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情人

1.哥哥失戀

我的哥哥有一個情人。他的情人不是別人,就是我。

「青梅竹馬」這個成語大概可以形容我們之間的親密關係,小時候在同一小學上課,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玩耍。他比我長兩歲,高兩級。我們住在舊式的公共房屋,環境狹窄,只有兩個房間。我和哥哥同住在一個用木板間隔的房間,他睡在雙層床的上層,我在下層。我們在同一間小學上學,他讀上午校,我讀下午校,他每天都來接我放學,和我一起在遊樂場玩一會兒才回家。

他升讀中學之後,就和我不同學校了。他開始不喜歡和我常在一起,雖然我老是要跟著他。他升上中三那一年的暑假,去工廠打暑期工,結交了一些工友,工餘和他們消遣遊玩。

暑假結束,開課之後,發現他忽然變得情緒低落。我們睡在同一間睡房裏,他有什麼事也瞞不過我。我想問他發生什麼事,但他沒給我機會。他可能認為我還是小孩子,不會把心事告訴我。不過,那時我已經升讀中學了。

哥哥失魂落魄的樣子,引起我的注意,郤發現我們的視線常常會相遇,而且將觸電一樣,馬上自覺地轉移視線。他暗暗凝望著我的眼神,好像要在我身上打量什麼似的,教我很難為情。他的舉止行藏古古怪怪,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呢?男孩子的心理真難測。

有一天放學,他竟然出現在我學校門前,這是我上中學以來的第一遭。我就讀的是女子中學,有男孩子在校門接放學,引起了同學們的注意。我要向那些好事的同學解釋,那是我的哥哥。

他說,有重要的話要跟我說,所以特別來找我。煞有介事的。

我隨他去了一處幽靜地方,他結結巴巴的對我說︰他苦悶透了,想找一個人傾訴心事。想起小時候,我一起玩耍那些日子,心情才好過些。我們從前很多話說,所以來找我。

沒錯,從前我什麼事都跟他說,而他也會和我說很多東西,連不會告訴媽媽的也會對我說,知道我會保守秘密。

於是,他把失戀的故事向我說了一遍。我早就料到了,但他願意將失戀的事告訴我這小妹妹,我的地位馬上抬高了。

他在工廠裏認識了一位女朋友,對她有好感。起初大夥兒去看電影、旅行,後來就單獨約會,來往密切。整個暑假我很少見到他,都因為陪女朋友去了。他坦白說,很喜歡這位女孩子。可是,開學不久,她郤提出分手。理由是她年齡長幾年,和他不登對。他不能接受這個理由,使他受到很大的打擊。

說到這裏,竟然在我面前流起淚來。

我不懂得怎樣去安慰他,因為我未談過戀愛。不過,我想像得到,失戀的滋味一定很難受。我用紙面巾替他擦去眼角的淚水。

他說:「你真好,我把心事說了出來,輕鬆好多了。我們以後要像從前的日子一樣,常在一起,可以嗎?」

我說:「可以。」我也希望和他在一起,像小時候。

我們便一起回家,我開始滔滔不絕的把學校的事告訴他。

2.情心互許

第二天,他要送我上學,雖然路不同,他也要送我到學校大門,而且還告訴我,放學後會來接我。

他果然來了,和我一起走路回家。每日都如是,管接管送。

我們回家的路,每天都不同,盡選些迂迴曲折的路。背著書包,我們走過遠遠近近的商場、公園和街道。他暑假賺了點錢,就請我看電影、吃雪糕、打保齡球,還給我買些小玩意兒。他心情開朗多了,失戀的痛苦度過了。老實說,我擔心他克服了失戀之後,就不再理會我。

我的同學拿我開玩笑,說我拍拖了。

「哪裏是!那個男孩子是我的哥哥。」

「羞!羞!你和哥哥拍拖。」

我追打那些拿我開玩笑的同學,可是有一絲甜意在心頭。【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有一天,晚飯後,他告訴爸媽要帶我去圖書館溫習功課,郤帶我到山邊去。小時候,我們常來這裏捉蝴蝶。

上山時,月色皎潔,山下燈火燦爛。他指著山下的燈火說:「星星都落在人間了。」

我說:「不是,在天上。」

他觸摸我的手,試探我的反應,然後拖著我的手。他的手心冒著汗,我的心卜卜地跳。小時候,我們常常拉著手也不覺得難為情。但這一晚,他的手一踫我的時候,竟好像觸電一樣?

山路沒有路燈,黑漆漆一片,山下的車聲漸遠。我們愈走愈靠近,但沒有說話,不知什麼時候,他攬著我的腰。他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一種奇異的感覺瀰漫在我們中間。

山上,有一塊大石,我們坐在那裏看夜景。他一手搭著我的肩膊,一手撥弄我給夜風吹散的長髮。山下的景像如夢似幻,我覺得有點泠,偎依在他的懷裏,讓他的體溫溫暖著我,我覺得和他本來是這麼親愛的。他的唇兒在我臉龐尋索了一會兒,輕輕的在我的嘴角停了下來,親了一親。一陣熱力從那裏散發,直透耳背。

糟糕了,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我還未弄清楚是什麼一回事,我們就熱吻起來。當時我才十三歲,對愛情有很多幻想和憧憬。我渴望有人愛我,而第一個吻我的男孩子,竟然是我的哥哥。我沒後悔把我的初吻獻給他。我認識的男生不多,在哥哥的同學、鄰居和親友當中,哥哥清秀、不凡、有書卷氣,他是我暗暗傾慕的對象。

通常我會有很多話和他說,如學校發生了什麼事,同學甲怎樣、同學乙又怎樣。但那一晚我沒說話,我的嘴巴給他的吻封住。我閉起眼睛,不敢看他。

下山的時候,他拉著我的手,像小時候一起去上學一樣。

回到家裏,我們再吻了一回,他才放開我上床去。我總是睡不著,他睡在床的上層,不久就聽到他打鼻酐。而我輾轉反側,整個人泡在給他吻著、愛撫著的感覺之中。

自此之後,是一段形影不離的日子。除了上學,我們都在一塊兒。我挽著他的臂彎,他攬著我的腰肢,手拉手都來得自然,我們是兄妹嘛,本來就可以親密點。在辟靜的地方,或晚上關上燈時、睡覺前,他會擁著我,和我親吻。

他向同學借了相機和腳架,和我去郊外旅行,拍了一輯親密的合照。他挑選其中一張摟著我在他懷裏的合照,在背面寫著我們的名字、拍攝的地點和日期,還畫了兩顆心,用一枝箭和一個英文Love字,把兩顆心串在一起。我放在皮夾裏,珍藏到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