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票

親情如何可貴?父母愛女之心又有多深呢?經過這一次痛苦的經歷,我對上述這兩個問題一直反覆思量,然而思想還是陷於一片茫然。

三個月前的一個夜晚、我同男朋友阿光在離開卡拉OK、到停車場取車之時,突然衝出一班人,他們將我倆捉住,用布袋蒙頭、拖上一部貨車。

我們不斷掙扎,但沒有用,沒有人理睬我們。最後我們被困於一間房子裡面,被繩子緊緊綁住。我要求鬆綁,他們就說:「行!不過要將你們全身鬆綁。」

他們不祗為我鬆綁,還脫光我和阿光的衫衫褲褲、令我們赤裸相對。接著,他們拿了個電話給我,叫我告訴阿爸知道,要給三千萬才可以贖回我。

我打通了電話,好激動地同阿爸說:「老爸,我被人標參呀!他們脫光我的衣服,想強姦我,他們要三千萬,你救我呀!」

阿爸罵道:「衰女,你又玩什麼呀!又想騙老爸錢嗎?」

阿爸掛斷電話,我沒有怪他,祗怪自己在半年前玩過「假標參」,騙了他三十萬。

這班賊人初時對我們還算不錯,【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好吃好住、唯一不舒服的祗是我和男朋友赤條條相對,連一條毛巾都沒有,十分尷尬。被困了兩天之後,煩悶時,男朋友就抱住我、吻我的身體,我們相擁著做愛,總算是痛苦中尋得一點快樂。

之後,多次致電給老爸,他都不理我,當我是又一次離家出走,玩標參騙他的錢。五天之後、賊人又捉來兩個女人。一個是我阿媽、另一個女人約二十多歲,長得好漂亮。賊人開始不耐煩了,對我說道:「你知道這兩個女人是誰嗎?」

我說道:「一個是我媽,另一個我不認識。」

賊人笑著說道:「兩個都是你阿媽、她是你老爸的二奶、已經有六七年啦!」

阿媽好傷心、質問那個女人,兩人爭執起來,繼而動武、大打出手。她們互相扯著頭髮、撕破衣服、二奶身材相當好,當她被撕開衣服之後,露出一對竹筍形的乳房。阿媽一點也不客氣,就用指甲去抓、乳房出現幾條指甲痕,還有條條血絲。

二奶亦不甘後人,將阿媽推倒,扯她頭髮,扯掉她的褲子,並且用膝頭去頂撞阿媽的下陰。

賊人看到拍手掌、幾個賊人還打賭那一個會贏。比較年輕那個叫阿德,他給了一條皮帶二奶,對她說:「我買你贏,你用皮帶打她!」

年紀大一點的那個賊人叫大龍,他叫道:「喂!這樣不公平哦!你給她一條皮帶,我就給一條繩子另一個。」

說著,那個綁匪便遞上一條繩子,我媽的年紀比較大、糾纏之間,那條繩反而落入二奶手上,二奶綁住媽雙手,就用皮鞭打我媽。我媽狂叫、瘋狂地掙扎。我看得心寒,很想去幫媽的手。於是就撲上去抓住二奶的雙腳。

阿德雙手抱住我說道:「小妹妹,這可不是雙打哦!」

他還故意兩手按著我的乳房,我掙扎道:「放手啦!」

「嘻嘻!不如我和你打呀!」

我好生氣,不理三七二十一、甩開他的手就打,打到他也猛叫痛。不過他涎著臉笑著說道:「嘩!想不到你這小妹妹還會打人哦!要比賽的話、你得先讓我呀!」

大龍笑著說道:「男人要女人讓?你講笑吧!」

「好男難與女鬥嘛!」

「你想她怎麼個讓法呀?」大龍問。

「我要先綁住她的雙手,等這支□老虎沒得發惡。」

我大叫:「你敢!我叫阿爸告你、拉你坐監。」

「阿爸?你阿爸都不要你啦!」他們兩人夾手夾腳綁住我,另外兩人就制服了我男朋友。我雙手被綁,祗有四圍亂走,用腳踢,有一次就踢中阿德的下體,痛得他大叫救命。他捉住我一對腳掌,將我兩腿一分,然後倒吊起我,對我說道:「你這個小肉洞好神秘呀!」

「你不要動我呀!」我狂叫。

「我要進去尋寶呀!裡面一定有好多寶物的。」

阿德果然單腳除下鞋子,動了動腳趾,就對我說道:「這次先派右腳趾公探路。」

我大罵道:「你去死啦,腳趾那麼髒,我不要呀!」

「髒嗎?那你幫我吮乾淨它啦!」

阿德將腳趾移近我的嘴邊,我好怕,又好想作嘔、此時,我的男朋友出聲了,他說道:「你們不要這樣糟質她啦!你們不過求財嘛!求你們對我們好一點啦!」

大龍笑著說道:「阿德,你看人家的男朋友多細心,他心痛啦!你成全人家啦!」

「好好好!英雄救美、果然是大英雄,是男人的就自己爬過來幫我吮腳趾。」

我男友說:「你們好卑不!」

阿德對我說道:「你真失敗,老爸不要你,老母祗掛著爭風吃醋,連男友都不肯幫你,還是乖乖替我吮腳趾啦!」

我大叫,危急之時、就呼叫男友的名:「阿光,救我呀!求你救我啦!」

阿光大叫:「好,我幫你吮腳趾。」

阿德好得意地說:「爬過來啦!」

阿光雙手已經被反綁住,他跪下來,一步一步地爬到阿德的腳邊。

阿德說道:「警告你,不准出蠱惑呀,你如果咬痛我,我就十倍償還你那個心肝寶貝哦!」

阿光祗有乖乖的吮著阿德的每一支腳趾。吮了一會兒,另一個綁匪就拿來一瓶醬油和一罐胡椒粉過來。他說道:「光禿禿味道不太好,滴點兒醬油,撒點兒胡椒粉,吮起一定更有味道哩!」

阿德把腳趾塗滿醬油和胡椒粉,命令阿光再吮。

吮得乾乾淨淨之後阿德就說道:「夠了,腳趾乾淨,可以入窿探路啦!」

他將一支腳伸過來,一腳踩在我下陰,笑著說道:「恥毛好滑好嫩呀,真舒服!」

他開始用腳趾來玩弄我陰蒂,我好怕,我知道他下一步就是要伸個腳趾入我的陰道裡了。就叫道:「不要呀!阿光、你救我啦!」

但阿光也沒有辦法,他對阿德說道:「求你們不要糟質她啦!你們想玩的話,就玩我吧!」

阿德笑著說道:「大英雄真有氣概,好!我成全你、不過,你有什麼好玩呢?」

阿光道:「有呀!我有,你插我啦!」

阿光翻轉身體、用屁股對著他。

阿德笑著說道:「也好!腳趾插屁眼,我都是第一次玩哩!要我插都行,你得先出聲求我啦!」

阿光低聲說道:「我求你,求你插我屁眼。」

阿德說道:「插完可能會好污糟,再叫你女朋友吮乾淨腳趾公都好!」

我大叫:「不要,我不吃屎呀,你們放我吧!我叫我老爸給錢。」

阿德說道:「這麼多天了,還未收到錢,先吃屎啦!」

突然,我聽見阿光的叫喊聲,仔細一看,原來阿德巳經將腳趾公伸入阿光的屁眼,他一邊插入,一邊問:「舒不舒服呀?」

阿光大叫:「好痛呀!」

阿德說道:「哦,好痛,一定是不夠力水。我用力點。」

阿德不停地問阿光:「過不過癮呀!」

阿光大概知道越叫就越受苦,於是就應道:「過癮呀,好過癮呀!」

阿德又問:「舒不舒服呀?」

阿光大叫:「舒服呀!」

「我每天插你一次,好不好呀!」

阿光仔大叫:「好啊!一日插一次,生生世世都讓你插,我甘心讓你插足一世。」

我聽見阿光語無倫次、就轉頭望住他,見他一點都不像好痛苦,表情還好像好享受似的。我不敢出聲,祗見阿德將腳趾拔出之後,阿光就好像支狗一樣,馬上轉身抱住阿德的腳,好陶醉地含住他的腳趾啜吮。

「好味道嗎?」賊人互相對視而問。

阿光點頭道:「好味道呀!」

就在此時,我媽爬到光仔身邊,喊道:「阿光、救我呀!」

原來媽不夠二奶打,讓二奶打了無數鞭、又扯她的恥毛、下體已經扯到又紅又腫。此時,我媽好像一支狗似的,被二奶騎住。

阿光見狀,就上前幫她,他一手推開二奶,二奶不理那麼多,就同他攪成一團。兩人都赤條條、攬作一堆、大家都以為有一場肉搏戲。那知道阿光仔被阿德抽插肛門之時已經搞到十分之興奮。如今抱住一個大美人,焉能坐懷不亂呢?祗見他抱住二奶的裸體就俯身去吻她的乳房。

「嘩!真人表演呀、坐下來慢慢欣賞咯!」大龍笑著說道。

二奶同阿媽糾纏好久,其實巳經筋疲力盡了,剛好有一個男人獻上溫柔,當然求之不得啦!二奶竟然同光仔接吻,倆人開始互相撫摸。

阿德對我說:「你看你的男朋友多花心呀!他和第二個女人親熱,都不理你了。」他將兩粒藥丸塞入我口裡、逼我吞下去。我已經筋疲力竭,任由擺怖。漸漸地、我感覺全身發滾、下陰又痕又癢、於是、我不期然地自己撫摸起自己的乳房。

阿德一手捉住阿光、將阿光和二奶分開,對她話:「不准搞三搞四喇!要搞就搞自己的女人啦!」

阿光開始同我接吻,他抱住我、同我搞成「69」姿式。我雙手碰到他火燙的陽具後,亦衝動起來、就用雙手搓,並用雙乳將陽具包住。乳溝包得住陽具,但包不住龜頭滲出的濕液。

「你射精啦!」我叫道。

「還沒有呀!那不是精液。」

「我不信、那一定是精液。」我說道。

「不信你試一試味道。」

「好,我試。」我將陽具送入口裡。

賊人見到大叫:「好淫的女人呀!」

另一賊人話:「阿德剛才餵過她的藥發作了。」

「這場戲一定好看咯!」

「不如二奶也出場,二女一男,一王二後就更加刺激啦!」

「好呀!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