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老婆被輪姦

(一)

我和老婆惠蓉結婚已近三年,由於我精蟲太少致尚無子息,再加上時工作繁忙,疏於房事,使老婆不時感到空虛寂寞,終於讓色狼有機可乘。

那天晚上正巧家中電視故障,老婆提議到隔壁昆博家看第四台,我想既是鄰居,雖然昆博是本村的大流氓,該不會對我們怎樣吧!

到他家門口我說:「昆博,我們家電視壞了,想來你們家看,好嗎?」

昆博穿著一件短褲上身坦露胸膛還刺著青,黝黑的皮膚,健壯的體格令我老婆也看得下體濕潤,粉頰暈紅。昆博卻也兩眼盯著我老婆的身材直看,惠蓉穿著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裡面是粉紅色胸罩和內褲。

昆博於是安排我坐旁邊,惠蓉坐中間,他緊貼我老婆旁邊坐著。

昆博說:「渴不渴?我拿飲料給你們喝」

我喝了後全身無力但意識尚清楚,我老婆卻全身發熱,原來他在我飲料中下了迷藥、在她的飲料中下了春藥。

昆博見藥效發作便說:「來!惠蓉,我們來看點精彩的」說著他已拿出色情影帶播放。

螢幕上正有一對男女在交合,不時傳來叫淫聲令惠蓉想看又不敢看。

此時昆博也大膽地摟住惠蓉的腰並說:「惠蓉,你丈夫多久干你一次?」

「討厭,你不要說的那麼粗,我老公平時工作太累,一個月才和人家作一次」

「我的這根本來就很粗,不信你摸摸看」

他拉著老婆的手去摸,惠蓉摸了一下馬上縮回來。

「討厭!我老公還在這裡,你別這樣。」

「你老公已被我下了迷藥二小時內不會起來破壞我們的好事。」

老婆聽了,似乎有了偷情的快感不再抗拒昆博,也害羞地輕靠在他健壯的胸膛。

他的手慢慢撩起惠蓉的上衣露出粉紅色胸罩。【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

「哇 !你的奶還真大,奶罩都快被撐破了,讓哥哥好好摸個爽。」

「人家的乳房本來不大,為了來找你還特意去隆乳呢。」

想不到老婆為了心愛的姦夫,竟說出這種話,令昆博更加淫興大發。

「好個淫蕩欠干的婊子,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奸的爽死。」

此時他已用力扯掉惠蓉的胸罩,開始用手大力搓揉。

(二)

昆博已開始愛撫惠蓉的乳房,一會兒大力捧起,一會兒輕扣乳頭,令她閉目享受不已。

「啊……昆博哥,你摸乳的技術真是厲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擠爆了,啊……人家的乳汁快給你擠出來了。」

昆博此時也抬起惠蓉的頭。

「寶貝,讓我親一下吧。」

這對姦夫淫婦正火熱的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時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老婆連下體也扭來扭去,似乎淫癢難忍。

「寶貝,你的下面好像很癢,讓哥哥來幫你止癢吧!」

昆博已伸手進入老婆的短裙內,摸到她濕潤的三角褲。

「惠蓉,你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褲都濕答答的,你的騷穴是不是欠干,才會流出這麼多淫水?」

「討厭!人家的小穴就是欠你這大色狼的淫棍插,才會淫水直流不停。」

此時昆博索性把老婆的窄裙脫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褲,那支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褲內,開始輕重有序的搓揉她的陰部。

「你的陰毛還可真長,聽說毛長的婦女較會偷漢子,是不是啊?」

「死相,你別笑人家嘛!」

「哈……,別害羞,哥哥今天會把你這欠干的嫩穴干的爽歪歪,讓你享受討客兄的快感,包你一吃上癮,以後沒有我的大雞巴來操你就活不下去。」

此時昆博已脫下老婆的內褲,她的雙腿害羞地夾緊,他的毛手卻不放過用力在她的陰部搓弄。

「惠蓉,這樣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裡啊?好癢……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

「這是女人家的陰蒂,只要被我摸上手,保證她拜託我用大雞巴狠狠幹爛她的騷穴。」

此時惠蓉因陰蒂被昆博搓得淫癢難耐,雙手竟也主動愛撫著昆博褲襠內的陽物。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雞巴。」

「好,先把老子的爛鳥吸硬,再來插爛你這欠干的水雞。」

惠蓉已跪在昆博前面,脫下他的內褲,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長又黑又粗的大雞巴,令老婆害羞臉紅。

「怎麼樣?這支比起你老公的誰較大較長?」

「討厭,當然是你的老二較壞!」

老婆已含著昆博那支青筋暴露,又長又粗的大陽具吸允起來,還不時發出嘖嘖的聲音。

「賤女人,順便把我的睪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惠蓉也遵命地把他兩個大睪丸含入口中舔弄,令昆博的雞巴愈來愈脹大,看得半清醒又佯裝昏迷的我也不禁下體膨脹起來。

此時昆博也忍不住老婆吹喇叭的技術。

「唉,你吸爛鳥的技巧真好,快把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幹得你更深更爽。」

「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癢,快受不了了……快……快……」

「快什麼,你要說出來啊!」

「討厭,人家不好意思說……」

「你不說,老子就不干你!」

「好嘛,快用你的大雞巴干進妹妹的小穴,人家要嘛……討厭!」

昆博才說:「既然你的淫穴欠干,我就好好把你操個爽快。」

想不到老婆在春藥發作下竟哀求昆博這個大淫魔奸她,令我下體再次充血。

昆博在老婆哀求下,已把她從沙發抱起,想在客廳幹她,老婆才說:「到房間去嘛,這裡有我老公在,人家會害羞。」

「放心吧,小蕩婦,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時,夠我們幹得天昏地暗的。」

(三)

當昆博把惠蓉吊足胃口,已準備如她所願奸她,想不到他竟將我老婆放在我旁邊的沙發上,老婆似做錯事地偷瞄我是否醒來。

昆博:「小美人,我的大雞巴要來干你了,喜不喜歡?」

說著便握住那支經入珠的大雞巴,頂在老婆的陰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別再誘惑人家了,快把大雞巴插進來,啊……人家裡面好癢,快干爛妹妹的小穴。」

「你的騷穴是不是欠干,快說,蕩婦!」

「對,人家的小穴欠你幹,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雞巴。」

「好,干死你!」

說著昆博屁股一沉,大雞巴滋一聲干入我老婆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內,只見昆博一邊干我老婆,一邊還罵粗話。

「這樣干你爽不爽?欠干的妹妹,干死你!」還要求惠蓉被他乾爽時大聲叫春,以助淫興。

「如果你的水雞被我的大爛鳥乾爽時,就大聲叫床,讓你老公聽到你被我這大色狼奸的有多爽,哈……」

「討厭,你的壞東西又長又粗,每下都干到人家最裡面,啊……大龜頭有 有角,撞得人家子宮口,好重,好深,你的雞巴還有顆粒凸起,刮得人家陰道壁好麻好癢……好爽……」

「小騷貨,這叫入珠,這樣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你穴心發麻,陰道收縮,淫水流不完啊,怎樣,大龜頭幹得你深不深?」

「啊……好深……好重……這下干到人家子宮口了,啊……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

昆博就一邊干我老婆那久未滋潤的嫩穴,一邊欣賞她胸前兩個大乳房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請搓揉。

「好妹妹你的奶還真大,被我幹得前後搖擺。」

「人家的三圍是 38,24,36 啦!」

「你的穴夾得真緊,還是沒生過小孩的女人陰道較緊,干死你!」

「人家的小穴平時欠男人干,又沒生育過,當然較緊,倒是好哥哥你的大雞巴比人家老公的還粗還長,讓人家好不適應。」

「放心,以後若是你的水雞空虛欠干,就來讓我的大雞巴操它幾百遍,就會慢慢適應,哈……」

「討厭,你取笑人家和你偷情。」

經過一番打情罵俏,想不到平時端莊的老婆,竟喜歡聽昆博說的這些髒話和三字經,真令我聽的氣炸,但下體又再次充血。

此時昆博要求換個姿勢,變成他坐在我旁邊,但騎在他上面的是我淫蕩的妻子,惠蓉已跨坐在昆博膝上,手握著他粗壯的大陰莖,上面還沾滿她發情的淫水。

「對,用力坐下來,保證你爽死。」

「啊……好粗……好脹……好舒服……!」

由於老婆面對著昆博,任由昆博雙手抱住她的豐臀來吞吐大雞巴,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爛鳥一進一出的抽插,尤其昆博全身又黑又壯和我老婆雪白的膚色,形成強烈的對比。

再加上兩人交合的叫床聲,搭配著性器緊密結合的啪啪聲,還有淫水被大雞巴操出的滋滋聲,再加上兩人激烈交合的沙發咿哇聲,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