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

我自問交游廣闊,認識很多不同階層的朋友,這些朋友當中亦有不少是外籍人士,例如渡邊一郎便是我其中一個好朋友,因公事與他認識,後來成為朋友,主要是大家興趣相近,同樣喜歡公餘時流連于風月場所,做其多情浪子。

渡邊一郎和我同是單身漢,他一個人在香港工作,同聲同氣的朋友不多,遇上我既懂日文又好玩樂,自然成為莫逆之交。

幾日前,渡邊一郎對我說,他在日本的女朋友被公司調派來香港工作,我還以為他要替其女友找居所,後來聽他說,女友公司有員工宿舍,不用勞煩我,祇不過想我抽點時間出來,教他女朋友講廣東話。

一郎來了香港兩年,由于平日多說英文,我和他一起時亦祇與他說日文或英文,他的廣東話能力,頂多可以聽懂一點點,講出來就實在沒辦法了。

他要求我義務做他女友的廣東話老師,既然他開到口,我當然不會拒絕,並表示樂意指導。

一郎帶他的女友桃子出來和我見面,假如事先不知道桃子是一郎的女友,我根本想像不到桃子是日本妹。

桃子清秀的面龐配上苗條的身段,三圍玲瓏浮突,走起路來婀娜多姿,簡直是上帝的傑作。一郎有這樣的女朋友還經常和我去尋芳獵艷,可見男人永遠是不知足的。

桃子大方爽朗,據她說以前和一郎是同校的同學,一郎比她高幾級,大家都在外國讀書。畢業後返回日本工作。這次被調派來香港工作,兩人不用分隔兩地受相思之苦。

一郎真是幾生修到,今世有這樣標致的女朋友,令我又羨慕又妒忌。

幾日之後,桃子上來我家,由我來教她廣東話。為了不讓她分心,一郎沒有陪她上來,說是待她上完課才來接她。

桃子的領悟力相當高,來了兩、三次後,她的廣東話已比一郎說得好。由此可見一郎的廣東話是什麼程度。

一個月後,桃子已可說簡單的廣東話,她說多謝我的幫忙,要請我吃飯,我欣然接受了。三個人吃完飯就找餘興節目。換了是以前,我和一郎會去夜總會,但現在有桃子在,當然不可以了。我建議去唱卡拉OK,一郎卻說他又不懂唱中文歌,不如上他家喝咖啡聊聊天。

我沒有異議,在一郎家聊到很晚才離去,由于桃子住的地方較近我家,故一郎叫我送桃子回去。

當我開車送抵桃子所住的大廈門口,她突然開口邀請我上去坐一坐。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我隨桃子上樓,她所住的單位不算大,祇有五、六百尺,但一個人住已不錯,屋內布置簡簡單單,很清雅,桃子招呼我坐下,問我要點喝什麼。

她倒了一杯茶給我,便入房間,再出來時已換過了衣服,身上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袍,內裡的奶罩三角褲隱若可見,看得我坪然心動。我即時警告自己,不要存有歪念,因為朋友妻不可欺,雖然桃子還不是一郎的老婆,但事實是他的親密女友,我怎可能對她打壞主意。

桃子坐在我對面和我聊天,她用生硬的廣東話問我,現在她的廣東話說得如何,我大贊說得很好,引得她呵呵笑,有如花枝亂墜,我又忍不住多看她幾眼。

她今晚喝了一點酒,兩頰泛紅,更是迷人,我再待下去,恐怕難以把持,惟有起身準備告辭。桃子這時即走過來,要我多坐一回,教她多說幾句廣東話。

她的纖纖玉手觸及我的手,在近距離下,從她的身體傳來陣陣芳香。【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偷偷從高處向下望,在她那件低胸睡袍看入去,見得到裡面一條深深的乳溝,她那性感的奶罩,承托著飽滿的肉球,大約有三分之二裸露出來。任何一個男人在這種情況之下都會產生正常的生理反應,我亦不例外,感到下體蠢蠢欲動。

桃子已經坐在我旁邊,她一手拉我坐下,對著我說話,至于她說了些甚麼我已聽不清楚,因此刻我已飄飄然,幻想著與她親熱。

她似乎也察覺我有點“不正常”,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乘機說肩膊有點酸痛,問她可不可以替我按摩幾下。想不到桃子說她在日本學過按摩,叫我脫掉外衣,讓她替我按摩。我快快脫下外衣,坐在梳化,桃子走過去我後面,開始用雙手拿捏我的肩膊。

她果然做得似模似樣,我的肩膊雖然不是真的酸痛,但被她捏得很舒服。我閉目費神,享受桃子替我按摩,捏完了肩膊,桃子又說,要不要做一個全身按摩,可以消除疲勞。我想除了白痴會說不之外,簡直沒有理由說不好。

或許日本女人習慣服侍男人,所以這樣做不當一回事。桃子叫我脫去身上的衣服,祇穿內褲便可以。我心想,莫非她有意挑逗我,故意給我機會。但回心一想,又或者她真的祇是幫我按摩,別無其他,祇不過是我心邪而已。總之甚麼都好,反正我絕不會吃虧的,于是脫去身上的衣物,祇剩一條底褲,桃子叫我俯伏躺在梳化上。

幸好是這樣躺著,假如叫我仰天而躺,我的小兄弟可能受不住刺激而彈起,那時醜態畢露,如何收科。

桃子在我背部開始推拿,看樣子她真的學過按摩,不似亂來。跟著她捏弄我雙手,我的骨節被她捏得格格作響。由于我背著她,看不到她的身形,視覺沒受到刺激,雜念漸漸消除,小兄弟也乖乖地,沒再起頭。

大概弄了幾分鐘,桃子叫我反轉身,我照她所說去做。我又看到她魔鬼的身材,她俯著身,雙手推拿我的胸口,她那對脹滿的肉球在我眼前搖幌,像要衝破奶罩的束縛彈出來似的,由于她不停搖動身體,產生了熱量,陣陣香氣撲來,我實在忍不住了,下體有強烈反應,小兄弟不禁向上昂起。

桃子那對誘惑的肉球,距離我的眼睛不夠一尺,懸垂的肉球大半邊露了出來,我可以完全看清楚她那條乳溝。我終于忍無可忍,伸出雙手把著桃子的腰,將她拉下,強行同她索吻。

她略作掙扎,便投入我的懷抱,我將舌頭伸入她的嘴巴,和她的舌頭接觸,桃子閉起雙眼不敢望我。她那對大奶這時已壓著我的胸膛,與我緊緊貼著。太美妙了,充滿彈性的大奶,燙貼我的胸膛,隨著她的一起一伏,像替我按摩。

桃子整個人躺在我上面,她柔若無骨的肉體,壓著我的身體,令我像吃了人蔘果,全身毛孔都張開了。

我卸去她的睡袍,再挑開她那個淺粉紅色的奶罩,一對堅挺的乳房彈出來,足有三十六寸。她一對大奶壓著我的頭,讓我埋在她的乳溝,我伸出舌頭去舔,沿著她的乳溝向上舔,直至她的奶頭。把她的奶頭含住,我用力猛吮,桃子全身顫抖,發出呻吟聲。桃子的奶頭被我舔得發硬發脹,我又用手去搓她另一粒奶頭。桃子的大奶又白又滑,我越搓越起勁,她強烈扭動腰肢,叫得越來越大聲。

我探手落她兩腿之間的地方,她的桃源洞已經泛濫。那條淺紫色薄薄的三角底褲,被淫水浸得濕透。我將她的底褲卷成一條橡筋繩一樣,她濃密的黑三角呈現在我眼前,桃子的陰毛很多,部分更生至小腹,大幅的陰毛覆蓋著她的迷人洞。我需要撥開濕淋淋的陰毛,才能尋找到洞口。

這時我已換了一個姿勢,和桃子玩六九性花式。桃子拿著我的陽具把玩,然後放入口中,含著我的陽具舔吮。她的小嘴含著我的陽具一吞一吐,她的舌頭撩弄我陽具頂端的裂縫,令我麻麻癢癢,有噴射的衝動。

我亦不示弱,將頭湊近她的陰戶,伸長舌頭去撩她的迷人洞,用舌頭觸及她的敏感點,使得她淫水又再洶涌而出來。我的舌頭特長,可以深入桃子的窄洞,她流出來的淫水,弄到我一臉都是。她的陰戶有一種特殊的氣息,但那是一股令人興奮的味道,一點兒也不會令我討厭。

桃子吞了我大半截的陽具,已頂到她的喉嚨。再讓她含下去,我怕第一炮會在她口腔內發射。于是我將陽具從她口中抽出來,叫她俯伏在梳化上,翹高臀部,讓我從後面進入。桃子乖乖像一條狗似的趴在梳化,我對準她微微張開的陰唇,把粗壯的肉棒緩緩塞入去。她的陰道極為緊窄,夾得我好舒服,我全根盡沒在她洞內。雙手捧著她一對大奶,非常有滿足感,她的淫水隨著我一出一入抽插猛流出來。每一下挺入,我都直抵她的子宮頸,樂得她大聲呼叫。

我衝鋒陷陣抽插了七、八十下,桃子便有高潮。她全身抽搐,兩手亂抓,“啊”的一聲,半昏了過去。我仍意猶未盡,把她的大乳房踫在手裡,繼續埋頭苦幹,多推送了幾十下,見她如痴如醉,已得滿足,才毫無保留噴射。但這時我仍醒起她並不是我的妻室,于是抽出陽具,將白漿灑在她身上。

桃子的熊熊的慾火來得快去得快,我還未盡全力她已得到高潮,不過原來好戲在後頭,她享受了第一次高潮祇是熱身,她回氣後,到浴室沖了沖身體,赤身裸體地走出來又再挑逗我,她還告訴我可以在她體內,甚至在她嘴裡射精。面對如此俏麗而且知情識趣的佳人,我願意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拼了命也一定要令她絕對滿意為止。

不過男女生理機能始終有別,她很快恢復戰鬥力,而我的小兄弟仍處于半軟半硬的狀態,需要催谷。桃子立刻幫我忙,她握著我的陽具,兩手像鑽木取火,不斷磨擦。她掌心的熱力傳入我的陽具,令我開始有反應。陽具由垂直線的角度漸漸向上攀升,最後成朝天狀,硬度亦有八、九成水準,桃子叫我分開兩腿,騎在她身上,然後將她兩個竹筍乳房承著我的陽具。我的陽具貼著她的乳溝,仿似熱狗的香腸夾在麵包裡。她來這招雙奶夾棍,假如一對奶不夠大的話,被夾者也不覺太過癮。但桃子那對大奶足可包裹我的陽具,肉棒被她的肉球夾住,由于乳溝不像陰道有蜜汁分泌來潤滑肉棒,幫助推送,所以被夾的陽具推送會較吃力。

我叫桃子替我的陽具加點潤滑液,她亦懂得我的意思,張開口伸出舌頭,舔我的陽具。她由陽具的根部舔上去,將我的陽具弄到濕淋淋,唾液沿著頂端往下流至根部兩粒小卵。我再將陽具放回桃子的乳溝,她雙手將兩個肉球往中間一推,把我濕淋淋的陽具夾住,我可以自如推送了。

陽具被她一對肉球越夾越硬,差不多有十成狀態,我抬高桃子一雙腿,將兩腿分叉放在我肩膊,撥開她濃密的陰毛,對準她微張開的陰唇,一挺入洞。桃子呵一聲發出歡呼,她又再度得到充實。一插到底的陽具抵著她的子宮,她肉緊得握著拳頭,嗚嗚地呻叫,我大力衝擊十幾下,桃子的頭擺來擺去,嘴巴張得大大,可能她以為越嘴巴張得越大,她下面的口也同時張得大,可盡情容納我的肉棒她拼命挺高臀部迎和我的衝擊,她的淫水猛流,減低了磨擦力,我插得更起勁。這次我抽插了百多下,她還未到高潮,我亦要忍忍忍,不能在她還未到終點便爆漿,否則便很丟臉。

我改變抽插的角度,要她彎腰挺突洞口,讓我插得更深入。每插一下,她都呵呵大叫,抽插多二、三十下,她已如痴如醉,像陷入瘋狂狀態,向我求饒。但我並不聽她,繼續狂抽猛插。桃子全身抽擂,面上五官縮在一起,像非常痛苦的表情,陰道內天崩地裂似的將我的陽具猛力一夾,泄出陰精,昏倒過去。

這時我亦差不多了,但我不願意在她毫無知覺的狀態下射精,于是推送多數十下,把她玩得死去活來,才在她體內射精,強勁的精液爆發出,噴向她的子宮。在銷魂的一刻,桃子的四肢像八爪魚似的,把我緊緊纏住。

桃子確實不簡單,連番獲得高潮,仍要我添食。結果我捨命陪美女,又多戰一個回合,總共幹了三次,桃子才肯放我走。在第三次,我的表現特別持久,我把桃子玩得高潮疊起,仍然一柱擎天。我打趣地說桃子今次惹禍了,搞得她欲罷我不休,看她如何收場。想不到桃子卻不慌不忙,把我的陽具銜入她的櫻桃小口裡,一掄嘴攻,就弄得我敗在她的唇槍舌劍之下,精液灌了她一嘴。想象不到桃子的性欲竟然這麼強,不知一郎能否應付得來了。

和桃子偷情,總覺對不起一郎,雖然是桃子勾搭我在先,但無論如何,我還是理虧的一方。自那次之後,我對一郎說,桃子的廣東話已講得不錯,不用再來我家補習了。一郎還以為我太忙,沒有時間教桃子,所以他也不勉強我繼續教桃子廣東話。誰知桃子走來問我,是否故意避開她,我一時間無言以對。說實在,桃子的誘惑力太大,如我繼續和她見面,我知道難控制自己,一再與她上床。為免一錯再錯,惟有避開她。

她說是否怕一郎知道那件事,我坦然直認。豈料桃子說了一句令我嚇了一跳的話。她微微笑著對我說,那件事一郎早知道了。

一郎知道我和桃子上床,為甚麼他竟若無其事。雖然我和一郎的交情不錯,但桃子是他親密女友,我和她做那件事,縱有再深厚交情,也會反面。我實在摸不著頭腦,到底發生甚麼事?

桃子似乎亦看出我的迷惑。她向我解釋原因,我才恍然大悟,難怪一郎不怪責我。原來一郎和桃子的思想開放到我始料不及。桃子性慾之強,那一晚和她交手我已經領略到。而一郎最近因為身體有點毛病,暫時未能滿足桃子的需求,他不想桃子每晚受慾火的煎熬,夜夜難眠,讓她找其他男人他又不太放心,怕有其他麻煩。

我是他信得過的朋友,遂成為他的替身,去滿足桃子的需要。桃子說出來,我才想起難怪近期一郎少與我一起去尋芳獵艷。起初我以為是他對女友忠心,既然有桃子在身邊,不再踫其他女人了,原來另有苦衷,至此真相大白。一郎叫我替桃子補習廣東話,其實別有動機,讓她有機會接近我,然後成其好事,好過她去叫“鴨”。那我豈不是變相做了“男妓”,成為桃子的泄欲工具?

不過回心一想,這也沒所謂呀!正是一家便宜兩家著,大家都沒吃虧。桃子不再付錢找男妓,我又不用花錢去玩女人。既然一郎授意桃子可和我上床,以後我亦毋須偷偷摸摸,名正言順地和她打友誼波,又可幫老友,真是一舉兩得。

這一晚,我又約桃子上我家,準備和她大戰三數回合。桃子準時到來,她竟和一郎一起來,我為之一楞。我暗想,莫非一郎已經恢復戰鬥力,不用我這個替工,所以特別和桃子上來多謝我,同時說清楚,以後勿再和桃子打友誼波。一郎和桃子坐下沒多久,一郎叫我出露台,說有話跟我談。我又猜想:可能他不好意思在桃子面前多謝我,故出露台才說吧!

一郎問我桃子如何,我實說實話,大贊桃子。跟著一郎說,他的身體狀況已有些好轉,不過仍未恢復正常,所以還要我繼續幫忙,我聽到他這樣說,不禁由心裡笑出來。我忙說沒問題,助人為快樂之本,而且大家分屬老友,舉手之勞而已。

那他陪桃子上來幹嗎?莫非要看我和桃子表演給他看?這次我沒猜錯了,他正是這意思,如果現場可能的話,他亦想分享多少。明知女友和第二個男人上床,眼不見為乾淨,誰知他大方到可以做旁觀者,看著女友和人做愛。

我說沒所謂,祇是不知桃子願不願意。一郎叫我在露台等一等,待他問過桃子再告訴我,他說應該沒問題,桃子和我已經這麼熟,她會答應的。

一會兒,一郎對我說桃子已經點頭,叫我入房,而他稍後才進來。我入到房,看桃子已躺在床上,她上身祇剩下淺黃色厘士邊奶罩,赤著一雙珠圓玉潤的藕臂和兩隻纖纖玉手。下身僅餘淺黃色的迷你三角底褲,亮著兩條潔白晶瑩的嫩腿及一對玲瓏肉腳,她一見到我就招手叫我走過去。

看到她的媚態,真是未曾真箇已銷魂,我撲上去,先和她來一個火辣辣的熱吻,她的舌頭像一條小蛇,鑽入我的口腔,和我的舌頭相互交纏,把唾液送向對方的口中。我還未採取進一步的行動,桃子已先發制人,解開我的長褲,伸手插入我的內褲,尋找她想要的東西。她握著我的陽具套動,我的小兄弟很快昂首吐舌,躍躍欲試。

這時一郎走入房中,見到我和桃子在愛撫熱身,他作壁上觀,看了大概三、四分鐘後,他也把衣服脫掉,走近桃子身邊,要桃子替他口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