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鬼魅

學校的男廁內,幾個學生圍在一起,他們都脫去褲子,掏出自己的陽具來,他們的東西,人人大小不一。

「看吧!我的有五寸長,比你長得多!」阿德說。

「呸!長有甚麼用?我的比你粗!」阿全不屑的說。

「統統不要比美了,你們看我的:毛又多、又漂亮,那些女的,一看見我的東西,不用幹已有高潮!」阿才說。

「光是漂亮不管用的,我們比賽著那一個的射程最遠!還有,要看那一個的耐力最利害,來吧!」阿和說。

於是四個大男孩便拚命的握著自己的陽具,大力套弄。慢慢地四人的面孔都已漲得通紅,身體不由自主地在搖晃,四人的動作也越來越劇烈,終於阿才第一個不能控制,將精液射在牆上,他頹然的坐在地上,眼看著其餘三人,仍在不斷捋動。最後阿全也射了,阿德和阿和差不多同時到達終點,四個人你看我、我看你,正想說話,但上課的鈴聲已響起,四人匆匆穿好褲子,趕回課室。

他們四個是一同長大的多年老朋友,由於少年對性是非常敏感,所以他們除了留意自己生理上的變化之外,對女性的身體,也同樣有無限的遐想,而為了少年人的好勝心理,他們往往將一些關於「性」的東西,拿來比賽。

女生的內褲顏色,就是他們經常拿來賭賽的東西,但一般女生的內褲,顏色變化不大,不是白色就是黃色,猜得多了,卻失去了興趣,於是將目標轉移在女教師身上,他們的物件,是教英文的張老師,她身材不俗,而且經常穿一些短裙上課。

修長白晰的雙腿,令他們恨得牙癢癢的,於是他們便在地上放一些小鏡子,或者在她上樓梯時,跟在她後面,以便一睹裙內春光。

今天他們比賽完打飛機,就是上英文課。四人聚精會神的在等張老師,因為鏡子已放在地上,她進入監獄了,今天穿的是一件白恤衫、藍色的短裙。

她跨過小鏡子了,阿全的位置剛好,從鏡子的倒影,他看到一片粉紅色,那是出現在她裙內雙腿盡頭之處。

她的內褲是粉紅色的!阿德全神貫注的在看鏡內倒影,不知道張老師正看著他。

放學後,四人給張老師留下來,說有事和他們商量,學校所有人都已離去,四人在教導室,心情忐忑不安。

「你們四個,我已留意了很久!」她義正辭嚴的說:「你們經常故意偷窺女同學的內褲,今天更大膽,放了一面鏡子在地上,偷看我!你們說,該如何罰你們!」

四人面面相睽,不知如何是好,還是阿和比較大膽,他漲紅著臉說:「張老師,我們都是因為好奇,所以才這麼做,我答應你,我們以後也不再打飛機鬥射得遠,不會再這樣的了!」

「我明白你們的心理的!」張老師說:「你們純是因為好奇心。好!你們想要看的話,我就給你們看!」

她一說完,便站起身來,關上了教員室的門,開始寬衣解帶,四人還弄不清她的意思,已看得目瞪口呆,她脫去白恤衫,裏面是一個白色通花胸圍,包裹著兩團堅挺的乳房。脫去短裙後,一條迷你粉紅色通花三角褲,也呈現在他們眼前,那賁起的部份吸引了他們的視錢。她伸手到背後,解開胸圍扣子,兩個白晰堅挺的乳房,便從胸圍的束縛中解脫出來,尖端兩點紅色,已茁壯成為兩顆車厘子,那小褲子中央,呈現一團黑色,粉紅色的內褲被她像卷繩子一般脫了在地上,一團濃黑的陰毛,掩蓋著一道凹下去的小洞。

她分開雙手,站在四個男孩面前,讓他們飽覽女性迷人的胴體,四人的褲襠已撐了起來,像四個小帳篷一般,向著張老師!

「怎樣,是不是和你們想像的一樣呢?」她說:「你們看了我的身體,現在也輪到我看你們的了,將你們的東西拿出來吧!」

四人如奉聖旨,立即脫皮帶、脫去褲子,四根大小不一的陽具彈了出來,直指向張老師。她走近他們,逐一細看,還用手摸他們的陽具,她的手又嫩又滑,巾在他們硬直的陽具上,阿德第一個忍不了,一縷又濃又白的精液,像噴泉一樣,射了出來,他羞愧的低下頭,不敢看同伴和張老師,她也看著他,不屑的在搖頭!

「好!看你們的陽具還算乾淨,我讓你們嘗試一下!」她說。

她一說完,便伏身在阿全的小腹上,用口含著他的陽具,大力的吸吮和用舌頭去舐弄。阿和、阿才看到張老師在替阿全口交,不禁咋舌,想不到一向斯文的張老師,原來是這麼大膽的,她含完阿全,又伏在阿和身上,含著他的陽具,雙手分別握著阿才和阿全的陽具,溫柔的套弄著。

這一來變成她同時替三人服務,坐在一旁的阿德,不禁痛恨自己無用,否則可以好像他們一樣,享受張老師的小嘴和玉手,但眼前的情景,又令他血脈賁張了,那軟了的陽具,竟然又站了起來,虎虎有生氣,他開心得立即起身,走到張老師身後,她那渾圓雪白的屁股正對著他,於是他握著陽具,向她屁股之間那粉紅色的凹糟挺進。

那裏已潤濕一片,非常順利地,他已全根進入張老師的下體,那種緊窄、溫暖的感覺,令他非常受用,就像一個熱乎乎的麵包,將他的肉腸包裹著,他忘情地挺動,就像平時所看的黃色小說那樣,一前一後的挺動。

其他三人看到他真的和張老師造愛,【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都非常羡慕,但又捨不得放棄她給予他們的口部和手部的活動,終於在一陣狂亂的大動作之下,四人都到達終點,阿德的精液噴在她體內,其他三人的,則噴在她面上。

四個小男孩的陽具都軟了下來,頹然坐在地上,回味著剛才的滋味,當中以阿德最過癮,因為只有他是真正得到她的肉體。張老師一言不發,匆匆穿上衣服,也不和他們說一句話,自顧自的離開了教員室。

四人也只好穿回褲子,正當他們離去的時候,張老師又再出現,她就像換了個人似的,以嚴厲的目光,看著他們四個!

「怎麼?」她厲聲的說:「我叫你們留下來等我,你們當我是耳邊風?今天早上,你們的行為真是卑鄙下流,枉廢你們還是讀書的!我已報告校長,每人記一個大過,下次再犯,便將你們趕出校!知道沒有!」四人面面相睽,恍然不知所措:剛才還放蕩不羈,一轉眼又變了樣子,難道她……

四個男孩子那天回到家裏,大病了一場,但看醫生又看不出病因是甚麼!上體育課的時候,一群女學生在女廁換運動衫,她們雖然都只是十五、六歲,但身體發育得很好,單看她們脹鼓鼓的乳房,和她們渾圓的屁股,真是很難說她們還只是小女孩。尤其是一個叫阿美的,她身材最好,胸圍包裹著一對足有三十寸的大乳房,就叫其他女孩子又羨、又妒,還有她脫去裙子,白色三角褲中央賁起的地方,黑壓壓的一大片,渾不似其他的女孩子,還是稀疏得很!

正當她想穿上運動褲之際,有三個女孩子圍了上來,她們一手將她的運動褲扯開,然後兩個按著她,另一個已動手來脫她的三角褲,雖然她極力掙扎,但雙拳難敵六手,很快她的下身便已赤裸了,她雙腿給大力的分開,中間那毛茸茸的地力,給人一覽無遺了,那個捉著她雙腳的女孩子,埋首到她下體,細意欣賞那給陰毛遮蓋著的洞口,那裏還是粉紅色,鮮豔非常。

「哼,看一看罷了,居然濕了起來!」那女孩子說:「阿美,我警告你,你不要再藉故親近我們的體育老師,他是我的,要不然,我下次就將一條鐵棍,插入你這洞內,知道嗎!」

三個人走了,剩下下身赤裸的阿美,躲在那裏,無言的哭泣著,她從身上拿出一幅相,相中人是一名非常英俊的男子,就是教她們的體育羅老師,她看著看著又流淚了!

突然一條手巾遞到面前,她抬頭一看,就是羅老師,她突然記起自己沒有穿褲子,給他看到,豈不羞死人?她漲紅著臉,用上身的T恤蓋著下體,拿過手巾抹眼淚!

「不要哭啊!」羅老師溫柔地說:「哭腫了雙眼,便不漂亮了!」

他溫柔的擁著阿美,輕輕的替他抹去眼淚,她不相信自己暗戀的羅老師,會對自己這麼好,她呆呆的看著,當他的臉俯下來時,她不禁閉上雙眼,只感到一個溫暖而柔軟的嘴唇,已吻在她唇上,她只感到全身發軟,倚在羅老師寬闊的胸膛上,他的舌頭已將她嘴唇頂開,伸了進去,和她的舌頭糾纏著,她感覺到一道熱流從頭開始,一直瀉至下體,她知道下體已濕了,而且有一種空虛,希望有東西可以來填滿,他的手不知何時,已按在她的乳房上,輕輕的搓捏著。

她的乳頭已發硬,胸圍緊緊的箍得她透不過氣來,他的手已來到背後,解開胸圍的扣子,她如獲大赦,深深的透了一口氣,一雙乳房已經解放出來,他的吻,已落在那兩顆茁壯的、粉紅色的乳尖上,她只感到說不出的舒服,他的手亦已經按在她那空虛的地方,溫柔地撫摸那茸茸細毛,她不禁分開雙腿,像等待他的深入。

果然,他的手指已來到那濕透了的洞口,他的巾觸,令她全身輕顫,那裏更濕了,手指已順著她的分泌緩緩探了進去,她全身像抽筋一樣,但嘴裏卻發出愉快的呻吟,不知何時,他已脫光自己的衣服,小腹下一根灼熱的陽具,映入她眼內,她又驚又喜:驚的是太大了,喜的是可以看到心愛的人的陽具。

他按著她的頭,緩緩接近自己的陽具,它已巾到她的面龐,她突然感到一陣激動,張嘴便將他的陽具含在口中,像吃雪條一樣緩緩地吸吮著,她的吸吮,令羅老師發出興奮的喘息。

她感到它越來越大,而且他已挺動屁股,將陽具插到她喉嚨,她感到很辛苦,但卻強忍著,因為這是她渴望的!

她躺在地上,雙腿已給大字分開,那毛茸茸的三角,已給他看得一清二楚,她羞不可仰,雙目緊緊閉上,等待那銷魂一刻的來臨,突然一陣灼熱感覺從下體傳來,她知道他已開始了。那灼熱一直深入,雖然她已很濕,但始終是第一次,他的進入,帶給她一陣撕裂的痛楚,但她咬牙強忍,終於在一陣撕心的劇痛之後,他已全根進入了。

她好象感到一縷鮮血從下體流出大腿,但她非常開心,因為她將自己的貞操,給了一個自己喜愛的人,他又開始活動了,他極溫柔地一出一入,慢慢快感取代了痛楚,她渾忘一切,扭動屁股來迎接他的深入!

突然,女廁門外一個男人正在經過,她睜眼一看,不禁嚇呆了,門外那人,赫然是另一個羅老師,她吃驚地尖叫,她身上那個羅老師,突然變得面目猙獰,拚命在她身上抽插幾下,忽然便消失了。

阿美回家之後,大病了一場,與阿和他們四個一樣,醫生也驗不出她的病因到底是甚麼?但校方已大為震驚,要徹底查查這兩件事,於是阿和他們和阿美,只好向校長說出事發的經過,發覺有「人」扮作學校老師的模樣,來引誘他們作不道德的事,根據他們的口供,發覺他們分別在同一層的男女廁內,暴露過自己不同性別的身體,可能因為這樣,所以……

校方將兩個廁所掘開,赫然發現兩個廁所中間的牆壁內,有一具骷顱骨,看到這具骸骨,似乎真相大白了,再查一查當年建校舍的情形,原來有一個工人躲在那裏手淫,別人不知,將水泥倒了進去,以至將他活埋了!

阿美和阿全等人知道這個消息,都嚇傻了,再也不敢回校上課,而學校方面,為了平息這件事,請來高僧打齋,又將骸骨安置,令「它」入土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