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8

這一天,陽光普照,我大概在上午十一點多就抵達公園,隨而周圍逛逛,希望快點兒見到莉莉。莉莉是一個賓妹,她和我早有過肌膚之親,但是這次她是介紹她的女主人和我認識。果然,不遠處就見到莉莉拖著個小孩子,同行的,還有一個年約二十三、四歲,略施脂粉的年輕少婦。

莉莉見到我走近,立即笑面相迎,高興地說道︰「你來得正好,讓我介紹你認識,她就是馬太太。」

馬太太甜甜的一笑說︰「你好,怎麼的,是不是特別來探莉莉呢?」

我一邊點頭,一邊向她打量著。馬太太身穿絲質短袖恤衫,下配深藍色短裙,玉腿修長,嘴角含春,尤其是當她笑起來的時侯,笑得十分甜,樣子十分迷人。

打過招呼,馬太太問︰「昆哥,你同莉莉一定好熟了,她也對我提起你哩!」

我點了點頭說道︰「對,我也常常在遮打道花園吃飯盒呢!」

說到這裡,我故意摸摸孩子,說道︰「小孩子生得好趣致呀,怎麼沒和他爸爸一齊來花園呢?」

馬太太聽了,面色突然一沉,她說道︰「昆哥,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老公很衰格的,唉!你問莉莉就知道他怎樣衰格啦!」

我說道︰「我明白的,你嫁了這樣的老公,真是不幸,他怎麼會這樣呢?」

馬太太歎了口氣,說道︰「說來話長了,有機會再講吧,反止我已經和他已經分居了,正在搞離婚手續。」

說完,馬太太寫了個電話號碼給我,接著說道︰「對不起,我要帶孩子去奶奶家,我們有時間再談吧!」

說完,隨即離開了。

過了幾天的一個晚上,我打電話去給馬太太,接電話的卻是個男士,聽到他大聲地叫道︰「阿梅,聽電話!」

馬太太拿起聽筒說道︰「現在我住在哥哥家,你有時間嗎?我們出來坐坐。」

我立即和她約定在中區天星碼頭巾頭。當晚,馬太一身運動裝打扮,看清楚,原來她的身材很不錯。我們一同去到卜公碼頭的露天茶座,叫了兩杯飲品,一邊飲,一邊望著對岸九龍的燈光點點,相當有情調。馬太太可能一時感觸,突然雙目落淚。我乘機加以安慰,並和她走到露天餐廳側面的長椅坐下,這裡的燈光比較暗淡,是情侶擁吻摸索的好地方。

馬太吃吃地說︰「昆哥,講起來好慚愧,我嫁了變態老公,令我顏面全無,在忍無可忍之下,我決定離開他!」

我問道︰「他怎樣變態呢?」

馬太太說道︰「他變態得好羞家,經常在露天的地方手淫,令附近的住客都把他當作傻子,我實在無法忍受。」

我又問︰「他是否在性方面得不到滿足,才會做出這種行為呢?」

馬太太道︰「怎會呢?他有老婆呀,不過,地很少向我要求的。」

我問︰「你是指向你要求做愛麼?」

她含羞地點點頭︰「我們已經整整三年,沒有親密了,我像個寡婦一樣,忍受著痛苦,你知啦!我們女人,不容易紅杏出牆的,除非忍無可忍!」

我說道︰「照你的處境,就說是出牆紅杏,也情有可原,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忍受這樣的遭遇的。」

說到這樂,我開始輕輕地向她撫摸,馬太太的反應十分激烈,我的手輕輕觸摸她的手兒,她已經打冷顫。接著就向我投懷送抱。馬太太穿著柔軟的運動裝,她的嬌軀偎入我懷裡,所接觸的盡是溫軟的肉體。

她輕聲說道︰「不知什麼原因,我老公摸我時,我是全無反應的,但現在我覺得心癢癢的,我的心簡直要跳出來似的!」

聽她這樣說,我立即老實不客氣,實行上下其手,我一手摸到她的乳房,一手穿過她運動褲的橡筋褲頭,隔著一條薄薄內褲,摸到了她的陰阜。她的身體顫動起來,陰戶裡的滋潤透出內褲,粘濕了我的手指。

「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好嗎?」這是我對女人們常用的試探的口吻,加果對方有意的話,自然水到渠成。馬太太果然並沒有反對,這分明表示可以和我更進一步。

我說道︰「馬太太,我們去遊船河好不好?」

「好呀!」她馬上贊成地說道︰「我還沒有試過遊船河哩!」

我們登上的士,向銅鑼灣飛馳而去。銅鑼灣的住家艇,【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般都是兼營「遊艇河」生意的。喜歡遊艇河的分兩類人,一是為了真正遊船河的,順道試試海上的食品,另一種是藉遊船河為名,在艇上偷情是實。

「住家艇」上的艇妹,十分醒目,如果是一行數人的,她會把小船兒駛到較為熱鬧的地方,如果是一雙男女,就會故意駛去較為僻靜的地點,然後,她把簾幕拉下來,好讓艇裡的一雙男女,可以盡情地親熱。今晚我們所登上的一艘遊艇,艇妹叫阿甜,是一個名符其實的甜姐兒,圓圓的臉兒,芳齡二十六,她十七歲就出嫁,然而她老公就在娶她的一年後的一次颱風中葬身大海。我之所以知道她的身世,也是由於和她有過肌膚之親,我不時就會租她的艇游河,順便和她在艇上親熱。她並非隨便讓男人上身,除非她認為合眼緣的,而我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我和馬太太坐在艇上,游了避風塘一個圈,艇妹阿甜就問︰「昆哥,過夜嗎?」

我望了望馬太太,她並沒有出聲說什麼,於是我就答道︰「過夜呀!」

這時已經是凌晨時分,艇妹阿甜招呼我們吃了一餐美味的艇仔粥、跟著就對我神秘一笑,把簾幕拉下,這表示開心的時刻已經來臨了。

躺在艇艙裡海綿墊的馬太太,她媚絲細眼,呼吸緊速,趐胸上的乳房一起一落的,十分誘惑。於是,我立即輕輕揭開她的上衣,迅速把奶罩解除,開始撫摸一對豐滿的乳房,並低頭用唇舌舔吻她的乳尖。馬太太的身體像蛇一般地扭動,她的嘴裡情不自禁地低聲叫著︰「好舒服哦!你弄得我好舒服呀!」

「還沒哩!等一會兒你會舒服得欲仙欲死的!」

「你好壞!」她可能已經忍耐不住,雙手順勢一推,隨即把我的肉棍兒抓著了。

「哇!好硬呀!」她歡喜地說。我把她的上衣脫去,又把她的褲子褪下。她十分合作,很容易就解除了她的最後防線。我也匆匆地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她含羞地夾緊著兩條雪白的嫩腿,但是我捉住她的腳踝把她的大腿分開,讓她的私處徹底暴露在我的眼前,雖然船艙裡的油燈並不光猛,然而也可以見到她的陰阜是光潔無毛的。我撫摸著她滑美可愛的恥部,她已經急不及待地反撲到我身上。

我順勢捧起她的臀部,讓硬梆梆的肉棍兒插入她溫軟滋潤的肉洞裡。她像一頭野馬似的在我懷裡騰躍,豐滿的肉臀一起一落,湊合著淫聲浪語,甚有節奏。

她一邊搖,一邊說︰「好勁呀!好深呀,你頂住我最敏感的花心了!」

我問道︰「現在又覺得怎樣呢?」

她告訴我說︰「好像飛上天去了,輕瓢飄的,我沒試過這麼開心呀!」

我在和女人性交時,十分「大男人」主義,只要讓對手覺得很滿足,自己就特別有精神,正如現在跟馬太太交媾,我們的器官每一下的抽插,每一下研磨,她都會呻叫一聲,這樣的淫聲浪叫確令我精神百倍。

馬太太的陰道甚有吸力,令人樂不可支。我把她掀翻在下面,抽動越來越快,正要往她的陰道射精,馬太太突然叫我停頓。

她說道︰「我不想你在裡面出,我要吃你的精液呀!」

「真的嗎?」

她點點頭說道︰「真的呀!很久沒試過了,以前我公教我這樣的!」

我從馬太太的陰道裡拔出粗硬的大陽具,然後湊到她嘴邊。馬太太先用雙手捏著她的乳房把我的肉棒包裹,然後將小嘴吸吮我的龜頭。一會兒,又憑經驗,我覺得馬太太的口交的技巧還算不錯,她雖然不像莉莉那樣,可以把我的陰莖整條吞入,但也不像其他的女性只含著一半而已。

玩了一會兒,我實在忍無可忍,非出不可了。便告訴她道︰「就快出來啦!」

然而馬太太不但沒有把龜頭從口裡吐出,反而更加努力吮吸。我終於把精液射在她的小嘴裡,只見她閉著眼睛,表現得十分陶醉。她把精液吞食之後,讓我躺下來,然後趴在我身邊,繼續施展其舌功,她把我軟下來的陽具整條含在嘴裡,津津有味地吮吸,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這時,艇妹阿甜在外面出聲說道︰「昆哥,甜品準備好了。」

馬太太慌忙吐出我的陽具,準備穿上衣服。我笑著說道︰「阿甜和我是熟人了,所以你也不必介意的,但是馬太太還是把被子上來蓋住赤裸的身體。

我出聲叫阿甜進來,阿甜掀開簾幕,端著兩碗蓮子湯進來,對我和馬太太一笑,又轉身出去了。馬太太一邊喝著蓮子湯,一邊問我道︰「昆哥,這個阿甜是不是也曾經和你有過一手呢?」

我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不錯,你會介意嗎?」

馬太太搖了搖頭,也笑著說道︰「才不會哩!你不如也把她叫進來吧!」

「真的嗎?」我驚奇地說道︰「你真的不介意?」

馬太太笑著說道︰「我又不是你什麼人,我為什麼要介意呢?你叫她進來,我也樂得看看熱鬧,我很想看看別人做愛,只是沒有機會哩!」

我隨即喊阿甜進來,並請她也加入。阿甜紅著臉把碗收拾出去,再走進來的時候,身上已經是一絲不掛了。她的手腳雖然有點兒粗糙,然而她身上見不到太陽的地方卻仍雪白細嫩。跟馬太太相反,她的陰毛長得非常濃密。

我把她拉過來,左擁右抱兩個赤身裸體的女人。雙手在她們的肉體上肆意摸捏著,馬太太笑著對我說道︰「昆哥,我剛才已經夠了,你和阿甜玩吧!」

我笑著對阿甜說道︰「阿甜,剛才你一定偷看了我和馬太太是不是?」

阿甜嬌聲說道︰「還好問我哩!你帶馬太太來快活,又故意上我的船,簡直是拿我來尋開心,幸虧馬太太海量,否則就折磨死人了。」

我連忙把她抱住,說道︰「阿甜你別誤會,我和你這麼熟,難道還找別的艇嗎?」

馬太太則笑著說道︰「我可是什麼也不知情呀!你們別爭論了,阿甜姑娘,既然你剛才偷看了我和昆哥的事,現在也快點做出好戲讓我看看吧!」

阿甜摸了摸我的陽具,雖然已經抬起頭來,卻還不十分堅硬,於是便先用嘴含吮,我的陽具迅速在她嘴裡粗硬了。阿甜騎到我身上,把她毛茸茸的陰戶套上去。這個艇妹有的是力氣,她有節奏的扭腰擺臀,用她的陰道不斷把我粗硬的大陽具吞吞吐吐。在旁邊觀看的馬太太也不禁說道︰「昆哥,你真夠運氣,就憑阿甜這一身用不完的力氣,倒讓你不必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盡享溫柔了。」

我也笑著說道︰「是呀!我就是貪著她這個好處,所以不時就會來找她呀!」

阿甜停下來,吐了一口氣說道︰「昆哥,你別取笑我了,像我這種苦命的女人,你要是看得上眼,就儘管來找我啦!」

這時,阿甜的陰道裡已經淫液浪汁橫溢。她和我交合的地方發出「卜滋卜滋」的聲響。馬太太也不禁好奇地伸個頭過來注視著我插在阿甜陰道裡的陽具。阿甜隨即對她說道︰「不如我先讓你玩一會兒吧!」

馬太太笑著說道︰「不用了,我只是想看看而已。」

阿甜套弄了一會兒,終於到達了如癡如醉的景界,她無力地停下來了,我把她翻到下面,並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銷魂肉洞裡狂抽猛插,直到她快活得失去了知覺。

望望身邊的馬太太,她仍全神慣住地凝望著。於是我離開阿甜的肉體,撲到馬太太的身上,馬太太也欣然把我的硬物迎入她的肉體。我努力地使她再度高潮,終於在她的陰道裡射出精液。

天快亮的時候,阿甜出去開船,馬太太溫柔地擁抱著我說道︰「昆哥,這是我三年來最快樂的一個晚上,你讓我太開心了!

過了幾天,剛好是禮拜六,莉莉打電話向我討人情,我問她想要多少,她笑著告訴我說道︰「今晚你來馬太太的住處,我你要給我一夜情。」

我當然一口答應了。當天晚上,我摸到莉莉那裡,原來馬太太的大哥全家到離島飲宴,連馬太太的小孩子也帶去了。本來馬太太也準備去,但是莉莉告訴她今晚約了我,她就臨時推說身體不舒服而留下了。

當莉莉開門讓我進去,我立即見到馬太太也迎上來,她笑容滿面地和我打招呼,但我立即預感到今晚即將有一場劇烈的肉博大戰了。馬太太好像看穿了我在想什麼,她笑著說道︰「昆哥,你放心,我留下來只是想做觀眾,我要看看莉莉和你怎樣玩,你大可不必介意我也在場,放心和莉莉玩個痛快吧!」

我也笑著說道︰「如此說來,我們應該收真人表演的費用了。不過只要你也一起表演,我們就不另收費。」

說著,我把馬太太摟在懷裡,伸手就要插入她的裙底掏摸她的陰戶。馬太太連忙躲避,她說道︰「快別摸我了,我下面不乾淨呀!」

我笑著說道︰「原來如此,我因為竟有貓兒不吃腥哩!」

這時,莉莉倒茶出來,我便故意在馬太太面前摟住她渾身亂摸,馬太太就笑得花枝亂抖,莉莉卻窘得不住地爭扎。馬太太笑著說道︰「莉莉,你別害羞啦!你儘管當我透明,放心和昆哥玩嘛!」

莉莉聽了馬太太的說話,才不再推拒,她由我剝個精赤溜光,然後也轉身替我寬衣解帶。我抱著莉莉走進浴室,馬太太也跟著進來。

莉莉問道︰「昆哥,為什麼不叫馬太太也脫衣服一起玩呢?」

馬太太向她解釋了來月經的原因。莉莉立即不再拘束了。她替我全身沖洗,還特別用嘴含著熱水,再含著我的肉棍兒反覆翻洗。和莉莉鴛鴦戲水時,我最受落就是她這一招了,連馬太太也看得對我連連點頭。

接著莉莉在我全身搽滿了香皂,然後用她嬌健的肉體和我摩擦。這時我已經忍不住地把肉棍插入她的身體。倆人扭腰擺臀地站在浴缸裡就干了起來。

莉莉和我已經是老相好了,正所謂她知我長短,我知她深淺。所以我們就算以站立著的姿勢交媾,也是非常合拍。我決定先出一次火,再到床上盤腸大戰。於是,我一會兒和她正面交媾,一會兒在她後面衝刺,終於在她肉體裡一洩為快。

沖洗好了,馬太太讓出她的房間做戰場。於是我赤條條地抱著莉莉一絲不掛的嬌軀跟著馬太太到她的房裡。馬太太的睡房很寬敞。我把莉莉光脫脫的身體往床上一扔,接著就撲到她身上,和她玩起「69」花式。

莉莉的口技非常出色,連馬太太也歎為觀止。不過她的陰毛茂盛,當我替她口交的時候,就連想起不及馬太太的光板子陰戶舔吻時的有趣。可惜馬太太今天只能做觀眾,否則我一定試試和她那光潔無毛的陰唇接吻的樂趣。

我和莉莉互相口交了一會兒,就轉為正面接觸。莉莉尚未生育過,所以她的陰道仍然很緊窄,不過剛才我和她口交時,弄了許多涎沫在她肉洞口,所以還算不太困難就插進去了。莉莉很快就高潮了,她高潮時叫得特別利害,然後四肢將我緊緊環抱。我暫停對她的抽送,靜靜地和她貼肉擁抱了一會兒,莉莉才逐漸平靜下來。

接著,莉莉和我玩「乳交」。她用一對豐滿的乳房夾住我的陽具,然後一邊套弄,一邊低頭吮吸龜頭。直到我在她嘴裡射精,她則把滿嘴的精液吞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