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15

我還有一個老習慣,就是每隔兩個星期例必到尖沙咀一個相熟的色情場所,找位風月女郎溫存一番。由於我依時依候,加上出手也不太差,很快就與那裡的雲叔相熟。

這一個晚上,我覺得悠閒無聊,不經不覺就來到雲叔的地方,推門進內,雲叔一見立刻拉住我走過一邊。

「阿昆,你來得真是合時了,今日有一住家少婦,嬌艷可人,第一次出來做,一千元,包保沒有介紹錯的。」

「哇!雲叔,一千元,貴成五六倍,是什麼樣住家少婦呀?」

「她可以陪你過夜的,不過如果你不喜歡,我幫你另外找一個吧!」

雲叔亦不勉強,我有點猶疑,看了看雲叔,終於有了決定。

「好啦,既然雲叔介紹,一於聽你的,不要失手勢。」

雲叔微微一笑就帶我走進一個貴賓房,讓我獨自坐在床邊等侯。不久,雲叔拍門,我抬頭一看,在他身後站著一個斯文而一臉害羞的少婦。她年約二十來歲,樣子十分清純,毫無風塵味,不過一直都垂下頭來,不敢正視我。

「阿昆,你認為如何呢?」

我點了點頭,雲叔就微笑的關門出去。這少婦一直站著,呆若木雞。

「怎樣稱呼你呢?」

「詠妮。」

「過來坐吧!」

少婦慢慢走過來,我已急不及待擁抱著她,她全身一震,縮作一團。

「你真的剛剛出來接客?」

少婦點一點頭,依然沒有任何動作。我左手擁她,右手輕輕托起她的下巴一看,這個女人清純得來樣子甜美,是得皮光光滑,明艷照人,真是與別不同。

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她略一閃開,仍被我吻著了滑滑的粉臉。她顯得有點忸怩不安,但我已按奈不住地右手順勢一滑,柔軟的乳房盈盈可握,她有如觸電,我老實不客氣著伸進她的衣服,撫摸到她嬌嫩的乳溝。

少婦似乎很不習慣地想推開我,但我已迅速地穿過胸圍的障礙,爬進她的乳房。她的尖峰給我略一搓弄,立刻就起了變化,原來冷冷的神色也變得熱情了,她蛇腰扭動,婉轉嬌啼。她呵氣如蘭地低叫,我乘機親其小嘴,輕咬她的唇片,撩動她內心的慾火。

普通妓女都是假裝高潮,亂叫一通,這我早已習慣不怪,然而少婦詠妮的反應是層次分明,我也算是色途老馬了,自然感受得到。

我把詠妮向前一推,就將少婦壓在床上,輕輕一指直探桃源,似乎沒什麼毛髮,打已覺流水潺潺,原來她也已經動情了。

我一面吻著她的小嘴,一面抽絲剝繭地脫去她身上衣服,讓她赤條條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只見她臉紅耳熱,雙目緊閉。似乎十分不習慣。

我見到她肌膚勝雪,全身上下玉白無暇。細嫩的肚皮光滑可愛,【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顯然還沒有生育。她雖然仰臥,趐胸上仍然高高地堆起兩團軟肉,最大的特點是她的私處光潔無毛,這一點我剛才已經摸到,但現在看起來更覺迷人。

詠妮的肉桃洞內早已水流處處,亢奮的我雖然昂頭吐舌,但我卻偏偏在她紅潤光滑的外陰推、頂、撞、磨,硬是不闖進去。

本來害羞的少婦詠妮,居然變得熱情如火了,她扭腰擺臀,把她的陰戶來就我。好像希望我直闖她的桃源。但我卻故意逃避。

「你,你是怎麼啦?不喜歡我什麼嗎?」少婦終於說話了。

「沒有哇!我看見你,好興奮呀!」

「那……那你就進去吧。」詠妮說完這話,害羞地把頭一偏。

「你太令我衝動,所以我怕會很快洩了。」我的說話未完,我的東西已送了進去,深深的抵住了少婦的頂部。兩個人同時都有了一種快感的反應,少婦有著一種充實感,我則被暖暖而跳動的東西包圍著,心裡有說不出來的舒服。

興奮的感受令我不洩不快,但我極力忍耐,盡量延長這種快感。這一刻是最令人迷醉的,少婦熱情地緊緊抱著我,她也在凝聚最大的力量,以求盡興。

「啊!喲!」羞得不敢正視的少婦,現在情不自禁地奔放起來,拚命地揉著我的頭發,另一隻手狠狠抓看我的屁股,她的高潮接二連三,她是極度興奮了。

「你動把!動多一點啦!」

少婦的真情表現令我刺激非常,結集在火山口的東西,終於就要噴射而出。

「啊!我死了,你弄死我了!」

我無法再忍,我的陰莖在她的肉洞裡急劇跳動,精液狠狠的衝出,噴向她的子宮,在最後的一剎那,少婦抱得我緊緊的,她挺動著嬌軀盡量把她的下體向我迎湊。

「啊!還在跳動、我被你玩死了!」詠妮說話時,渾身直顫抖。

我絕對享受這一刻,我在雲叔這裡試過的女人也不少了,無論是乳臭未乾的少女,還是風韻猶存婦人,我都加以嘗試。卻以這一趟最為淋 盡至。

我洩去心頭慾火,癱瘓的躺在床上休息,詠妮下床了,她赤條條地走進浴室裡,一陣沙沙的水聲傳來,我知道她一定在沖洗陰道。因為剛才我沒有用套,直接地就在她肉體裡射精了。這裡浴室的門是關不緊的,我好奇地起身到浴室門口一望,果然見到她低頭在用花灑沖洗陰戶。

「我來幫你,好嗎?」

詠妮嚇了一跳,她沒有回答,卻把身體側過去讓一讓。我知道她是默許了,就跨了進去。我拿過她手上的花灑,插到牆上。弄了好些浴液在手上就朝她身上塗去,她的身體震了一震,但還是任我是雙手在她的嬌軀上游移。

我笑著問道︰「剛才有沒有弄痛你嗎?」

詠妮搖了搖頭,突然,她也摸到我的陽具,她輕輕地撫摸著,不過我還沒有回過氣來,只覺得讓她摸地很舒服,卻沒有什麼反應。

我繼續撫摸著她的身體,我摸捏她的乳房,又挖入她的陰道,她微皺眉頭讓我胡搞了一會兒,終於出聲說道︰「你太大了,那裡剛才被你弄得還有小小疼哩!」

我停下來問道︰「詠妮,你是不是好久沒有玩過啦!」

少婦低頭說道︰「是的,我離開丈夫,自己一個人從廣州申請來香港,本來想賺一些錢作為和丈夫移民去澳洲的費用,來了才知道香港賺錢也不易。為了快一點,只好瞞著丈夫走這條路。雖然對不起他,但只要他不知道,都沒其他辦法了。」

「詠妮,你真偉大,相對來說,我是很卑鄙了。」

「快別這樣說了。我很多謝你的,我很高興第一次遇上的是像你這樣的男人。」

「為什麼呢?」我追問。

「我很怕遇上粗暴的客人,但你很溫柔的對待我,不是嗎?」

談話中,詠妮開始變得活潑俏皮起來了。

我們摟著她的嬌軀說道︰「詠妮,你不像剛才那麼緊張了吧!我很喜歡你,我多給你一千塊,我們一起愉快地度過今晚好嗎?」

「一千塊?我從雲叔那裡也只能得到五百!我已經答應服侍你一個晚上,無論你要我幾次,我都會給你呀!」

「我知道,只不過我是喜歡你,想你開心嘛!」

「我真是太開心了,多謝你!你不會怪我這麼貪心吧!太謝謝你了!」詠妮在我的嘴唇上深深一吻。然後說道︰「我們到床上去,我任你怎麼玩都行,好嗎?」

我點了點頭,於是我抱著她回到房間,我把她輕輕放在床上,拿出一千塊,讓她收進她的手袋。詠妮又要說多謝,我吻著她的小嘴,沒讓她說出來。

我打開了電視,摟著她坐在床上看,電視裡出現男女口交的鏡頭。

「外國人真豪放!」詠妮感概地說。

「我們也可以這樣玩呀!」我笑著說道。

「我們?」詠妮疑惑地望著我。

「是呀!我好喜歡你那光潔無毛的小可愛,你讓我吻吻她吧!」

「會癢死的,不要!」

「你不是說任我怎麼玩嗎?怎麼又不要啦!」

「我是指……,這樣吧!我替你口交,你不要吻我那裡,我怕消受不了呀!」

「不行,我一定要!」說著,我趴到她身上把頭鑽到她兩條雪白的嫩腿間,把嘴唇對著她粉紅色的陰唇吻了下去。

詠妮叫了一聲,雙腿把我的頭緊緊夾住,她顫聲說道︰「癢死了,饒了我吧!」

我沒有理她,繼續吻她的陰戶,還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裡。詠妮爭紮了一會兒,也沒有再動,乖乖地讓我的唇舌在她的陰戶活動,而且要把我的龜頭含入她的小嘴裡又吮又吸。她談不上純熟的口技,但只要她溫軟的小嘴輕輕含著,已令我銷魂。

我笑著說道︰「你這樣搞,我很容易在你嘴裡出來哩!」

詠妮吐出嘴裡的龜頭,說道︰「不要緊的,剛才電視裡的男人不是也出在女人嘴裡嗎?你放心吧!我也願意這樣的。」

我說道︰「不過我現在倒想你先在我上面主動地玩我一次,你願意嗎?」

「要我在上面?羞死人了,我和我老公都沒試過這樣哩!」詠妮忸怩地說道。

「沒試過更要試試呀!」我翻身下來,仰躺在床上。詠妮只好羞答答地跨到我的身上。纖纖玉手扶著我的肉棒,慢慢地納入她的陰道裡。

我望著我那粗硬的大陽具被她那光滑的陰戶吞吞吐吐,也覺得非常有趣,不過詠妮只堅持了一會兒,就不支而下來了。

我壓到詠妮身上繼續抽送,再次把她送上高峰,詠妮終於求饒了,她說道︰「你太強了,我用嘴讓你發洩好不好呢?」

我也落得新鮮刺激的嘗試,於是把濕淋淋的肉棒從她的陰道裡拔出來,詠妮立即把它含在嘴裡又吮又吸。我本來已經箭在弦上,所以不一會兒功夫,就在她的小嘴裡一洩如注了。詠妮措手不及,已經吞了一些下去,但她仍然銜著不放,直到我的龜頭一跳一跳的停下來了,才跑進洗手間去。

詠妮出來的時候,拿了條熱毛巾替我細心擦拭了下體,然後鑽入我懷裡輿我親熱地相擁而眠。我們都累了,這一夜,我睡得特別香。

第二天,雲叔拍門,我才如夢初醒。少婦已經芳蹤渺然,我回味不已,打賞了一百元貼士給雲叔就欣然離去。

一向習慣兩星期到此一遊的我,不到五日又來探雲叔,要求他再找少婦詠妮。然而雲叔耍手擰頭,因為少婦只此一次就已人間蒸發,我不禁大失所望。

雖然雲叔推薦其他嬌艷少女,但我都味同嚼臘,始終暫時回味當日的感受。

正當我失望之際,竟然在街上遇見朝思暮想的少婦,滿心歡喜馬上欲趨前打招呼,誰知,一個戴眼鏡的男仕突然從旁走出來,與她相擁而去。

到底這個是就是她那個在大陸的丈夫,還是她的什麼人呢?我一腦子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