媽穿得很合身,樣子也很好看。」

「媽……」

「我會常常穿它的,畢竟這是我寶貝兒子的一份心意。」

「只要媽媽喜歡,我還會再買些送妳的……」

母親臉一紅,若有所思的說:「不用了,媽媽的內衣多的是,只要你有這份心意就好了。」

「我在想,媽媽穿上它的樣子一定很好看……只可惜……我看不見。」

母親臉更紅了,嬌羞的說:「你再胡說八道,媽可要生氣了。」

說完,就把自己關在房裡,遲遲不肯出門,也不知是真的生氣還是害羞,但看得出母親的內心還是十分歡喜的,想不到一件內衣褲竟也能擄獲母親的芳心!

回到房裡,我正想關燈睡覺,母親突然走了近來,只是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是,母親此刻身上換上了一件粉紅色的薄絲睡衣,其透明的程度,只能用「一覽無遺」來形容,而睡衣裡穿的,正式我送給母親的那套性感內衣。

「小寶……早點睡……媽是來向你……道晚安的。」

其實,母親的行為無疑是司馬召之心,只是想個藉口來達到目的罷了。但母親願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想我展示自己的身體,也說明了她對的愛是無庸置疑的。

「媽……正如我說的……穿在你身上真是好看!美極了!」

母親還刻意地在我面前轉了個身,由於內褲的設計在背後只有一條小小的細線,只看到一條線從腰間沒入她渾圓的臀部縫隙裡,然後連到下體那塊包裹著她微凸陰部的小布塊上,真是美妙極了!!

「媽最近胖了點,身材都有點走樣了。」

「不不,媽的身材可以去選中國小姐了。」

母親很溫柔的上前替我蓋上被子,當她一彎腰,我還清楚的看見她深不見底的乳溝和坦露在罩背外的雪白乳房。真恨不得自己還是個小孩,能肆無忌憚的吸吮母親的乳頭……

「該看的都讓你看了,這下你滿意了吧!可以乖乖睡了嗎?」

「媽,你對我真好。其實妳不用這麼做,我剛剛只是和妳開個玩笑。」

「我們母子是一體的,彼此應該是沒有任何秘密的,在說,媽媽的身體,和其她女人又沒有兩樣,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我調皮的說:「那我的身體也要給媽媽看。」說完,我擺出一副要脫褲子的模樣,母親笑著要我住手。

「妳的身體,妳媽我看都不想看了。」

「媽,妳這可說錯了,我已經長大了,是個大人了。」

「男人的身體還不都是一樣的……」

就在嬉鬧間,母親的手無意間碰觸到我的陽具,說巧不巧,我的小二哥還正因為剛剛看了母親的性感模樣正翹得半天高,母親這麼一碰,自然感覺的出來。她羞紅了臉,轉身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第六章 探密

母親照例一大早到市場去買菜,我趁著母親出門的時候,偷偷來到母親的房裡。原本只想偷幾件母親的內褲來自慰用,但卻意外的發現了母親的床頭擺著一根電動假陽具。

或許是昨晚的嬉鬧,引起了母親的寂寞情緒,才讓她又拿出假陽具來安慰自己。 我聞了聞那根假陽具,隱約還可以嗅出一股淡淡的腥味,在看看浴室裡的洗庚。 衣籃,果不其然,昨晚母親所穿的內褲蜷曲成一團的被丟在最上面,內褲上辛。 還略帶潮濕,顯然是母親在自慰時所沾上的愛液……

原以為我到來,已經可以填補母親空虛的心靈,但從這些徵兆看來,母親依舊還只是個女人,她同樣極須男人的安慰。但做兒子的我,能給母親時麼呢?

突然間,一股邪惡的念頭閃過腦海。「亂倫」,一個我不願想卻又一值出現在我腦還的念頭。我與母親彼此相愛,這是毋庸置疑一的事實,但因為相愛就能違逆倫常嗎?我陷入了內心交戰當中。

夜裡,在看電視的時候,我刻意的將身體挨近母親的身子,並請將頭靠在母親的肩上,裝出一副小孩撒嬌的模樣。

「這麼大的人了還向媽媽撒嬌,羞不羞?」

「妳不是說過我永原是妳的小寶貝嗎?怎麼不可以撒嬌。」

「真拿你沒辦法。」

我有意無意的用身體去摩蹭母親豐腴的胸脯,還用大腿去摩擦她坦露在睡衣外的雪白大腿,起初,母親只是專心的看電視,對我無裡的舉動只當是在胡鬧,但漸漸地,她也感覺有些不對勁。

「小寶,別再胡鬧了,媽可要生氣了。」

我刻意將勃起的陽具貼近母親的大腿,並且不停的摩蹭,母親自然感覺得出來,卻也裝做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仍盯著電視看,但我從她急促的呼吸可以感覺到,母親對我的身體並不是完全沒有感覺的。

夜裡,我偷偷的潛到母親房門外,為的就是想看看母親是否為我的挑逗而新生蕩漾。透過門縫,我只能隱約的見到母親背對著房門側睡著,但側耳傾聽,卻聽見一陣「吱吱」的馬達轉動聲,我知道那是電動按摩棒的聲音,無疑的,母親正用著假陽具進行自慰,但由於她背對著門,我只能透過從她嘴裡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來想像她陶醉在自慰快感中的模樣……

母親在房裡用假陽具自慰,而我,卻在房門外邊聽著母親的呻吟,也一邊掏出真陽具自慰……

隔天,母親接到了一通電話,我在一旁偷聽,才知道是母親的「男人」打來的,男人似乎想到家裡來,但母親為了不讓我和她撞見,約了她到外頭相見。

不久之後,母親換上一襲艷麗的打扮出門去,我偷偷的尾隨著母親,只見到她左顧右盼的進了一家旅館,不用猜也知道之後會發生時麼事。

我沮喪的獨自回到家中,眼睜睜的看著母親被別的男人當成洩慾的工具,想要的時候就隨時能恣意蹂躪,做兒子的我卻無能為力,內心的痛苦真難用言語形容。

母親回家了,臉上還刻意擠出一絲笑容,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憤,向前緊緊的抱著母親痛哭……母親也知道了這一切,就這樣,我們母子兩哭成一團,緊緊的相擁在一起久久難以分開。

母親最後終於開口說:「小寶,今晚……陪媽媽睡好不好?我好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