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17

阿麗是個大約二十五、六歲,由大陸移民到香港的婦人。她丈夫是個酒樓侍應,五年,阿麗憑媒人的介紹,在內地與丈夫結婚,經過多年的申請,終於得償所願,領到了「單程證」來港定居,兩口子住在天台木屋。

外表看來,阿麗是個典型的鄉下妹,她沉默、害羞,說話時帑有濃厚的鄉音。可能對於香港的生活,她未能適應,所以,一直以來,她顯得並不快樂。

一年前,我還是在職「突發記者」,曾採訪過一段有關少婦企圖由天台跳樓自殺的新聞。當時她就在天台的邊緣,情況危險,她聲聲要跳樓,與消防員對恃了數小時,最後總算還是給英勇的消防員救回來了。

我後來向她慰問,獲悉了她的身世及故事,並寄予莫大同情。不過這個世界真是細小,我和她竟然在一個特別場合相逢了。

一個星期前,有個「馬涪」說可以介紹個「住家貨」給我,他聲明這個「住家貨」有著趙飛燕般的身型,又瘦又矮,談不上漂亮,但他強調,此女並非職業撈女,如果我不介意美與醜的話,亦不妨試一試「新菜」。

於是預先約定在下午六時「開波」,開波地點是該「馬伕」的私家架步,地點位於尖沙咀。當時,我覺得很奇怪,因為大凡是「偷食」的「住家婦女」,很少會在這個時間出來交朋友的。但據「馬涪」的介紹︰她的丈夫是當飲食業的,工作時間極長,所以甚麼時間也不成問題。

至於「偷食」原因,「馬涪」表示不大清楚,只知道每隔三五天她就會打電話到他的架步,表示要出來「找朋友」,由於她長得並不美艷,「馬伕」遲遲不願作介紹人,直到與我談起的時候,才完成第一次交易。

下午六時,伊人準時到達。她果然身材消瘦,估計最多體重一百磅,這點並未令我感到意外,因為就算八十磅的女人我都玩過。最令人心跳的是︰她竟然是一年前跳樓自殺的阿麗。可能相隔的日子已有一年多、她並未記起我是曾經是向她慰問的記者。

正如一般偷食的住家婦人一般,她一直垂看頭,不敢向我正視。

我低聲說道︰「聽德叔說,你叫做阿麗,是嗎?」

她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我又說道︰「聽說你的丈夫是做飲食業的?」

此刻,她才抬起頭來,眼神是一片迷惑。

「我們開始吧!」她不等我的答覆,就寬衣解帶。本來,以過往出來玩的習慣,既然女人入了房,就多講無謂,實行手多多,未上馬已經調情一番,事實上,出來打友誼波,彼此之間是並無友誼可言,但做愛時興盡,大家開心已算值回票價。只是,這一次卻很例外,面對今日的阿麗,就令我回想到一年前她企圖跳樓自殺的往事,心頭立即好像浮起了一塊大石,有點不自然。

反而阿麗,由於她記不起我,所以一切的表現,較為自然。當時,我有兩種反應,其一是不理三七二十一,做完就算。其二是很希望藉著這次偶遇的機會,在她身上發掘一些社會新閒,作為寫作的材料。

最後,我還是決定先把慾念壓制下來,和她談談近況,談談近一年來的生活情形及環境的轉變。在這種情形之下,談話就更需要技巧了。

此刻,她已經脫得一絲不掛,「大」字般擺在床上等我上馬。

我說︰「阿麗,讓我們先談談,【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好嗎?如果你趕時間,來不及做的話,也沒關係,總之,錢我照付!

她用充滿疑惑的目光向筆者盯了一眼,說道︰「德叔沒有跟你講,我不是為錢而來的的嗎?」

我笑著說道︰「你不為錢,那又是為了甚麼呢?」她的說話,開始引起我的興趣,於是乘機問過究竟。

她說︰「我是為了做愛而上來的。」

我說道︰「然則,你已經有了丈夫呀!」

「別提他了!你先和我做,完事後再說,好不好呢?」她一邊說,一邊自摸。

我笑著說道︰「好的!一言為定。」

她合起了眼睛,情不自禁的就摸向我的要害處。

「脫下你的褲子呀!她叫著。

五分鐘前,筆者並無上馬的興趣,但五分鐘後見到她這麼風騷的樣子,立即引起男性的自然反應,那個寶寶已經開始變形了。

「你插進來呀!摸我呀!」正如一般女性產生性衝動的表現一樣,她的屁股作上下搖動,張開嘴巴,眼睛半開半合,呼吸也開始緊促了。一逼種表現,出自一個珠圓玉潤的女性倒不奇怪,奇在阿麗骨瘦加柴,她的應卻是加此激烈,就比較少見。

見到她風情萬種的樣子,就伸出一隻手指入去挖她那個「桃源洞」,一探了虛實,嘩!不得了,她的「桃源洞」已經淫液浪汁橫溢,多水又濕滑。

我打趣地說道︰「阿麗,你這麼瘦,那來的這麼多汁水呀!」

阿麗已經粉面通紅,她捉住我那條肉棍兒低聲地叫道︰「不要笑人家啦!你插進去呀!快插入去呀!」

我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阿麗的陰道裡去,卻實在沒有抽送的興趣,於是實行按兵不動,由得她自己去磨、去擦。阿麗果然慾火焚身,在我按兵不動的情況下,她便主動地上上落落,磨左磨右,動起來十分有節奏,我心想︰這個清瘦的婦人,原來竟是個床上的高手哩!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她就大叫了一聲︰「我出啦!」

隨而好像男人射精時的樣子,緊張到全身打冷顫。

說句真話︰這次和阿麗性交,旨在應酬,並無投入。她像洩氣的皮球,整個讓軟綿綿了,細聲細氣地說道︰「昆哥,你真行,我已經高潮了。」

我笑著說道︰「既然這樣,我們應該談談了吧?」

我讓她躺在在床上,故意扮作「多情種子」似的,她笑了笑說道︰「老實對你講,我老公是個酒樓部長,月入八九千銀,我生活倒是無憂,唯獨是他不肯和我做愛,搞到我咬碎銀牙!」

講起來又有段古事,原來在一年前,她企圖在天台跳樓自殺,也是並非因為生活,而是慾火焚身。加上不忍得老公帶個男同性戀回家,居然在阿麗面前表演「食雪條」,阿麗當然無法吞得下這口氣!就跟她老公吵架,誰知她老公大叫一聲︰「就是啦!我就是不喜歡和你做,我喜歡意他替我口交,怎麼樣?」

講完,就跟那個男同性戀抱在一起,阿麗一方面淫興勃勃,另一方面又覺得非常受氣,所以一怒之下,就想跳樓。

我問她︰「你老公是否變態呢?點會只想口交,不想和你做?」

「我都不知道。」阿麗傷心地說道︰「我嫁他這麼多年來,未有一次好好地由頭到尾同我做愛,只要求我替他口交,然後,就出在我嘴裡,接著倒頭大睡,昆哥,你知道啦,人非草木,找同老公口交倒無所謂,但我亦會興奮的,好想他安慰一下,那知他一插入去就立即變成軟腳蟹。你知嗎?女人得不到性發洩,脾氣是特別暴躁的,而且經常失眠,好難受呀!」

說道︰「然則,你有沒有冷靜的和你老公商量一下,以改善你們的性生活呢?」

阿麗歎了口氣,說道︰「當然有啦啦!不過,他簡直神經病,口口聲聲說不想和我做,寧可我用電動器去自慰。」

我說道︰「這是你出來偷食的原因嗎?」

阿麗點點頭,並且說道︰「我早就講過,我出來交朋友,並不是為錢,只是為了過癮,所以,你無需給我錢,只要請我飲餐茶就行了。還有,我每隔三兩日就想做的,如果你有時間,多點來找我,就可以繼續玩,一家便宜兩家著呀!」

我笑著說道︰「好吧!現在就再讓你再過癮一次,你還行嗎?」

阿麗眼睛一亮,笑著說道︰「當然是求之不得啦!」

於是,我重整旗鼓,把阿麗壓在下面狂抽猛插,阿麗再次淫液浪汁橫溢,高聲呻叫起來,然而我再接再厲,直把她幹得手腳冰涼。如癡如醉,才在她陰道裡一洩如注。

走的時候,「馬涪」德叔就笑問︰「老兄,我無講錯吧!阿麗的確又風騷又好玩,是不是呢?」

數天後,又接到「馬涪」的傳呼,他在電話裡說道︰「昆哥,十萬火急,阿麗約你今日下午六時見面,不用說,又想你和她幹一場啦?還有呀!她特別指出今次買一開二哩!你明啦,昆哥,如果不想執輸,就千萬不要走寶!」

我心想︰上一次完全是為她服務,今次可就要為自己服務了。阿麗雖是骨多過肉,但勝在多水,又識得「磨功」,何況是免費的,當然玩得過啦!

於是一聲就答應下了,並依時上去「馬涪」那個架步。他神神秘秘的說︰「昆哥,阿麗已在房中等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