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大了妹妹的肚子

妹妹一陣急喘射出了她的陰精,我也射出了我的牛奶一樣的樣陽精,扒在床上。休息了一會我要妹妹像媽媽那樣幫我舔小雞雞,妹妹對我說:哥哥你也要舔我的那樣才算公平。我也不客氣的答應她,妹妹用她的小嘴含住我的龜頭舔著,我抱著她的頭一前一後的在我陰莖上抽插運動,我兩手摸向妹妹的奶子揉來揉去,隨著快感的到來我要妹妹舔快一點,又過了五分鐘我終於忍不住,抱著妹妹的頭使勁把陰莖往她的喉嚨深處插,妹妹的眼淚都被我插出來了,陰莖在妹妹嘴裡跳動一幾下,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妹妹使勁一推我一半射到了她的臉了。妹妹含在嘴裡的全吞了肚子裡,還跟我說:哥哥你的牛奶鹹鹹的,妹妹用手指把臉上的精液也弄到嘴裡吞下了肚子裡還說很好吃以後還要。我跟妹妹說:輪到你了,我要妹妹躺在床上兩隻腳八字打開,我跪在中間,把嘴巴告向妹妹的陰戶,伸出舌頭舔來舔去,沒想到妹妹被我舔得像媽媽那樣發出。。嗯。。嗯。。嗯的呻吟聲,我用兩隻手扒開陰戶,看到了妹妹的小豆豆,我就用舌頭使勁舔那個豆豆,妹妹扭著腰淫水不斷往流,我把舌頭向小穴的深處插著不知過了多久,妹妹突然彎起身抱著我的頭往小穴塞,像要把我整個頭塞進去,身體抖了幾下射出了她的陰精,射得我滿臉都是,我也毫不客氣的吞到了肚子裡。我跟妹妹說:你的也很好吃,那以後你吃我的牛奶我也吃你的。就這樣我跟妹妹一早各射了四次,最後那個臨時工做好了飯來敲門,我們才結束。吃完飯我們又回到房間繼續玩,這時我對妹妹說:晴子哥哥想把雞雞插進去。妹妹對我說:哥哥你的這麼大插的進去嗎?我的小穴這麼小。其實說實在我都不太相信能插進去,因為我的實在太大了可能也是遺傳爸爸的。我的陰莖長的像有十七八歲的那麼長了足有十三公分但不是很粗。我要妹妹躺下分開腳,我先用舌頭舔了一會,然後挺著我的陰莖對準了小穴,插了下去,可是不知道怎麼老是滑開,於是我又亂頂了許久終於插對了,沒插到一半妹妹啊的大叫哭出來,我嚇得一跳拔出來。拔出來後流出了血。妹妹哭著說:哥哥你看都給你插的出血了我不插了很疼。我也看得她直冒冷汗,我也不敢再插了。從這以後我一有時間我們就玩這個遊戲,但也不是每天,上學的時候我們很少玩,到了禮拜天我們幾乎兩天都在床上玩這遊戲。

就這樣過了三個月,我們又在互相玩著,妹妹突然對我說:哥哥你用你的雞雞插進我的裡面。我說:可是你會很疼的。妹妹又說:不怕。我也只好答應她。挺著雞雞對準小穴往裡插,沒想到這次很順利插進了龜頭,妹妹啊的叫了一下說:哥輕點,然後我就慢慢的往裡插,插到一半的時候感覺遇到了阻礙(那時我還不知道妹妹是處女會很疼所以在第一次的時候就被的捅破了一點,這次就沒那麼強烈的疼痛。)我用腰用力一挺徹底衝破了處女膜全根沒入。妹妹又大聲啊的一聲,對我說:哥停不要動很疼,我就沒動,看妹妹的小穴流出了血。妹妹過了一會又對我說:哥哥可以動了,不過要輕點慢點。我又動了起來,我學著像爸爸那樣,陰莖在妹的小穴抽插,幾次抽出幅度太大,滑出了小穴好不容易的插回去。我們這樣做著活塞運動,我們感覺跟以前用手弄完全不同,因為是第一次插在裡面玩,我們很快就高潮到了,妹妹跟我說:哥哥我要尿了,我也跟她說:我也要射了。然後我就跟妹妹同時身體抖了幾下,妹妹的陰精澆到我的龜頭,我的精門一開,射出濃濃的精液射向妹妹的花心。扒在妹妹身上跟她說!爽不爽?妹妹說:哥哥我爽呆了。我說:我也是。那天下午我們做好好幾次直到爸爸媽媽快回來。被單上都是妹妹的處女血,我怕媽媽罵就拿到洗衣機裡洗了。我們在爸媽回來之前又在浴室做了一次洗完澡。我們從此就開始了我們兩年之久的做愛旅程。直到我十三歲妹妹十二歲,一個禮拜六那天我們整整做了一天愛。到了禮拜日我們又開始做愛的時候,妹妹告訴我說:哥哥昨天晚上你沒插我,我的小血流了很多血,早上起來我怕媽媽發現,偷偷拿著有血的褲子拿到洗衣機裡洗了。我問她疼不疼,她又搖搖頭說:不疼。我又對她說:竟然不疼我們不管它了我們繼續玩吧!然後我就跟妹妹繼續玩做愛遊戲。

沒想到那次妹妹的等一次月經,第一個排卵期就中標了,我們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月,妹妹又跟我說:哥哥我自從那次出過血以後再也沒出了。我聽了也沒在意,就覺得不出了就更好了。只到有一天爸爸媽媽跟我們說她們要去美國出差兩個月要我們好好照顧自己(因為他們都是那間醫院的大醫生所以有什麼特別的任務他們都是一起去。)媽媽又跟我們說:我會叫小美(臨時工)多看著你們。我跟妹妹聽了都異口同聲的說:沒問題。他們聽了也很放心。因為爸爸媽媽走了就是我們的天地。過了一天送走了爸媽高興的都跳起來。爸爸媽媽走後我們天天都有做愛。過了一個月後的一天,我跟妹妹做完愛以後。妹妹跟我說她想吐就急急忙忙的跑到廁所吐起來,以後她都經常惡吐。我問她是不是吃錯東西了。她又說:沒吃什麼。我還是沒在意,又過了快一個月的時候媽媽打電話回來,跟我們說:他們過幾天回來,問我們想要什麼禮物,我跟妹妹各自向媽媽要了各自想要的禮物就完了。

過了幾天媽媽回來了,眼睛紅紅的抱著一罐子,有一個天那麼大。媽媽像失了魂一樣,放下罐子抱著我們就哭,對我們說你們的爸爸沒了。我們奇怪的問怎麼會沒了,媽媽指著那個罐子對我們說:那個罐子裡面就是你們的爸爸。我們又說:怎麼會。媽媽大哭對我們說:你們的爸爸在美國出車禍死了,那是他的骨灰。我們聽了都呆住了。界時三個人抱在一起都大哭了起來。爸爸死了國內外賠了幾千萬美金,因為爸爸身價本來就很高。從那以後媽媽請了長假,把自己天天關在房間。我們放假了也沒去哪裡玩,媽媽在沒回來之前跟我們說:放假了就帶我們去玩可是現在這樣是不可能了。小美也大學畢業了,知道後也沒少勸媽媽說了些人死不能復生安慰的話之後小美跟媽媽道別說她畢業了要離開日本出國工作。小美走之前對我說文太你要好好照顧媽媽和妹妹之後就走了。

媽媽每天都把自己關在房裡喝酒,拿著爸爸的像在發呆。我們每天都是叫外賣過日子。我和妹妹很少進媽媽的房間,我們知道她現在要的安靜。我也會把飯端到她房間每次吃的都不多。我和妹妹也沒經常做愛了,妹妹有一天說:哥哥我是不是胖了,老師說我胖了。我又向妹妹看了看,妹妹真的胖了不少特別是肚子,在一個月前跟她做愛她的奶子大了很多也沒太注意。就這樣妹妹的肚子大的越來也大,又不敢告訴媽媽。我跟妹妹就在網上查找答案。找到的時候妹妹差點嚇的暈過去。然來是肚子裡有了寶寶。看看時間差不多快有四個半月了。妹妹怕的要死,突然妹妹說:哥哥你把媽媽也插了,那樣她也許會好一點。妹妹跟我說:如果你把媽媽插了或許她會想辦法。妹妹想了想,她說媽媽每天都喝的那麼醉,就是你把她插了她也不知道。如果你把她插大了肚子她就沒理由罵我了,她又說今天剛好她衛生巾上有血,今天她喝的那麼醉。我聽了之後想了想只能這樣。

到了晚上媽媽果然又喝醉了,我就按妹妹說的做,把媽媽脫個精光,然後握住陰莖插了進去,媽媽被我突然一插醒了過來,微微睜開眼睛。當她感覺有東西插在她小穴我又光著身子自己也一樣。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拚命的掙扎,由於喝多了酒根本使不上勁來,還不時的說文太你不可以這樣對媽媽,我們這樣是亂倫不能啊!我抱住媽媽也拚命的抽插。我一邊抽插一邊跟媽媽說:媽媽如果我插了你,你就會原諒我。媽媽哭著又說:文太什麼事媽媽一定原諒你,剛說玩媽媽身體打了個冷抖,我知道她達到了第一次高潮。我繼續抽插著,每一次都直插媽媽的花心。我跟媽媽說:媽媽等我插完了事成定局了。媽媽的哭聲越來越小,隨著就是像我看到她跟爸爸做愛時。。嗯。。嗯。。嗯。。的呻吟聲。她知道只能等待結束了。我感覺到媽媽的小穴又訊速收縮,我知道她又迎來了第二次高潮。我的陰囊也快速收縮,我知道我就快達到了目的,我更加用力更加加快抽插的速度。媽媽啊的一聲滾燙的陰精澆到了我的龜頭。

我的陰莖膨脹到極限,媽媽知道我要射了拚命的推我,跟我說:文太你不能射在裡面,今天是我的危險期,我會懷上你的孩子的。我再也忍不住了精門一鬆,噴出了濃濃的精蟲,澆到媽媽的花心。媽媽被這一快感暈了過去我也扒在媽媽的身上。妹妹躲在門外看到我們結束了就慢慢走了進來。媽媽這時清醒了,給了一巴掌給我,大哭起來。妹妹看到我被媽媽打了,跑過來抱著我,也哭了起了。然後我跟媽媽說:媽媽你說話要算數。然後媽媽看看我們,我用手摸摸妹妹的肚子。

媽媽看了看,發現妹妹胖許多,天天來房間看自己,也因為天天自己借酒消愁把自己喝的醉醉的,她知道怎麼回事了,這次真的暈了過去。我們看到也嚇到不知怎麼辦,我們也陪伴在她身邊扒在身邊睡著了。到了明天早上,媽媽醒來看了看我們又哭了,我們也醒來了。媽媽對我們說你們怎麼能這樣,我們倆現在只知道認錯。媽媽跟我們說:是什麼時候開始做這樣的事。我跟媽媽說:是在兩年前。媽媽聽了驚訝到不敢相信的樣子,又問我怎麼學會這樣的。我就把從偷看到現在講給她聽。她又問妹妹什麼時候來過月經,妹妹告訴媽媽說:是在你出國前的一個月前來過一次都沒來過了。媽媽看了看妹妹的肚子算了算時間就知道有多長時間了。

媽媽哭著跟我們說:現在拿都不能拿掉了太大了拿出來都是活的了。妹妹突然對媽媽說:媽媽就算能拿掉我也不會拿的,我願意為哥哥生寶寶。我也對媽媽說:媽媽我愛妹妹,我要妹妹做我老婆。最後媽媽看了我們抱在一起哭了。我對媽媽說:現在爸爸不在了,我會好好照顧你們給你快樂。媽媽又對我說為什麼昨晚射在我裡面,我說:如果你也有了我的寶寶你就不會怪妹了。妹妹也對媽媽說:媽媽你昨晚是危險期,可能你現在也有了哥哥的寶寶了。媽媽對妹妹說:你現在肚子那麼大了,又快開學了看到你要休學半年了。然後又對我說:文太現在事到如今不能改變了,媽媽說話算數媽媽原諒你了,我也可能已經受孕環了你的孩子了。我們可能要搬家了,不然被人知道我們無法在社會上立足。就這樣我們搬了到了沒人認識的城市改了名字以新的身份存在這個世界,我們天天和媽媽妹妹二女共夫天天做愛。就這樣過了三個月媽媽也環了我的寶寶,妹妹再過一個月就要生了。

媽媽要我為了寶寶少跟妹妹做為了寶寶安全。媽媽的肚子也越來越大,不過我還是一個星期跟妹妹做一次。當在九個月多一點我跟妹妹做完一個小時後妹妹說她肚子有點疼,我在旁邊正跟媽媽做的激烈,媽媽要我停下來,然後看了看妹妹,一看羊水已經破了,就跟我說:寶貝你要做爸爸了,你老婆妹妹就要生了。我驚的不知怎麼辦,要不要送醫院?媽媽敲了敲我的頭對我說:寶貝你忘了媽媽本來就是醫生。媽媽準備好所有接生工具。過不知道多久妹妹啊的大叫,小穴終於鑽出了一個頭,媽媽要妹妹再用力,寶寶終於全部跑出來了。寶寶哇哇的大叫我也高興的跳起來我終於做爸爸了,妹妹老婆生了個健康的兒子。幾個月後媽媽為我生了個女兒之後,我跟妹妹繼續了學業到了大學畢業結了婚快樂的和大老婆媽媽小老婆妹妹生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