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18

某一個晚上,我上尖東「一夜情」酒吧買醉,遇上一對年約二十來歲的女郎。她們主動坐到我身旁頃談。其中一個叫玲玲的說道︰「昆哥,你到這裡來,無非是想找個理想的床上對手吧!不知你的理想對手的條件是怎麼樣的呢?」

「理想對手?像你這麼大方,不就是理想對手嗎?」我道。見到她這麼豪放,也問她道︰「你呢?你選擇作為一夜情的對象,又是怎樣的男人?他是你的同事,或者是朋友呢?」

她又再一次展露甜甜的微笑,說道︰「作為我一夜情的男上,第一,他決不會是我的同事。因為如果同事必然對我瞭解得太多。第二,他亦不會是我的朋友,因為朋友之間包含著平常友誼!幹起這回事來,大家都會覺得有的尷尬,所以,大凡是我一夜情的男人,都是在很偶然的情形下相逢!然後,兩廂情願地玩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同阿蓮和玲玲開懷暢談,大家都飲了些酒,所以越來越放懷了。玲玲更輕輕對我宣佈了她的秘密,她說道︰「昆哥,我想講個小小的秘密讓你知道,你會不會笑我呢?」

我當然搖頭道︰「怎麼會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沒有甚麼秘密可言吧!」

「哦!那麼我說了,我對造愛的興趣並不大,我最有興趣的,是替男人、替男人,你知道嗎?」

「替男人做什麼怎啦?」

「我最喜歡用口。」

說到這裡,筆者已經會意,知道她所指的,只不過是同男人口交吧!這並不是甚麼大驚小怪的事。

此刻,玲玲突然叫埋單,並且爭著找數,然後,她提出一個十分大膽的提議,她笑著說道︰「昆哥,這裡有和你相熟的朋友嗎?你替我在這裡多找一個合適的男人,我今晚好想玩玩,阿蓮,你呢?你又怎樣呀?」

說完,她向阿蓮瞧了一眼。

我不禁吃了一驚,說道︰「你是說,我們四個人一齊玩。」

「不可以嗎?人生難得盡歡,今晚真是個大好時機,不妨大家瘋狂一下嗎?」玲玲說道︰「就到我家裡去吧!我的房子有四百多尺,只是我一個人住,十分方便哩!」

此時,筆者舉目四盼。歌廳之內,人頭湧湧,大多是一雙雙,一對對,但也有些是獨身的男士,他們也許又是「獨身一族」,找不到伴侶,才會獨自來買醉的。

人群中,看見一個相當熟悉的面孔,原來此君正是不見多年的阿利。阿利是個站在時代尖端的青年,他以前在航空公司當地勤,後來做到行政人員,我每年外游,都是由阿利代定機票的。

於是我大叫一聲︰「阿利!」他回過頭來,發現我之後立即走過來熱烈握手。

我輕聲告訴他道︰「有沒有時間去做一場大戲,我們正想去玩大被同眠,現在三缺一,你有沒有興趣呢?」

他向兩位女士望了兩眼,說道︰「同她們一齊玩?」

我笑著點了點頭。

「好啊!有這麼漂亮的小姐一定不能錯過呀!」

我們四人,即召的士去玲玲的香閨。玲玲住在九龍城,她的房子接近機場,是一幢僅得五層高的大廈,她住在頂樓。

入到屋內,各人又再大醉一番,然後,玲玲向眾人宣佈︰「讓我們先來欣賞一場精彩的錄影帶吧,這套錄影帶與一般妖精打架不同,裡面全部是女人同男人吃蕉的精華,大家不妨細細欣賞。」

於是,玲玲亮起電視機的螢光幕,再開動錄影機,盡面立時呈現。看字幕,知道這是菲律賓的影帶。

當螢光幕出現一雙男女時,【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背景是一個美麗寧靜的海灘,風景美極了。男主角是個粗魯的菲島男子,他是赤著上身,混身都是肌肉,十分有型。

而女主角卻是涸嬌小玲瓏的女孩子,可能她是個混血兒吧,膚色白白淨淨,生得眉清目秀,我見猶憐。

他們沿著海灘,走到一處山坡,然後開始接吻,接著男的就隨即拿出他的「肉棒」出來,嘩!堅料之至,又硬又粗,只見那個女主角一邊摸玩,一邊舔舐著,最後就垂下頭來,開始銜著他吞吞吐吐了。

鏡頭隨而集中在男人的面部表情,只見但咬牙切齒又握拳又拍腿,一定十分享受和肉緊了。

直到那男人打著冷震,在那女人的嘴裡射精,她仍然含著不放,等男人的動作平靜下來,才微微張開櫻桃小嘴,讓口腔內的「椰汁」,慢慢地溢出來,這時又是一個「大特寫」鏡頭。讓我們看得清清楚楚。

我和阿利都看到眼甘甘,我亦受到影響,攬住旁邊的玲玲說道︰「我頂不住了,你真的要吃蕉嗎?」

她點了點頭,立即行動起來,輕巧地替我解除了所有障礙,最後當然是渾身赤條條的,讓玲玲就開始「吃蕉」了。

以往的經驗,當女性正在享受「食蕉」的樂趣時,通常是沉默不語的,可是,玲玲卻與別不同,她一邊「吃蕉」,一便看我的反應,一邊撫摸我,一邊由鼻子裡噴出「伊伊哦哦」的聲音,有時,更把兩隻手指插入我肛門,搞到我混身趐麻。

我也許因為分神的緣故,所以倒也特別耐久。

玲玲的「吃蕉」技巧,相當精細,她不是飛擒大咬,而是,輕輕的咬,慢慢的吞,她的舌頭不停在我「肉棒」尖端最敏感的地方打轉,直到我告訴她要出精時,才較為肉緊地把整條肉棒完全吞入,再來一次沖插,筆者終於一手捏住她的乳房,一手摸住她的陰戶,大叫一聲︰「我要出來啦!」

椰汁就如泉而出,勇不可擋。她即閉目把精液全部吞下,一滴不留。

跟住,她才笑著說道︰「昆哥,你還可以干找嗎,我今晚好想你插將來玩玩呀!」

「我不知知呀,因為剛才出過火,現在還軟軟的。」

「不要緊,我早有準備哩!」說著她竟然拿出一個普通的電動器,在我的「寶寶」上做工夫。這個小小的電動器,功力不俗,隨便震得兩震,果然起死回生,可以勉強行事了。

玲玲說時遲,那時快,一手就捉住我那條半軟半硬的「肉棒」,帶位向她的陰道裡插了進去,接著就扭腰挺腹,向著我頂呀,頂呀!嘴裡「依依呵呵」叫個不休。

那邊廂,原來阿利也正在瘋狂地和阿蓮在沙化椅上瘋狂地做愛。當然,阿利比我年輕力壯,幹起來當然虎虎有生氣,只見他一起一伏,一連不停地抽插了數以百下,直到阿蓮到達高潮時,阿利才射出精液。

玲玲看在眼裹,她半諷刺的說︰「昆哥,不需要自卑,其實你也令我好過癮哩!」

我苦笑道︰「我同阿利,當然沒得比,因為後生可畏也!」

「也並不完全是這樣講的,總之,你令我過癮就好嘛!」

完事之後,我們四個人又出去消夜。臨別前,玲玲似乎很認真的對我說︰「昆哥,不怕同你講,我經常都想這樣玩的,如果你有朋友也喜歡這樣玩,不妨介紹給我。」

阿蓮聽了,向她扮了個鬼臉說︰「騷女人見得多,就沒見過像你這麼騷的!」

玲玲大笑不已。我對阿利說道︰「你還行吧!不如再上樓和她較量較量。」

阿利點頭答應。玲玲卻說道︰「下次吧!今天我真的讓昆哥玩殘了!再和阿利這樣玩法,我可能要吃不消了。」

阿蓮說道︰「我可不理,我也想和昆哥討教哩!」

玲玲只得點頭,四人再度上樓,阿利果然讓玲玲有點兒吃不消,阿蓮則和我玩得很合拍,她悄悄在耳邊告訴我說︰「我最欣賞你這樣慢條斯理的風格,阿利剛才把我的下體都撞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