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務所陰謀

序章

一切的一切都是從布開始的,一塊紫色的布。有那種顏色的布掛在窗外的欄杆上飄搖,少年剛看到時還以為那飼養的蝴蝶在那休息呢。

(那是什麼呀??)

拿在手上才知道是女性內衣,但也不是立刻就知道,對一個童男子而言,很難相信這是蓋在女人肉體最神秘部分的內衣。

(這是*三角褲嗎?)

他母親和姐姐,身邊所有的每一個女性,他都沒有看過穿過這樣的東西。而且非常薄,這布片完全違背內褲是掩飾不能讓人看到的原則。基本上是有蕾絲邊的三腳形尼龍布,跨下最細的部分只有少年手指寬鬆。

少年心理在想穿上這樣內褲後的女人肉體會是什麼情形,感到下腹部火熱,年輕的性器開始膨脹,少年有一點狼狽。

「唉呀!是掉下去了!」

從上頭傳來的聲音使少年緊張往上看,是隔壁的建築物,舊公寓的二樓,少年知道這房間住著個女性,因為在窗戶外經常看到晒女性的內衣,但他不知道年齡,看起來好像比母親年輕。

「啊…….」

少年聽到聲音後感到很狼狽,因為他正在這時候正把女人的三腳褲攤開仔細看,但物主的女性用很自然的聲音說。

「好像是被風吹下去了。小弟,你能不能幫我送上來呢?」

圓圓的臉,大概剛洗完澡露出圓潤的雙肩,胸上圍繞一條浴巾。雖然只能看到上半身但很豐滿。少年好像看到很耀眼的東西,從她身上移開視線回答。

「喔……可以….」

「我這裡是205號房」說完女人的身體退入房間不見了。

女人住的這公寓叫作旭莊,少年從黑暗骯髒的樓梯走上去,在205號房門上掛著[荻沼]的名牌。

按門鈴時,門立刻打開。剛才那個女人站在那裡,先前是在身上只有一條浴巾,但現在穿著白色的睡袍,腳是赤裸的。頭髮還是濕的,果然是剛洗澡。

「這是給你的。」

少年從口袋拿出性感的三腳褲,年長的女人接過去時露出笑容,那是很隨和的笑容。

「謝謝你為我送來。沒有事就進來坐一坐,我請你喝冷飲,對了還有冰淇淋。」

少年因為完全沒有預期她會說這種話,所以又感到狼狽。當他清醒時已經坐在餐廳的參桌前。那是很窄的小房間。

她是個風塵女郎,這是以前就知道的。因為天快黑時出去,半夜時才回來。這個港口在日本也是相當有名的遠洋漁港,在這種地方當然有泰國浴或脫衣舞戲院等都集中在這裡。當然有很多女人在這裡工作。他的同學中就有十幾個人的母親從事這種工作。所以對少年而言,風塵女郎並不是很特殊的人物。可是看到站在面前的女性還是第一次。

「哇~好漂亮的人….」

說她是美人,如果是大人聽到也許會笑,但並不是醜,不是社會上所說的一般的美女,但有東南亞或南方系統的較寬大的臉和比較低的脖子,嘴大而唇厚。雖然以卸妝但嘴唇還是很紅潤。大門牙少許的突出,濃眉下的眼睛又大又圓,大概是染髮的關係,有野性和肉感的印象。肌膚是校小麥色很豐滿。

也許有人說她胖,但也許有人讚美她豐滿。最使少年感到特殊的,是完全成熟的雌性散發出的性感。和在家的母親完全相反,站在面前的少年感到呼吸困難,幾乎要向狗一樣喘息。

「真討厭,快到九月了還這麼熱。因為我特別會出汗,所以最怕熱。」

女人以為少年呼吸困難的樣子是因為房裡悶熱的關係,從冰箱拿出冰淇淋和冰涼的麥茶,把東西放在餐桌上時,睡袍的領口匆鬆動,少年看到豐滿的乳溝,甚至於乳溝下的肚臍。

「啊……..」少年緊張的倒吸一口氣。

很顯然的,她沒有穿襯裙或乳罩。看到富有彈性的肉丘在搖動,看這種情形也許沒有穿三腳褲。一定是這樣的。洗完澡因穿內衣才去拿晒在窗口的內衣,因此才發現三腳褲掉下去了。

「小弟,你幾歲呢?」

「十二」

「那麼是小學六年級,我有個女兒她五年級,不過現在住在爺爺奶奶家。」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女孩,他覺得很羨慕,因為能吸允眼前看到一半的豐滿乳房吃奶,他的視線一直沒離開女子的胸部。

女子自稱叫秋子,少年只回答說「健一」

「喔~~原來下坡那間藥局,是你父親開的呀。我常去那買化妝品等。」

父親經營古老的藥局,父母白天都在藥局,而姐姐則去上課,所以下午回到公寓也沒人。

少年與秋子大約交談十分鐘。吃完冰淇淋,喝完麥茶也不想離去。從身穿浴巾的柔軟肉體好像散發出強烈的吸引力,緊緊吸住少年不放。

秋子很自然的談到自己的事,結婚生子後離婚,雖沒談到職業,但好像一直做吧孃。也沒說到為什麼沒帶女兒來這的原因。

不久後,【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秋子用很平淡的口吻問少年:「你已經射出白色的液體嗎?從小雞雞…」

她一面說一面拿出剛才少年送來的三腳褲,就在少年面前攤開,臉上露出奇妙的笑容。

「什麼…..白色的液體…..」因為事出突然,少年說不出話來。

「你剛才拿我這個東西不是很仔細的看嗎?那個時候,褲前已經隆起來了。這個年紀的少年會發育到什麼程度,我女兒是今年開始有月經…」

少年無法判斷她的問題是單純的好奇還是別有用心。

「白色的液體是指精液嗎。出來了。」少年紅著臉回答。

他剛才確實勃起,性幻想這個又薄又小的三腳褲的這個女人,他身上只穿T恤和短褲,勃起時一眼就能看出來。

「是手淫?還是夢遺?早晨醒來時已經流出來了嗎?」

少年又產生剛才那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為什麼…….問這種事?」

「你生氣了嗎?不用生氣。我知道你已經是大人了…對女人很有興趣,對不對?」

女子臉上出現奇妙的笑容站起來。

「想不想看阿姨穿上這個三腳褲的身體呢?」說著走到臥房把窗簾拉下來。

「究竟要不要看?」女子站在床邊手放在睡袍的腰帶上。

「不想看,就可以回去了。」

少年感到嘴裡非常乾,急忙喝下剩餘的麥茶。

「不是不想…」

「是想看嗎?」經過這樣追問,少年點頭。從他額頭上冒出汗珠。

「嘻嘻嘻,這是當然的。你們這些年齡如果對女人的身體沒有感興趣那才奇怪。」女子露出勝利者的表情,解開腰帶脫去睡袍丟在腳下。

正如他所猜想,女人沒有穿三腳褲。一絲不掛的裸體以窗簾做背景採取「維納斯產生」的姿勢,放在跨下的手移開時,黑色的叢草射入少年的眼睛。

「嗯…..」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成熟女人的裸體。只要走動乳房和屁股都會搖動的豐滿裸體。

就在這剎那少年忘記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