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9

艷福陸續有來,我在一家餐廳遇上了阿萍。阿萍是個上海姑娘,她來港僅僅一年,阿萍端莊、內向、樣子也不錯。聽說她還是內地的大學畢業生,是個高級知識分子。

兩年前,她結識了一名從香港到上海做生意的年輕商人。他很快就把阿萍追上手,並隨即結婚。不久,就把阿萍申請來港定居。

等到阿萍抵港,才發覺到丈夫原來早有妻兒。這還不打緊,阿萍表示她可以忍受下去,就算做他的情人也沒關係,只要解決生活就成了。

可是直到最近,她才發現丈夫行為古怪,令她不能再忍受,原來他是個「攝影狂」更喜歡拍錄影帶,好幾次,他們一邊做愛一邊用三腳架上的錄影機拍下了錄影帶。阿萍以為這些「閨房影帶」,只不過是讓夫婦倆自己欣賞,怎會想到他竟然把錄影帶公開,和他的朋友們一同欣賞。

阿萍一怒而去,離開了那個變態的丈夫,自此,她一見到攝影機或錄影機,就怒不可抑。一次,我不經意的拿起相機,想替她拍照,阿萍突然反面,幾乎把在下的相機丟在地上。後來我小心地詢問過她,才知道有這樣的故事。

目前,她在一家餐廳當收銀員,生活上也算得到解決。我也正是在這間餐廳認識她的。有一次,她和我談到她的變態丈夫,阿萍苦笑地說︰「信不信由你,我在離開他之時,把以前拍下來的幾盒錄影帶,都一併偷走了,以免地再在朋友面前令我出醜!」

「那麼,你會再看一遍嗎?」我打趣的問。

阿萍抬頭望了我一眼,說道︰「有甚麼好看的?難道你都喜歡看嗎?」

我故意點了點頭。想不到阿萍竟十分大方,她笑著說道︰「好!如果你不怕難為情的話,你可以去我家裡,我找出來給你看!」

阿萍在大角咀區租了一個小房間,丁方只得七、八十尺,但佈置得頗為舒適,打理得井井有條。她有一部十四寸的電視機和一部普通的錄影機,窗口還有一具四分三匹的小型冷氣機,一個人居住倒也不錯。

據說,包租人就是餐廳的老闆,所以租金特別便宜,只收她一千五百元,並且包括水費和電費。阿萍沒有甚麼特別嗜好。最喜歡就是聽音樂。由於她來自國內,房間裡全部都是國語錄音帶。

有一日,阿萍休息,她特地約我去她家,說要包一餐上海風味的餃子,讓我試試她的手勢。我心想︰食餃子可有可無,最緊要是欣賞她的「私人珍藏」的錄影帶。

吃過餃子,我大讚味道不錯。並提起「錄影帶」的事。

她笑了笑說道︰「你真的要看,不怕要去醫院洗眼睛!」

我笑著說道︰「我就是不信你們會拍得太露骨!所以想證實一下嘛!」

阿萍道︰「好吧!你竟然要看,我就讓你看個夠吧!」

說完,她果然找出一盒錄影帶,對我說道︰「你自己看吧!我出去一會兒。」

我拉住她說道︰「不行,這是你的地方,你一定要留下來才方便。」

阿萍沒辦法,只好坐到我背後去。當時,阿萍身穿半透明睡衣,裡面沒有戴奶罩,兩隻白嫩的乳房隱約可見。如果阿萍平日那麼內向,我一定會忍不住伸手去摸她。

當錄影帶映出阿萍赤裸的躺在床上,大腿張開,露出一片茂密的黑森林時,我真是一時難以相信,坐在耳旁柔聲細氣的阿萍,竟然就是錄影帶中的蕩婦淫娃。她的丈夫雖然外表斯文。同樣的,在床上的表現,也十分粗暴,與地的外型,完全不相配。

在錄影帶中,她的丈去像一頭野獸用力的在阿萍的乳房上亂抓,同時,又用手指插到阿萍的肉洞裡又挖又掏,阿萍可能忍受不住,臉上表現出痛苦的樣子。

後來,她的丈夫不理阿萍的感受,強行把頭鑽到她兩條嫩腿之間,用唇舌戲弄她的陰戶。當時她先是極力抗拒,後來卻完全屈服下來了,似乎很享受的樣子。

看了好久,仍然只是口交的場面,我有點奇怪地問道︰「阿萍,為甚麼只是見到你們口交,不見真正的做愛呢?」

她輕聲地說︰「本來我亦喜歡做愛,可是他只喜歡口交!」

我笑著說道︰「看來你也樂意這樣吧!」

「起初我是不喜歡的,後來讓他弄得很過癮,於是就由得他一直玩下去了。」她冷冷地說道︰「他呀,那傢伙老是硬不起來,和他結婚兩年,從來沒有和我正式做愛!」

說到這裡,她已經情不自禁地把身體依偎過來,並且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我看得心裡癢絲絲的,你可以像我丈夫那樣嗎?」

聽她這樣說,我也不再客氣了。我一手伸進她的睡衣之內,摸到那兩團軟綿綿的軟肉,另一隻手則伸到她的小腹底下去了。

她那肉縫的中央已經濕潤了,手指觸處,滑不溜手。阿萍一反常態,她過去在我面前所表現出來的端莊、內向,這時已經不知飛到甚麼地方去了。現在的她,騷氣十足,鼻子裡哼出了「嗚嗚」的呻吟聲,屁股也開始作不規則的扭動。

我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阿萍,我不但可以像你老公那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而且還可以和你真真正正的做愛,讓你好享受一次盡情的高潮呢!」

她自動自覺的脫掉了那件睡袍,濃密的「黑森林」立即出現在我眼前。她催促著說道︰「你快吻我呀,我快忍不住了呀!」

阿萍的陰戶看來挺新鮮的,而且,似乎從中央還散幽幽地散發出一種絕不令人討厭的氣息,根據我一向接觸女人的經驗,有些成熟的女人,到了興奮時,那地方往往會散發出一種很特別的氣味。不過,阿萍的氣味就特別濃,而這種幽香,急劇引起我也產生強烈的反應。

一經輕吻,阿萍就肉緊地抽搐著,淫聲四起。我再施展」一指功」,在她的肉縫上端輕輕地按了兩下,她的反應就極強烈了。她忍不住叫道︰「好呀!對了,你弄我那個地方好舒服呀!你把我弄得身子都趐麻了呀!」

她叫著,身體像水蛇一般搖來擺去,可能,我剛才那兩下子正按中了她最敏感的地方,怪不得弄得她淫水長流、

「哎呀!我受不了啦!」她死命地抓著我的頭髮,歇斯底里地叫著。

「那麼,你想我怎樣呢?」我故意令她吊胃口,暫時並沒有直搗黃龍。

「我要你入我啦!要你插入去呀!好癢呀!癢死我啦!」她的表現,越來狂野了。

我笑著說道︰「你不怕會有孩子嗎?萬一被我一箭射中呢?」

阿萍把一過勁把頭兒直搖,嘴裡說道︰「我不怕,甚麼也不怕,你快給我吧!」

到了這個田地步,誰還可再忍呢?於是我揮鞭輕進,「玉棍」只放入一半,就立即停住。弄得她就「嗚嗚」的叫道︰「插進去呀,快呀!快一點啦!我真的受不了啦!」

就這樣,在下唯有成全她的願望,一個餓虎擒羊,立即全部插入,一點兒也不留,然後開始抽插。只經三兩下抽插,阿萍很快就到了第一個高潮。

她狠命向我迎湊著,隨而全身發抖,叫了一聲︰「你弄死我了!」繼而大聲呻吟,可以相信,這是女性在極高潮時的反應。

極高潮過後,一切又回復平靜,她還在喘氣,床單上水漬遍遍。

「舒服嗎?」我一邊輕輕摸著她的秀髮,一邊說道︰「我令你開心嗎?」

「開心極了,我結婚以夾,從未享受過這種滋味呢!」停了停,她突然捉著我的手臂說道︰「我們的關係,一定要保守秘密呀!」

「這當然啦!我怎可以失去你呢?」女人總愛聽甜言蜜語的,阿萍當然不會例外。

從此,我們的秘密性關係維持了好一段日子,我偶然都去她家裡幽會。不過世事常變,前些日子,知道阿萍已沒有上班,再打電話去她的住處也無人接聽,後來她的老闆說告訴我,阿萍在一個星期前就搬走了。」

我想,阿萍的失蹤,只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她不習慣香港的生活,回上海去了,二是另找到靠山,重新過著少奶奶的生活。結果證明,她真的找靠山。

日前在一家日本百貨公司遇到一位打扮冶艷性惑的少婦,身邊有一位身穿畢挺西裝的男士,這少婦竟然是神秘失蹤的阿萍,當時,我們四目交投,不發一言。

同日晚上,阿萍打了電話給我,在電話裡,我要求和她最後再玩一次,然後收拾內心對彼方的眷戀,從此各走各路。她立即很爽快地答應了。

我們在一個酒店裡幽會,小別之後的重逢,阿萍的表現更加熱烈。我只顧和她盤腸大戰,並無提及她身旁的男士。直至歡娛過後,我們赤身裸體躺在床上休息時,阿萍反而覺得奇怪的問︰「你沒有興趣知道為什麼我會失蹤嗎?」

我淡淡地說道︰「我一向不習慣查根問底,你故意失蹤,當然有你的理由嘛!」

她笑了笑︰「講出來也許你會奇怪,我回到丈夫的身邊了。」

我笑著說道︰「我才不會奇怪哩!」

「為甚麼?」她覺得詫異。

我說道︰「因為,性愛對於女人,就像吸毒一樣,上了癮就戒不掉!很簡單,你需要擅長替你口交的男人!我看過們你們的錄影帶,這一方面,看來你老公比我強」

她哈哈大笑︰「你說對了,現在我才覺得,確實是我老公最拿手!可是我也忘不了和你玩時的妙處,以後還會我偷偷找你,可別拒人於千犁哦!」

我笑著說道︰「也好,一切隨緣吧!」

不久,我又認識了張小姐。這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那是因為她想找一份工作,通過一位朋友托到我,正巧我另一位朋友在尖沙咀開免稅店,生意很旺,需要找一位能說外語的小姐,也找我幫忙。

事出自然,通了電話以後,張小姐就去上班了。此時我們並沒見過面。由於工作環境很合張小姐的意,為了感謝我,張小姐特意約我去金塘海鮮酒樓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