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走天涯~14

我是在酒吧認識了吧女阿鳳的,本來,她那種「男人婆」的樣貌和作風是完全不討我喜歡的。可是有一次我偶然和她談話時,卻發現她和我很談得來。她雖然是男人,卻講出許多男人怎樣令女人欲仙欲死的手法,令我也覺得新鮮。

後來,我竟要求她和我出去租房一試,阿鳳望了望手錶,她叫我要去就趁快,因為大家都是即興,所以最好是趁熱打鐵。

良心說,我確是的確被她那魔鬼般的身材所吸引,真想一看全相,同時也乘機一試同這個「女大力士」上床到底有何不同。

她好識做,表示由她簽單,如此這般就離開餐廳,阿鳳又提意到她的家去玩,我連忙問︰「到公寓不好嗎?租房我還租得起呀!」

她陰陰笑道︰「我不時說你租不起,而是我還有個同住的姐妹伴,你想不想一箭雙雕呢?三個人一齊玩,一定特別刺激呀!」

這的確是「買一送一」,我心料戰果一定十分緊張刺激了,就開口說︰「一個阿鳳已經未必頂得住,再來一個,相信力不從心吧!」

但男人心理個個一樣,既然送到嘴邊,則說什麼都要照吞下去。

她就住在距餐廳不遠的新填地街,這是一棟五層高的唐樓,而阿鳳則是住在天台的鐵皮屋,看來風涼水冷,相當不錯。

這鐵皮屋大約有六七十尺,裡面陳設簡陋,只有一床一台,而且還是一張沙發床。果然,屋內有一位嬌小玲瓏的小姐,芳齡大概二十四五歲,樣子還不錯,此刻她正在煮糖水。阿鳳介紹我我和她相識,該女名芳芳,看來,她對阿鳳是十分尊敬的,所以對我也熱情招待。

阿鳳笑了笑說道︰「芳芳是我的老婆哩!」

起初我以為自己的耳朵聽覺發生問題,但阿鳳再三強調芳芳的確是她的「老婆」,因為兩人是一起生活的。

吃過糖水,好戲就開始了。只見阿鳳對芳芳的調情手法,【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十足十好像男人和女人造愛前的調情手法一樣。先是甜言細語,繼而輕吻愛撫。芳芳因為有我在場,先是半推半就,繼而呻吟大作,而阿鳳就立即替她寬衣解帶,簡直當我不在場。

兩人就地正法。纏纏綿綿地玩了起來。這種場面,我從來都沒見過的,兩個赤條條的女人攬在一起,互相糾纏著,其緊張及精彩之處,並不別於男女之間「打真軍」。

阿鳳真不愧是個「女人中的男人」,她由頭到尾,都是占「主動」,其抽送搖動的一切動作,十足十像個男人。雖然是假鳳虛凰,可是芳芳卻似乎十分嚮往。磨得兩磨,已經開始呻叫起來。這時,阿鳳突然一個翻身,對我說道︰「試一試你來和我玩吧!看看你的功夫好玩?還是和芳芳好玩?」

老實講,剛才的場面,的確夠刺激的了,只見芳芳七情上面,輾轉呻吟,對於男人來說,是相當誘惑的。如果要我在她們之間挑一個來玩,則說什麼我都揀芳芳,勝過揀「男人婆」阿鳳。但在這種情形之下,就輪不到到我去揀了,唯有硬住頭皮,同阿鳳干了起來,她的「男人本色」,說什麼也要做主動的,她命我學芳芳那樣躺著,她則跨到我上面做「騎師」一於控制全局。這樣的玩法,我甚少嘗試,也不大習慣。所以,雖然阿鳳力非常賣力,抽鞭死馳,我還是覺得不太有味道。

如此這般支持了十分鐘,阿鳳已經大汗淋 ,頻頻呻吟喘氣,她很快就臉紅耳赤,頻臨高潮時更為凌厲。

說來奇怪,男人和女人交媾時如果不完全投入,就能夠控制時間,因此戰情還能再持續。不久,阿鳳已經交貨,她連打幾個冷震,我也如卸重負,一個翻身,就直向芳芳撲過去了。

芳芳有點兒扭妮,阿鳳笑著對她說道︰「阿芳,你和他開心一下啦!聞一聞真正的男人味嘛!」

芳芳具有女性那種溫柔嫵媚,她的作風與粗租魯魯的阿鳳完全不同。何況,她的身材雖然嬌小玲瓏,卻胸脯豐滿,一切都合乎標準,而最令人嚮往的是她的三角地帶,濃密的森林中露出一處光滑而濕潤潤的小溪,極富挑逗力。

當我小試牛刀,在邊緣四周徘徊時,芳芳卻合上眼睛,可能她對男人的傢伙有新鮮感吧!所以一經接觸,但就緊張到全身抽筋似的,我小試桃園,龜頭輕觸她的陰蒂時,她竟然「哇」的一聲叫起來。

我問她︰「你怎啦?」

她說︰「我沒事,不過好緊張,因為我一向只和阿鳳姐玩,從來沒和男人玩過。」

我安慰她安慰說︰「你試過之後就知道男人的滋味了,零捨不同哦!」

當我完全把她塞滿,她就開始嘗到真味道,因為我發覺到此刻芳芳的呻吟聲此剛才更利害,一雙手臂在床單上亂抓,同時咬緊著牙根,狀甚痛苦,但對具有性交經驗的男人來說,大凡女人在交媾如似痛苦的表情,其實是最快樂的表現。

可笑的是阿鳳,她一邊欣賞,一邊還拍掌替我助威。她大笑著叫道︰「好呀,插死她,干死她啦!」

芳芳的痛苦表情加添,依依呵呵之聲更大了,或者,我受到剛才的刺激。已到了如箭在弦的地步,最後還是一洩如注,陽具也變軟了。

一連和兩個女人交媾,所花的氣力甚大,不覺有點上氣不接下氣,「一箭雙鵰」這玩意兒,偶然玩玩就無妨,如果多玩幾次,想不死都好難。

「好事」完成後,我們又正正經經的坐下來傾談。原來,芳芳和阿鳳已經同住了三年。芳芳本來是個工廠女工,父母早亡,孤苦伶叮,阿鳳基於朋友道義,在經濟上予以幫助,芳芳也投桃報李,甘願擔當女傭,對阿鳳處處照顧,仿如,一個善良的妻子。以前,芳芳也有幾個男人追求,可是她都拒絕了,因為兩人日久相處,玩起假鳳虛凰了。

我對阿鳳打趣說︰「芳芳還年輕,你應該勉勵她,嫁個好老公,不然就誤了她的前程了。」

阿鳳笑著說道︰「我什麼時候都鼓勵她結識男人的,但她說我對她最好,好過別的男人,情願我一齊,我又有什麼辦法呢?不如你娶她做老婆吧!」

芳芳則說道︰「阿鳳姐對我這麼好,我不想離開她,這是我心甘情願的。」

芳芳這麼一說,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此後,她們兩人仍然一直維持著這種「假鳳虛凰」的關係,互相關懷照顧,而我也不時介入她們之間,建立起另一種生活。

阿鳳仍然做吧女,她表示收入還不錯,但她很少同客人上床的,她認為和男人上床好麻煩,還是和芳芳玩同性戀最痛快。她亦承認憑此也可以獲得性的滿足,不過她認為芳芳應該得到男人的雨露滋潤,所以每逢我找她,她就帶我回家和芳芳一齊玩。