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風雲

志良是一個很活潑的年輕人,他是體育系畢業的學生剛退伍。他有著大好的前途,但是一場無情的車禍,卻改變了他的一生。依稀記得那晚,他喝了一些酒,他開著車,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衝出一個騎腳踏車的學生,就這麼一閃失,車毀人亡。法院的判決,「酒後肇事」,一判就是十年,志良無奈的進了監獄。正值青春年少的他,對人生剎時失去了希望,面對家人、面對著論及婚嫁卻離去的女友,他幾乎失去活下去的理由。而只有母親對他說,等他出來。他是家裡的獨子,他只有忍耐著。

冷冷的鐵窗,冰冷的木床,一排排的人,似乎都無奈的望著白色的天花板。一個黑夜的盡頭,總有黎明的明天。志良等待著,一天天的難過、一天天的捱過。他對於女友的離去,心裡恨透女人。他發誓,他要報復,他恨女人。但是十年的時間,他還是必須要度過。『無奈!無奈!』一直在他心中纏繞著。無法釋懷,但是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這天,大約就寢時間到了,長官突然叫他到長官室報到。志良覺得莫名其妙,但是他還是準時的到了長官室,看長官找他有什麼事情。『報告長官!5012報到。請問長官有什麼事情?』那位長官,年齡大約有四十歲左右吧,他用眼睛仔細的打量著志良。『我聽說你是體育系畢業的,運動細胞應該不錯吧!監獄裡面要舉辦運動會,我想你代表我們監獄參加應該是沒問題吧!如果得名的話,我就給你假釋幾天的假回家。』志良聽見,心裡高興極了,說:『請問長官要比賽什麼啊?』長官笑著說:『喔!是健美啦!不知道你行不行?』

志良聽見健美,他暗想著,平常他就健身,肌肉應該還算發達。但是比賽,志良開始猶豫起來。長官見到志良在發呆,立刻說:『你先將衣服脫掉看看,我看行不行。』志良脫掉了上衣,露出他的肌肉。一塊塊,結結實實,配合著膚色,長官看得目瞪口呆。喃喃自語的說:『擺個姿勢看看。』志良尷尬的隨便動幾下。長官說:『不知道你的腳部練得怎樣?』志良的腳銬著腳鍊,搖搖腳。長官站了起來,接近志良,用手摸著志良的身體。從頭開始,一吋吋的肌肉,到突起的胸肌、隆起的腹肌、臂肌、手臂。志良呆呆的站著,任由長官摸著。長官說:『嗯!不錯!好吧!以後每天晚上就到我寢室來練習,我想應該會更好。』志良點點頭,穿上衣服,就回到牢房裡。志良總覺得怪怪的,但是他現在也是身不由己,只好順著長官。

第二天,志良來到了長官的寢室,長官笑嘻嘻的等著他。『好吧!5012開始吧!把衣服褲子先脫掉,先做一下體操!』志良脫光了衣褲,剩一條內褲,開始從仰臥起做,伏地挺身,一步步開始。沒一下子,就全身都是汗。長官在旁邊看著,似乎像一隻飢渴的野獸望著志良。志良逃避著長官的眼神,自己努力的繼續做著體能。這時長官開口了:『5012,好了,今天到此為止。去洗澡吧!我房間的浴室給你用。』就半推半就的把志良推進了浴室。志良來不及說不,長官就把志良的內褲給脫了。摸著志良的下部,對志良上下其手,嘴巴也開始親著志良。志良開始掙扎,說著:『長官!別這樣,求求你!』長官聽見更是怒火叢生:『5012!你別不識相,這裡的人,哪一個我沒上過?我選擇你,算你運氣好,你居然還敢反抗?』說完,便用手銬把志良銬在浴室的把手上,用毛巾塢住志良的嘴巴。志良眼神中充滿著哀求,但是獸性大發的長官哪理會志良。這是志良第一次覺得被侮辱,而且是被一個自己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居然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在他全身被親遍後、被摸遍以後,屁股也被長官用警棍弄得流出鮮血,志良虛脫著,但是他無法反抗,忍耐下來。

那天起,志良變了一個人。他覺得他似乎不像是他,身體不是自己的。長官每隔幾天就將他叫到寢室來,當長官洩慾的工具。志良活得猶如行屍走肉,每次都想輕生,但是想到母親的期許。他又忍著,他相信只要他活著的一天,他就有機會重新開始,他期盼著。這天,他剛剛從長官的寢室中出來,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顛顛倒倒的走出。這時有個人對著志良走過來,他關懷的說:『朋友,我想你應該跟我一樣吧!』志良望著那位陌生的朋友,原來那個人也是遭長官毒手的人。他說:『你好!我叫東亞。我也跟你有著一樣的遭遇。』東亞身高一百八十多,長得也是一表人才,全身散發著男人原始的野味。『來吧!我扶你,我帶你去洗乾淨吧!』志良點點頭。

這天起,志良跟東亞就變成了好朋友。原來長官一天找志良,一天找東亞,他們兩個都被長官玩弄著。東亞更年輕,他只有大約只有二十歲左右。每天晚上服伺長官是他們的工作,他們心中有著不平,卻無處申訴。他們惺惺相惜,但是同是天涯淪落人,他們也是無奈!無奈!!!這天,東亞從長官的房間出來。志良在門外等著,看見東亞全身淤青。一問之下,原來長官開始玩SM,用皮帶抽著東亞。志良趕緊將東亞扶回寢室,看見東亞呻吟的,志良心也跟著痛。原來這段期間裡,他們兩個在一起,互相扶持,有著相同的際遇,所以他們對這份突來的友情,特別重視。兩人的感情,也一天比一天好。志良心疼著,他抱著東亞睡覺。那晚,東亞哭了,哭得讓志良都心碎了。但是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志良也無可奈何。

『5012!6378!你們兩個進來!』長官這晚將志良跟東亞兩個人同時叫進寢室。【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們兩個同時有著不祥的預感,但是還是硬著頭皮進去。『嘿!嘿!』長官不懷好意的笑。照慣例,他們兩個同時脫掉了全身的衣物,兩個赤裸裸的男人,差不多的身高,相當的身材,一樣的體魄,呈現在長官的面前。『很好!5012,6378!你們兩個做愛給我看!』志良跟東亞,互相望著對方,一時愕然。他們雖然已經是很好的朋友,但是,他們從來每有想要跟對方發生關係。所以長官這句話,震驚了他們兩個人。突然一陣毒打,皮帶同時打到東亞跟志良的身上。『叫你們做就做!』這時東亞開始抱著志良,哭著對長官說:『SIR!別這樣,你要我怎麼樣都可以。求你,別讓我跟志良哥做這種事。求求你!』長官聽見,便說:『好!這是你說的!』開始拿皮帶打著東亞。一鞭一鞭的抽著東亞,志良趕緊反抱著東亞,皮帶打在志良壯碩的臂膀上。他們兩個真摯的友情,一一呈現在長官的眼裡。

『好!很好!你們不做嘛!』長官拿手銬,將東亞銬在桌腳。當著東亞的面,開始玩弄著志良。用警棍,玩耍著志良。志良全身扭曲,用他的下部直接塞入志良的嘴巴。志良露出無奈的表情,被長官玩弄著。東亞激動的看著這幕情景,眼淚一直流下:『不要! 不要!長官,求求你!不要!志良哥,不要啊!』東亞嘶喊著。一陣熱騰騰的精液噴在志良的臉上,長官滿足的坐在地毯上。志良則是眼神呆滯,東亞也是傷心的呆在一旁。

第二天,他們兩個人始終無言以對。昨晚發生的事情,他們絕口不再提。他們知道在對方的心中,對方都知道對方都很關心對方,所以他們反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東亞打破僵局:『志良哥對不起喔!昨晚我太激動了!』『東亞,別這樣說了!亂不好意思的說。』志良靦腆的笑著。無情的黑夜很快就降臨,他們開始害怕著昨晚的事情重複發生。在心裡,他們無法看著另一方被著別的人玩弄著。寧願…,寧願…,視而不見!他們有著相當的覺悟!又是這樣,長官又同時叫著他們兩個進去。『你們今天晚上又福了!』長官拿了V8『我要拍紀錄片,你們誰要跟我做啊!哈哈!』脫光了衣物,志良跟東亞兩兩相望,他們知道應該如何做。如果今晚在看見對方在被別人玩弄,彼此一定受不了。

『你們做吧!』志良開始吻著東亞,深情的吻。從舌尖,一直到喉嚨;從脖子,摸到屁股。兩個赤裸裸健壯的身體,互相的摩擦著,肌肉頂著肌肉,長官拍他們忘情的表情。用手搓著志良的下部,用舌頭舔著東亞的乳頭。一遍一遍,一次一次。或許是有著相同的際遇,同樣的處境,志良跟東亞他們做起來,並不生疏,或許是默契吧!或許在這一生,是志良,也是東亞,第一次(心甘情願)跟自己一樣是同性的人發生那種超友誼的關係。而且是那樣的自然,那樣的忘我。志良想的,跟東亞是一樣的,或許這是他們這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享受著那樣渾然忘我。那樣跟著一個心靈相通的肉體發生交流。在達到高潮,達到一個境界以後。他們兩個互相的笑著,他們笑得很燦爛。『如果,真的有將來的話……』志良說著:『我願意當一個同性戀。我願意當一個同性戀,愛你一生。』東亞說著:『志良哥,我也是!』『你有遺憾嗎?』東亞搖搖頭,對著志良笑著。突然,一聲爆炸的聲音,響透寂靜的黑夜。一陣火海,蔓延著整個監獄。所有的恩怨情仇,全部都消失在茫茫的火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