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四人組

發言人:普普之人

SM四人組(上)

我叫真田奈美,今年25歲,是個上班族,由於小時父母雙亡,所以只有剩我和妹妹——好子相依為命。妹妹真田好子是一個19歲的高中三年級女生,平時開朗、活潑。

大概在半年前吧!我和妹妹才發現我們彼此深愛著對方(大概是小時就相依為命吧),也就是別人所說的「同性戀」!而她們班上也有幾個也是同性戀的,像可愛的惠美呀、很男生化的代子呀。我和好子的同學也都保持著很好的關係,我和我妹妹是同性戀的事情在我們這一群中早已不是什麼大事了,因為我們都是呀!

但我們還有另一項嗜好,就是偏愛性虐,你們大概認為我們是很變態的吧?其實這只是一種感覺而已!一種被人控制而自己失去自由的感覺吧!像我就偏好浣腸呀、我妹妹就喜歡被人用繩子緊縛呀、而惠美就喜歡被人當母狗關在籠子裡呀!男生化的代子就喜歡被鐵鍊鎖著的感覺,我們可以說是一群「好朋友」呀!

我們彼此知道彼此的月經何時會來(女人嘛!),所以規劃出了幾天可以一起的時間,所以我們都定在每星期日,剛好是我們這一群中月經來時都並不在星期日。至於需要的道具當然要給我來買了呀!畢竟我已經成年了呀!

「妹!今天妳可以幫我嗎?」我暗示著妹妹好子。

「姐!當然沒問題呀!但是我也要,等你玩完後哦!」好子說。

「好!好!快點吧!你去拿東西吧!」我吩咐好子去拿東西。

好子走進廚房,不一會兒功夫就出來了,手上拿著一捆繩子和一根浣腸用大針筒。

「姐!要開始了哦!」好子說。

「來吧!」我說。

好子先從我的雙手反綁到背部,然後我跪到椅子上,讓她脫下了我上班的窄裙和內褲,此時一個女人的陰部被窺視已經是女孩子很大的恥辱,而且還是自己的妹妹。好子先拿著接著500㏄的針筒在我的肛門口繞呀繞!然後一股腦兒便將這冰冷的甘油推進我的直腸!

「一股冰冷的感覺直衝腦門……啊!……一股便意也來了!」

好子好像知道一樣,見我面有難色,竟用她的手指插進我的肛門堵住我的便意。

不僅我的陰戶被妹妹看光,連我骯髒的肛門也被妹妹好子用她那高貴的手指深深的插進去。此時我的臉已經滿臉通紅了,但我的便意好像大過了我臉紅的感覺。

好子竟開始用她插在我那肛門的手指抽插著,突然一個放手,我的排洩物全部都噴了出來,全部都排在尿壺裡了!我舒服的癱在地上,享受著一種排洩的感覺~

「姐!換我了啦!!」妹妹催促著我。

「好了!那麼急!」我說。

我拿出了一捆新的繩子,開始在好子的身上著手,我在她的身上綁了「龜甲縛」,然後把繩子的另一端繞到屋頂的大樑上,好不容易把好子吊起來,此時的好子全身只剩一件白色內褲。我拿出了跳蚤蛋,塞入她的內褲,在振動器的影響下,帶給好子麻酥的快感,接著拿出了教鞭,開始打她的屁股。

「啊!!!!!!……啊……好痛快的感覺呀!這種被鞭打的感覺真是……啊……」我一鞭一鞭的揮打,她就好像樂在其中一般。

約過了兩個小時,我們把東西都收拾好,我和好子坐在沙發上看著雜誌,我的心中有了一種想嘗試新玩法的念頭。

「好子!明天代子她們要來嘛!對不對?」我問好子。

「對呀!明天又有的玩了。」好子說。

「我想嘗試新的玩法耶!妳覺得如何?」我問好子。

「可以呀!【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姐那你想換那一種玩法?」好子問我。

「我想嘗試……惠美的玩法呀!妳認為呢?」我問好子。

「惠美……當然可以呀!但那不是要像狗一樣關在籠子裡嗎?那不會很不自由嗎?」好子說。

「我就是想嘗試看看呀!」我回答好子。

「那好呀!就看姐姐妳自己了!」好子說。

「嘟……嘟……」有電話來了。

「喂~~這裡是真田家。」好子接了電話:「哦!是惠美呀!什麼事呀?是……好……嗯,我會跟姐姐說的……嗯……好……好明天見。」

「惠美呀!有什麼事嗎?」我問好子。

「惠美她說,明天她要用的籠子太大了,要妳去買個小一點的。」好子說。

「好!那我現在就去買吧!順便買我的。」我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我到隔壁條街的寵物點買了兩個籠子和項圈。

好了!現在就等明天了……

SM四人組(中)

時間:第二天下午5:36

我從公司下班後,馬上趕回家裡來。我一打開大門,看見三位高中女學生穿著水手服加上那黑色的百摺裙,更顯得可愛!

「大姐!妳也遲到太久了吧!」惠美不耐煩的說。

「對呀!姐!妳怎麼會遲到怎麼久,害我們一放學就回來等妳了,結果家裡卻沒人。」好子也抱怨著。

「對呀!對呀!妳竟遲到36分鐘。」代子也在一旁幫腔。

「好好!是我的錯,大不了今晚玩完我請妳們吃大餐總可以了吧!」我說。

「這還差不多!」三個女還又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那我們可以開始了吧?」代子問。

「奈美姐!我昨天請妳買的東西買了嗎?」惠美問我。

「哦!有呀我買了,我今天也要玩這種的哦!」我說。

「哦!那奈美姐今晚就隨我們了哦!!母狗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哦!」惠美笑著說。

「沒關係呀!我就是要嘗試點新的呀!」我回答。

「好呀!那我們就開始!首先是我姐先開始。」好子說。

我脫下了我那粉紅色的套裝外套和我的窄裙,代子幫我拿下了我的內衣,然後打了我一巴掌說:「母狗是不能用站的,只能用四肢走路。知道嗎?」

「是!」我回答後趴在地上。

惠美則幫我脫下了內褲,妹妹好子走進房間搬出了鐵籠和一些東西,然後我被戴上了項圈和束口球。惠美的右手伸到我的陰部,她用她熟練的手指搓揉著我的陰唇,我的雙乳也沒閒著,我的乳房正被好子撫摸著,我的口水不斷從束口球中流了出來。我的身體起了很大的變化,我的淫水不斷地流了出來,加上代子也用那舌頭舔我的陰唇。

由於我不能說話,我只能在心底吶喊,這種感覺真的前所未見,一種被虐的感覺,一種從人變成了淫蕩的母狗,我希望能有大肉棒趕緊插進來,但我也只是希望,加上我的四肢不知何時被她們鎖上了鐵鍊,更有被虐的感覺,我真的是一個被虐待狂者。

「走!我們出去散散步吧!」惠美說完便牽著我項圈上的鐵鍊走出去,雖然我拼命抵抗,但因為剛剛的刺激已經消耗了體力,我一個成年人竟抵不過一個高中女生,我就這樣被拖了出去。至於好子和代子,則去「做」她們的事了。

我一來到公園,便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

「咦!那不是隔壁的玲川太太嗎?怎麼她也被她的女兒『牽』出來散步?」

「那不是讀××女中資優班學生,一向都很乖的玲木秋美嗎?原來她們也是同性戀,而且她們也有這種癖好。」

惠美竟牽著我往那邊走去,我搖頭表示不要,但在此時惠美又怎可能聽我的話,依然牽著我往那邊走去。

「咦?這不是真田奈美小姐嗎?怎麼妳也喜歡這種方式嗎?」住隔壁玲川太太的女兒高木里子問著。

我紅著臉點了點頭,話還沒說完,我忽然有一股便意直衝我腦門,一時之間我那裸露的陰部和我的肛門竟忍不住地排洩了出來,還噴得滿地都是,此時我已經無地自容了,只想找個洞鑽進去。

「這位小姐,妳養的這隻母狗可真會挑時間呀!調教得很好,哪像我家這一隻,笨得要死!真是羨慕死了。」說完資優班的玲木秋美還踢了她的「母狗」一腳。

真看不出來,在白天時還依靠在母親的懷裡的乖女兒,到了晚上竟變成她母親的主人。

「在回去之前還有一樣工作要做。」惠美說完從口袋拿出一把刮鬍刀,我拼了命的搖頭,表示不要,但我在吃了第二次惠美的巴掌後,我屈服了。

我躺在地上,我的雙腳呈M字型,我陰戶完全的露在外面給許多認識我的人看到,心中的恥辱感加上被虐待感,我……得到了高潮?我竟然在現在高潮,難道我也喜歡做很羞辱的事情?

不一會兒,我的陰毛被一根根的刮掉了,我的陰戶因為沒有陰毛的遮掩而完全露在外面,此時的我好像另有一種美,而我說不出口的美。

就這樣經過了一夜的「調教」,惠美牽著我回到了家裡。回到家裡時,剛好我妹妹好子正被麻繩所綁得緊緊的,而她的淫水早已流了滿地,我和妹妹倆真是「淫蕩姐妹花」呀!

SM四人組(下、完)

到了家裡後我被惠美關進了狗籠子,這個狗籠子是我特定選的,所以很擠,我的四肢也只能小動一下而已,而籠子的出口被惠美用鎖給鎖上了,我就在籠子裡看著我妹好子和惠美、代子在聊天。我也許是一夜的疲憊吧!我就在籠子裡睡著了……

「姐!姐!醒醒天亮了。」好子在籠子外叫我。

「我……天亮了?」我問著。

惠美解開了鎖,打開了籠子的門,她們一一幫我把身上的拘束解下。

「姐,來吧!相信妳已經很累了,妳洗個澡吧!」好子邊說邊拉我到浴室。

「好吧!我先洗個澡,妳們坐一會兒。」我仍睡眼惺忪著回答。

「姐,這是『妳』的衣服,我幫妳拿來了。」好子的手上拿著一套衣服。

「哦!好謝謝妳!好子。」我拿了衣服後關上浴室的門,熱水沖洗著我的全身,我感到舒服極了,昨晚的疲憊好像一洗而空了!

洗完後,我拿起架上的內褲準備穿上,卻發現內褲並不是我的,我再看了一下衣服,也發現並不是我的衣物。

「好子!妳衣服好像拿錯了!這不是我的衣服呀!」我隔著浴室的門向她喊著。

「姐,別擔心!穿上吧!這也是妳的衣服呀!」好子回答我。

「我……好……吧!」我穿上了這件白色的內褲,我拿起上衣,穿上後發現這不是學生的制服嗎?我再穿上裙子後,更加確定這是一件學生制服。

穿好後我走出浴室,「哇!奈美姐,妳好像學生呀!」惠美看見我驚訝的說著。

「姐,妳現在身上穿著的都是我的衣服,因為惠美說有一個好地方要帶我們去,所以請妳打扮得跟我們一樣呀!」好子解釋著。

「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我也沒意見了。到底是什麼地方呀?」我問著。

「其實也不是什麼地方,就是我家啦!因為我媽也是……跟我們一樣,因為她也想要加入,所以要請我們到我家去見面。」代子說著。

「是這樣呀?好呀!那我們等一下就去代子家吧。」我說著。

接著好子幫我把我的頭髮綁成了兩條辮子,讓我更加顯得可愛,「姐!這是妳的鞋子。」好子說完拿出了一雙學生的標準黑色皮鞋。

我穿上後,我們四個小女生(我也應該算「小女生」吧!)由我開車前往代子的家。

不一會兒,我們到了代子的家,代子拿著鑰匙打開了木門,帶著我們進入她家的客廳。我們看到了代子的母親,年約三十到三十五吧!還滿年輕的,而她就坐在沙發上。

「伯母您好!我們是代子的朋友,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我叫真田奈美,這是我妹教真田好子,旁邊這位是惠美。」我跟代子的母親說著。

「妳好!我是代子的母親,敝姓白石,我叫琴子,請多多指教。」琴子說。

當代子的母親站起來跟我們打招呼時,我發現琴子的雙手竟有鐵鍊鎖著,而雙腳上也有腳鐐。大概是我的眼光吧!琴子知道我在看她的身上。

「你們應該不會覺得很奇怪吧?這是我的嗜好呀!我喜歡被鐵鍊鎖住而失去自由的感覺。」

「哦!難怪代子也喜歡鐵鍊,原本是受了琴子的影響呀!」我心中想著。

「那奈美小姐妳喜歡怎樣的呢?」琴子問著。

「我呀?我喜歡浣腸!但經過了昨天,我好像也喜歡上了當母狗的感覺。」說著,我的臉不禁紅了起來。

「哦!真的嗎?我也滿喜歡的哦!我喜歡浣腸呀!我常常讓代子來幫我浣腸呀!很舒服的。」琴子回答著。

說著說著,代子的臉好像紅了起來。

吃過晚餐之後,我們進到二樓的一間房間裡,這個房間頗大,但只有一個窗戶、一個門,四周的牆壁有著木製的壁櫥,天花板上還有一個個鐵環,更增添了這個房間的神秘感。

首先,代子走進了這個房間,她全身赤裸,而琴子手上拿著一捆麻繩,開始捆綁起代子。琴子在代子的身上綁上一圈圈的繩子,繩子的另一端穿過天花板上的鐵環,然後代子被自己的母親琴子吊起約80公分高。接下來琴子從壁櫥拿出了長約30公分的黑色鞭子,開始一鞭鞭的打在代子光溜溜的屁股上。

此時代子發出了呻吟,而她的屁股早已紅咚咚的了,琴子將代子身上的繩子解開,然後親吻的代子的全身。

「代子,我好愛妳,我們都不要分開!」琴子說。

「琴子,我也愛妳,我願意答應妳上禮拜說的事。」代子說。

「真的?太好了!」琴子說。

「嗯。」代子說。

我的手不禁伸到我的內褲裡,我用我的手指不斷地搓揉著我的小陰唇,我感到我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半。

「在我多次的考慮下,我決定嫁給我的母親——琴子。我愛我的母親,但從今之後,她便是我的老公,我願意聽從老公的任何命令。」代子一說完,便依靠在琴子的懷裡。

原來代子說的「上禮拜的事」就是這件事呀?我偷偷的看了妹妹一眼,我不禁害羞了起來……就這樣,五個女人、我和妹妹互相親吻在一起。我的陰唇正被好子的手指所搓揉著,我吻著好子的乳房,我用我的手指不斷地抽插著好子的陰道,我們最後都高潮了!誰說女人和女人不能相愛?

當然有了代子的經驗,我和好子也決定要結婚了,而我要嫁給好子當妻子,我們決定在下個禮拜也要在自家結婚,而落單的惠美也要嫁給好子做小老婆,由琴子擔任主婚人。

「嫁給我?那麼妳的地位就比我還小哦!姐,那我說的話就是命令哦!知道嗎?奈美、惠美?」好子說著。

「是的!老公!我的主人!奈美、惠美從此聽從老公的話。」我和惠美齊說著。

「好!那先實驗一下吧!馬上把衣物脫掉!」好子說著。

「是!」我和惠美馬上脫下了身上的所有衣物(包括內褲),我和惠美全身赤裸的站在好子的面前。

「馬上尿尿給我看!奈美,我還沒有看過妳上廁所,快尿吧!」好子命令著我。

「是的!老公!」我馬上蹲下去。約30秒鐘後,我的尿意果真來了,黃澄澄的尿液就這樣從我的小屄縫尿了出來,我第一次在兩個女人的面前如廁,如今我已經全部都是屬於老公的了,我已經毫不保留的展現出來!

尿完後,我站了起來,「換妳!惠美!剛剛奈美是小便,妳就大便吧!」好子說。

「是……」惠美已經臉紅了。畢竟一個女人在兩個女人前做這種事可以說是非常羞恥的事,雖然是同性都是女的。

惠美蹲下後,我和好子走到惠美的屁股後蹲下,看著惠美屁眼的變化。

「老公~奈美姐!請不要這樣,我……好不意思呀!」惠美說。

「不要說廢話!快一點!」好子說。

「是的!惠美就快要出來了。嗯……」惠美說。

惠美的屁眼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一樣,漸漸撐開,接著是一個條狀物從屁眼裡被排出來!

「好可愛呀!惠美!這樣才對!很好,那我們結婚那天我會送妳們兩個一個小禮物,這樣禮物很重要,拿到後一定要好好的『戴』在身上!」好子說。

「是的!老公」我和惠美異口同聲的說。

很快的,結婚的日子很快的來了。琴子和她的女兒……不!是妻子才對,代子也來到我們家。

「妳願意嫁給好子做妻子,永遠跟隨著她嗎?」琴子問。

「我願意!」我說。

「那惠美小姐,你願意嫁給好子為妻,並一輩子跟隨著她嗎?」琴子問。

「我也願意!」惠美說。

「那從今以後妳們就是夫妻了。」琴子說。

好子拿出了兩樣禮物是要給我和惠美的,分別是項圈和腳鐐,我和惠美趕緊戴上項圈並穿上腳鐐。我和惠美被「牽」進房間裡,我們被脫光了衣服,此時好子的胯下穿上假的陽具,而陽具的另一端好像已經插在好子的陰到裡了,接著這碩大的陽具便插進了我的陰道,在我的陰道中抽插。

「啊!老公!……嗯……嗯!啊!我的好老公!我愛妳!!」我已經全身都陷入一種麻酥的感覺裡。

我們三人已經是夫妻,我愛我的老公!即使她本來是我的妹妹,我的地位已經完全以我老公為主,我完全聽命我的老公——好子!

現在,好子已經在外面工作很多年了。而惠美是負責在家裡的工作,我也在家裡工作,我和惠美也常「玩」在一起,因為我們身上一直戴著項圈,而腳上仍鎖著腳鐐,因為我們都是好子的奴隸。我們沒有自由,我們也不喜歡自由,我喜歡這種感覺,這種失去自由、完全由別人掌握的感覺。

我的房間也移到了她新買的狗籠子裡,我也了解,我也是一隻下賤的母狗,即使好子沒說,我也一直這樣認為自己!

【完】

*** *** *** *** *** ***

寫到這裡,已經結束了,我也要進入新的故事。不知大家有什麼意見?請回應吧!我需要新的題目。

作者——普普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