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教師晶鈴意外的4P

公司今年的業績提前達成目標,老板樂得合不攏嘴,特別撥了一筆預算讓大家去旅游。總務課也替高級主管規劃幾條國外自助行的行程,讓大家選擇參加。

大部份的人都選擇到日本或歐洲,到最後只有我和財務長報名了加拿大洛矶山脈的六天租車自由行。

我,浩仁,36歲,是竹科的電子新貴。164公分,雖然不高,卻對自己的外表充滿信心。我應該是屬於成熟穩重、談吐有深度的那一型,這是我的婆跟我說的。

晶鈴,我的婆,29歲,是所高中名校升學班的英文老師。和我一樣164公分,長得端莊秀麗、婉約動人、身材苗條。她是東大外文系畢業,從小家庭環境就不是很好,大學時半工半讀,在我們公司的生產線打工,是公司裡出了名的大美人。

她常常為了上課,無法配合生產線加班或請不到假而哭哭啼啼的,我覺得她蠻可憐,人又如其名還蠻精靈的,就把她昇為我的助理。經過一番調教,就把她騙上床了。沒多久奉兒女之命結婚,她也畢業了,取得教師資格以後,就去教書了。

一早到了桃園國際機場的出境大廳,便看到財務長和他太太已守在約定的地點。

這個財務長的個兒也不高,已經步入40歲之年,身材略顯發福,頭發也微微禿頂了,不知道哪裡來的鬼點子特多。當初他也是我老婆晶鈴的追求者之一,但是被我捷足先登了。所以可以算是晶鈴的老情人,也是我的舊情敵,我的手下敗將。

對他,我總是擺出勝利者的姿態,很愛在他面前炫耀晶鈴的點點滴滴。

「財務長,你們早。」

「你們早,這是我的太太曉娟。這是吳副總和副總夫人。」財務長幫我們互相介紹引見。

他的太太穿著一身清新俏麗的米色休閒服。臉蛋長得蠻可愛,笑起來嘴角有兩個小酒窩,甜甜的。身材嘛,年輕的少婦自然長得是前凸後翹,堅挺豐滿而結實噜。她和財務長結婚不到一年,結婚前也在我們公司當辦公室助理,是我的行政助理筱菁在五專的前期學姊,常到我的辦公室找筱菁。

當初財務長是鬧了婚變,和元配離了婚,才把這個老婆娶進門。他表面說是第二春,不好意思再讓大家破費包紅包,其實是怕我們喝喜酒的時候鬧場,把他和元配的一些糗事抖出來,害他在女方家長前丟臉。所以,他沒有邀請我們參加他的喜宴,很低調的把婚事辦了。

曉娟怯生生的向我們欠個身子,打招呼:「副總早!副總夫人早!」

我點了點頭示意。

晶鈴雖然和曉娟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她倒是很熱乎地迎向前去,就像遇到久別重逢的朋友一般,緊緊抓著曉娟的手說:「嗨!我是晶鈴。我好喜歡你那種甜甜的笑容,又帶著嬌羞的氣質,我一定要和你做個好朋友。」

曉娟在晶鈴熱情的招呼下,也開始晶鈴姊長,晶鈴姊短的。她再次叫我副總的時候,我就說:「唉,就叫我浩浩哥好了。」

財務長聽了就跟著起哄說:「這個好,大家一起出來玩,就不要叫這個長,那個理的。顯得多生份。」他接著對晶鈴說:「你就叫我自強就行了。」

上飛機時,我們的座位和財務長的不在一起。晶鈴表示要和曉娟坐在一起,我只好和自強坐羅!探頭看看晶鈴和曉娟聊得倒是挺熱絡的,反而我和財務長彼此各懷鬼胎,聊得有一搭沒一搭地。好不容易用了飛機餐,點了幾次啤酒之後,我們兩個才敞開來聊。

自強問了我上次尾牙聚餐那晚,他們走了之後鈴木和靜香的情形。我當然是一五一十地,哦,不,當然還加油添醋地,向他轉述了那煽腥淫靡的一夜。(詳見《我的老婆──美女教師晶鈴》第二回

財務長聽得一直說:「唉!殘念,殘念。」只差嘴角的口水沒有流下來。

漫長的旅途在葷腥的情色話題下很快的結束,而抵達了目的地——溫哥華。

我們下了飛機,趁著在移民海關排隊的時候,我問晶鈴:「你和曉娟聊些什麽,聊得那麽愉快?」

「哦,曉娟試探我是否真的知道你和筱菁的事,我就原原本本,詳詳細細的跟她全說了。」(詳見《我的老婆──美女教師晶鈴》第八回

我說:「唉!那這下子整個公司不都全知道了?」

晶鈴說:「你以為我是白癡啊?我當然是知道她和筱菁是閨中密友之後,又確定她口風很緊,才跟她透露的啊!而且啊,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曉娟對你的印像還不錯哦!」

「啐啐啐,你胡說些什麽!人家才剛嫁給自強,可別給自強聽到了不好。」

「嘿,你少跟我庚了。你心裡想什麽,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一次旅行,如果有機會,你會不會放過她?」

我拍拍晶鈴的小翹臀,打趣的說:「如果你能接受自強的蹂躏,我倒不反對哦。」

「哼!自強除了矮一點外,有什麽不好?你要記得,當年他可曾對我大獻殷勤,我也覺得他人還不錯呢!」

我真是給晶鈴打敗了。真是越來越開放,雖然這是我的期待,但是心裡也不免湧起一波酸楚的醋意。

領了行李,出了關,便找到租車櫃台報到。辦好了手續,在租車公司職員的帶領下,一行人就拉著行李到停車場領車。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我們租了一部紅色的野馬敞篷跑車,七手八腳的把行李塞進狹小的行李箱,我們就出發羅!

這下子,真正展開了我們的自由行了。自強自告奮勇要先開這趟路,【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曉娟知道晶鈴習慣坐前座,就禮讓了她。晶鈴也大辣辣的坐下來,我和曉娟便擠在狹窄的後座。

第一站,我們先得找個超市,補給這幾天吃的、喝的、用的東西。

晶鈴向來是個購物狂,加上我們家一向都是晶鈴負責采買,到了超市晶鈴習慣性的一馬當先,推著購物車就往裡面沖。自強則是急著問人找書報架,想買些情色雜志。我則好整以暇,東逛逛西晃晃。不知何時,曉娟已經跟在我的身後,亦步亦趨。

「嘿,你可以自己到處走走啊!」我回頭對曉娟說。

「歐,我……我怕跟你們走散了。」她接著吞吞吐吐地說:「浩浩哥,我是筱菁的好朋友,你們的事,她……都跟我說過了。」

「哦,這個小丫頭真愛亂說話。」我慌亂地隨便找個話敷衍她,掩飾我的尴尬。

「原先我覺得筱菁很傻。可是跟了浩浩哥和晶鈴姊一路下來,我真的覺得筱菁沒看錯人,反而有點佩服她的勇氣呢!」

我說:「這還得謝謝你晶鈴姊的寬宏大量啊!」

她睜大著雙眼問道:「晶鈴姊……真的不在乎你有別的女人?」

「嗯。」

「那你也真的不在乎她有別的男人?」

「唉!基本上我知道晶鈴是愛我的。你也知道我們公司那幾個老外,在國外他們都參加了換妻俱樂部,這樣在比較固定的圈子裡,既滿足了性慾又很安全。

我們這樣也沒有什麽,我們和配偶以外的異性在一起只是身體上的一種需要,情感上沒有絲毫的想法,我們仍然相愛,不是嗎?」

「……」這下換曉娟低著頭,回味我說的一番話了。

「你在想什麽?想得這麽出神?晶鈴姊已經買好東西,我們該走了。」我一面說,一面推了她一下。當我的手碰觸到她的背時,可以感覺到她像觸電一般,有一陣輕震和顫抖。

出了市區,路上的車輛慢慢少了,車行漸快。一路上風光明媚山明水秀,自然不在話下。掀起了車頂的蓬蓋,涼風迎面吹來,夏日的陽光竟然可以這麽可親可愛。一車的人心情好得不得了,加上財務長不時地插科打诨的說些黃色笑話,彼此間的隔閡終於打開,不再拘束。

一路談笑風生,走走停停,不知不覺就開了四、五個小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多。雖然已經六點多,可是太陽還高高掛在天空,一點也不覺得晚。我們隨便在路旁的休息站吃過晚餐,繼續上路。

開著,開著。忽然車子打了幾個頓。自強趕緊把速度減下來,車子剛開上路肩一下子就熄火了。這下子想再發動,就再也發動不了。我從後座探頭看了看儀表板,不禁破口大罵:「你這個死財務長,摳錢也不是這樣摳法。車子沒油了,你都不知道要加。」

這下可好了,一車人卡在高速公路上,前不著邊,後不著際。自強下車攔了好幾部車,可都是「咻」一下就擦身而過,絕塵揚長而去。

「看來只好有勞兩位女士犧牲色相,才能攔到車了。」自強又堆出笑臉,出起鬼點子來了。

起先大家只把他當玩笑話,沒人搭理他。可是天色漸晚,再攔不到車,可就玩完了。我只好也出面勸勸晶鈴,不妨試試看。

晶鈴扭捏了一下,只好解開她的衣扣,露出了引人遐想的乳溝。她笑著回頭問我:「這樣夠不夠?」

財務長瞪大了雙眼,在一旁起哄,叫著:「不夠,不夠,再脫,再脫。」

晶鈴給了他一個媚眼,繼續再解開兩個扣子,拉開衣領露出了大半個酥胸,只差沒露出肚臍眼來。接著她又摺起裙角,露出一雙雪白修長的大腿。然後她下了車,舉起右手,豎起大拇指,豪爽地往馬路中間一站。

還真不是蓋的。一下子就有一部車「唰——」的一下,停了下來。車內的的司機一面探頭問我們有什麽問題,一雙賊眼還盯著晶鈴暴露的酥胸和雪白的粉腿不放。

了解了我們的情況之後,那個司機就用他的行動電話,幫我們打電話到我們的租車公司請求支援,就走了。

我們待在路旁望穿秋水,等到天色發黑,租車公司的救援車終於姗姗來遲。

幫我們加了五公升汽油,跟我們說,這夠我們開到前面小鎮的加油站了。

我們一行終於再度出發,好不容易開到小鎮,加了油。這一折騰,黑燈瞎火的,每個人終於抵不住時差的侵襲,開始困意連綿。也沒辦法照預定的行程繼續往前開,也別想趕到預定的大飯店。一行人決定就地找個Motel住下來。

沒想到現在正是旅游旺季,小鎮有限的幾間Motel都客滿了。最後才找到一間Motel,僅剩一間房間。不過好在有兩頂大床,我們也別無選擇,只好住了下來。

人疲馬困的一夥人,洗過了澡,躺下就睡著了。

感覺好像睡了很久,依稀之中聽到唏唏索索的講話聲。我睜眼一看,他們三個已經醒來,坐在角落的沙發上磕著瓜子聊天。看看床頭的時钟,還不到凌晨四點。原來因為時差的關系,每個人早早就醒了。

我再看看,曉娟穿的睡衣是一件稚氣未脫的小可愛,全身包得嚴嚴實實的。

晶鈴身上也還穿著睡衣。考慮到自由行必須精簡行李,晶鈴此行只帶了一件睡衣。那件睡衣與其說是睡衣,不如說是透明得不能再透明,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薄紗,原先是准備只穿給我看的。現在雖然她裡面還穿著胸罩和內褲,但是在燈光照射之下,那若隱若現,呼之欲出的誘人體態,又豈是一個性功能正常的男人所能抵擋得了?

財務長當然是不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一雙賊眼一直在晶鈴身上打轉,他的褲裆高高地隆起。他的老婆曉娟看在眼裡,都有些生氣了,他也不自覺。

我出聲,叫晶鈴回到床上躺在我身邊。

財務長說:「呵,都老夫老妻了,還那麽親熱。」

晶鈴白了他一眼,說:「哼!誰像你啊,擺個新婚妻子在一邊,誰知道你的心裡在打什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