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情深

鈴木靜子,18歲高中二年級。

淺川玲子,39歲家庭主婦,丈夫已經死去10年了和女兒靜子相依為命。

香織,靜子的表姐,24歲,上班族。

***********************

這天靜子下課後便快速的跑回家中,「媽!我回來了。」說完便跑上樓去。靜子快速地關上房門,並上鎖,好像有什麼神秘的事一樣。鎖好後,從衣櫃中拿出乾淨的衣服,衝入浴室,開始洗澡。

半小時後,靜子洗好從浴室出來,坐在書桌前拿起書包裡用塑膠袋包裝的黑色物體,靜子小心翼翼的打開塑膠袋,從裡面拿出今天從表姐香織那裡買來的自慰棒,靜子迫不及待地馬上脫下那蕾絲邊的紫色內褲,並用自慰棒插入她那兒神秘的地方……

但一句話把靜子拉回現實:「靜子!下來吃飯了。」

「哦!我馬上下來。」靜子心不甘情不願的拔出自慰棒,用衛生紙擦拭後放入抽屜後的暗閣。

下樓後,靜子嘴裡吃著飯,但心裡想的卻是「那隻東西」,不由自只主地發起呆來。

「靜子!靜子!你怎麼了?發什麼呆呀!快吃飯。」母親玲子關心的問著。

「哦!沒什麼!」

「都都都都……都都都……」

「喂!鈴木家,請問你找誰?」玲子接起電話問著。

「阿姨嗎?我是香織,可以請靜子聽一下嗎?」

「當然可以呀!」

「喂!香織姐有什麼事嗎?」

「怎樣!『東西』好用嗎?」香織問著。

「還好啦!」靜子回答。

「我剛拿到目錄哦!要看嗎?」

「真的嗎?好好!我要去!今晚七點我過去!OK!」靜子興奮的回答。

於是靜子飯一吃完,靜子便騎著腳踏車飛奔過去。

「你來啦!快進來吧!」靜子便坐在香織房間的椅子上。

「拿去看吧!」香織邊說邊將手中的目錄拿給靜子。

「哇!東西可真多!」目錄上有各式各樣SM的道具,有手銬、腳鐐、貞操帶、跳跳蛋、及各式各樣的道具,可以說是琳琅滿目。

「可是東西好貴我買不起……」靜子失望的說。

「沒關係,我們合買呀!然後東西輪流用呀!」香織高興的回答靜子。

「好呀!!就這麼說定了哦!」靜子邊說邊勾了幾樣東西。

「那……今晚靜子你就住這吧!反正明天也不用上課了!而且我……有幾樣東西我們一起用吧!」

「好呀!我就留下吧!」

「太好了!!」香織邊說邊從書桌下拿出一個木製的箱子,打開木箱從箱底拿出了腳鐐、項圈、貞操帶、一捆麻繩。

「那……今晚誰要先用呀?」香織問。

「當然是我先用呀!我是客人耶!」

「好吧!」靜子邊說邊脫下裙子和內衣,展現出那D罩杯的身材。

「哇!我的小表妹呀!你真的長大摟!」

香織先用麻繩把靜子的腳綁成M字型,然後替靜子戴上項圈,再將一根自慰棒狠狠的插入靜子的陰道裡。

「哇!!我……的……我的……真是太……爽了……」

「耶!好像少了什麼。」說完就拿出手銬,緊緊的反鎖住靜子的雙手:「怎樣!舒服吧?我的小母狗。」

「從現在開始我不是你的表姐,我是你的主人知道嗎?」

「是的!我……的主人……小母狗只聽主人的話。」

「很好!」香織從院子裡拖進一個大鐵籠:「小母狗,今晚你就睡這了!」

「是的。」說完便被香織拖進大籠子裡。

「好好的睡吧!小母狗,我出去了。」說完拿了一個小盆子,脫下內褲把尿尿在盆子裡:「小母狗!這聖水就給妳喝了吧!」

「是的!」靜子從盆子裡一口一口的舔進自己嘴裡:「謝謝主人的聖水!」

說完香織便騎車出去了,留下了靜子一人在狗籠裡受著振動器的折磨。

深夜10點,香織騎著車回來了,但好像有人跟著回來,這讓靜子很不安。

「進來吧。」香織打開房門,帶著另一個人。

「哇!這就是你養的母狗嗎?真是乖呀!」

「嗨!小母狗,我叫琳林,我也是香織的寵物哦!從今以後請多多指教!」

「好了!還不把衣褲脫下。」

「是的主人!」說完便脫下內衣褲。

「那是……?」靜子疑惑的問著。

「哦!那是我特別為琳琳戴上的貞操帶,怎樣,妳也想要嗎?」

「是的主人,【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也想要。」靜子不好意思的回答。

「好呀!但你得戴著上學校,可不准給我脫下,知道嗎?」

「真的!好,我也要!」靜子高興的答應了。

香織幫靜子解開了繩子拔出了振動器,此時靜子的淫水已經流了滿地,但還沒解開手銬。

「耶!毛太多了!我幫你處理吧!」

「麻煩主人了!」

「沒什麼!」香織拿起了刮鬍刀幫靜子剃下了她的陰毛:「輕爽多了!琳琳也是我親自操刀的哦!」

「唉呀!主人不要再笑琳琳了啦!」琳琳展現出女孩子的驕媚。

香織從箱子裡拿出了貞操帶後,便幫靜子穿上,並鎖上鎖頭。

「謝謝主人!」靜子說。

「再過兩個禮拜就要放暑假了,妳們到後就搬來這住吧!我可要用嚴厲的刑罰來特別訓練你們哦!有問題嗎?」香織說。

「沒問題!我們尊崇主人的命令。」兩人一起說道。

「那!靜子你明天回去後,每天放學後都要到我這來,讓我檢查你的身體,知道嗎?」香織用嚴厲的口吻說。

「我知道了!主人。」靜子回答。

「等一下有點心給你們吃,要不要呀!」香織問。

「好呀!我要,我等很久了。」琳琳說。

「琳琳姐!『點心』是什麼呀!」靜子問。

「就是主人的大便呀!很好吃的哦!這可是主人的恩賜哦!」琳琳回答。

靜子遲疑了一下後說:「好呀!我也要。」

「很好!!」說完香織脫下內褲,在盆子上開始放出『點心』。

只見琳琳和雙手被手銬鎖住的靜子拼命的吃主人香織的『點心』……琳琳看見主人香織的屁眼上還有,便爬上前去,輕輕的將香織屁眼上的排洩物舔乾淨。

「哦!……哦!!!!!……太舒服了!做得好!琳琳我的好母狗。」

靜子也爬過去舔香織的蜜穴。

「太好了!我的小母狗們!!!哦!……」

「換我了!」說完拿出鑰匙,解開了兩人的貞操帶,香織穿上女同性戀用內褲,內褲裡有一根已經插入香織的蜜穴還有另一根在外面,二話不說便插入靜子的蜜穴。

「哦!!!!用力一點……哦!!!!!!真是舒服呀!!!!」靜子瞬間達到了高潮,琳琳也舔著靜子的雙乳,而琳琳的蜜穴李還有跳跳蛋的伺候。

這一夜三人達到了高潮,而靜子也已經因為高潮好幾次而癱在地上了。

「好了!琳琳妳們把貞操帶穿上後,就睡在籠子裡吧!」香織說。

「是的主人。」於是兩人就被關再籠子裡,而香織自己回房睡覺了。

而琳琳便小聲的叫了幾聲:「靜子!靜子!我跟你還不熟,我想讓我們好好的認識對方吧!」說完兩個女人便互相的親吻對方。而因為貞操帶的阻礙,而兩人的淫水早已經流了滿地,兩人受著貞操帶的折磨,而更現出兩人的心底都藏著被虐待的喜悅而高潮了幾次。

第二天早上,三女又連續做了幾次,讓靜子了解做女人的快樂!

「再見了靜子!明天要來哦!」

此時靜子仍穿著貞操帶,而顯得走路怪怪的,於是靜子便騎車回家了,但裙子裡不止有貞操帶,蜜穴裡還有振動器,更讓靜子淫水流滿了內褲。

「媽!我回來了!」靜子說。

靜子走進客廳,看見媽媽玲子坐在椅子上。

「妳過來!」玲子說。

「怎麼了!媽媽!有什麼事嗎?」靜子好像感覺到不一樣的氣氛。

「靜子!媽知道妳已經長大了!但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用這種東西呢?」說完從桌下拿出那根黑色的自慰棒。

「媽!我知道錯了!請處罰我這個丟臉的女孩吧!」靜子說。

「好!一點時到地下室來,我有話對妳說!」說完玲子走進地下室。

靜子回到房間後趕緊用香織給的鑰匙解開貞操帶,並拿出陰道裡的振動器,換上乾淨的裙子,走入地下室。

「媽!我來了!」靜子說。

「過來這邊!把衣褲全部脫下!」玲子說。

「好吧!但是媽你要做什麼呀?」靜子問。

「不要說那麼多,脫完把水喝了!我有話要對你說!」玲子說。

靜子脫完後並喝下白開水,此時靜子忽然感到頭暈,一下子便倒了下去。

兩個小時後,靜子醒來了,發現自己脖子帶著項圈,項圈上還有鐵鏈栓在柱子上,兩隻腳上有腳鐐,手被反鎖在背後,而雙乳被麻繩綁的緊緊的,乳頭上來穿了小鐵圈,而自己竟身處大鐵籠中。

「我的靜子呀!我已經幫你向學校請了兩個禮拜的假,一直到暑假,而我這個媽,就要在這個假期中,教你如何做女人!!」說完便進入籠中。

玲子用振動器插入靜子的陰道中,用一串小珠子一粒一粒的塞進靜子的肛門裡,而從沒做過『活動』的『菊花』讓靜子感到非常的痛苦,但靜子卻感到很快樂,體內被虐待狂的因素又開始發酵。

「媽媽,盡量折磨我這個淫穢的女兒吧!」靜子說。

「哦!我的好女兒呀!我果然沒看錯,妳果然像媽媽一樣有被虐待的傾向,媽媽真是太高興了。」說完玲子用手拉扯靜子乳頭的小鐵環。

「哦!!……媽媽盡量的虐待我吧!我是個大淫女!哦!!……」靜子說。

玲子也拿起振動器往自己的陰道插入,一邊還用舌頭舔著靜子的乳頭。

靜子發現自己的母親竟有如此的做法,讓靜子從新的認識了母親。

「媽媽,從今以後我就做妳的寵物、做妳的妹妹好嗎?」靜子問。

「好呀!我的好寵物、好妹妹!!」

從此母女變成了主人和寵物、姐姐和妹妹的關係!

下午六點,「靜子!吃晚餐了。」說完,從袋子裡到出一塊一塊的餅乾。

「這是什麼?」靜子問。

「這是專門給狗的狗飼料呀!還有妳現在是我的寵物,不是人所以吃這個,要如何吃法,妳應該知道吧?」玲子說。

「是的!主人,我是狗,我不是人!」說完便用嘴往盆子裡用舌頭舔起狗飼料。

「主人!我有一個請求,請主人答應我!」靜子問。

「好!妳說吧!」

「就是請主人把每天的尿賜給寵物喝,和您的排洩物請加在狗飼料裡,這樣我才是真正的寵物呀!」靜子說。

「哈!好!不愧是我的女兒,我答應妳!」玲子高興的說。

「我剛好要去廁所,現在不用了。靜子,把嘴巴張開吧!」

靜子聽話的張開嘴巴,喝下玲子的『聖水』,「多謝主人!」靜子說。

「對了!『靜子』這個名字不符合寵物的名字,我替你取一個寵物的名字好了!嗯……叫『百合』,怎樣喜歡嗎?百合!」

「不管是什麼名字,我都喜歡!」靜子說。

「主人!百合想要上廁所。」百合說。

「就在這上就好了,寵物沒有上廁所的權利!!」玲子說。

「是的主人!」說完便從肛門拉出排洩物。

「自己的排洩物,自己吃掉呀!」玲子說。

「是的主人。」百合說。

百合開始用自己的嘴巴吃自己的大便,「真是好吃呀!沒想到自己的竟這樣好吃。」百合吃得滿嘴都是,玲子看了,也用嘴巴把剩下的大便都吃完了。

就這樣『姐妹』度過了第一天。

百合已經被關在籠子裡一天了,「百合!我牽你去走走吧!」說完解開柱子上的鐵練,牽著百合上一樓,離開地下室。到了一樓,百合嚇了一大跳,原來香織和琳琳在客廳,而琳琳的脖子上戴著項圈,腳上有腳鐐,屁股還插著貓尾巴,是被香織牽來的。

「怎麼?……」百合問。

「我已經告訴玲子了!妳媽也要加入我們了!」香織說。

「百合,你先和琳琳等一下吧!」說完香織把兩條練子栓在一起,「我要幫你媽裝扮一下,她馬上就要成為妳們的伙伴了,走吧!玲子」香織說。

二十分鐘後香織從房間裡出來了,手裡還牽一樣手銬、腳鐐、脖子上還掛著項圈,屁股插著狗尾巴的玲子。百合和琳琳都嚇了一大跳:「媽?……」

「她已經不是你媽了,她是妳們的同伴,有了新名字叫『茉莉』,還不過去叫兩位姐姐!」香織說。

「是的!百合姐,琳琳姐,從今天起,我是地位比你們低賤的奴隸。」茉莉說。

「很好!因為這裡道具齊全,所以我決定搬到這裡來,我會把手術台也搬來的。」於是香織牽著三隻母狗下地下室,三隻百合、茉莉、琳琳關進了籠子中。

「等等!茉莉是低等奴隸,得住小的狗籠子。」說完就牽著茉莉走到小籠子中,「以後茉莉就睡這了。」說完把茉莉手銬和腳鐐的鑰匙丟進了水溝中。

「因為茉莉是最低等的奴隸,永遠不能有自由之身。」香織說。

「是的!主人」茉莉說。

第二天早上,香織的手術台搬進了地下室,「百合!你先進行訓練。」說完從籠子裡牽出了百合,解開了腳鐐,百合躺在手術台上,雙腳打開150度,牢牢的用皮帶固定。

「好了!我們先做擴張訓練。」說著說著用擴張器插入了百合的菊花。

「不要呀!好痛呀!」百合叫著,但香織仍不斷的轉動螺栓,將百合的菊花開到了極限,「好了!現在是關鍵了。」說完香織手拿小棒子插入菊花。

「呀!!……呀!……」雖然這對百合是極大的污辱,但百合卻樂在其中,小棒子剛好完全插入百合的菊花。

「穿上!」香織說。

「這是什麼?」

「這是一種像膠有彈性的束褲,可以防止小棒子跑出來,快穿上呀!」香織說。

「是的主人!」

「呀!……這種在菊花裡又拿不出來,加上這神奇褲子的束縛,真是太舒服了!」

「妳就這樣穿兩天吧!」香織說。

「是的主人!」做完擴張訓練便牽著百合回籠子裡。

「換妳摟!琳琳!」香織說。

「是!主人。」琳琳一躺上去,香織拿出了大針筒。

「主人!要灌腸嗎!太好了!我最喜歡了!多一點可以嗎?」琳琳說。

「沒問題!先用2000CC吧!」說完便打入琳琳的肛門,灌完後香織用一個木塞子塞在肛門口,以防漏出來。

「肚子!……肚子……已經開始了!!」

「怎樣?舒服嗎?琳琳!!」香織問。

「讓我上廁所!」琳琳哀求的說。

「你就拉在這吧!」說完香織拔掉了木塞子,一下子「嘩啦」的水聲,琳琳的排洩物全拉在盆子裡。

「這就是妳們今晚的晚餐了!」

「多謝主人的食物!」

香織拿出一隻自慰棒往琳琳的陰道刺了進去!

「哦!……哦!……好……爽……哦!」

而其他的奴隸則吃著琳琳的排洩物。

角色交換

香織替百合解開所有的束縛:「百合!換你了!你幫我穿上這些東西吧!」百合替香織套上項圈、戴上手銬、穿上腳鐐,還替香織插了一根電動自慰棒。

「真是好舒服呀!終於輪到我了。」

「茉莉!換妳了。」

「是的主人!」

百合穿上了女同性戀用的內褲,內褲上還有假陽具,茉莉一躺上手術台,百合便狠狠的插入她媽媽的陰道。

「哦!……太舒服了,主人大力一點!哦哦哦……」

百合來回抽插了數百下,讓茉莉達到了高潮。百合拿了小鐵環穿過了茉莉的乳頭,讓茉莉體內的被虐待的心更加穩固。

就這樣四個女人在暑假用這種方式度過了兩個月,而隋著暑假的結束,這一段也結束了,由於媽媽玲子的腳鐐無法解開,所以出外買菜都交由靜子了,一切都恢復過來。

開學第二天早上,「媽媽你可以替我穿上貞操帶嗎?」靜子問。

「可以呀!」玲子幫靜子穿上貞操帶後,「主人!我的貞操帶也請妳幫我穿上吧!但請再加入電動自慰棒吧!」玲子說。

「好呀!」

母女兩人各自有對方的鑰匙,更增加了母女的感情。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