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來艷福

“飛來艷福”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事,可惜若非運交桃花,等閒之時又哪有這種艷福﹖能否無端獲得美人垂青,全靠當事者的機緣巧遇,此所謂“有緣千裡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也。作者夜遊尖東,本擬陪同老友下堵船豪賭,不料苦候老友不至,正在百般無奈,惘然若有所失時,突有摩登少女近身求助……

正文:

我雖然不是玩家,但很好笑,在一些朋友眼中,他們都視我為玩家。

當我見到有人這麼叫我時,我會問自己:我真是個玩家嗎﹖真正的玩家,他們是有個格言的,格言是“來者不拒,去者不怨”。

但我卻是個重感情的人,這個材料實在不夠資格做玩家,可是在現實生活中,奇怪得很,我經常會有艷遇。

這種飛來艷福,大多數都是孽緣,上過了床之後,翌日便告分手。

幸運時大家幽會多幾次,令我覺得彷彿如鏡花水月,有開始,花是開了,可是卻無結果,衹能空追憶。

以下這個故事,正好就是這樣,說來也有點令人惆悵。

較早前有一晚,我約了老友錢二爺下賭船,原來是最近濠江(澳門)治安不靖,經常出現刀光劍影,更甚的是,“冷槍”亂放,由於子彈無眼,為免殃及池魚,我於是找了錢二爺作伴,到賭船開開心心玩一個晚上。

下午六時半,當我抵達尖沙嘴鐘樓對開碼頭時,苦候了足足半個鐘頭,始終不見錢二爺露面,當時我心中想道:就算有要事不能來,也打個電話通知一聲呀﹗怎麼如此不明不白﹖

正當我怪責他時,手提電話響了:“我現在新界,不能來啦,你自己去發財好了,不必等我了。”

他一講完便收線,看來他一定有事無法分身,以他平日守時守信,絕對不會對老友爽約的。

我拿著兩張船票,正在猶豫間,下船還是不下呢﹖就在這個時候,有個少女走近我身邊說:“先生,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這突然一叫,我本能地望望她,見她身上T恤一件,牛仔褲一條,腳踏運動鞋,背上背著一個米黃色“背囊”,直覺上感到她全無“撈”味。

於是禮貌地問道:“小姐,你想我怎麼幫你﹖”

她把手中相機一揚,說:“你可以幫我影張相嗎﹖舉手之勞而已。”

我點頭說:“可以。”

於是便接過她那個相機,在附近替她影了幾張。

影完相,我們互相自我介紹,她的英文名叫露意莎。

她說:“我剛從美國回來,大概三個星期後就要飛返西雅圖了。”

原來她移民去美國已經多年,目前還在攻讀預科,與媽媽移居美國,她父親卻在香港經商,因此每年暑假,都會返港一行,看看香港、順道向爸爸問安。

我問她:“去年的香港與今年的香港,都是差不多,如果說它變了,衹是由過去港英殖民地政府,變成現時的特區政府而已。”

我再問她:“你這次回來,對許多地方是否覺得陌生﹖有些不習慣﹖”

她笑笑口說:“沒有,我是在香港長大的,不會覺得陌生,香港人很親切,樂於助人,好比你,我一開口,你就毫不思索地幫我。”

聽了她這幾句得體的回應,我知道她很有教養,也很懂得社交應酬,當時我已立定主意,不下賭船了,跟眼前這位小妹妹聊聊,也是一樂也。

當時我們在尖束海旁並肩而行,一面行,一面交談,她很聰明,衹是有點“野性”的樣子,對一些新事物十分好奇,當我們坐下來時,她顯得落落大方,依偎到我身邊,情深款款,別人看來,可能誤會我們是一對親密情侶。

尖東的夜景,雖然不算最美,但這個地方勝在幽靜,坐在那裡夜話悄悄,絕不會有人打擾。

半小時後,忽然有一陣海風吹來,露意莎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立刻把身體依偎過來,緊緊的貼著我說:“我好冷。”

我下意識想:這分明是一種挑逗。

這種反應,儘管是很自然,為了保護她,我於是把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肩膊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隨即向我投以微笑,說:“你很懂得關心別人,對其他女孩了,你是否對她們一樣關心﹖”

我笑笑口口說:“是的,這是一種禮貌,女人是弱者嘛,她們需要男人保護。”

她睨了我一眼說:“你以為女人都是弱者嗎﹖如果是,那你就錯了﹗”

我訝然:“難道不是﹖”

她說:“當然不是,我不妨舉個例問你,好比在床上,你說男人是強者還是女人是強者﹖”

我知道她的用意,於是說:“你果然是女強人,好一個冰雪聰明女子。”

她說:“你我還未上過床,你又怎知我是個女強人﹖”

她說時,整個上身靠攏過來,還伸手環腰抱得我緊緊,我心想:這分明是對我一種暗示,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薄如紙。

面對眼前這個野女郎,我知道此刻將是我們的孽緣開始了。

就在這時,她已經把頭伸了過來,把香唇湊到我的嘴邊說:“吻我﹗”她說完,便迅速把雙目閉上。

此情此景,如果我還沒有些表示,那麼我便是天下間最大的傻瓜了,當時我想也不想,便摟實她擁吻起來。

這一吻,並不是點到即止,而是兩條舌頭交在一起的濕吻,她把舌頭伸進我口裡,讓我吮啜一番,而我吮啜一會之後,也把舌頭送進她的口裡,任由她吮啜。

這種滋味,確是一種享受,妙不可言。

一吻已罷,她立即採取主動,拉了我的手按在她胸前,說:“你是否感覺到,我的心跳得很快﹖”

她這一下來得很突然,令我覺得我們的愛情發展實在太快了,不管如何,這令我有點受寵若驚,於是說:“你的心跳得真是很厲害,不過,你的乳房實在很可愛,那種軟綿綿的感覺,簡直令我想入非非呢﹗”

“隔著衣服撫摸,你便有這種快意﹖”她笑著說:“來,你把手伸到裡面,試試這又是怎樣的感受。”她說話時迅速解開兩粒鈕扣,拉著我的手塞了進去。

這一回卻不同了,再沒有衣服阻障,肉體的直接接触,這種快感,自然是充滿真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