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22

玩了一會兒,珠媽高潮來臨,她大聲呻叫了一聲,癱在床上。阿珠立即躺在床上,嫩腿高抬,讓讓我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陰道中。

經過兩次和我交合的阿珠,她的陰道已經和我的陽具適應得很好,我不再需要小心翼翼,就把粗硬的大陽具插進她的肉體,阿珠可能由於剛才觀看我和珠媽交媾,已經顯得很興奮,我一插入,她就扭腰擺臀,使她的腔肉和我摩擦。我雙手捏住她的乳房,扭動著腰肢,盡量把陽具插向她肉洞的深處。

阿珠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她嬌喘吁吁,看樣子也到了高潮。這時,珠媽已經悠悠醒來,我突然想到今晚的主角應該是珠媽,於是將躍躍欲噴的陽具從阿珠光脫脫的小肉洞裡拔出來,插入珠媽毛茸茸的桃源洞,把濃熱的精液注滿了她的陰道。

完事之後,我把珠媽摟在懷裡,沒讓陽具從她的陰道滑出來,然而阿珠撒嬌地擠入我和珠媽中間。珠媽歎了口氣說道︰「這丫頭,真沒她的法子,現在兩代人淫在一起,真不像話!唉!珠女,你也好快點找個好的男朋友嫁出出去啦!」

阿珠撒嬌地說道︰「媽,人家把昆叔借給你,你就想學劉備借荊州了。我還不想嫁人哩!你別趕我啦!你再趕我,我就又離家出走,再當問題少女了。」

我說道︰「阿珠,你媽那裡會趕你呢?她是疼你呀!」

阿珠道︰「我不理呀!反正有媽給我飯吃,有昆叔讓我爽爽,我現在才不想嫁哩!昆叔,你可要多點兒抽抽時間來呀!否則我媽得不到愛情的滋潤,又會拿我出氣哦!」

我笑著說道︰「叫我一個應付你們兩母女,我可是力不從心呀!」

阿珠道︰「最多是你在我這裡玩,在我媽那裡出,就不那麼傷身嘛!」

珠媽打了阿珠一下,說道︰「死丫頭,虧你說得出口。」

阿珠又說道︰「其實只要昆叔不再到處尋幽探秘,怎麼應付不了我們呢?」

珠媽道︰「你又知道你昆叔到處尋幽探秘?」

阿珠道︰「怎麼會不知呢?昆叔要不是到處尋幽探秘,還會替我開苞?媽,你不如約琳姨和娟姨和昆叔玩玩吧!反正她們都是寂寞的女人呀!還有,我也有兩個要好的同學,也可以叫她們來和昆叔玩。有這麼幾個女人和昆叔玩,該不會再去尋花問柳吧!」

我笑著說道︰「我有你們就行了,不必再叫別人啦!」

珠媽也笑道︰「昆哥不用客氣了,過兩天我就約阿琳和阿娟來。不過我女兒可不能在場,否則被她們知道我們母女同和昆哥玩,就不好了。」

阿珠笑著說道︰「阿媽,我知道啦!下個禮拜六你就出去打通宵麻將,我也叫莉萍和鳳貞來和昆叔玩玩。」

星期三晚上,阿珠來找我,她叫我去她家,又要我讓她在我家裡睡。我知道這一定是珠媽的安排。果然,當我去到阿珠家裡,已經有兩個女人在她家裡了。我仔細一看,只見其中一個比較豐滿,另一位則比較苗條。她們都有點兒含羞的樣子,倆人都低著頭默不作聲。

珠媽一見我來了,就向我介紹了她的兩位朋友,原來珠圓玉潤的是阿琳,身材苗條的是阿娟。珠媽笑著對我說道︰「昆哥,你今天做皇帝,我們三個任你挑選吧!」

我笑著說道︰「珠媽,我們是老搭擋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所以現在當然要先選她們兩個啦!」

珠媽說道︰「早知你會這麼說的,好吧!你們可以開始了,我走啦!」

我一把將她拉到懷裡,伸手就要脫她的衣服,我說道︰「走得那麼容易,我是說選擇她們在後面,你可是要第一個和我玩呀!」

珠媽急忙爭紮著說道︰「要脫大家都脫才行。」

我放開她的手笑著說道︰「好吧!還是由你來號召,大家快動手吧!」

一直沒有出聲的阿娟和阿琳這時也出聲了,阿娟說道︰「昆哥,我們還沒見過你的寶貝哩!如果太大,我可吃不消啊!」

阿琳也說道︰「是呀!如果太小,我可沒興趣哩!」

珠媽笑著說道︰「你們放心,昆哥的寶貝我試過,包們你們也一定適用。反正要玩了,不如我們一齊把衣服脫了吧!

珠媽說罷,就開始寬衣解帶,阿琳和阿娟也跟著她脫下身上的衣服。一會兒,三個女人身上已經一絲不掛,我卻仍然衣冠楚楚。於是珠媽便撲過來脫我的衣服,阿琳以及阿娟也一起過來幫手,我藉著爭扎,雙手只管在阿琳和阿娟身上亂摸。她們也並沒有逃避,只顧脫我的衣服。三兩下手之間,我也變成原始人了。

我先把珠媽推翻在床上,叫阿琳和阿娟過來每人扶著她的一條大腿。然後我手持粗硬的大陽具,直挺挺地插入珠媽的騷肉洞。然後雙手捏住她的乳房,開始抽送起來。

經過一掄狂抽猛插,珠媽已經如癡如醉,於是我讓她躺到床上休息。接著雙手摟著阿琳和阿娟。把手伸到她們的陰部摸索。只覺倆人的陰道均已濕潤。阿琳的淫水甚至溢出肉洞外。我笑著對阿娟說道︰「阿琳已經氾濫了,我先幫她止一止,然後和你做。」

阿娟點了點頭說︰「好吧!不過你可要留一點兒,不要叫她吃光了呀!」

我笑著說道︰「你放心,她吃不完的!」

我仍然採用「漢子推車」的花式,把粗硬的大陽具深深地插入阿琳的身體。阿琳望著我嫣然一笑,說道︰「哇!你那麼長,都頂到我肚子裡去了。」

我放開阿琳的雙腿,讓她自己高高地舉起。一方面抽送著阿琳,一邊則撫摸著阿娟的乳房和私處,阿娟雙目嫵媚地望著我,低聲說道︰「昆哥,你還是專心做阿琳吧!等她好了,阿娟再讓你做。」

我笑著說道︰「好,我要先在阿琳身上射一次,等會兒再和你過十八招。」

阿娟的粉面泛紅,她沒有再說什麼,卻站到我的身體後面,把她的乳房貼在我的背脊,把她毛茸茸的恥部也挨著我的屁股研磨。這時阿琳的陰道已經淫液浪汁橫溢,她雙腳無力地架在我肩膊。我繼續狂抽猛插,就在她欲仙欲死的時候,我也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肉洞裡盡根插入,然後痛快一洩。

我從阿琳的肉體拔出尚未軟下來的肉莖,把她柔軟的嬌軀向床後一推。然後坐在床沿,將阿娟拉過來,叫她兩腿分開坐進我的懷裡,一式「坐懷吞棍」,阿娟的陰道裡已容納了我的肉棍兒。

我笑著問阿娟道︰「這樣舒服嗎?」

阿娟望著阿琳那個洋溢著精液的陰道口問道︰「昆哥,剛才你不是在阿琳身上射精了嗎?怎麼還可以硬硬地插進來呢?」

我笑著說道︰「阿娟,你沒有聽說過「連環槍」吧!我年輕時玩無遮大會的時候,試過連續和四個女人做愛,並且都在她們身上射精。現在雖然沒有再考驗過自己,然而應付你和阿琳,看來還是沒有問題的。」

阿娟嫵媚一笑,說道︰「昆哥,你真行,我服你了!」

我說道︰「你說話的口服了,可是下面那個銷魂的口還沒服!我覺得它在吸吮我的寶貝哩!不過等會兒我也會叫她舒舒服服的。」

阿娟含羞地道︰「你那麼大條的肉棒,漲得我緊緊的,還說人家在吸吮你,我下面要是不服,都有口難言呀!」

我笑著說道︰「那我拔出來,讓她說說吧!」

阿娟道︰「不要拔出來了,我早已口服心服了,我任你玩吧!」

於是我和阿娟試用各種花式性交,直到我在她的肉體射出精液才安靜下來。這時,已經就快晚上十點了,於是阿琳和阿娟穿上衣服告辭回家了。

兩女走後,珠媽已經恢復精神了,她坐在床的一角脈脈含情地凝望住我。

我笑著說道︰「珠媽,要不要再來一次呢?」

珠媽搖了搖頭,說道︰「我夠了,你也好歇歇了。」

這時,阿珠也回來了,她笑著說道︰「哇!你們玩得很開心吧!難為我在樓下等得好不耐煩了,昆叔,你應該補賞我才對呀!」

珠媽說道︰「珠女,昆哥已經累了,你讓他歇歇吧!」

阿珠撒嬌地說道︰「那至少也要讓他抱著我睡呀!」

說著,阿珠就寬衣解帶,赤條條撲到我懷裡。這一夜,我又在珠媽的家裡睡下,然而懷裡的阿珠並不老實,她一會兒用乳房擦我,一會兒摸我的陽具,終於要再插入她的小肉洞抽送一番,她才安靜地睡下了。

阿珠睡熟後,我把珠媽摟在懷裡,她說道︰「我女兒太任性了,真拿她沒辦法。」

我說道︰「說起來真不好意思,我竟把你們兩母女一箭雙鵰了。」

珠媽歎了口氣,說道︰「造物弄人,我們又有什麼辦法呢?她和你在先,我又捨不得你,只好大家同床了。今天,我把阿琳和阿娟也叫來和你玩過了,以後,如果你和她們都想再玩,我仍然可以再替你們聯絡。不過,我只希望你每星期也可以給我一次,我就很滿足了。」

我撫摸著珠媽的乳房和陰戶,說道︰「珠媽,我會的,我很感激你,現在我想再和你來一次,這是出自我內心的真感情哩!」

珠媽滿足地閉著眼睛說道︰「我們都累了,還是下次再玩吧!哎喲!你……」

珠媽話還沒說完,我已經又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肉體。我抽送,珠媽又低聲地呻叫起來,可是阿珠並沒有被吵醒。

我終於在珠媽的陰道裡射精,然後睡到次日十點多鐘才離開。

星期六晚上,阿珠果然又打電話叫我去她家,但是我告訴她如果來我這裡,因為設施方便,可能會玩得更開心一點。於是阿珠便帶了兩個女孩子到我的住所。只見她們一個是珠圓玉潤,有一張甜美的圓臉,另一個則小巧玲瓏,瓜子臉,大眼睛。

阿珠告訴我道︰「昆叔,她們就是莉萍和鳳貞。倆人從來都沒有接觸過男人哩!所以今晚特地來向你討教,希望你能指點她們一些做愛的技巧,以及討好男人的方法。」

我點了點頭說道︰「好的,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盡量講出來。」

阿珠笑著說道︰「昆叔,光講可不夠,你要身教才行呀!

莉萍也說道︰「對呀!昆叔,我和鳳貞雖然都還沒有和男人做過愛,但是今天晚上都準備獻身和你試一試哩!昆叔,你先做鳳貞或者先做我都無所謂,不過至少都要和我們每人做一次。昆叔,阿珠說你好勁的,我們現在就開始好不好呢?」

我點了點頭,說道︰「好的,就按你的意思玩。我來幫你們脫衣服吧!」

鳳貞說道︰「不用啦!我們自己來就行啦!」

接著,莉萍和鳳貞都開始寬衣解帶,而阿珠則過來脫我身上的衣服。不一會兒,屋裡每一個人的身上全部脫得精赤溜光。三個女孩子湧進浴室稍加沖洗,出來之後都赤條條地向我投懷送抱,我左擁右抱地摟著莉萍和鳳貞躺到軟綿綿大床上,老不客氣地把雙手在她們的裸體上游移。

只見珠圓玉潤的莉萍,趐胸上挺著一對白嫩豐滿的大乳房,她的奶頭較其他兩個女孩子都大,彷彿兩顆紅葡萄。她的肌膚白裡泛紅,摸下去感覺非常細膩幼滑。她的恥部毛茸茸的,陰毛非常濃密地包圍了整個陰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