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20

類似這樣的經歷,又有這麼一次。那是因世侄阿強,帶領了一班為數六、七人的小妹妹,在尖沙咀展開了「攻勢」。按阿強的講法,在六七名女孩子之中,有四個本來是英文書院的學生,因成績追不上而退學。另外三個年紀較大一點,大約十八、九歲,曾出來當過售貨員,以及香煙推銷員,她們與阿強是在的士高相識的,由於大家都有同樣的志願,於是就聯成一個集團,實行一齊聯合行動了。

但她們做生意的方法較為新穎,公然在一般餐廳酒樓,向單身顧客大派卡片,阿強的公司,叫做「菲菲伴遊」,若然對方有興趣,立即可以看貨辦。收費方面,一件計收五百,兩件一起上僅收八百元。所謂一起上,是由兩個女孩子同時服侍一個客人。這種玩意,在外國,如菲律賓、日本、英國、美國、西德,甚至是在台灣,較為流行,在香港則甚為少見。

強仔以前在酒樓做樓面,為人聰明有禮,性格一般後生青年不同。有一次和他在餐廳敘座時,他曾向我求教說︰「阿叔,這班小妹妹妹雖然年輕,樣子都算不錯,但是,她們是毫無經驗的,可否點教她們一些手法?教她們點樣對客人哩?」

那時她手下的女孩子也在場,於是我笑道︰「上床的事應該不用人教吧!你們這些女孩子既然出來做,自然懂得應該怎麼做啦!」

其中一個小妹妹,叫做阿繯的,她吃吃笑曰︰「阿叔,我們好想知道,怎樣才可以令男人在最短時間之內興奮起來呀?」

我還沒有回答,她又說︰「怎樣才可以令男人覺得舒服和滿意呢?」

我開玩笑道︰「靠一張嘴空口講沒意思,親身示範最實際!」

阿強亦笑著笑說︰「對呀,不如叫昆叔作親身示範啦。」

阿繯與另一名小妹妹依玲同時表示贊同,她說道︰「強哥,你安排一下,讓我們和阿叔試一試,我好想研究的一個問題是︰應該點樣向的男人挑逗,才能在令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興奮,而且又覺得享受到性的歡樂呢?」

我笑著說道︰「這個問題好難答,首先要看男人本身的狀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有的男人一見女人就興奮,摸摸他會就洩出來!然而有的無論你怎麼挑逗,一樣軟皮蛇!」

阿繯說︰「對呀,我曾經遇過一個客人,無論我怎樣戲弄他,都不會興奮,出到唇舌服務,同樣好像死蛇一樣,最後只有收五折!」

我哈哈大笑。她問︰「那麼,你又點樣才會興呢?」

「我呀?可能你不相信,當我見到兩個女人磨磨豆腐時,就最容易奮興的!」

阿繯立即吃吃笑起來,她說道︰「阿叔,我地最擅長磨豆廚的。你想欣賞嗎?」

阿強道︰「不錯,如果你們兩個一齊表演,一定可以令客人欲仙欲死,柳下惠都會興奮起來的!」

看她們的年紀,沒有人會相信她們懂得怎樣磨豆腐。我不禁心癢了,我尋思道︰既然有這樣的機會,這次倒要開開眼界了。

阿強終於提議由阿繯和依玲在我面前表演一場,以試驗她們的實力,假如能夠令到我興奮起來,則表示其技術到家,可以高價而沽之矣。

她們齊聲說道︰「好呀!屆時如果阿叔有能力,也可以把我們兩個一次玩了呀!」

現代的小妹妹,就是如此豪放大膽。果然,第二天晚上,強仔早就安排了一切,在其家中進行。他與其父同住,日前其父回鄉,家中只有阿強一個人,正好利用他的住所作陽台也。

那天晚上,我先喝了兩杯啤酒,準備看一場神秘進行的精彩表演。我到阿強家時,阿繯和依玲已經先到了。她們把我迎到沙發坐下,接著,阿強開機播出一些輕音樂,兩位小妹妹就隨著音樂開始跳脫衣舞。

雖然沒有接受過特殊的馴練,然而她們兩人的舞姿自然而大方,比起夜店的艷舞女郎又是另一番滋味,實在美妙極了,她們本身就身材標青,一舉手、一蹈腳都充滿著青春的渭力。身上的衣物慢慢消失了,線條柔美的嬌嫩肉體漸漸顯露出來。

兩位嬌娃終於一絲不掛了,她們都發育得很好。特別是胸部一對白嫩的乳房,雖然談不上巨大,卻也飽滿而且尖挺。她們的奶頭翹翹的,鮮嫩極了!再看她們的恥部,顯然就羽翼未豐了,阿繯是光潔無毛,依玲也只有茸毛少許。她們一點兒也不怯場,故意在我和阿強面前扭腰擺臀,搔首弄姿。在表演脫衣舞時,已經是水準十足。

緊接著,好戲又來了。首先由阿妹扮妻子,依玲做丈夫,其調情手法,與男人一模一樣,先是摸,然後是吻,最後竟然把恥部巾在一起磨起來了。

阿繯也是七情上面的,一邊被吻,一邊依依呵呵,郝氣十足。不久,兩人緊緊的攬在一起,翻來覆去,有節奏地磨上磨下。動作由慢轉快,相當吸引。

阿強問道︰「阿叔,你看她們的表現加何?」

「不錯,果然有吸引力!」

阿繯突然回過頭來︰「阿叔,如果你興奮了,不如我和你玩吧!」

說著、她離開了依玲,「大」字形仰躺著。她的三角地帶,有著水光的反影,這證明她不是做戲,而是真正的動情。她 眼說︰「阿叔,你摸摸我下面,濕淋淋的了,你上來插我吧!」

老實講,此時的我確有些興奮了,阿強亦十分熟性,突然告退,以免阻口阻面。所以,依玲就更無忌憚的,竟然替我脫褲,她輕輕捏著我的肉棒笑著說道︰「阿叔,這麼硬,你興奮了,請放馬過來,試驗一下我和阿繯的滋味吧!」

在這種情形之下,我當然也不客氣了,於是我躺在她們的中間,兩位小妹妹立即拉我的手去撫摸她們的乳房。一摸之下,原來外表看起來差不多的奶子,摸下去的感覺也不盡相同的。阿繯的乳房柔軟而富具彈性。宛如捏住氣球。依玲的奶子比較飽滿,摸捏時十分彈手。當我捏弄她們的乳尖,阿繯又說道︰「阿叔,我剛才已經被依玲點著火頭了,你快來弄我呀!」

我望了依玲一下,她也笑著說道︰「阿叔,你先給阿繯吧!然後我也要!」

說著,依玲就跪在阿枚的乳房上方,雙手捉住阿繯的腳踝,把她的雙腿提起來,望著我笑著說道︰「阿叔,這樣弄最方便!」

我下床站在地下,讓她們倆移到床沿,然後撲過去,迅速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阿繯的陰道裡,阿繯嬌聲呻叫了一下,立即緊緊吸住。我雙手捏著依玲的乳房,用唇舌去戲弄她的乳尖。頓時,我抽插時的聲浪和兩位活色生香的嬌娃的叫床聲混成一 片。

我在阿繯的陰道裡射精後,躺在床上稍微歇息。依玲即用她的唇舌令我東山再起,接著,她用「坐懷吞棍」的花式,騎在我上面扭腰擺臀,直至我在她身體出精。

後來,阿強向我提起,說道︰「阿繯與依玲,實在是一對活色生香的床上嬌娃,她們很得客人歡心,現在已經放瞻去做了!」

阿強還說︰「如果有人願意一次玩她們兩個,可以收六析,包括「人體按摩」、表演「磨磨舞」及至「一箭雙鵰」和她們輪流交媾。結果,很有些長客捧場哩!」

我想起把阿枚和依玲左擁右抱、上下穿插的那過晚上,也相信她們一定很有客緣。然而我也只和她們有過那一次的肉緣。不過我的艷福還是綿綿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