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的徐娘

(1)

春花她們互換一個眼色,便一起來到洪大偉的面前。

莉莉道:「我們大家一起乾杯吧!」

眾人一起舉杯,互相碰杯子,把酒喝光。

洪大偉也喝光了酒,笑道:「這杯酒好像有點不對,是不是加上了別的東西。 」

香香道:「你以為加上了什麼?」

洪大偉道:「是加上了另外一種酒,是不是呢?」

莉莉十分得意,她道:「等一會你便會有答案了,來,我們跳舞!」

洪大偉道:「好!我從未試過天體跳舞的呢!這倒十分有趣。不過,我有一個 提議,不知妳們同不同意?」

莉莉問道:「你有什刺激的花樣?」

洪大偉道:「改播舊音樂,我們只跳狐步舞,或是華爾滋,如果新潮的話,搖 搖擺擺妳們身上少了一件東西,我卻不同,那是有失公平的。」

她們起先不明白。

洪大偉搖擺給她們看,她們才哈哈大笑。

原來,洪大偉的特大肉棒,搖來晃去的,很是奇觀。

莉莉笑道:「好吧!雖然我很喜歡看,但你即然不舒服,只有播舊音樂了。」

她低聲的對小燕她們說:「暫時依照他的話去做吧!不會多久藥力發作,我們 便會有好戲看了。」

她們看著走去更換唱片的洪大偉,一起在偷笑。

春花對洪大偉,早已著迷。

她雖然在笑,但心中不忍,她覺得不該在他的酒中下了迷幻藥,這麼好的一塊 料,為什麼大家不利用來享樂一番呢?

音樂播出慢步的音樂。

小燕搶先和洪大偉起舞。

她緊緊的把豐盛的胴體,貼住洪大偉跳舞,低聲道:「你現在覺得怎麼樣?是 不是有什麼不對,是不是?」

她十分關懷洪大偉。

洪大偉笑道:「當然有點不對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妳應該感覺到,我是不是很失禮,太沒有禮 貌!」

小燕一笑:「你的生理上的自然反應,如果沒有反應,我們兩人都不對。」

洪大偉問道:「什麼兩人都不對呢?」

小燕道:「一方面,我沒有吸引力,你才沒有反應,另一方面你沒有反應,那 你可能是無能了。」

洪大偉哈哈大笑。

這時,莉莉和香香共舞,而芳芳和春花,她們都覺得有種新奇的感覺,因為她 們雖然以前也常常裸體共舞,但都是跳新潮舞。如今,肉體接觸的雖然都是女人, 但總覺得有奇異的刺激。

一支音樂完了,接著第二支音樂。

突然,莉莉吃吃的笑,說道:「真有趣,我們都好像要飛上天了。哈哈哈!真 有趣。」

這使眾人訝異萬分,向莉莉看去。

莉莉竟然一邊笑,一邊擁吻著香香。

香香推開她道:「莉莉,妳怎麼了!妳做什麼?」

莉莉哈哈大笑道:「洪,你不要躲啊!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洪,你不能離開我 ,我們兩人雙雙在雲層上,你不怕跌下去嗎?快過來抱住我!哈哈哈哈!」

芳芳驚訝地問道:「莉莉,妳怎麼啦?妳脫了線嗎?」

莉莉搖頭笑道:「我沒有脫線!」

芳芳道:「那麼,妳知道我是誰?」

春花也問道:「妳看看我們是誰?」

莉莉笑著,用手指向她們數著說道:「妳們是天使,一二三四個天使,哈哈哈 !妳們走開吧!不要看著我和洪,走開,回到妳們的天堂去吧!」

小燕訝異地看著洪大偉,心中想!奇怪,洪卻沒有反應,倒是莉莉像吃了迷幻 藥似的。

洪大偉對莉莉道:「妳不停的叫洪,洪是什麼人?」

莉莉笑著指指摟住的香香道:「妳問她嗎?他是洪,是我心愛的男人,我愛他 愛得要發瘋了!」

小燕對洪大偉道:「奇怪,莉莉為什麼脫了線,她把香香當作你呢?怎麼搞的 ?」

洪大偉道:「她好像吃了迷幻藥了,為什麼好好的吃迷幻藥?」

這時,香香、芳芳和春花,都向洪大偉看。她們心中都在想,奇怪,為什麼洪 大偉還那麼清醒?

小燕這時突然輕輕噢了一聲,瞪大眼睛向洪大偉看,便嬌媚的一笑,低聲道: 「我從未試過站著玩,而且還是跳舞。」

莉莉卻拖住香香,要入房內。

香香奇道:「莉莉,妳怎麼啦?我不是洪,洪在後邊,妳看見嗎?」

莉莉笑道:「妳以為我喝了酒,洪,不要和我開玩笑,這裡人多,我們不要做 樣本給她們看,我們到房裡去。」

芳芳在香香耳邊低聲的說:「妳陪她進去,真奇怪,為什麼她會這樣,而洪卻 沒有事,會不會剛才的酒擺了烏龍?」

香香點點頭道:「也許是吧!」

莉莉已把香香拖入房內。

春花對小燕道:「這怎麼辦?」

小燕這時卻是媚眼如絲,嬌喘連連。

這使春花詫異萬分問道:「妳怎麼啦?有氣無力的,妳在做什麼?」

小燕道:「洪,太好了!」

芳芳也十分奇怪,她向小燕看去,由上向下看,馬上哎呀一聲,說道:「小燕 一邊跳舞,一邊偷食。」

洪大偉哈哈大笑,說:「你們三人喜歡這樣和我跳舞嗎?如果不反對,我們輪 流玩吧。」

春花和芳芳都齊聲說好!

洪大偉笑道:「但是,妳們要對我說實話,為什麼莉莉會變成這樣子?」

小燕道:「妳們告訴他吧!」

春花道:「我們都是來協助莉莉對付你的,她暗中在那杯酒下了迷幻藥,但不 知為什麼,她卻變成了服食迷幻藥,兩你卻竟安然無事。」

芳芳道:「剛才,你不是喝了迷幻藥酒了嗎?為什麼你好像沒有功效,為什麼 ?」

洪大偉哈哈大笑,說道:「我也不明白,不過,醫生告訴過我,我的胃有一種 特別的酸素,是可以化解迷幻藥這一類的毒藥的呢!便安然無事,不起作用的。」

小燕道:「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沒事。」

洪大偉道:「如果有事,妳們就麻煩了,醫生對我說過,如果我服了迷幻藥有 事,便會兇性大發,會殺人的呢!我會把你們五個人都殺了。」

春花道:「你殺了我們五個人,你就變成殺人犯了。」

洪大偉道:「我不會有罪的,我在迷失了本性的形態殺人,而且,迷幻藥也是 你們暗中下的!與我無關,妳們是自取其咎。」

小燕一征道:「剛才,你喝了那杯迷幻酒,不知有沒有事,萬一你的胃不能化 解,等一會妳不是會發狂殺人嗎?」

洪大偉點點頭道:「不錯,我會殺人。」

她們三人都大驚失色。

小燕忙推開他,說道:「洪,如果你藥力發作,第一個便會殺最接近你的人, 那便是我了?」

洪大偉點點頭,突然,他跌跌撞撞,像喝醉了酒,他道:「糟了,我的胃今天 無法化解迷幻藥,你們在我的酒中,下的迷幻藥一定很多,我很快便會發狂,會殺 人了!你們快點逃走!快點!也把莉莉帶走,否則,我一失去理性,便會殺人!快 走!」

三個女人,大驚失色,只見洪大偉此刻倒在沙發上喘息!

芳芳忙對眾人道:「快,快去穿衣服。」

她們匆匆穿回衣服。

走入房內,莉莉正在糾纏香香。知道了原因,也大驚失色,她推開莉莉,去穿 回衣服,小燕她們也替莉莉穿衣。

這五個女人,急急忙忙,奪門而逃。

洪大偉見她們狼狽逃走,不禁哈哈大笑,原來他是暗中動手把有迷幻藥的酒, 換給莉莉。

這一回,胭脂馬莉莉與四個死黨,以為可以把洪大偉好好的教訓一頓,怎知卻 反而被洪大偉戲弄。

洪大偉哈哈大笑,他把門關好,忙走進莉莉的房間,入浴室洗了澡,便在床上 躺下去,一轉眼便睡著了。

早上醒來,張開眼睛,不禁吃了一驚。

因為,他看見床前坐了五個女人。

正是莉莉他們五個人,原來她們早已回來了。

洪大偉笑笑,問道:「昨夜,我為妳們五個人服務,一直到今早才睡,妳們不 是都在客廳睡著了嗎?這麼早便起來!」

小燕奇道:「什麼?你說昨天晚上,你和我們五人…」

洪大偉點點頭道:「妳們都忘記了嗎?妳們這五虎將真是十分厲害,每人都如 狼似虎,而且每一個都喜歡咬人,我被妳們咬得遍體鱗傷呢!奇怪,妳們都好像忘 記了!」

莉莉向眾人看看說道:「洪,我們喝酒太多,後來你怎麼樣了?做過什麼事? 」

洪大偉繼續扯謊道:「我曾逃走,因為妳們都有虐待狂,我逃上天台可以飛上 天,但又被妳們捉回來。妳們好像記不起來,我覺得這些事只是夢,真是奇怪了! 」

洪大偉向莉莉看,只見她秀髮蓬亂,衣服汙穢破爛,手腳有傷痕擦了藥水,洪 大偉心中好笑,不用說,是莉莉喝了迷幻藥酒,昨夜在街上闖了禍。

洪大偉故意驚訝的問:「莉莉,妳為什麼弄成這樣子?」

香香替她答道:「莉莉有夢遊症,她昨夜夢遊走出街外,倒在地上。」

莉莉點點頭。

洪大偉心中好笑,但卻忍住笑,說道:「你們五個人,我猜昨夜一定開我玩笑 ,給我喝迷幻藥酒才會使我覺得生了翅膀,對了,我不是做夢,是迷幻藥發作。我 曾有一次經驗,當時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殺人犯,到處要殺人,我打傷了五男二女呢 !第二天,我的雙手也受傷了,妳們是不是昨夜在我的酒中下了迷幻藥?」

小燕忙搖頭道:「沒有,我們怎麼會亂給你迷幻藥服食呢?」

洪大偉道:「這就奇怪了,我很疲倦,莉莉,讓我在妳的床上,再多睡一會好 嗎?」

莉莉點點頭道:「好吧!你睡一會好了。」

她們五個人走出房外,關上門。

洪大偉掩住嘴,忍住笑,躡足走到房門邊,側耳偷聽。

他看見莉莉她們五個人,在客廳追究責任。

莉莉道:「這樣看來,洪昨晚真的服了迷幻藥了,但為什麼我的那杯酒也有迷 幻藥呢?這事真奇怪!」

香香道:「我他莫名奇妙了,我不明白,為什麼兩杯酒都有迷幻藥,我也不知 道為什麼這樣的?」

芳芳道:「我明白了,一定是這樣。」

莉莉道:「是什麼?妳說吧!」

方芳道:「是香香糊塗,她把迷幻藥倒放了另一杯酒,卻不曉得。莉莉飲了就 搞到昨晚隨街追男人,表演脫衣服,如果不是我們把她捉回小燕家,她不知怎麼收 場?」

小燕嘆一聲道:「我可慘了,莉莉在我家中打破我許多酒,真是害人害己。」

在房內,洪大偉偷聽了她們的談話,忍不住想大笑起來,小燕說得不錯,真是 害人終害己!

這時,卻聽莉莉說:「這一口氣,我一定要出的,昨夜不能好好的教訓,下次 也要好好的教訓他。」

小燕道:「昨夜,他不是服了迷幻藥嗎?也算教訓了他了。」

香香問道:「莉莉,妳有什麼妙計?」

莉莉道:「我有一個計策,先找我的乾媽去對付他,讓乾媽與他開幹!」

小燕道:「妳的乾媽?我們是自已人,不妨坦白說,乾媽四十八歲,樣子像老 虎狗,妳以為他是個盲人,看不見?就算是盲人,用手也可以摸到,他會就範嗎? 」

莉莉道:「乾媽十分厲害,又有兩手功夫,除非洪不入房,他一進去便出不來 ,要搞得乾媽滿足才會放他走。」

香香笑道:「要讓乾媽滿足這不是簡單的事,她是有名的大食婆呢!這回,洪 慘了!」

在房內的洪大偉偷聽到這裡,不期然的向化粧台上的一張照片看去。照片是兩 人合照,一個是很漂亮的莉莉和一個老女人,高頭大馬四十來歲,樣子卻像老虎狗 ,這個女人,看來就是莉莉的乾媽了!

洪大偉心想:幸而聽到她們的計劃,不然就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