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鬼上身

————————–

原編者的話

現實有時會同科學研究脫節,性學博士總是說男人的陽具大小同能否滿足女性伴侶的性需要無關,但實際上,哪個女人不希望身上的男人陽具又粗又大﹖

就如本小說的男主角,他只擁有一根即使完全硬勃,亦只有四吋長的陽具,正當他被女朋友鄙視而躲進廁所自摸自瀆白怨自艾時,竟撞見了一個陽具比自己粗長逾倍的男鬼,而這個男鬼還聲稱願意義助他,上他的身,使他陽具變大……

————————–

電影院裡黑朦朦的,我與小翠親妮的互相摟抱,耳鬢廝磨,好不親熱!

真的是好辦法不怕舊,第一次約會小翠,我仍然選擇看電影,而且是看一套恐怖影片,在此之前我連小翠的玉手都未碰過,這會兒,我們已經緊靠在一起,她雙手摟住我的一條手臂,而我好自然地手臂過界,將手搭在她的粉腿上。

她穿著超短裙,大腿盡露。

「別怕,別怕!」我乘機拍拍她的嫩滑大腿,摸摸她的渾圓膝蓋。

我這樣講,當然是在給她壯膽,男孩子嘛!總得有些英雄氣概的。

而與此同時,其實也是在給自己壯膽﹕

別怕,別怕嘛!摸上去,順看大腿摸上去,大腿盡頭就是水蜜桃啦!

嘿嘿!如果小翠攘我靈猴摘桃,那麼,這個漂亮女孩子一定就是落在我手上啦!

我將手慢慢地向大腿內側盡頭游移。

那內側的肌膚更加嫩滑。

我的手指,宛如五隻蝸牛,一點兒一點兒慢慢爬行,卻也用不了多少時間,就快摸進她的砷秘地帶了。

我的心是『卜卜』劇跳,手都有些顫抖,我從未摸過女人的陰戶,很刺激。

電影院裡的冷氣狠凍,她裸露的玉腿也是涼涼的。但我的手愈揉進大腿盡頭,就愈覺得有股熱氣涌到我的手上來。

她的陰戶一定軟綿綿,暖烘烘的,甚至,那隻迷人洞中,會冒出熱氣來。

如果能伸隻手指進去,掏掏挖挖,該多好啊……

我天馬行空,胡思亂想,但我那隻手,始終不敢摸到她的水蜜桃上。

看來,我的英雄氣慨,還遠遠不夠,是害怕第一次約會,太狼了,砸了鍋吧!

我正在猶猶豫豫,裹『手』不前之際,小翠正抱住我手臂的雙手,卻有一隻滑了下來,按在我的小腹下,不偏不倚,那兒已撐起一頂小帳篷。

「嘻嘻!你壞了!」她在我耳邊笑嗔地輕輕說。

我趕緊將手縮回來,不敢再壞。

但出乎我的意料,她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滋……』扯下我的褲鏈,手伸進去,隔住內褲,按在我那蠢蠢欲動的陽具上!

嘩!這個看來斯斯文文,羞羞答答的小翠,竟如此開放,渾如一個豪放女!我都未敢摸她的小妹妹,她倒先來動我的小弟弟了!

「阿文,」她嘴巴貼看我的耳朵說道﹕「原來你的小弟弟跟你的膽子一樣的小,嚇都得縮成一團似的……」

【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邊說邊用手指捏捏我的陽具,整條肉棒都握在她的掌中。

我不山得心中一寒,額上都滲出冷汗來!

我不知她是無意還是有意,但似乎在嘲笑找的陽具短小。

死了!小翠恐伯會像我的前度女友那樣,嫌我是隻小……小小鳥,棄我而去。

我的前度女友阿美,和我初戀未及半個月,有一天晚上在九龍公園樹叢中卿卿我我摟著熱吻,阿美的手忽然從我懷中滑下去,拉開了我的褲鏈,掏出我的寶貝來,摸摸捏捏,反複把玩。

我的小兄弟馬上膨脹,硬翹翹一根。

阿美低下頭去。

我以為她會一口將我的龜頭吞進櫻嘴,含吮舐舔。

我心如鹿撞,興奮不得了!第一次戀愛,碰上個性豪放的女孩子,就要替我口交,那是怎麼滋味呢﹖

如果她替我吹蕭,那我也該替她品玉,女人的那東西我從未見過,如何品法呢﹖

如果現在我們彼此口交了,那麼馬上可以去租時鐘房,去幹那件我夢寐以求的事,豈不快活死人!

我樂孜孜浮想聯翩,挺了挺小腹,想將龜頭塞住她的口中,她卻突然拍了我的龜頭一下,呼口氣,身子抬起來,將我的陽具塞回褲子裏去。

「阿美,你……怎麼啦﹖」我嚅嚅囁囁地問,有不祥預感。

我隱隱地擔心一件事,就是我的陽具比較短小,會不會……

「阿文,」她聳聳肩,攤攤兩手,嘴角揚過一抹失落的苦笑,說道﹕

「我們回去吧,時間不早啦!」

「阿美!」我一把拉住她說﹕「是不是我的東西……太小﹖」

「哪裏,哪裏!你想到哪兒去了﹖」阿美忙不迭的搖頭,「大小有甚麼關係﹖我以前的男朋友,六吋長呢,還不是一樣合不來,分手了事﹖」

六吋﹖對了,我不過四吋多,短了一截,她一看就知道我小兒科,只是嘴巴上不道穿兩已!其實,也算挑明啦!真傷我心!

現今這個小翠,會不會重蹈覆轍,步阿美的後塵?

不行,得想想辮法,先不讓她模,愈摸就愈清楚我陽具大小的。

於是,無計可施下,我只得說﹕「小翠,我尿急,你等等,我去去就來!」

拉開她的手,站起身,借尿遁。

當然,也不是嚇得逃離戲院,那就與小翠一拍兩散了。

我喜歡小翠,她太漂亮了,這樣的女孩子,到哪裏去找啊!是不是﹖

我決不能臨陣脫逃,如果我是她第一個性伴侶,她以前從未跟男人搞過,我雖陰莖短小點,她無從比較,我還是有希望的,但……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

我衝進洗手間,裏面空無一人。

經過一格廁所,閂上門,掏出陽具。

我目睹這小兄弟二十年,竟然愈看愈小,愈看愈不滿意。

我並不需要小便,我只是握著它出氣。

一邊快速來回捏動陰莖,一邊氣惱地嘟嚷﹕「死傢伙,不爭氣!我長得牛高馬大,你卻侏儒三寸釘!我捏死你!我捏死你!」

但它捏不死的,反而愈捏愈活,硬梆梆的翹了起來。

很可憐,還是只有四吋模樣……

「好兄弟,求求你,長一點點嘛!長一吋,跟平常人差不多,我就心滿意足啦!拜託,拜託,長!長!」

我抓住龜頭拉,希望拉長一些。

「嘻嘻!拉龜頭,能拉得長﹖天方夜譚!」

突然背後有人在嘲笑我……

我原本憋了一腔火,谷了一肚氣,竟還要被人笑﹖

「關你屁事!你吃飽了撐著,多管閒事……」

我惱怒地甩出一串謾罵,卻馬上噤口了,因為我覺得奇怪,我進到廁格,是閂上門的,怎麼有人能見到我拉龜頭﹖

我轉身一看,嘩!身後赫然站著一個廿來歲的年輕人,身靠著門,手托下巴,含笑望住我。

「你,你……你怎麼闖進來的﹖」我十分訝異的說﹕「我閂了門的呀!」

「哈,我是鬼,當然進出自如!」他笑瞇瞇道。

真是活見鬼!難道是電影中的鬼魂不成!

我當然不信,瞪眼望看怒叱道﹕「你進來幹嘛!」

「幫你!幫你小兄弟快高長大!」他依然手托下巴,含笑盈盈。

「哼!」我嗤之以鼻,「出去!」

「你不出去,我,我走!」我真有些惱火,此人幸災樂禍。

「好,我出去,我出去!」

他話音末落,倏然不見了人影……

門末開,人就出去了﹖我頓時目瞪口呆,真的撞鬼﹖

「怎樣﹖要不要我幫你忙﹖」他在門外說,清清楚楚隔道門。

我尚未答話,他又倏而出現在我面上前。

「哇!」我驚訝得張大著口成了個洞。

「你信了吧!我真的是鬼,是隻開心鬼,我可以幫你,讓你的陰莖像我這樣又粗又長又勁!」

他說著,竟當我面扯下褲子,將他的陽具呈現在我眼前,用手搞搞,驟然暴脹!

嘩!比我的足足長一倍,粗一倍,像一根黑烏烏的鐵杵,龜頭黑得發紫,大如幼兒拳頭,真怕人!

我不理他是人是鬼,我喜歡這根肉棒,我渴望自己的三寸釘能變成巨大鐵棒!

他顯然見我動了心,說道「喂,阿文!」

他竟知道我的名,又說道﹕「你那漂亮美媚,如果摸到你胯下有這樣的大香腸,一定會口水都流出來,即刻拖你去公寓大快朵頤。你……要不要﹖」

「好!鬼大哥,我要!」我迫不及待的說。

他點點頭,二話不說,脫下我的褲子,望了望我那三寸釘,搖頭淺笑,隨即將我轉過身,按下我的上身,手指摸摸我的菊花門。

不對!難道他要唱後庭花!

「鬼大哥,我不搞同性的!」我急忙申明。

「放心,阿文!」他拍拍我的屁股,「我的肉棒只有從這兒插進去,前面鑽出來,才可以將你變成大肉棒!唯有這樣上身才行的。」

我似乎已肉在砧板上,想要變大肉棒,也只能由他宰割,讓他上身。

他在我屁眼上抹點口水,龜頭在洞口研磨幾匝,徐徐插進去。

奇怪,我只感到脹滿,卻毫無痛楚。

他輕輕緩緩地抽送,竟將我的穀道當陰道,簡直搞基一般。

但我唯有忍一忍,有求於他,總得讓他占點便宜的。

好在,並不痛,反而有陣陣快感襲來,害得我性興奮,三寸釘也硬起來。

他伸下手來摸摸我的陰莖,「唔,硬了,得啦!」說著,他加快抽送,愈插愈深,

驀地,他『喔』地一聲低嚷,我感到肛門脹滿得要裂開似的。

「喂!痛!痛!」我正想叫他停止,他倒已經剎住。「嘩!脹死了,你插到我陰莖裡來啦!」我有些驚慌。

扭頭瞧瞧,咦﹖鬼大哥呢﹖怎麼不見了﹖

我直起身子,趕緊瞧下我的陽具,啊!我的天!竟增長了成倍!變成了又粗又長一條鐵棒!

這是鬼大哥的巨物,他上了我的身,借他的寶貝兒給我啦!我成了大男人!

我興衝衝返回座位,小翠抱怨道﹕

「怎麼那麼久﹖小便變大便啦﹖」

「沒錯,沒錯,是小變大了!」我一語雙關,笑盈盈拉過她的玉手,放在我胯下。

她摸到隆起的地方,明顯與前不同,訝異又騖喜地瞟我一眼,在黑暗閃著目光道﹕

「這東西真會由小……變大呢,嘻嘻……」

說看手已拉開褲鏈,伸進去,握住陰莖,愛不釋手地輕捏輕撫。

龜頭在她掌中搏動,令她心如鹿撞。

「阿文,」她向我喃喃耳語﹕「我想不到你這樣厲害的,走吧,上我家去!」

她已迫不及待,我也正中下懷。

電影也不看了,飛快的搭計程車去到了她的香閨。

一進房,我們就擁在一起熱吻,一邊互相脫衣剝褲,很快就赤條條一絲不掛。

小翠玲瓏浮凸,遍體雪白晶瑩,益顯得白玉峰上櫻桃奼紅,桃花源頭芳草浪黑。

我注視小翠,她也注視我,還掏起巨陽道﹕

「嘩,大得好怕人哦……」她俯下身子,一口將龜頭納入她的口中,舐舔含吮,『啜啜』有聲。

我有如受電激般的快感,酥,麻,癢,很欣慰,雖說鬼大哥的陽具與我的合二為一,但我仍有感覺嘛!

給小翠一含,半軟硬的大紅腸迅即暴脹,宛如剛出烘爐的熱鐵杵,一隻杵頭已塞滿她的櫻口。她含吮半晌,才戀戀不捨將寶貝吐出來,但見龜頭岳岳,面目掙獰,小嘴中冒出一大顆珍珠,垂掛下來,成一條透明的涎液,飄飄裊裊。

「它流口水啦,想品嚐你的美味鮑魚啦,快!」

小翠說看就往床上一躺,分開兩條玉腿,一隻極品大鮑呈現在我眼前。肉唇肥厚,高高墳起,一條幽溪,已水盈盈。

哈,她真的流口水啦!

好吧,先捅她幾下!

我將龜頭在花蕊硯磨幾匣,揮戈直入。

「啊……」小翠叫一聲!

我不過插了個龜頭進入桃源,小翠竟殺豬般慘叫一聲,嚇得我馬上鳴金收兵,將龜頭部隊撤出玉門關。

「喂,小翠,你怎麼啦﹖」我拍拍她的俏臉問。

她仰起頭,伸手摸摸肥肥厚厚的大小陰唇,噘噘嘴巴道﹕「還好,沒有爆裂!脹死人啦!你不會慢慢進去嗎﹖溫柔點嘛!這麼粗長的東西……」

「嘿嘿!」我賠禮地笑笑,我雖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應該曉得做愛有前奏這回事,怎能一上戰場就揮戈硬幹﹖真蠢!

「小翠,別生氣,我見你下面那張嘴巴滑潺潺地流口水,以為……行啦,我給你舐舐,讓愛液充盈,再插進去。」

說著,就從她的紅唇吻到粉頸,又吻到酥胸,她的一對美乳,就如白玉雙峰,高高挺立。

我身體蹲下去,嘴巴往下滑,吻到平坦而又柔軟的小腹,吻到絲絲縷縷泛著金屬光澤的烏黑茸毛,猶如一道瀑布,直垂到迷人神秘之處。

陰阜高高墳起,似半隻球。

我張開她兩隻腿,整隻飽滿的水蜜桃呈現在我眼前,皮細肉嫩,鮮艷欲滴。

我用手指將肥厚的兩片肉唇分開,粉紅色的小穴中流出蜜汁來。

瓊漿玉液,我嘴巴湊上去,含住蜜桃兒吮啜舐舔,舌頭似小靈蛇般鑽進去,在桃花洞裹游弋,大肆騷擾。

當觸到那顆肉蚌明珠時,便將它含入唇間,舌尖輕摩,牙齒輕噹。

小翠喘看沉重的鼻息,渾身發傾,隻手插在我的頭髮裹,似想將我的腦袋推開,又似想按得更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