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後花園

媽媽是個38歲的中年美婦,古典的鵝蛋形臉蛋,彎彎的柳眉,筆挺的小瑤鼻,紅潤的小嘴,高聳飽滿的雙峰走路配合翹挺的圓臀,修長圓潤的玉腿,走在路上經常讓交通事故頻繁在她身邊發生,不小心撞上電線竿啦,開車不看前面撞到行人或與對面迎來的車接吻時常發生。

對於經常上網看亂倫小說的我更是致命的誘惑,每當她穿短裙時那凹進去的屁溝都令我肉棒高漲恨不得立刻撲到她在地狠狠的操起肉棒就往她的小菊花裡插,但自己又沒那個膽量,只有辛苦自己的手了,不時偷一兩件媽媽穿過的內衣來手淫,真羡慕爸爸……

十八歲的我就是這樣靠著手和媽媽的內衣艱苦的過日子,姐姐雖然也長的美麗動人,但我更喜歡媽媽那成熟的肉體,對姐姐沒什麼興趣,即使我和她經常打打鬧鬧,摟摟抱抱的。

“小天,快過來幫忙。”我才放學回家,媽媽就在廚房裡喊我,平時我是最早回來的一個,不為什麼,一個是家裡成熟迷人的媽媽,另外我的學校比姐姐近很多,路也通暢的多,不象她那條路,老是塞車。

放下書包,我進入廚房,看到媽媽站在椅子上,雙手用力往上舉,手裡捏著個燈泡,但還差一點夠不著,當初這燈是老拔裝的,媽媽那嬌小的身材當然不行了。

“別在那裡呆著,過來抱我起來。”媽媽又試了幾次。

“哦。”我走過去,雙手圈住媽媽的小腰,柔軟,又細又滑,摟在懷裡一定很舒服,媽媽的腰好細哦,只差一點我就可以握住她了,這是我當時的感覺。

姐姐這時候回來了,看到我給媽媽拉去幫忙,偷偷的對我吐了吐舌頭,拈著腳尖無聲無息的走回她的房間,我回扮了個鬼臉,開玩笑,現在你想幫我還不肯呢,好不容易才有這樣的好機會摸到媽媽的身體。

“小天,你幹什麼啊,叫你抱我起來可不是叫你亂摸啊。”媽媽回過頭來笑罵,我才發現我的手無意識的順著媽媽的腰一隻往上就快摸到她的胸口了,一隻在媽媽的臀上揉啊揉的。

“怎麼抱?”我趕緊把手縮回來,怕媽媽生氣,自己也羞紅了臉,雖然亂倫的念頭無時無刻不在我的腦海里,但現實中我還是有羞恥心的。

媽媽走下了椅子,下椅子時彎腰向後凸的屁股令我的肉棒頓時硬了起來,緊身裙把媽媽穿的內褲的形狀,股溝的大小都完全描繪出來。

媽媽把椅子放好,“來,抱著我的腿,把我抬起來,一下就好了。”媽媽的聲音把我從想入非非中拉了回來,我就這樣挺著肉棒走了過去,蹲下身去,手緊緊的抱著媽媽的腿,慢慢的把她抬起來。

媽媽修長的玉腿就在我的懷裡,雖然與我性幻想中的情況有點出入,但也夠我興奮的了,突然媽媽的身體擺了一下,屁股一邊貼到了我的臉上,那軟如棉花,滑嫩無比的感覺陪伴著陣陣體香,令我簡直要爆炸似的,我真想直到天荒地老也不放手。

“好了,可以放我下來了。”媽媽把燈泡換好了,順手拍了一下我的頭,把我從沉醉中叫醒。

“哦”媽媽的身體不算很重,但抱在手裡將近十分鐘也足夠我受的了,手發麻,加上我的不倫之念,我把手鬆開,“啊”,媽媽順著我虛抱的手直滑下來,還好,沒踩到我的腳,要不下面就什麼都沒發生了。“你做什麼?突然鬆開手。”媽媽的腳震得直發麻,不停的交替用腳尖點地轉動腳腕,好一會才發現我的異樣。

“媽媽,你好美。”剛剛放開媽媽,我的手貼著媽媽的身體外側由她的大腿到腰際,再停留在現在的位置–她的雙乳上,勃起的肉棒緊貼在她翹挺的屁股。

“你,你做什麼,放開我。”媽媽給我在她乳房上不知輕重亂揉的手,緊抵她屁股亂頂的肉棒嚇壞了。

“我好難受啊。”我緊緊的當胸抱著媽媽,肉棒在她屁股上亂頂,心裡只想趁現在把心裡積壓以久的火發泄出來。

“小天別這樣,快放開媽媽,過一下就好了,快放開媽媽啊。”媽媽企圖掙開我,但年輕力壯的我加上慾火焚身的力氣那裡是她掙的開的。

我在媽媽的屁股上不住的亂頂,發泄盼望以久的亂倫慾望,沒真正作愛過的肉棒在媽媽嬌嫩的屁股上折騰了足足半個小時才不甘心的一陣跳動,把滾熱的精液射在褲襠裡。

“啪”的一聲,媽媽在我鬆開手後用力的甩了我一巴掌,我沒說什麼,默默的走回房裡躺下,心裡為自己感到羞恥,又為剛剛淫穢的一幕感到興奮。在百感交集中午飯也不吃就沉沉的睡去。

“懶蟲,起來吃飯了,飯菜都涼了。”姐姐的敲門聲把我叫醒,【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我的肚子一點也不餓,“今天我不想吃,我還想再睡一會,你不用再叫了。”說完我繼續蒙頭大睡。

過了不多久,敲門聲再次響起,“我說不想吃,別來煩我!”我大喊起來。

但推開門的卻是媽媽,手裡托著熱氣騰騰的飯菜。我要罵出口的話吞下去了。

“還疼嗎?”媽媽放下托盤,坐在床邊,用手輕輕的摸了下我被打的臉,好軟好舒服的感覺啊,我搖了搖頭,不說話。“剛剛你那樣做是不對的,知道嗎?”媽媽溫柔的對我說,我羞愧的點了點頭。

“你現在是青春期,生理上的發育使你喜歡異性也是正常的,但要克制,不能亂來。”媽媽一隻手輕輕的撫摩我的頭,繼續教育我。

“媽媽,可是我實在是忍不住才……”媽媽的溫柔,讓我心裡對她的愛再次騰起。

“你平時有沒有……手淫?”媽媽吞吞吐吐羞紅了臉問我。

我點了點頭,鼓起勇氣說道:“但對象都……都……是媽媽,我只喜歡媽媽一個。”

我把頭擱在媽媽側坐在床邊的腿上,好嫩好滑啊,手趁勢貼在媽媽圓潤豐滿的大腿上,陣陣的幽香令我著迷。

媽媽對於我的大膽顯得有點無所適從,“這樣不好,我是你媽媽啊,怎麼可以……”“但你那麼漂亮迷人,我見過的女人都沒一個比的上你。”手改為摟著媽媽的細腰,我的頭趁機在媽媽的大腿上磨蹭磨蹭的。“媽媽,以後我不想手淫了,”媽媽聽了很高興,但接下來的話卻令她轉喜為怒,“剛剛和你那樣好舒服哦,以後你就讓我這樣好不好?”

“你胡說什麼,是不是又想我打你?”媽媽生氣的罵道。但我不管她,只要天天都能利用媽媽的美臀射精,怎麼打都沒關係,“用手好多次都不滿足,用媽媽屁股一次就令我覺得舒服極了。”

媽媽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就打到我臉上,但隨即看著我紅紅的巴掌印又後悔。

“小天,對不起,媽媽太粗暴了,但你那樣想是不對的,不可以這樣,我是你媽媽啊。”

“我不管,我就要!”我把媽媽拉倒壓在床上,掏出自己的肉棒壓在她背上就亂動,也不管房門大開,肉棒夾在我的小腹和媽媽的美臀間挺動了起來。

把媽媽亂動的手用力捉住,我的肉棒把媽媽的裙子貼著臀部的部分都弄的一層一層的皺紋。

我盡心享受肉棒和媽媽美臀親密接觸的美感,越來越接近高潮了,肉棒很快就要到達射精的地步,這時候樓梯響起來腳步聲,是姐姐上樓了。

“小天,快放開媽媽,給你姐姐看到了不好。”媽媽急得滿頭是汗,但有掙不開我。

“等一下吧,我就快好了。”我加快了摩擦的速度,想在姐姐走到我的門口之前結束。但媽媽看到我沒有放開的意思,雖然不願意,但也只好這樣了:“你先放開媽媽,把門關上後再來吧,媽媽讓你來還不行嗎。”媽媽急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我聽了一愣:“媽媽你是說……。”

“你想要媽媽可以給你,但你現在先要關上門。”媽媽轉過頭,淚流滿面的說道。

“好,我聽媽媽的,但以後我想要媽媽不能不給哦。”

“恩。”媽媽把頭埋在枕裡,一動也不動。我放開媽媽,現在媽媽答應了,我心裡忍不住差點要大叫起來,下床我關好門,姐姐的腳步聲剛好走到門前不遠處,嚇了我一身冷汗,但也把想射精的感覺逼了回去,看著媽媽趴在床上的美麗背影,我又可以繼續玩弄媽媽的屁股好一陣子了。

趴在媽媽的背上,肉棒繼續貼上媽媽的屁股挺動,美中不足的是媽媽不肯讓我摸她的乳房,但這也足夠讓我樂的了。

躺在尤散髮著媽媽迷人的體香的枕頭上,看著媽媽用雙手捂住臀後我留下的大片精液離去。我滿足的睡去,夢裡,夢到我的肉棒媽媽那嬌嫩的菊花眼橫衝直撞,我夢遺了……

自從這天得手以後,媽媽的屁股就成了我解決性慾的工具,偶爾趁媽媽不注意,還可以偷襲一下她高聳飽滿的乳房,但總是摸兩下就給媽媽給拍開了,但總好過以前一碰都不能碰。

“啊,好爽啊!”我從背後抱正在做午飯的媽媽,肉棒隔著她的小三角褲緊抵著她的小菊花眼,一股又一股的噴出精液,把媽媽的小三角褲弄得濕漉漉的。

媽媽等我射完了,才拿起預先放好乾淨內褲,進入浴室換上。我望著媽媽婀娜多姿的背影嘿嘿一笑,還是先上去睡一會吧,射精後我覺的有點累了。

今天是週末,爸爸不用上班,在家休息,現在還沒起床,姐姐更是埋頭大睡,只有媽媽起床做晚飯,我也趁這個時候下床糾纏媽媽一番。

我走上樓梯,邊走邊回味著媽媽的肉體,什麼時候才能真槍實彈的和媽媽做上一次呢?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我現在的情景。

睡在柔軟的床上,我雖然有點困,但卻怎麼都睡不著,媽媽美妙的肉體不時迴盪在我眼前,姐姐和媽媽比起來不知道怎麼樣?突然這個念頭躍進我的腦海里,我自己也嚇了一跳,我怎麼會突然對那種青澀的丫頭起了興趣了?不過偷偷看看姐姐的身體總可以吧。

我偷偷的拉上姐姐的臥室的把手,運氣不好,裡面鎖上了,我失望的把臉靠上門板,看來只好再找機會了……一陣氣喘聲傳進我的耳裡,怎麼回事?難道姐姐在自摸嗎?這種聲音我再熟悉不過了,每次抱著媽媽激烈運動的時候我也會發出這種聲音,我心裡立刻興奮起來,把耳朵用力的貼上房門,專心的收集裡面發出的一卻聲音。

才聽了一會,我就發覺裡面是兩個人,心裡的疑問出現了,家裡只有四個人,昨晚姐姐回來也沒帶什麼朋友來,難道是歹徒進來強姦姐姐?想到這裡我嚇了一跳。無聲無息的起來,我急忙跑到父母的臥室,想叫爸爸起來,但一拉開門,裡面是空的,我小跑著下了樓梯,“媽媽,爸爸呢?”

“在上面睡覺啊,什麼事?”媽媽警覺的看著我,自從我強迫媽媽把屁股給我做瀉欲工具後,媽媽在人面前對我和平時一樣,但沒人時卻冷冷淡淡的,害怕我趁機提出要求。

上面無人啊,爸爸去哪裡了?我奇怪了起來,不會是……

以自度人,我心裡認為大概就是這樣,“沒什麼,我上去睡覺了,等一下飯好了你再叫我。”我沒等媽媽回答就走出了廚房,媽媽沒多問什麼,只要我不趁機糾纏她就好了。

屋裡屋外找了一遍都沒發現爸爸,看來事情就如我想的那樣,我進入我的臥室,虛掩上門,等待隔壁的結束。

“飯煮好了,該下來吃飯了。”媽媽在樓下廚房裡喊了起來,我都等的不耐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