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性奴

(一)

「花月薰!花月薰,妳在幹嘛?」一陣急遽的聲音,把正在夢遊的女人叫喚起來。

薰晃了晃頭,睜開惺忪的雙眼,看著眼前的一位老女人,似乎在哪看過,可是忘了……

「啪!」教鞭打了一下桌子。「站起來,花月薰同學,妳實在是太糟糕了。妳……」薰已站了起來,也已經想到了,但腦袋裡還是昏昏的,老女人的嘮叨一點也聽不進去,而且此時,自己也做了一個後悔的舉動。

「啊……嗯……」深深的打了一個哈欠,打完後,看見眼前的老女人臉色鐵青,越變越青了……

「哈哈!阿薰,真有妳的,那老太婆被妳氣的又不知道掉了幾根頭髮了。」叼根煙,一臉滿不在乎的神情,撥弄著被風吹起的頭髮,長髮掩蓋住穿滿耳洞的耳朵,一臉未成熟的臉,卻說出老氣的話。

阿薰蹲在一旁,看著自己吐出的煙霧,在空氣中慢慢的淡化,她沒有烏黑的長髮,只有挑染的短髮,正在她臉頰飛揚著。

「嗯……唉……我只記得老太婆最後的一句話:『出去罰站!』嗯……嗓門真大子呀。」抽完最後一口,薰深深的吸一口空氣:「明芳,妳放學後要去哪玩呀?」

明芳遞去手上的煙,想了想,「一樣吧,妳要來嗎?」

「嗯……看看吧。」薰站起身來,一手摟住明芳,嘴唇對上去,緩緩的用舌頭把煙味送進明芳嘴裡,明芳也一手搭在薰的胸口上,慢慢的揉動著。

「嗯……嗯……啾……噗啾……」兩個女的在天台上大膽的親熱著,毫不掩飾的熱吻。「嗯~~呼……啾……啾……嗯……」

「噹噹~~~」

「啊~~討厭的鐘聲,難怪我會討厭這裡。」薰皺起眉頭,從明芳嘴裡牽出一條細絲,輕輕的斷掉了,明芳笑著說:「呵……好像每個學校都一樣吧。不只有我們這間國中是這樣的呀。走吧,不然老太婆又抓狂了。」明芳踩熄煙頭,拉著不情願的薰,往教室跑去。下課的鐘聲總是特別慢,明芳和薰不等向老師說再見,便溜到廁所裡,穿上預備好的衣服,正翻過圍牆時,一個男的站在外面,薰又皺眉頭了。

「上杉,你又來幹嘛!」一句不屑的問話,這男的支支吾吾的說:「啊……薰……我……想……想……」薰不耐煩的揮揮手,騎上機車,「囉囉唆唆的,走開啦,不要就是不要,你快滾啦。」不等回答,明芳已經在前面招手,要薰快一點,並叫道:「再不走,教官會來的啦。」眼尖的薰已看到遠方轉角走來一人,她手一揮,要明芳先走,回頭看著上杉,沉思一下,道:「先上車,快。」「但我沒安全……」「快呀!」薰吼了一聲。上杉跳上車,薰趕緊轉車,朝另一方向急駛而去。

上杉不敢碰到薰的身體,只抓著後頭的鐵干,但身體卻晃呀晃的,來到一個車牌,薰停了車,「下車!」山杉聽話的下去。薰道:「你……你真的很煩ㄝ,別老是去我學校,你是好學生,不怕被抓到提早翹課,我們是女校,不歡迎男的呀。」上杉紅著臉道:「但……我想……見……妳……」薰搖頭道:「我們只是小學時的事,跟現在扯不上關係,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橋,咱們倆不相干,懂嗎?」

「但是……小學時……妳……喜……」不等說完,薰叫道:「那是八百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我白癡!行了吧!操!」撂下最後一句話,便揚長而去,留下上杉癡癡望著的眼神。

經過多少巷子,來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家陰暗的小店,薰停好車,拉直身上的短衫,看見明芳的車以來了,便打開小店的門,「嗯~~把門換過新的呀?真安靜。」說著便往樓梯向下走了。

地下室放滿了大型電玩,但一個人也沒有,明芳選了一台坐下,點了根煙,便廝殺起來。

「嗯……嘿……shit……可惡……」又輸了,薰氣得踹了一下機台,往裡頭再走進去,來到又是一個門前。

「嘿……這混蛋,又鎖門了。」薰緩緩的想開門,但打不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爬到一個高點,搬開紙箱,露出一個通風口,往裡面看去。

「嗯……嗯……麗池姐……嗯……」裡頭明芳迷你裙已脫到腳邊,趴在一個機台上,屁股翹的高高的,埋首在屁股裡的人,一頭紅捲髮,與明芳白嫩的屁股形成強烈對比,「麗……池……姐……多吃……一點……」明芳喘息道著。

「啾…啾……嗯……好可愛喔……明芳的還是這麼好吃……噗啾……啾……嗯……嗯……好吃。」被稱為麗池的女人,抬起頭來,一副成熟的臉蛋,嘴角邊還有晶亮的液體。

「來,坐上去。」麗池姐輕抱起矮她一個頭的明芳,放在機台上,搓揉著明芳的胸部,「坐這邊。」麗池指著機台上的搖控桿,明芳移動一下,緩緩的把自己未長毛的地方,有個小小的缺口,輕輕的用溫暖的液體包含住遙桿,搖桿上的紅圓頭,不客氣的把明芳幼嫩的陰部,塞得鼓鼓的。

「嗯~~麗池姐……嗯……妳的……」明芳輕搖著臀部,手伸進麗池寬鬆的T恤裡頭,捏著乳頭,麗池也把頭鑽進明芳只到肚臍的衣服裡頭,豔紅的雙唇含著明芳尖挺的小頭,有點粉紅的小頭在麗池的吸食下,漸漸硬了起來,麗池舌尖不斷的繞著,一次次撞擊敏感的乳首,「嗯~嗯~~麗池姐……嗯……好……」明芳下意識的抓住麗池那手掌大的胸部、充滿尖挺野性的乳房,做著圓周運動。

明芳讚嘆道:「好……好……好大……麗池姐……妳的……嗯……嗯……好漂亮喔……」

麗池含糊的回了一聲,用牙齒輕咬硬挺挺的小豆子,猛然的甩了一下。

「啊……啊……!」明芳被突來的舉動顫抖一下,整個身體弓了起來,充血的陰部更加的突顯出來,搖桿四周已被晶瑩的美汁所佔領。

「麗……麗池姐……不夠……呀……啊……這……短……太……短了……我要……妳……」明芳貪婪的搖擺身軀,口中也不斷呻吟挑逗的聲音。

麗池伸出頭來,愛憐的在明芳臉上親吻著。「好明芳……妳……要……我給妳……」

麗池偶爾露出頑皮的眼神,拉過一張等高的椅子,這時明芳已把濕漉漉的陰戶,從搖桿中抽出,「撥滋~~」一聲,不少液體灑上麗池身體,明芳整個人都坐在螢幕上,兩腳踩著小小的位置,大刺刺的將下體表露出來。

「好美……喔……」麗池已經脫去那緊包著自己豐滿身體的衣物,健美的身材,挑逗搖晃的乳房,長了毛的陰部,更是美麗極了,下面還多一根,從誘人的陰道裡出來。麗池抓著那根假陽具,坐到椅子上,把明芳拉了過來,體重輕盈的明芳,一下子便被麗池抱起,明芳撫媚的眼神,全落在麗池的性器上。

對準濕潤的陰唇,明芳興奮的坐上陽具,「噢……嗯……」塞進去了,毫不費力的就滑了進去,明芳企圖插得更深,能與麗池姐的陰部相連,但事與願違,只見她漲紅著臉,滿頭大汗,咬住自己的嘴唇,想要忍住痛楚。

麗池被她這樣頂著,臉紅嬌喘道:「明……芳……別這樣……會傷到……妳的……」

明芳甩甩頭,似乎很痛苦的笑了笑:「不……不要緊……我要的就……是這樣……我要這樣……要……」又進去了些。「我……我……希望能跟妳……連在一起。」辛苦的說完這些話後,明芳整個眉頭糾纏在一起,體內像要破裂似的。「唔……!……嗯……!」

麗池微笑了,她所幸撐起腰部。握住剩下露在兩陰部外的陽具,猛然的向自己一送,「啊噢……!」斗大如綠豆的汗珠滴落,出現在麗池鼻頭,胸部因急遽呼吸而上下起伏著。

「噢……好漂亮……喔……」麗池摸著兩個陰部緊密連接處,明芳稀疏的陰毛,跟麗池成熟而豐碩的陰毛,呈現強烈對比。

「麗池姐……」明芳像條小貓的呻吟著,下體四片濕潤的肉片貼了上去,互相揉搓著,「噗嗤噗嗤」的聲音飄盪在空中。

「噢…噢……好……呀……好好……舒服……嗯嗯……噢……啊……明……芳……妳……妳這誘人的……小妖精……真的……好棒呀……」麗池扭動著腰,汗水從豐滿的胸部滑落下來,嘴巴仍不斷的發出淫浪的聲音。

「啊……啊……麗……麗……池……姐……我……」明芳也愉悅的呻吟著,但麗池一下子就把兩片紅唇貼上明芳的櫻唇,「唔……唔……」兩根舌頭在嘴裡不停的翻湧著,互相把對方的汁液劫取過來。「唔……」

搖晃中,兩人的乳尖更是似有似無的接觸著,汗水淋漓的身軀忽而擁抱在一起,忽而分開,明芳時而低頭於麗池乳前,像嬰兒般的吸食奶水,時而麗池搓揉著明芳小巧可愛的胸脯,吸吮那幼美的乳頭。

接縫處漸漸的拉開,有如瀑布的淫水開始延著大腿順勢而下。

「啊……啊……姐……姐……明芳……要……要……洩出……來了……好像要……要……爆了……啊啊啊……不行了……啊……」明芳受不了痛快的感覺,一股腦的大叫一番。

「要……要……一起來……吧……我……我……也要……來啦……啊啊啊啊啊……!!!」

「噗~~嗤~~~~!」「噗~~嗤~~~~!」「噗~~嗤~~~~!」

身體不知發出幾聲,但陽具上光亮亮的,地上也濕成一灘。兩人癱爛的停在那兒喘著,任憑東西插在裡頭。

「呼~呼~~呵……呵……」兩人會心的一笑。

「開門開門!碰碰碰!」門外傳來敲門的呼叫聲。

但兩人都懶洋洋的,動都不想動一下,麗池微弱的說:「墊子下有鑰匙……呼……」

「喀~咖~」進來了,是阿薰。

明芳柔柔的看著她,道:「妳……也來啦……」

阿薰點點頭,一步走到兩裸女之間跪了下來,低頭舔食地上的愛液,一副享受美食的模樣。

麗美歪著頭,瞇著眼看著她,微笑道:「妳……早來啦……有聽到吧。」阿薰笑了笑。

「呵……小色女……在外頭自慰呀?」

阿薰笑道:「妳把門鎖著,我進不來,只好在外頭解決啦。」隨手深入去下體,內褲已濕潤的貼在陰戶前,阿薰慢慢拔出兩女間的陽具,吸食著兩頭,不一會兒就清理乾淨了。

「呵……來這就別穿衣服啦。脫掉跟我們一樣吧。」麗池體力慢慢恢復,漸漸的坐起身體,而明芳乾脆就癱在機台上,兩腳垂下直晃著。

阿薰脫去衣服,一絲不掛的坐在地上,用一個舒服的姿勢坐著,也自然的顯露出濕潤的陰部。

麗池道:「怎麼啦?怎麼這麼晚來呢?」

明芳癡癡笑道:「呵呵……還不是那小子……」麗池伸出手,撫摸著明芳的大腿。

阿薰沾了點愛液,放進嘴裡,悠然道:「唉~那小子真煩。」

麗池笑道:「呵……誰叫妳要在國小畢業前,跟上杉那小子說喜歡他。」

阿薰道:「可……可是那是小學的事呀,誰知道他念念不忘。」

麗池道:「哦~~那妳心動了嗎?他這樣每天來找妳,還真是有心呀。要不是我20歲了,我也會被他迷倒的。」

阿薰道:「哎呀~自從國一時,在KTV認識妳後,我就不愛他啦。」

明芳笑道:「喔~是喔~呵……那妳怎麼每次看到他都會臉紅一下呀。」

阿薰忙道:「這……我不是為他臉紅,我是為妳。」

明芳又笑道:「喔~是嗎?真榮幸呀。」

阿薰道:「哎呀~妳們不幫我想辦法趕他,怎麼都幫他說話啦。妳們不愛我啦。」

麗池道:「呵……怎麼會呢~我愛妳呀……嘿……有了……」

明芳道:「妳想到什麼了?」

麗池吟吟笑道:「我有法子了。妳們想知道嗎?」

阿薰爬道麗池那,舔著麗池的陰部,道:「說說看呀。」

麗池撫摸著阿薰的秀髮道:「我看過他一次呀,總覺的他當男的好可惜,應該……呵……跟我們一樣。」

明芳嚇道:「妳……是說要……閹了他的……」

麗池搖手笑道:「不是啦,那太狠了。妳們再過不久就要校慶吧。是在禮拜六吧,那天薰妳約他來學校參加。」

薰臉紅道:「我……不要啦。」

麗池道:「別緊張,那天妳約他到校參加,他一定會去吧。可是到時候,妳們把他先帶來我這,我自有安排,」

阿薰惻頭想了想:「嗯……好吧~麗池姐,但妳要幹嘛呀?」

麗池笑道:「呵……秘密,別擔心,我不會上他的啦,那是要留給妳的呀。呵~~~」

阿薰急道:「麗池姐!妳~~」

「哈~~~~~~」麗池趕緊跳下來,往外跑去,後頭阿薰嘻笑道要打她,明芳一會也加入追鬧中,三個赤身露體的人便在裡頭嘻嘻哈哈奔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