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雄風

夜深人靜,在長洲渡假屋的一間雙人房,我睡不著,起床看了海棠春睡的女朋友好幾次,可是總缺乏勇氣『侵犯』她!我吸了半包煙,喝下一支啤酒後,終於逐漸產生了勇氣。我先將蚊帳掛起,身穿粉缸睡袍的她,樣子並不比香港小姐遜色,尤其是那魔鬼似的的身體,隨呼吸而起伏的酥胸,使我心跳加快!

我悄悄鬆開她的腰帶,將睡袍左右分開,雪白的大褪立即呈現在眼前,那三角地帶隆起的丘陵,和中央的坑道,還有裸露出的乳溝,使我一陣狂喜。

在有點犯罪感中,我無意識地脫去長褲和內褲,寶劍出鞘,無比銳利!我像小偷般解了她的胸扣,肥美雪白而結實的乳房彈跳出來了!

我忍不住用手輕輕撫摸,用口吸吮,這時候實在使我十分沖動。然而,她醒來了,見她自己下體赤裸,而我的兩手正按在她的奶子上,她大吃一驚,掙扎要起來。我像做了壞事被發覺,要殺人滅口一樣,隨即壓在她身上,狂吻她的臉、她的嘴,兩手在乳房上不斷摸揉,漲硬的小東西頂著她的陰戶。她沒有叫,但不斷反抗掙扎,我下床剝下她的內褲、她趁機起來逃走,到大門時,想開門又猶豫了,因為她沒有褲子。

我從後面抱住她,兩手大力握住乳房,同時親吻她的頸,在微痛的刺擊中她的掙扎慢下來,我拉下她的睡袍時,也將她扳轉過身來。她帶點恐懼看著我,兩手按住胸脯,我慢慢拉開她的兩手說︰「淑賢,我好喜歡你!」

然後,我吻著大奶子,用力吸吮著乳蒂,她就像昆虫跌入蜘蛛網內,軟倒在我的身上。我把她放在床上,她自動張開了腿,當我強攻一次失敗,淑賢忽然後悔了,她瘋狂地掙扎。但我也已經像野獸般向她進侵,在第三次的強攻中,我插入了三分之一,兩手抱住她的屁股。她恐懼而懊悔地掙扎,卻在不斷的搖動中,將陰莖完全搖入去。我在她尖叫聲中全力一刺,『卜』的一下,我知道她的處女膜破了。她仍然像吃了農藥的鯉魚在水中反肚掙扎。在掙扎中,巨大的奶子劇烈搖動,在我雙手抓緊、力握之下,她終於也靜止不動了。

之後,是兩人熱烈的擁吻、身體大量出汗,急速的呼吸、喘息和她的叫床聲浪。為了防止她的尖叫被人聽見,我狂吻著她,兩手用力握住乳房。在力握中,她的汗水大量流出來,眉頭緊皺,呼吸急速,屁股上下起伏著,兩腳大力磨床。我也在這時射精了!

淑賢事後雖然怪責了我,卻緊抱著我不放,因她從未試過這般快樂!

現在,我和淑賢已結婚一年了,我赤條條坐在天台的木屋內,回想起那次的做愛。但此刻,我卻像太監般硬不起來!我吸著煙,看著床上的太太,她身上一絲不掛。她祇有二十六歲,此刻她是更成熟、更迷人了!

她那飽脹的大奶,像快要爆發的火山,那迷人的洞口,滿是淫水。她臉紅如喝醉,柔軟的秀髮遮住半邊俏臉。她鼻孔張開,小嘴像魚鰓呼吸般抖動,她輾轉反側,看來很想我的進侵,但我卻變成了太監一般!

結婚之後,淑賢不再工作,但以我這個印刷技工的收入,祇能租住天台木屋。她看不起我這個低能的丈夫,天天都在說後悔!她認為以她的條件,隨便可以嫁個銀行經理或專業人士,卻被我把她『誘姦』,不得不和我結婚!

為了討好太太,我是甚麼家務都做,反而成為她的奴隸!但是奇怪的是,我逐漸變成了太監一樣,無法硬起來!此刻,她躺在床上,兩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斜眼看著我,眼內充滿淫光,她已慾火焚心了!

我再次撲到太太身上,那話兒硬了!我見到她一臉鄙視的樣子,但我知道她是內心暗喜,因為她張開了兩條白嫩的大腿。但是,她的鄙視就好像一把利刀,要切下我的陽具一樣。於是我又被她的冷漠嚇縮了!

淑賢大失所望,她大力將我踢下床,嘴裡還罵道︰「沒用的東西!今晚睡地下!」

我工作的印刷廠晚上常要加班,以前我最不想加班的,現在卻主動要求加班。因為我不想回家,我害怕回家。

在外面喝醉酒的時候,我曾有殺死太太的念頭,但祇不過是想想而已。因為其實我是很愛她的,誰叫自己無能呢﹖

有一個晚上,我加完班,駕著二手私家車回家,在街邊的熟食檔停下來喝啤酒。深夜一時了,突然前面一輛計程車停下,有人大叫打劫。一個女子落車逃跑,另一女子下車時被司機捉住,先前的女子向我跑來,她的身影十分似淑賢。

她來到了,一臉慌張。卻用刀架在我脖子上。我馬上開了車門,讓她上車,接著就開車逃走。

「多謝你!」那女子感激地說。她祇有二十歲左右,連聲音也像我太太。她沒有說去那裡,但我突然對她產生了強烈的憎恨。我將車開到一個僻靜之處,死了火。

我走進後座,很輕易就搶了她的刀,迫她就范,否則就要把她送去警署。【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女郎看來是問題少女之類的人。她不很害怕,又不得不就范,但被人威脅,始終不服氣。

我強行將她的衫自頭剝了出來,一對大肉球跳躍不止!女郎稍微反抗糾纏,我按倒她,大力扯下短褲和內褲,然後我也解了褲鈕,拉下拉鏈。我壓在她身上。女郎仍然反抗著,她雙手拼命撐拒著,嘴裡還用粗口罵我。

我說道︰「你叫吧!如果有差人來,我就告發你!」

她不敢再出聲,也停止了反抗。但是,我吻她的臉時,被她吐口水,吻她的嘴時,也被她咬了一下嘴唇!

我大怒,一拳打在女郎胸口上,她慘叫一聲,再也不敢動。於是,我再吻她,她終於不敢再咬。她皮光肉滑,嘴內濕熱。力握她的大肉球時,十分結實,而且彈力十足,握得很有手感,於是他狠狠將陽具全力一插,竟毫不費力完全進入。她沒有淫水滋潤,卻能一下而全根進入,可見我的肉棒堅硬如鐵。

女郎因痛而低叫!但她一點反應也沒有,我卻突然精力充沛,壓在她肉體上大力抽插了二、三十下。在微弱光線下,每一次抽插,她的兩隻球型奶就拋動跳躍起來,她也痛得咬著嘴唇。

過了不久,她不覺痛了,因為淫水已源源涌出,她的臉也紅,呼吸也急速了,她的瞳孔也放大了,但她強忍著,不肯認輸。於是,我在前沖之中加入旋轉,兒她也開始呻吟和低叫了,嘴角也泛起了淫邪之笑容!

我兩手用力握住大肉球,用口吸吮她的乳頭,她竟然笑出聲了,她說道︰「看不出你都好夠勁!」

當我在抽插旋轉中咬她的乳房時,她的腰不斷上挺下落,速度也越來越快。她大叫大笑,張開了口,迎接我的狂吻。在兩人的緊纏中,我終於在她的陰道裡射精了。

事後,我送她回市區,她還和我說了聲再見。

駕車回家時,我心裡很高興,因為我已經恢複雄風了!我嘗試想那女郎的大奶,陰莖又硬也來!我馬上回家,我要和太太做愛,使她死去活來。

但是,當我剝光了太太的衣服,伏在她身上時,我又變成了太監一樣,於是,淑賢更加鄙視我了!

有一天,是我休息的日子,本想和太太到郊外拍照,她卻拒絕了,於是我祇好自己出去了。我帶著相機,一個人四處流連,我看見三十歲的王太太走入一間超級市場,這個王太太常和我太太打麻雀,我不止一次的聽見王太太教淑賢對付丈夫的方法,因此我對她十分反感。王太太相貌雖不及淑賢,卻也五官端正,雖比淑賢大幾年,卻更成熟,胸脯亦十分偉大。我尾隨而入,看她買甚麼﹖

我見她拿了一支唇膏悄悄放入手袋,心中暗喜。當她再將一支香水放入手袋時,我馬上拍下照片,那時她並不知道,我也沒有即時告發她,祇是有點輕視。

我拿著即影即有相片給她看,王太太大驚失色,趕緊想搶照片,但已經被我馬上收回了。

我冷笑著說道︰「你知道犯偷竊罪,要坐監的嗎﹖」

王太太向我擺出討好的微笑,求我交回相片。但我要和她找個地方談一談,我帶她上了的士,直駛九龍塘,我要王太太和我進去租房,她起初堅決不肯,但最後還是無可奈何的和我租了房。

王太太坐在床上,萬分羞愧地低下頭,由於彼此認識,使她更感難為情!我動手脫她的衣服,先是脫外套,然後是恤衫的衣鈕,就好像在地上挖土,要將大竹筍挖出來一樣。當我脫下她的胸圍時,她全身微微震動,兩隻大竹筍奶也有節奏地震動!鮮嫩的竹筍白裡透紅。她側過身體背向我,顫抖地求我放過她。當她再回頭偷看時,我已脫光了衣服,她馬上又轉過身去。我堅硬的陽具磨擦她的背部,使她全身抖動得更大。巨大的肉球搖動得似要跌下來。他馬上用兩手抓住把玩著。我摸捏下去,她富有彈力而柔軟。她恐懼地要站起來,卻被我推倒在床上,用力剝去她的褲子,她急忙以手掩住下體。

我站在一旁欣賞,王太太偷偷看了我一眼,看到我那強有力的陰莖尤如高射炮一般豎立著,嚇得趕快閉上眼,好像她的丈夫站在一旁,看見了一切。

她臉色蒼白,好像就要大禍臨頭!我捉住她的手,坐在她身上,吻她的臉,她左閃右避,我吻她的肉彈,她的身體擺動如蛇。我兩腳踏床,身體懸空,以陰莖輕磨她的坑道,製造出一陣奇癢使她快將崩潰!

我笑著說道︰「事情既不可避免,就順其自然吧!」

我這麼一說,她的痕癢更甚,淫水也滲出來了。她張眼看我,見我望住她笑,羞愧更甚,臉紅如火燒!她想將兩腳合攏,又被我分開,而且把她張得更開。

當她再看我時,已被被控製住似的,閉不了眼。於是,我的陰莖一下沖進去,她神經質地震動了一下,羞恥地逐漸閉上眼。

我的一輪進攻使她心跳加速一倍,大肉球被推磨輕捏又使她呼吸急速起來。她已有少許快感了,嘴角泛起淫邪的、報複而滿足的冷笑。

我問道︰「你在笑什麼呢﹖」

王太太笑著說道︰「我想起了不久前和你太太打牌,輸了一千元,還被她溪落了一番!現在,我和她丈夫做愛,淑賢不知道。以後遇見她時,我將十分快樂。就像現在這麼的快感。」

王太太說完,張開飢渴的小嘴狂吻我,在我力握她的大奶中,她淫笑狂叫如狼叫。她索性反騎在我身上,兩手扶我的腰,瘋狂跳動。在一上一落中,她高潮也來臨了。

她笑著、叫著,她臉上的汗水,巨乳上的汗水,雨點般打在我身上。她終於支持不住了,她伏倒在我身上。我反過來壓在她肉體上狂抽猛插,在射精時還大力地咬她的乳房,留下齒印紅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