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19

我的朋友阿炳,是一間歌廳的經理,在阿炳的記憶中,有幾個女孩子的言行,曾令他嚇了一跳。比如,在一個月前,有兩位穿著學校制服的「學生妹」上來求職,當時由阿炳的一名手下負責招呼。這兩個女孩子,年紀大概只得十五、六歲,但卻長得亭亭玉立。她們一開口就要求借錢,數目是每人先借五千,即合共一萬大元,其手下不敢拿主意,只好叫炳哥出來。阿炳由經理室走出來,先向兩人查閱身份證,一個名叫阿紅,一個叫做阿珠,根據身份證上的記錄,兩人同是在一九七七年出世,即僅僅夠十六歲。

其中的阿紅,直認是某英文中學的的中二女生,阿珠則念中一,炳哥直截了當地說道︰「你們還這麼年輕,怎麼不好好地去讀書?而要拋頭露面出來賺錢。」

較為成熟的阿紅也回答得很爽快,她說︰炳哥,我好等錢用呀,你幫幫我啦!」

阿炳問︰「你們做學生的,怎麼會好等錢用呢?」

阿紅答道︰「我不想說出來,總之,如果我沒有五千銀,就活不了!」

阿炳又問︰「那麼,你又知不知道,做伴唱是一種怎樣的工作呢?」

阿紅笑著說︰「當然知道啦,總之炳哥,我們懂得做啦!一定不會令你望的!」

至於阿珠,她則直認這幾千銀是為了替她的男朋友還貴利。

結果,炳哥就吩咐會計付錢,先登記姓名地址,然後決定改日立即上班。

據阿炳的話,他想不到這兩個女孩子會這麼豪放,一開工就和客人出街租房上床,不過,她們只做了兩個星期,就拜拜了。

又想不到,日前阿紅又打電話給炳哥,說她和阿珠又要出來做,而且表示她們不希望出來做伴唱,而是想爽爽快快的出來走私鐘賺錢。

因此,阿炳問我有沒有無興趣試試這兩個女孩子的滋味?她們兩個一起來,亦只收一千銀,實在便宜到極!

我沒有即時應允,但卻好有興趣見見她們,於是,就由炳哥安排,和她們見面。

老實講,我出來社會滾了幾十年,甚麼壞女人都見過,唯獨這麼壞的女孩子,卻甚少見。既然炳哥講得她們這麼豪放,在下亦想見識見識。

炳哥說她們很喜歡唱卡拉OK的,而且唱得還不錯,所以,在下特地訂了一間「卡拉OK」房,這間卡拉OK歌廳,是正正當當做生意,全無掛羊頭賣狗肉,地點位於灣仔區,由於個老闆又是在下的老友,所以收費特別相宜。

那日下午,炳哥果然帶了兩個女孩子到來,相信她們就是阿紅和阿珠了。

眼前的阿紅,大約五尺三、四寸高,體態撩人,有波有籮,看起來有十八九歲。至於阿珠生得較為小巧,她們天真無邪,一坐下來,就急不及待,拿著麥克峰,歡天喜地的高歌一曲。她們果然唱得頗有水準,尤其是上台唱時,唱得果然有板有眼。

趁她們全神灌注地歌唱的時候,阿炳細細聲問︰「怎麼樣,一千銀玩兩件,有沒有興趣呢?」

「價錢的確不錯!」我笑著說道︰「不過她們這麼嬌嫩,會不會有點那個呢?」

「你放心啦啦!」炳哥理直氣壯地說道︰「這兩個女孩子都說過並不喜歡年輕的男人。說他們一味蠻幹,但毫無情趣,照實說,昆哥你最適合啦!」

阿炳一把口,說話甜絲絲的,不期然令我也有點兒心動了。於是,她們由下午三時半,一直唱到下午六時,才有點倦意,阿炳乘機走了,並要在下好好地招呼她們。

離開「卡拉OK」之後,就和她們去吃晚飯,飯後,阿紅說道︰「昆哥,飯也吃過了,有沒有下文呢?」

「你不介意嗎?會不會難為情呢?」

她們不約而同哈哈大笑,阿紅道︰「難為情呀?當然不會啦!【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我說好好玩就真,不怕對你說,我們的那些男朋友,個個都是年輕男孩子,我們還沒有試過像昆哥你這樣成熟的男朋友哩!」

「既然你們不介意,我也不客氣了。」我立即付上肉金,並問道︰「你們等一千元急用,到底又為了什麼原因呢?」

「沒什麼呀!不過貪玩嘛!」阿紅吃吃笑著地說道︰「你別問這麼多了,我們不如去九龍塘,好不好呢?」

我問︰「一定要去九龍塘嗎?」

阿紅道︰「因為我們從未去過呀?聽就聽得多啦,所以好想去開開眼界!」

我笑著說道︰「你們從未同過男朋友去九龍塘嗎?」

「沒有哇!」阿珠插嘴說︰「我們好怕呀,因為身份證都未夠年齡呀!

她們一派天真無邪,令我啼笑皆非?為了不至令她們失望,當然還是決定到九龍塘去。雖然,人人都知道九龍塘的架步是專供男女偷情之用,不過,那裡的公寓或別墅,都是持正牌照做生意,任何客人租房一律要登記姓名年片,如果年齡未夠斤兩,有可能拒絕租出的。幸好在下亦算有些少面子,管房只眼開只眼閉,只叮囑道︰「昆哥,你知道啦!可別玩太久呀!否則,一旦出事,大家都麻煩啦!」

這兩個女孩子,果然大不透,一入到房,就在房間裡跳來跳去,阿紅更跳上床上打觔斗,阿珠則走入浴室,沖個冷水浴,走出來時,竟然是赤條條的。這時候才看清楚︰她兩個奶子生得還不錯,不過羽毛未豐,陰戶周圍依然是光脫脫的。

阿紅笑著說道︰「昆哥,你信不信我同阿珠是同姓戀的呢?」

「是嗎?」我問道︰「那你們是怎樣子玩呢?」

阿紅笑著說道︰「我們經常磨豆腐的,所以才會成為好朋友,我們曾經下過誓言,今生也不會嫁人了。」

我半信半疑,雙眼望著渾身一絲不掛的阿珠發呆。

阿紅道︰「你如果不相信,我們就即場表演表演吧。」

說時遲,那時快,阿紅立即把阿珠按在床上,跟著上下其手,當著我面前,向阿珠又捏乳房又摸陰戶。而被愛撫著的阿珠,反應也仁分迅速,不久便發出斷斷續續的叫床聲。阿紅玩得與起,突然把中指向阿珠的小肉洞一插而入,跟著作十規則的抽送。

阿珠立即輾轉呻吟了。阿紅愛撫的動作,是那麼成熟,實在令人驚歎!更有趣的是阿紅一邊動作,一邊還向我拋著娟眼兒。她說道︰「昆哥,現在我就向你表演拿手好戲吧!保證在十分鐘內,令阿珠到達高潮哩!如果昆哥有興趣,也可以讓你試試!」

說罷,立即伸出舌頭向躺在床上的阿珠,作出「吹口琴」的種種動作,果然,阿珠被她引動到輿奮頂點,一輪高叫之後,就打了兩次冷震。這種表現證明阿珠年紀細細,亦懂得爭取這美妙的一刻。

此時,阿珠在喘氣,阿紅則向在下宣戰︰「昆哥,現在輪到你上馬了,你想直接來弄我,還是讓我先替你口交呢?」

我笑著說道︰「我要先摸摸你,玩到你出水,然後再做,好不好呢?」

她聽了,反應是出乎意外的,她只哈哈大笑。追問之下,她才淡淡然說︰」昆哥,或者你不會相信,我同阿珠不同,我是無反應的,就算玩足一、兩個鐘頭,我都不會出水,不如我同你食蕉還來得刺激呢!」

我說道︰「怎會呀!你又不是石女。」

「總之,同石女差不多啦!你不信就來玩吧。」說罷,她就自動脫得精赤溜光。要論身材,她比阿珠標青,尤其是她的肉蚌仔,已經有毛有翼,胸前兩個乳房亦生得相當飽滿。既然阿紅自稱是個冷感女人,我不如先向她只奶奶做工夫,又吮又摸,可是,她果然毫無反應。再向其陰戶的最敏感地方進攻,經過一輪大小手術,依然是未見起色,一點反應也沒有。我不禁問︰「你真的完全沒有任何感覺嗎?」

「當然啦!如果我有感覺,底下一定出水,你摸摸看,一定是乾的!」

我索性揮只手指入去,依然是乾的。如此這股,玩足十五分鐘,證明她的確是毫無反應,也因此也令我的趣味索然,完全失去衝動。

阿紅說道︰「昆哥、現在你相信了吧!不過如果你想幹,也儘管插進去,也可以先玩阿珠,我可以先替你食蕉,直到你興致勃勃才上馬好了! 」

阿紅開始食蕉了。她的食蕉手法不俗,動作與春宮錄影帶裡的女主角同樣純熟。起初,在下輿趣索然,但禁不住阿紅的再三挑逗,終於一柱擎天了。

阿紅一對美麗的大眼睛望著我,笑 地說︰「昆哥,老老實實的,你想我吹到你出來呢?還是留著的子彈去撲阿珠呢?不過你如果在我口裡出,我倒可以再把你吮到硬起來,你信不信呢?」

「隨便都好,我就先試試你的功夫吧!」我合上眼睛,聚精會神地享受著她的吐納功。果然,不久之後,我覺得有一陣熱力,由丹田衝上來。阿紅機靈的眼光也發現了我的變化,她更努力地運用唇舌功夫。我終於把萬千子孫射入她的口裡。

阿紅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吞食,接著仍把我的「寶寶」緊緊銜住不放。我射精之後,陽具就立刻變軟。現在阿紅可以輕易把它含在嘴裡。說也奇怪,在阿紅繼續努力之下,小東西竟慢慢在她嘴裡膨漲發大。她自動地把我的寶寶吐出來,笑著說道︰「昆哥,阿珠好寂寞,你不如去和她玩玩吧!」

阿珠眼睛半開半合,我見猶憐。此刻也顧不了甚麼道德問題,一個箭步上前,直闖黃龍。在下的寶貝,並不算大碼,但插入去後,卻被阿珠的陰道緊緊吸住,裡面是雖然是濕滑的,但非常緊窄,而旦相當溫暖,這是一種與別不同的感受。於是一輪緊張地沖刺,阿珠則是以靜制動,只是迎接在下的進攻,從不作反擊,不過,她在肉緊之時,就瘋狂地用指甲抓著我的背部,痛得很!阿紅也趴在我身後,她的手在我身上撫摸。她的唇舌在我身上舔吻。

我突然想起也應該試試阿紅的小桃源,於是翻身把她壓在床上。手持肉棍往她的私處就插。阿紅連忙塗了些涎沫在陰道口,才讓我的龜頭進入她的肉體。抽送了幾下,覺得她裡面實在太乾澀了,阿紅雖然沒有拒絕我的侵入,嘴裡卻說道︰「昆哥!你淨顧住干我,阿珠很難受哩!」

我望了阿珠一眼,果然見到她在用手抓自己的陰戶。於是又把粗硬的肉棒從阿紅的陰道裡拔出來,插回阿珠那個光潔無毛的小肉洞。這次我採用「漢子推車」的花式。把阿珠插得薄薄的小陰唇反出翻入。我嘗試用「九淺一深」對她挑逗。把龜頭點觸和輕揉她粉紅色的陰核。

「呵!呵!」阿珠終於叫床了。「昆哥,你插進犁邊去呀!我裡面好癢呀!」

身旁的阿紅卻不甘寂寞,還用舌頭吻著我的屁股,那份滋味難以形容。後面傳來的刺激使得我不由自主地把肉莖深深插入阿珠的陰道。

阿珠越叫就越大聲了,她的手兒越抓也越用力了。這時,阿紅的舌頭竟鑽進我屁股縫裡,舔我的屁眼。一種莫名的衝動使得我感覺如登仙景,最後的一擊,我子孫齊發,阿珠也在同一時間到達高潮。

事後,我讓肉棒留在阿珠的肉體裡,久久不肯拔出。這時,電話突然急響。我拿起來一聽,竟是管房打來的。原來有警察來查房,管房即用電話通風報訊,並指示我們推開衣櫃,藏匿到夾牆裡漸避。

事急馬行田,我當然要照做。好在我對這地方本來就十分熟悉,以前帶「中國城」的春蘭小姐來這裡過夜時,也曾遇上輿今日同樣的光景。於是我不慌不忙,拿著自己的衣物,帶領兩位嬌娃,推開衣櫃,進入這裡特備的「防空洞」。

這個空間原本只預備給一對男女藏匿,現在竟擠著三個人。好在阿紅和阿珠都屬於嬌小玲瓏的身型,所以總算可以稍微活動。我和兩個光脫脫的裸女貼肉地擠在一起,倒覺得特別有趣。那時,竟忘記自己身處險境,只顧伸手去撫摸兩個女孩子的肉體。

忽然,我覺得阿紅的身體在劇烈地顫抖著,我低聲問道︰「阿紅,你是不是很害怕呢?你放心吧!這裡很安全哩!」

阿紅顫聲說道︰「我不是害怕呀!我……,你摸摸我下面就知道了。」

我把手伸到阿紅的陰戶一撈,原來那裡已經濕淋淋了。於是笑著說道︰「原來你怕得小便都失禁了。

阿珠湊過來,小聲地在我耳邊說道︰「昆哥,阿紅並不是嚇得標尿,難得她偶然興奮有了高潮,你快點給她幾下子吧!」

這時阿紅也把她的陰戶抵在我硬物上,於是我挺了挺腰,把大肉棒刺進她的陰道。阿紅的陰道已經淫水氾濫,我的龜頭逼入她的肉洞時覺得十分潤滑。我舒服地抽送著,阿紅也柳腰款擺,配合著我的動作,把陰戶向我迎湊。阿珠的肉體緊緊貼在我的背脊,她趐胸上的軟肉擠得我很有快感,我似乎已經忘記身在險境,只顧把粗硬的大陽具不停地在阿紅的體內抽抽插插。

暗室裡只有一盞微弱的紅燈,但已經足以讓我欣賞到阿紅欲仙欲死的表情。玩了好一會兒,紅燈轉為綠燈,表示外面已經沒事了。不過我和阿紅的好事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來,我一直抽送到在她的身體裡射精,才走出這個秘室。

阿紅的已經身軟如泥,我把她的嬌軀抱到床上,見到她的陰道口洋溢著半透明的精液,阿珠也是如此,不過她剛才站立過一會兒,有些精液已經垂到她白嫩的大腿。

阿紅有氣無力地說道︰「昆哥,你真行!我已經好久沒這麼舒服過了!」

阿珠也說道︰「我頭一次見到阿紅這麼興奮哩!」

我問笑著問道︰「你們是不是經常同時和客人上床呢?」

阿珠回答說︰「沒有哇!像今晚這樣,我們只是第一次哩!不過我們曾經參加過同學的狂歡舞會。那種場合雖然好混亂,但也是很刺激的。」

我打個電話向管房查探外面的消息,管房叫我放心在這裡過夜都行了。因為已經查過房,通常不會有第二次了。我躺在床上,已經覺得有點兒累了,就左擁右抱兩位活色生香的嬌娃睡下。

次日醒來,我又向兩個女孩子求歡,不過阿紅已經非常冷淡,只有阿珠仍然那麼熱情,讓我在她的肉體任意玩耍,結果我又讓她口出一次,做出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