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

一個清秀俊美的男人走了進來,停在床邊。

「主人。」

「上來吧。」

他順從的上床,主動脫下身上僅著的一件皮褲,然後等待。

皮製的束具銬了上來,將他的雙手束縛在大腿外側,然後雙腿被反折,足踝同樣被銬在大腿的皮環上。

一雙手罩上他渾圓的臀部,沿著雙丘間的縫細,來到敏感的花蕾。

「唔……」他閉上眼,隱藏住眼底的厭惡。

他的任務是臥底,為了偵破這個色情人口走私集團……好不容易接近了幕後黑手,不能在這種時候功虧一匱……

這是他第三次被叫進來,前兩次痛苦的記憶猶新,他連什麼時候結束都不知道……

一根手指侵入柔軟的菊蕾,旋轉鑽入,他倒抽一口氣,本能的緊緊夾住異物。

「很敏感嘛,你的資質很好……是個好奴隸……躺下。」黑羽冷冷的下令。

他順從的躺下,盡量將大腿分開,儘管這個姿勢讓他很難受,後庭更是難以放鬆。

老練的手指持續在他體內移動,沒多久就讓他輕喘不已,分身也逐漸挺立。

因為羞恥,他閉上眼,蹙眉忍耐著,卻為了做戲而發出投入的呻吟,令人以為他真的無比忘我。

黑羽用拇指搓弄手中柔嫩,慢慢的挑逗,直到前端滲出汁液,他才拿了一根約莫棉棒粗細的軟管,從鈴口塞入。

「呃……」痛苦的悶哼,雙手不由自主的扯緊皮環,敏感的分身被異物鑽入的疼痛讓他不停的仰頭呻吟喘息。

他沒想過才剛開始就被這樣折磨……前兩次會被這麼對待都是到後半段時……

「痛……主人……很痛……」比以往更粗更深的侵入讓他冷汗直冒。

「乖,再忍忍。」黑羽根本不在乎他的哀求,反而更小心的讓軟管深入──

「啊!」

隨著他的慘叫,軟管已經深入膀胱,卻沒有尿液流出,因為這裡的奴隸在被派來陪黑羽之前,都會被要求徹底清洗,不然若壞了黑羽的玩興,下場絕對不是常人可以想像的。

黑雨噙著笑意,搓揉有些軟化的分身,讓它重新抬頭,然後用自慰用的皮套束緊,卻不打開開關,反而像摸寵物一樣的玩弄他汗濕的黑髮。

等到他勉強習慣分身傳來的疼痛以後,黑羽才拍打他的臀部,示意他翻身跪趴在床上。

「乖,張口。」

他柔順的張口含住黑羽的硬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盡自己所能的取悅黑羽──他必須爭取到黑羽專屬男寵的地位,才能有機會得知這個組織的機密。

熱蠟毫無預警的滴落裸被,他痛的緊繃悶哼,趕緊小心不要咬到口中的炙熱。

黑羽一面享受他的服侍,一面拿著鮮紅蠟燭隨意滴下熱蠟,有時落在他背上、有時滴在誘人的雙丘上……更有時,他會用雙手手指撥開穴口,然後滴下蠟淚,痛得他楚楚顫抖。

這樣的酷刑持續到黑羽在他口中射出慾望為止。

「不准吞下去,含著。」黑羽故意將體液滴在他舌上,試探他的服從度。

他依舊順從,努力的含著腥味十足的體液而面不改色。

滿意的看著他,黑羽從架子上取下兩樣東西,終於讓他面帶懼色。

他記得這兩個東西……他第一次來就因為這樣而崩潰哭泣過……

「好孩子,不喜歡用烈酒灌腸嗎?」他邊說邊將橡皮管塞入顫抖的菊蕾,深深埋入,不讓橡膠管有掉出來的機會,然後將管子的另一頭塞入酒瓶,最後將吸取烈酒用的橡膠球體放到他的右手掌心。

他顫抖的握住,哀求的看著黑羽。

「快點動手,我想好好的疼愛你。」

知道哀求沒有用,他只好握下……

冰涼的液體流入體內,轉眼化成灼燒般的傷害……

「嗚……」皺緊眉,他忍不住縮起身子,還得小心不將口中的體液吞下,痛苦卻只能悶聲痛哼。

黑羽盯著他受虐的表情,欣賞他痛苦至極而閉眼顫抖的樣子,露出冷笑。

自己操控而將酒導入體內的感覺讓他興起一種詭異的受虐感,冷汗、疼痛、屈辱、快感交雜在一起,令他顫抖發軟,大腦一片空白……

等到整瓶酒都用完了,黑羽托著他的下巴,滿意的微笑。

「舒服嗎?」

「……肚子好痛……」他嗚咽,濁白的體液順著嘴角滑落。

「舔乾淨。」

伸出舌輕輕捲住黑羽的手指,他呼吸急促,冷汗伴隨著疼痛一波波將他吞沒。

「好奴隸要受訓練的,你願意嗎?」黑羽玩弄著他柔軟的舌,看見他顫抖的點頭。

抽出橡膠管,改塞入一只肛門塞,一種特製的調教道具,能夠任意充氣擴張。

開關被開啟了。

他先是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接著馬上喘息呻吟,感覺後庭被逐漸撐大,漲實中開始帶有撕裂漲烈的疼痛……

「啊……嗯啊……」驚恐的眸子看著黑羽手中的操作器,發現黑羽根本不打算停止擴張。

劇痛貫穿脊椎,冷汗和被撕裂的恐懼奪走了力量,他痛苦的呻吟,無助的抽搐。

終於,體內的異物不再膨脹,他整個人已經快虛脫了。

「第一個功課,把它壓縮回原本的大小。」黑羽寵愛的撫摸他汗濕的臉頰。

垂下眼,他將不甘和屈辱掩飾在心底,咬著下唇,開始收縮小腹和後庭……

但這不容易,腹中的烈酒馬上湧起駭人的疼痛折磨,一分分的吞噬他的力量,大豆般的汗水浮上他的肌膚……

好不容易完成黑羽的要求,休息不到三秒鐘,異物又開始漲大,甚至比之前更加擴張,然後又要求他再次壓縮那異物……

等到黑羽終於滿意他的表現時,他已經將下唇咬得鮮血淋漓了。

異物再次漲大,卻沒有命令他縮緊後庭,反而就維持那樣的大小往外拖拉。

他感覺後庭像是被從內而外的拉開,一種近似排泄的撕裂感讓他哀叫出聲。

「啊……啊啊──」

就在他痛得快昏過去時,突然感覺後庭一空,整個人馬上虛軟下來,趴在床上喘息,流出的烈酒碰到穴口細小的撕裂傷,帶起陣陣疼痛。

「呵呵呵,真是好孩子,就給你點獎賞好了。」黑羽解開他雙手的皮環,改將他雙手反綁到背後,兩手前臂用束具捆束在一起,相連的鐵鍊則連接真皮項圈,套上他的頸子,這樣的設計使他只要一想移動雙手就會勒住自己,想順暢的呼吸就只能放鬆雙臂的力道。

然後黑羽命令他在床邊仰躺,雙腿仍是被反折束縛,但是被麻繩左右綑綁開,他的臀溝剛好緊貼床沿,甚至有些懸空。

「主人……」他有些不安了。

「不准讓酒流出來。」黑羽撫摸著他精瘦結實的胸膛,感受柔韌肌膚下的生命力。

喀,房門打開了,他有些緊張和羞恥,不希望他人看見自己受虐的姿態。

「不必不好意思,這是我給你的獎賞呢!」黑羽輕道。

「嗯……」

勉強可以看見一個奴隸走到他大開的雙腿間跪下,他緊張羞愧的呻吟。

「好好舔,把裡頭的東西喝光,好好服侍他。」黑羽的聲音剛落,溫潤的觸感觸碰到敏感的菊蕾。

「啊……」驚喘,他難受的掙扎。

柔軟的舌,在穴口舔弄挑逗,然後入侵……

「啊、啊嗯……」他扭腰想避開,分身卻被黑羽握住,濕潤麻癢的舌靈活的鑽進密處,柔軟的唇極力吸吮,呼吸的鼻息呼在股間讓他羞怯欲死。

「小寵物害羞了嗎?奴隸不該有羞恥心的,你只要享受就好,叫出好聽的聲音來聽聽。」

「啊……啊嗯……哈啊……」頃刻間,他放下自尊,極力彌補剛才讓黑羽不滿意的地方。

在菊蕾鑽動的舌頭像小蛇一樣的靈活,旋轉舔弄、深深鑽入……各種技巧讓他呻吟不斷,情不自禁的顫抖扭腰。

流出來的酒被舔掉,吸吮啜飲間發出淫靡的聲音。

敏感的內壁顫抖收縮,酥痲的熱流竄上小腹,被緊束的硬挺前端開始流出透明汁液。

「嗚……哈啊……」難過的搖頭,被情慾濕潤的雙眼哀求的看著黑羽。

「很舒服吧?」黑羽搓揉著他的雙乳,再度把分身塞入他口中。

「嗚……」他努力的服侍黑羽,忍耐敏感後庭的折磨。

「你的身材真好。」撫摸著他因為常年習武鍛鍊出來的緊緻肌膚,黑羽斥退那個奴隸,解開他雙腳所有的束縛,然後從他背後侵入濕潤的菊蕾。

「啊!」隱含了痛苦和偽裝情慾的呻吟,他閉緊眼,不想看見佇立一旁的奴隸,也怕被看見眼底的反感。

黑羽的雙手穿過他的膝蓋後方,從後拉起他的雙腿,令他整個人的體重集中在下體交合的部位,無法抵抗狂暴的抽送而隨之搖晃呻吟。

「啊、啊嗯……」

「哈啊……啊……」

抽送了一會兒,黑羽朝那個奴隸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